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406章 天子的懷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406章 天子的懷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婷婷走了,江辰則盤膝坐在地上,開始打坐冥想,開始修煉。

與此同時,京都。

天子府邸。

天子一臉低沉的坐在沙發上,他手中把玩這一把槍。

而在他身前的地上,跪著一箇中年男人。

此人年紀在四十歲左右,模樣很普通,在臉上還有一道很長的傷疤,看上去有點猙獰可怕。

“說吧,怎麼辦?”

天子把玩著手槍,冷漠的開口。

跪在地上的男人身體瑟瑟發抖,說道:“老,老闆,再,再給我一次機會,給,給我三天,我肯定能查出來,是什麼人潛入研究基地,查出來是什麼人盜取了研究資料,務必把研究資料找回來。”

“刀疤,三天,我隻給你三天,三天內若是找不回研究資料,提頭來見,記住,誰看了研究資料,殺誰。”

“是,是,是。”

xs321

跪在地上的男人一個勁的點頭。

天子大罵:“滾,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刀疤不敢停留,連滾帶爬的離開。

他離開後,另外一間屋子,才走出了一個老者。

老者身穿道袍,白髮須翁,手中拿著拂塵。

他是慕容城。

天子輕柔太陽穴,問道:“研究資料被盜取的事,你怎麼看?”

慕容城坐了下來,淡淡的說道:“這些事一直都是你負責的,我也冇接觸,也冇什麼看法,倒是你,你怎麼看,這要是讓那位知道了,你吃不了兜著走。”

天子神色凝重,低沉的道:“真的是邪門,研究所有重病鎮守,實驗室更是機關重重,到底是什麼人能有如此大的本事,能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把研究資料盜走。”

慕容城問道:“有備份嗎?”

天子點頭:“這倒是有,可是資料泄露,必須儘快的追回。”

慕容城再次問道:“研究的這麼樣了?”

天子說道:“已經很完善了,死亡率下降了很多,隻是病毒還是會入侵大腦神經係統,會讓人發狂,一旦中了病毒,那就活不長,頂多隻有三年的壽命,三年太短了,還需要不斷的改進。”

“嗯。”

慕容城輕輕點頭。

天子則陷入了思忖中,好一會兒後,才問道:“會不會是江辰在暗中搗鬼?”

“嗯?”

慕容城一愣,問道:“何出此言?”

天子搖頭說道:“我也是直覺,我總感覺這小子似乎知道了什麼,前段時間還在京都的時候,特地跑來問我百年前的事,他似乎是知道了百年前的計劃,我就納悶了,這些是誰告訴他的。”

慕容城冇有表態。

天子繼續說道:“獨步雲被劫走,我也懷疑的江辰,這段時間我一直派人盯著他,可是他身體越來越虛弱,一直坐在輪椅上,出行都被人推著,不像是他在搗鬼,可是上次去地下溶洞中尋找東西,我派人去搶,可是卻失手了,現在江中戒備森嚴,雇傭軍無法再混入了。”

“應該不可能是他。”慕容城說道:“我的蠱毒是很可怕的,他也就兩三個月的時間,幾個月後,他就隻能躺在床上了,連站都站不起來。”

“但願不是。”天子深吸一口氣,說道:“但,如果不是江辰,我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麼人在跟我作對。”

慕容城淡淡的說道:“這就需要你去查了,我先走了。”

他站起身就走。

與此同時,刀疤也回到了研究所。

回來後,他就開始調查資料被盜的事。

查詢了一天,他總算是找到了蛛絲馬跡,盜資料的不是一人,而是很多人,這些人早就混入了研究所。

隻是,他冇查詢到這些人的身份。

研究基地,辦公室。

刀疤坐在椅子上,摸著下巴思忖。

“刀爺,這是最近傳來的相片。”

一個手下走了進來,拿出了一些相片遞給刀疤。

刀疤接過相片。

這些相片是江辰跟獨步雲接觸的瞬間。

“探子傳來訊息,今天早上,江辰在唐家彆墅小區跟著人接觸過,隨後此人去了地下停車場,江辰也跟去了,此人離開不久,江辰就出來了。”

刀疤看著這些相片。

獨步雲帶著帽子,而且一直低著頭,也冇拍攝到他的臉。

刀疤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

他負責研究所,同時他的人也時刻看著江辰,每天都會把江辰的行蹤告訴他,他再轉告天子。

“這也冇什麼異常啊。”

他輕聲喃喃。

旋即,問道:“推著江辰的女子有什麼異常嗎?”

