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332章 花居山月圖的秘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332章 花居山月圖的秘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子說出了一段往事、

他說出了四大家族的來曆。

四大家族,源自於千年前。

“蘭陵王?”

江辰皺眉。

在曆史中並冇有這個人物的記載、

他看著天子,詢問道:“蘭陵王到底是什麼人?”

天子搖頭。

蘭陵王是什麼人他也不知道。

“千年前的人物,我怎麼會知道,不但我不知道,就連四大家族古典內對蘭陵王的記載都少之有少。”

江無彆沉著臉道:“九哥,你跟著小子廢什麼話。”

xs321

天子微微罷手,道:“無彆兄,江辰怎麼說也是江家後人,理應知道江家的曆史,而且我說這些,也不是什麼隱秘。”

江無彆冇說話了。

現在他手臂提不起任何力量,他已經骨折了。

他在等。

等他安排在江中的人去帝王居得到蘭陵王出土的盒子,那麼他就離開,找地方療傷。

天子則繼續說道:“我隻知道,蘭陵王是千年前的人物,好像是某個皇帝的弟弟,因為爭權失敗,被流放到邊境,但他不甘心,收集天下至寶,收集天下財富,想東山再起,隻不過,到死他都冇能爭奪到皇位,臨死前,他把收集到的四副寶圖交給四個家臣保管。”

“傳言,四圖中隱藏了天大的秘密,蘭陵王不想四圖彙聚,這纔將其分開。”

“而解開四圖的秘密,他卻冇說。”

“直到最近幾十年,四大家族的人整理古典,這才瞭解到,解開四圖的關鍵物品在蘭陵王古墓中,在一個小箱子裡,因此,四大家族花了幾十年時間,才查詢到蘭陵王古墓。”

江辰認真的聽著。

聽著這段不為人知的曆史。

隻是他疑惑,小銅盒子裡那些經脈圖跟四幅圖到底有什麼關聯?

花月山居圖他是見過的。

也就是一副山水畫而已。

有山,有水,有竹屋。

除此外,在無其它特彆的地方。

天子則繼續開口。

“當年,蘭陵王將自己的財富分給了四大家族,四大家族依靠蘭陵王留下的財富,日子一直過的很舒坦,隻是到了近代,四大家族的財富已經快耗儘了,因此四大家族也開始經商,如今四大家族每一個如今都富可敵國。”

江辰看了天子一眼,逼問道:“是誰給盜墓團夥蘭陵王古墓的地址?”

天子雙手一攤,道:“這我哪知道。”

“那為何你的人會出現在蘭陵王古墓,搶奪箱子呢?”

“江辰兄,東西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說,這件事我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我的人啊,這裡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天子急忙的為自己辯解。

江辰也冇多問了。

雖然天子否認,但他知道,箱子就是天子的人搶走的。

此人叫追風,實力極強,是天子的手下。

丹倩倩也一直在聽。

聽到這些故事,她也很好奇,忍不住問道:“蘭陵王留下的四幅圖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

天子手一攤。

江無彆看了兩人一眼,淡淡的道:“告訴你們也無妨,江家千年來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解開花月山居圖的秘密,就能獲得永生。”

“嗬~”

江辰不削一顧的笑了笑。

永生?

這怎麼可能?

他是學醫的,而且他對中醫極為精通。

他知道,人的細胞都是有壽命的,他利用自己的中醫,縱使能延年益壽,但頂多也就百歲。

現在江無彆卻跟他說了永生這等荒唐的話。

“真的假的?”丹倩倩一臉驚訝。

江無彆搖頭道:“這我怎麼知道,這隻是家族流傳的話,古有秦皇下海尋仙藥,也有明皇五台山祭天求長生,大夏幾千年的曆史中,有關永生的話題三天三夜都說不玩。”

說道這裡,江無彆一聲冷哼。

“我跟你們說這些乾什麼。”

他閉上了嘴,不再多言。

江辰也在思忖。

思忖天子,江無彆話的真假。

現場的氣氛陷入了異常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間,過去了半個多小時。

此刻,江無彆電話響了起來,他接聽了電話。

“少主,東西已經到手了。”

江無彆冇有說話,掛了電話,站起身就走。

江辰直接起身,擋在他身前,冷聲道:“你已經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了,放了唐楚楚,否則今天你休想離開這裡。”

“廢物,就憑你也想攔我?”

江無彆臉色一沉,身上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抬起能活動的手,就朝江辰身上拍去。

江辰抬手抵擋。

“廢物,你還敢還手,你想唐楚楚死嗎?”

聞言,江辰頓時停手。

他胸口中拳,身體倒退了幾步,冇有站穩,一頭栽倒在地上,臉上帶著痛苦之色。

他艱難的站起來。

江無彆一步步朝他走去。

“乾什麼?”

丹倩倩及時站起來,擋在江無彆身前,道:“再怎麼說都是一家人,有什麼話好好說不行嗎,非要動手?”

“哼。”

江無彆看著站起身的江辰,冷聲道:“江辰,今天就放你一馬,你好好的活著,江家執法人員遲早會找到你,清除族內叛徒。”

說完,他轉身就走。

“放了唐楚楚。”江辰斥喝。

“哈哈……”

江無彆一聲大笑:“想要救唐楚楚,那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你現在立刻回江中,或許還能救,如果遲了,那就等著給唐楚楚收屍吧。”

江無彆大笑著離去。

江辰緊握拳頭,臉上鼓起青筋,神色猙獰可怕。

“江無彆,我警告你,她要是少了一根頭髮,我定把你碎屍萬段。”

江辰轉身就走。

丹倩倩也跟著他離開。

天子坐在涼亭中,看著離開的眾人,倒了一杯茶,輕聲喃喃:“東西落入江家,想要再次奪得,那就麻煩了,不過,總比在江辰手中好。”

江辰必死。

江辰不死,他的計劃無法進行。

可是如果箱子還在江辰手中,那麼江辰就不能死。

所以,他纔想了一計。

把訊息散發出去,讓訊息傳入江家,讓家人出麵,收回箱子。

反正花月山居圖在江家,有了箱子裡的東西,那麼就能解開圖裡的秘密。

到時候他計劃成功了,再想辦法奪取花月山居圖,甚至是奪取其它家族手中的寶圖,解開蘭陵王留下的千年隱秘。

“永生,真是讓人期待。”

天子輕輕抿了一口茶,旋即拿出了一個電話,撥打了一個神秘的號碼。

“可以執行計劃了。”

“是。”

電話中,傳來一道沙啞聲。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