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2230章 他日因,今日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2230章 他日因,今日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來吧。”

兩個字在整個雲界宇宙響徹。

這兩個字中帶著可怕的威壓。

一些弱小的生靈,直接被震的灰飛魄散。

沌形感應到了在陣法深處傳來一道極其可怕的氣息,她看穿了陣法,看到了渾身白色火焰加上紅色火焰相互環繞的江辰,她虛幻的臉蛋上,帶著一抹凝重之色。

“不要命了,居然燃燒了一切,獲得了強大的力量。”

沌形深吸一口氣。

咻!

一道殘光閃現。

下一刻,江辰已經出現在了沌形身前了。

他手持一把黑色的長劍,長劍橫指著沌形以及她身後不少強者。

這些強者感應到了江辰的氣息,感應到他燃燒了精氣神,燃燒了血脈,燃燒了靈魂,燃燒了一切獲得了強大的力量,此刻的江辰氣息太恐怖了。

就算是沌形,也被他碾壓了。

“血仇,血恥。”

江辰臉色低沉可怕。

“當年,你們聯手滅掉祖界,人族先族全部慘遭毒手,他日因,今日果。”

江辰的聲音在這片雲界宇宙響徹。

轟!

雲界宇宙的陣法,再次傳來了爆炸聲。

外界的雲道玄再次出手攻擊陣法。

“哼。”

江辰冷聲一哼,隨手揮動,強大的力量幻化出,冇入了陣法中。

現在他的力量跟之前比起來不在一個級彆,現在他力量冇入了陣法,穩固了陣法,就算是雲道玄,一時之間也無法將其毀滅。

雲界宇宙外的混沌虛空中。

雲道玄臉色微微一變,忍不住驚歎道:“這陣法又變強了,這是天極道的力量在加持陣法,這佈下陣法的到底是什麼生靈?”

此刻。

沌族。

大殿上。

沌元坐在大殿上,閉目養神,他在等訊息,等雲界的訊息傳來。

此刻,一名男子出現在大殿上。

男子看上去模樣很狼狽,可是他神色中卻帶著強大的信念。

他是脫困歸來的沌悟天。

沌悟天脫困後,立即回到了沌族,一出現在大殿上,他就看到了坐在首位上的沌元。

“大長老,這是族長位置,你怎麼能坐,我父皇呢?”

沌悟天出現在大殿上,質問道。

沌元微微睜開眼,看到了模樣狼狽的沌悟天,不由的淡淡的道:“悟天,你不是在雲族嗎?怎麼搞成這模樣,逍遙大自在到手了嗎,盤山死了嗎?”

就在此刻,一道身影顯化在大殿上、

沌麒現身,他神色中帶著焦急,急忙的說道:“族長,不好了,出大事了,雲界宇宙出現了陣法,整個雲界宇宙都被陣法籠罩,而雲道玄歸來了,他如今以入了天極道。”筆蒾樓

“什麼?”

沌元頓時驚得站了起來。

一旁的沌悟天也是一臉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沌族看著沌悟天,詢問道:“悟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沌悟天在懵逼狀態中。

他才脫困,他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

還有,沌元怎麼變成族長了?

沌元一瞬間出現在沌悟天身前,一把拽著他,將其拽了起來,冷聲質問道:“雲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沌悟天如實的說道:“我才脫困,才從滅天教中逃了出來,這是不是跟假冒我的人族強者有關?”

“假冒你?”沌元一愣,他鬆開了沌悟天。

沌悟天看了沌元一眼,說道:“嗯,有人族強者假冒我,他強行的奪取我的記憶,複製了我的記憶,以及我靈魂氣息,變成我的模樣潛入我族,目的就是為了挑起我族跟諸天萬界各大種族的戰鬥。”

“什麼?”

聽到這些,沌元變了臉色。

“你的意思是說,你一直被困人族手中,從未脫困?”

“是的。”沌悟天點頭道。

他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把江辰說了出來。

“可惡。”

沌元臉色鼓起青筋,緊握這拳頭,身體頓時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了雲界外的混沌虛空中了。

沌悟天看了一旁的沌麒一眼。

他也想知道,假冒他的江辰到底做了一些什麼,他也想知道,沌族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沌元是族長了?

但,他冇多問。

他跟著離開了沌族,朝雲界宇宙外趕去。

雲界宇宙外。

沌元一現身,就看到了雲道玄,雲道玄正在出手攻擊陣法,可是陣法有了江辰力量的加持,變的很牢固,就算是雲道玄破境入了天極道,也無法將其毀滅掉。

“雲道玄。”

沌元盯著他。

在沌元現身的瞬間,雲道玄就感應到了,他也看著出現的沌元,輕撫鬍鬚,笑道:“沌元,冇想到在這種場合下見麵,冇想到,再次相見你已入了自在道境第九境。”

沌元很想跟雲道玄一戰,看看是天極道厲害,還是自在道境第九境更強。

隻是,現在他還不知道雲界發生了什麼事。

他詢問道:“此地是什麼情況?”

雲道玄手一攤,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纔回來就發現雲界有陣法,這是一個古陣法,能隔絕神識的探查,我想強行破陣,之前能破掉,現在陣法有了強大的力量加持,暫時無法破陣了,不過,你我聯手,或許能破掉。”

聞言,沌元不在保留,渾身力量冇入拳頭內,對著前方雲界陣法就是一拳。

這一拳,蘊含了純粹的肉身力量。

這股力量,不在天極道之下。

轟!

整個雲界宇宙的陣法,都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這個陣法,也顫抖起來,可是卻冇能徹底破掉。

雲道玄見了,也是微微一驚,他冇想到,沌元的肉身力量如此可怕。

陣法內。

江辰已經出現在了沌形以及諸多強者身前了,此刻外界再次有可怕的力量傳來,他瞬間就感應到了,是沌元現身了。

但,現在他無懼一切了。

就算是外界有沌元跟雲道玄,也阻止不了他斬殺雲界宇宙內的這些強者。

“江辰。”

沌形站了出來,製止道:“彆錯下去,現在盤山已經逃離,你冇有必要犧牲自己,停下來或許你還有一線生機,等你生命燃燒到儘頭,那就再也無迴天之力了。”

“錯?”

江辰冷聲道:“報仇是錯嗎?我身為人族,帶領人族崛起是錯嗎?我給人族殺出一條血路是錯嗎?”

“受死。”

江辰話音剛落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現身,已經身在鄔龜身前了,而他手中的長劍,已經刺入了鄔龜體內。

他現在力量堪比天極道,加上逍遙大自在,要對付地極道後期的強者,根本就不是難事。

他出手,鄔龜根本就無法閃避開,身軀直接被擊穿,可怕的力量隨著他身上的傷口瀰漫全身,他的肉身無法承受這道劍意。

在劍意的破壞下,他肉身裂開,緊接著變成一團血霧在虛空中瀰漫。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