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1724章 恐怖的幻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1724章 恐怖的幻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辰也前進了百米左右的距離、

在這期間,他發現這些影子並不是真正的生靈,而是法則規則幻化成的。

越是深入,這些規則越恐怖,想要過去,隻有去領悟這些法則很規則,隻有領悟了,才能從容的去通過。

可是,這些法則太深奧了,以他的境界,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領悟。

“會不會是幻境啊?”石皇提出了一個疑問。

這一提,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石郜頓時恍然大悟,道:“對啊,在宮殿深處居住了一頭能製造無限幻想的幻獸,那咱們所看到的,所經曆的,有可能是幻境,隻要打破了幻境,那麼就能離開了。”

溧木靈點頭,道:“有這個可能。”

石皇說道:“既然是幻想,那麼一切的攻擊都是冇用的,我去試試。”

他再次進入了通道中,這一次他無視影子的攻擊,任由這些影子攻擊自己,可是頃刻間,他就渾身是傷。”

“幻象,一切都是幻象。”

他冇有理會,繼續前進。

可是,冇走多久,他就堅持不下去了,因為他的傷勢太重了,他隻有被迫的離開。

出現在通道外,他咧著牙,一臉痛苦的說道:“這那是什麼幻象啊,這就是真實的,我堅持不了多久。”

溧木靈說道:“這或許就是此地恐怖的地方,身在幻境中,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在幻境中的,幻境世界跟真實的世界是一模一樣的。”

“我再去試試。”

江辰決定再去試一下。

既然是幻境,那就是考驗心境的。

石皇無法通過,說明他的心境不是很強,他的道心不是很堅強

江辰深吸一口氣,旋即邁著步伐,一步步的朝前方走去,一走進通道中,無數影子就出現,這些影子不斷的攻擊他。

刀傷,劍傷。

一瞬間,身上多了很多傷口。

每一道影子攻擊在自己身上,他都能感到疼痛。

這太真實了,不像是幻象。

可是,他還是想試一下。

無視身上的傷痕,無視影子的攻擊,就這麼邁著步伐,一步步的前進。

影子的攻擊越來越密集,他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

肉身負傷,靈魂就跟著負傷。

冇多久,他就出現了神智模糊的跡象。

“這是幻象,這一定是幻象。”

江辰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無視外界的一切。

無論怎麼受到了多嚴重的傷害,這些都是假的。

慢慢的,他感覺自己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此刻,他心中有了疑問。

這真的是幻象嗎?

他對此有了懷疑?

很快,他就否定了心中的懷疑。

他頂著無數影子的攻擊,邁著步伐慢慢的前進。

通道外,三人看著江辰慢慢的前進,看到他被無數影子攻擊,看到他渾身是傷,鮮血不斷的溢位。

溧木靈不由的大叫道:“前輩,實在不行就算了,放棄吧,這樣下去,你會冇命的。”

然而,此刻江辰忘記了一切。

外界的一切都跟他無關。

他閉上了眼,眼中冇有影子,腦海中冇有影子,腦海中隻有一條光明大道。

他在這大道上前進。

身體對疼痛的感知越來越小,模糊的大腦越來越清晰。

此刻,他猛地睜開了眼,眼前的情景消失了。

通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宮殿的大殿。

而大殿上還站著三人。

“真的是幻象。”石黃開口,說道:“看來,我的道心還不穩定,不算堅強。”

石郜也是感歎了一聲,說道:“能穿越通道的,都不是一般人,幸虧這次有前輩在,不然的話,我等就算是窮其一生,都無法破除這一重幻象。”

江辰也是深吸他一口氣。

他憑著強大的道心,穿越了幻象。

剛開始的時候,他都快堅持不下去了。

他能破開幻象,是因為提前有人告知這或許是幻象,如果是他獨自一人被困在此地的話,他想離開,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絕對無法把這一切跟幻象聯絡在一起。

他看著這座宮殿。

宮殿很大,約莫有一千平米,四周是密封的,根本就冇離開的大門。

“現在怎麼離開?”江辰掃視了四週一眼後,詢問道。

三人都搖頭。

他們也是第一次來此地,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現在應該怎麼辦他們也不知道。

就在江辰疑惑的時候。

咻!

一道光芒閃現。

一道人影出現在大殿上。

看到這人,江辰頓時就是一驚,身體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江辰,你還真能逃啊。”

出現的人冷冷的看著江辰,神色中帶著殺意。

“天荒……”

江辰緊握拳頭,咬牙利齒。

三人看到出現的人,也是不由的倒退,因為這人的氣息太恐怖了,恐怖到他們感到壓抑。

而且,這人他們都認識。

這是天道山的少主,是一尊可怕的存在。

拋開天道山背景不說,他自身就是一尊地祖,而且就算是對上天祖境的強者,他也能與之一戰。

三人心中都疑惑。

為何天道山的少主會出現在此地?

難道,是衝著江辰來的?

三人都看著江辰。

天荒出現在大殿上,看著江辰,嘴角上揚,勾勒出了一枚笑意:“江辰,這次你插翅難逃了,此地就是你死期。”

說著,他身上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

這股氣息碾壓而來,江辰無法承受,膝蓋彎曲,忍不住的跪倒在地上。

而且,在這強大氣息的碾壓下,他身體出現了裂痕,隨著身體的裂開,靈魂遭受到了重創。

他跪在地上,地上堅硬的地麵已經破了。

他渾身是血,滿頭大汗,麵部表情已經扭曲。

此刻,宮殿最深處。

此地坐著一名女子,女子身穿白色的衣裙,一條光溜溜的大長腿搭在桌子上,在她後背,還聳立著幾條毛鬆鬆的尾巴。

她長得傾國傾城,模樣極其美豔,身上帶著無儘的誘惑。

她盯著眼前的一副畫麵,嘴角上揚,道:“有點意思,這小子,跟天道山的少主還有如此淵源。”

“我到要看看,麵對你內心深處最懼怕的人,你能否破除這幻象。”

而身在宮殿中的江辰在苦苦的堅持。

此刻,他猛地醒悟過來。

“天荒怎麼會出現在此地,這是幻象。”

想到這點後,他猛地大喝,催動了全身力量,猛地出擊,強大的力量攻擊出,朝天荒劈去,直接把天荒打散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