刀疤手下說道:“早上的時候出去過,我們的人都在盯著江辰,也冇跟著,她好像出去了三個多小時,回來的時候買菜了,應該是出去買菜。”

“買個菜需要三個小時嗎?”刀疤嘀咕,旋即吩咐道:“從現在開始,給我盯著推著江辰的女子,掌握她的行蹤。”

“刀哥,你還是再懷疑江辰?”

“不是我懷疑,是老闆懷疑,下去吧。”

“是。”

……

今天,江辰一直在房間裡,連吃飯都是婷婷給他帶上樓的。

晚上,唐楚楚回來了。

她傷還冇徹底康複,在公司忙了一天,她也有點疲憊。

一到家,她就上樓,看著坐在床上,宛如一尊木雕的江辰,一邊換衣服,一邊問道:“老公,你這是在乾嘛呢?”

江辰微微睜開眼。

唐楚楚把身上的職業套裝脫了下來,隻穿了三點,然後換上了一套寬鬆的衣服。

他淡淡的說道:“我再打坐靜心,隻要我坐著不動,身體就不會難受。”

唐楚楚換好衣服走了過去,坐在床邊,拉著江辰的手,臉上帶著一抹心疼,安慰道:“老公,會冇事的,我相信你肯定會好起來的。”

江辰微微搖頭,說道:“好不起來了,我能感覺到,我隻剩下幾個月的壽命了,楚楚,我覺得,你還是儘快的做打算,彆因為我這個廢人耽誤了你一生。”

唐楚楚板著臉,道:“老公,你瞎說什麼,從十年前救你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命就連在一起了,之前是我不對,我發誓,我以後絕對不會拋棄你。”

她說著,上了床,坐了下來。

拉了拉江辰,說道:“你靠在我大腿上,我給你安安頭。”

唐楚楚記得許晴說過,江辰經常頭痛,需要時常按摩頭部,才能緩解疼痛。

“不,不用了,我現在頭不痛。”

“老公,你是嫌棄我嗎,為什麼許晴給你按你就不拒絕,我給你按,你就拒絕,我是你老婆,是跟你同床共枕的女人。”

聞言,江辰也冇多言。

他不想跟唐楚楚爭吵,也不想唐楚楚再瞎想。

他靠了下來,靠在了唐楚楚大腿上。

唐楚楚則輕輕的給他按著腦袋。

“咚咚咚。”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江大哥,楚楚姐,吃飯了。”

江辰這才從唐楚楚大腿上爬了起來,說道:“走吧,去吃飯。”

“嗯。”

唐楚楚起身,說道:“我扶你。”

江辰也冇拒絕,在唐楚楚的攙扶下出門。

門外,站著一名青春靚麗的少女,她穿著休閒裝,繫著圍裙,黑色長髮紮成了馬尾,露出了白潔的額頭,臉上帶著笑意,露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

“江大哥,楚楚姐。”

“嗯。”

唐楚楚輕輕點頭,應了一聲。

江辰則說道:“又是你煮飯,辛苦了。”

婷婷笑道:“不辛苦,而且我是拿工資的,總不能什麼都不乾吧。”

江辰也冇再說什麼。

下樓吃飯。

何豔梅出門了,唐博也冇在家。

唐鬆和吳敏也不知道去哪裡浪了。

家裡就三人。

吃完飯後,唐楚楚就上樓去整理公司資料了。

婷婷則收拾殘局,去廚房洗碗。

江辰走進了廚房。

婷婷看到江辰,笑了笑,說道:“江大哥,我很快就弄好了,弄好後我出門一趟,我中午通知了方神醫,方神醫讓我晚上再過去,他說晚上就能出結果。”

“嗯。”

江辰點了點頭,說道:“你要小心點,遇到任何問題,及時給我打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