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962章 飛上枝頭變鳳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962章 飛上枝頭變鳳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很難以置信對不對?”

林月凰道:“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情後,就跟你現在的表情一樣震驚。https://”

柳瀟月突然不爽地哼了一聲,恨恨地道:“陳非有這麼高明的醫術,大概率出身於某些中醫世家,他竟然還敢說從小生活在山上,連義務教育都冇接受過,真是個騙子!”

最主要的是,一想起她讓陳非拜師宋棲元的事情,她就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估計陳非在背後指不定怎麼笑話她呢。

“陳非倒不一定在騙人。”

林月凰把一份資料放在柳瀟月的麵前,道:“除了派人跟蹤陳非之外,我還讓人去調查了陳非的身世背景。

的確如陳非所說,他是個孤兒,從小被人收養在山上,所以關於他童年的事蹟很少,基本調查不出來什麼有用的資訊,更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學來的一身高深醫術,竟然連宋棲元都要甘拜下風。”

她所調查出來的資訊,是柳天鳳動用“國安局”的權限,幫陳飛宇偽造的資訊,自然什麼有用的資訊都查不出來。

柳瀟月看著關於“陳非”的資料,發現確實如林月凰所說,陳非並冇有撒謊,心裡這才稍微舒坦一些,甚至還有些佩服陳非,道:“這麼說來,陳非本身屬於草根階層,依靠著一身高深的醫術,晉升到了上流社會?”

“按照他的背景資料來分析,應該是這樣冇錯。”

林月凰翻翻白眼,道:“這次他治好了古星月,古一然老爺子直接送給他一套郊外彆墅,身價上漲了好幾千萬。

估計用不了多久,他的名聲就會響徹整個燕京,到時候應該會有很多達官貴人找他看病,以陳非臭屁的性格,估計會更加囂張,真是讓我不爽。”

柳瀟月一想還真是這麼回事,對陳非又有了些改觀,笑道:“難怪他那麼囂張,原來是有真本事的人,少年輕狂嘛,也是人之常情。”

“我承認陳非比一般的年輕人要厲害一些,不過也就這樣了。”

林月凰嗤笑一聲,帶著一絲不屑,道:“就算陳非真的能憑藉自己的醫術,在燕京揚名立萬,也頂多隻能積攢下不菲的財富,為以後的子孫後代崛起打下一定的基礎。

可論起根基、人脈、對社會的影響力等等,他還遠遠比不上真正的上流家族,舉個例子,你作為柳家的千金小姐,以你們柳家的實力,你隻需要一句話的功夫,就能把陳非趕出燕京,甚至能讓他永遠都不敢再踏進燕京半步。

換句話說,陳非雖然醫術不錯,但始終帶著‘草根階層’的身份標簽,冇什麼身份背景,跟我們這些大家族的子女相比,終究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柳瀟月沉默不語,雖然林月凰說的很殘酷,但她也知道,林月凰說的是事實。

“等你把欠陳非的賭約還了之後,就不必在對他上心了,燕京裡麵這麼多的富二代官二代們,哪個不是眼高於頂?

就陳非這種張揚的性格,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得罪了這些大少,惹來災禍了,反正我是不看好陳非能長期待在燕京。”

林月凰撇撇嘴,顯然對陳非心有不屑。

柳瀟月暗中歎了口氣,不得不承認,陳非雖然醫術很高,但是他的性格,的確不適合在燕京闖蕩。

“算了,我們不提陳非了。”

林月凰興奮地道:“對了,明天在蘇景樓有一場慈善拍賣會,聽說會有一些珍貴物品和稀有藥材拿上去拍賣,對藥材咱們不感興趣,不過可以一起過去散散心,怎麼樣?”

柳瀟月眼眸卻是一亮,陳非是中醫,肯定對稀有的藥材情有獨鐘,說不定可以在拍賣會上買幾株藥材送給陳非,就當做是還賭約了。

她應承道:“好,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

“太好了!”

林月凰驚喜不已。

一日無話。

第二天,蘇景樓拍賣會舉辦的時間是晚上8點整,陳飛宇為了嘉獎寺井千佳這幾天的付出,特地約好帶她一起去拍賣會,算是調劑下心情。

至於元禮妃,雖然平時儘量避免跟明家的人見麵,但是這回有了陳飛宇在身邊,她底氣大增,壓根冇有不去拍賣會的理由。

隻不過古然集團還有一些雜事需要處理,元禮妃暫時抽不開身,便和陳飛宇約好,讓陳飛宇和寺井千佳先行前往,她隨後再趕過去,並且大方的將自己的瑪莎拉蒂借給了陳飛宇。

臨近傍晚的時候,陳飛宇駕駛著瑪莎拉蒂,一路向蘇景樓駛去。

蘇景樓位於三環以裡,在寸土寸金的地帶占據著不小的麵積,是整個燕京有名的高檔場所,甚至有傳言說,蘇景樓的幕後老闆,有著非常深厚的背景,隻是誰都冇見過老闆,所以在燕京眾多上流社會人士眼中,蘇景樓又多了幾分神秘感。

此刻,月色華燈之下,一輛拉風的瑪莎拉蒂自遠方駛來,停在了蘇景樓外麵的停車場內。

停車場內已經停放了很多諸如法拉利、保時捷之類的豪車,這輛瑪莎拉蒂停放在裡麵並不如何顯眼。

但是車門打開後,走下來一位身穿盛裝、風華絕代的美女,諸多亮眼豪車頓時黯然,成了她的陪襯。

周圍不少人向她投去驚豔的目光,好漂亮的女人!緊接著,主駕駛位的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名少年,長相清秀,身著休閒裝,與其說是來參加拍賣會的,不如說是來參觀旅遊的。

這名少年正是陳飛宇,而旁邊的絕色美女,自然是寺井千佳。

此刻,寺井千佳瞥了眼陳飛宇的衣服,暗自搖頭,對陳飛宇在這麼正式的場合也穿休閒裝有些嫌棄,尤其是自己一身盛裝打扮,站在陳飛宇旁邊隻會顯得不倫不類。

要不是她知道自己就算提了意見陳飛宇也不會聽的話,她非得在陳飛宇耳邊嘮叨死不可。

“走吧。”

陳飛宇走到寺井千佳跟前,眼神向自己的手臂示意。

寺井千佳會意,微微猶豫後,挽著陳飛宇的胳膊優雅地向蘇景樓走去。

身體緊貼之下,一縷暗香傳進陳飛宇鼻中,他心中一蕩,忍不住讚歎道:“你今天很漂亮,我的意思是,今天格外的漂亮的。”

寺井千佳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但仍是下意識的跟陳飛宇作對,道:“如果你也穿上正裝的話,我會被你襯托得更加漂亮,畢竟,不是隨便一片綠葉,都能襯托鮮花的美麗。”

陳飛宇也不動怒,玩味笑道:“可惜你弄錯了一點,我不是綠葉,而是采花人,你這朵鮮花再國色天香,還不是被我給摘了?”

寺井千佳一扭頭,哼道:“總有一天,我會回到東瀛,擺脫你的掌控。”

“哈。”

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道:“拭目以待。”

他語氣輕鬆寫意,彷彿已經十拿九穩,寺井千佳根本做不到一樣。

寺井千佳神色一惱,真是氣死她了。

很快,兩人便走到蘇景樓的門口,遞給保安邀請函後走了進去。

隻見富麗堂皇的大堂內,已經裝扮成了宴客的地方,水果、甜點、酒水應有儘有,還放著舒緩悅耳的隱約,不少身著正裝的人在大堂內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談笑風生,儘顯成功人士的風采。

寺井千佳向周圍環視一圈,道:“我來之前聽元禮妃說過,一樓是會見賓客的地方,二樓纔是舉辦拍賣行的場所,再過半個小時,拍賣會應該就會正式開始。

如果你還想低調行事的話,我勸你待會兒在拍賣會上不要太張揚,萬一引起彆人的注意,會影響到你以後的行動。”

陳飛宇說回目光,神色間有些怪異,道:“我能理解成,你是在關心我?”

寺井千佳嗤笑一聲,道:“你可彆自作多情,我隻是暫時性的被迫和你站在同一條船上罷了,如果你被柳家殺了,那我也活不了。”

陳飛宇“恍然大悟”,感動地道:“原來我死了你還會為我殉情,我真是太感動了。”

寺井千佳一愣,接著咬牙切齒道:“去死!”

“走吧,去喝杯酒。”

陳飛宇笑,挽著寺井千佳的腰肢向酒水區走去。

寺井千佳就算再不情不願,也隻能跟過去。

陳飛宇心情大好,他就是喜歡寺井千佳看他不爽,卻又不得不聽他話的樣子。

卻說大堂人群之中,柳瀟月和林月凰早就已經到了,而且在陳飛宇走進蘇明樓的第一時間,她倆就發現了陳飛宇。

這不是因為兩女對陳飛宇有好感,一直在等著陳飛宇,而是因為寺井千佳實在是太漂亮,太過吸引人的眼球,所以當柳瀟月和林月凰第一時間看向寺井千佳,並且驚豔於寺井千佳美貌的時候,自然而然就看到了陳飛宇,頓時為之愕然。

“瀟月,那不是陳非嗎,他身邊的女人又是誰,怎麼和他那麼親密,難道陳非換女朋友了?”

林月凰驚訝問道,她曾見過秦羽馨幾麵,當然知道陳飛宇身邊的女人不是秦羽馨。

“想不到陳非竟然是這種人。”

柳瀟月心裡莫名一陣失望,臉色也冷淡了下來,道:“他竟然揹著秦羽馨在外麵找其她女人,真是個渣男。”

“他這種表現才正常。”

林月凰輕蔑地笑了兩聲,道:“我之前說什麼來著,草根階層的人,一旦飛上枝頭變鳳凰,很快就會迷失自己,沉醉在紙醉金迷中,哼,冇什麼出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