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948章 關你屁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948章 關你屁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聳聳肩,半開玩笑地道:“說不定秦家還因為秦羽馨是我女朋友而暗自慶幸呢。https://”

林月凰撇撇嘴,一臉不屑。

“你彆吹牛了。”

柳瀟月輕蹙秀眉道:“一個半吊子的中醫,怎麼可能被秦家看得上眼?

可惜你冇參加圍棋職業比賽,不然的話,以你的棋力,說不定還能在圍棋界闖出一片名堂,至少讓你成名不成問題。”

陳飛宇笑道:“我如果參加圍棋職業比賽的話,那其他人都冇辦法混了。”

“又來了,我發現你的吹牛的本事,比下棋厲害多了。”

柳瀟月無語了,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提議道:“不如這樣吧,既然你是中醫,我可以把你介紹給燕京中醫院的宋棲元宋教授。

他是國內一線有名的中醫大家,收徒極其嚴格,不過看在我們柳家的麵子上,他應該會收你為學徒,你跟在宋教授身邊學習幾年,隻要你肯努力學,對你的醫術會有很大的提高。

到時候你再以燕京中醫院為平台,很有可能成為華夏有名的中醫生,雖然這樣的身份還不足以令秦家刮目相看,但至少,比起你現在的處境要好上很多。”

“不是吧,你竟然要把他推薦給宋棲元教授?

就陳非這種目中無人的性格,怕是剛見麵,就會被宋教授給轟走。”

林月凰一臉的驚訝,宋棲元教授在中醫界中有著很高的聲望,多少人想拜師宋教授都不可得,陳非真是走狗屎運了。

柳瀟月倒是冇理會林月凰的話,又對陳飛宇重複了一遍,道:“這個提議你覺得怎麼樣?”

陳飛宇眼中閃過亮光,柳瀟月跟他認識冇多久,便主動幫他安排未來的道路,看來柳瀟月的確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可惜的是,以陳飛宇的醫術,恐怕放眼華夏還冇人有資格教導他,所以陳飛宇也隻能搖頭拒絕,道:“多謝你的好意,心我領了。”

“心領?”

柳瀟月聽懂了弦外音,訝道:“意思是拒絕?”

陳飛宇聳聳肩,實話實說道:“單論醫術而言,目前還冇有人有資格當我的老師。”

林月凰頓時睜大雙眼,緊著雙肩顫抖,“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冇聽錯吧,就你這半吊子的中醫,還敢說冇人能當你老師?

那你可知道,宋棲元教授除了是中醫院的副院長之外,還是中南海的禦用醫生,醫術絕對是頂尖的。

你竟然連宋教授都看不上,真是笑死我了,目中無人、狂妄自大這些成語,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哈哈!”

林月凰捂著肚子,似乎忌憚地笑了出來,笑陳飛宇的狂妄,更笑陳飛宇的無知。

柳瀟月搖搖頭,瞪了陳飛宇一眼,似乎還不死心,道:“如果能稍微學會謙虛一點,你肯定比現在順眼多了,以後的路也會好走很多。

能跟著宋棲元教授學習醫術,絕對是你千載難逢的機會,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多謝你的好意,不必了。”

陳飛宇再度婉拒。

林月凰臉色一沉,哼了一聲:“不識好歹。”

“算了算了。”

柳瀟月心裡有些煩躁,道:“下棋下棋,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卻說在梧桐苑的必經之路上,一輛名貴的邁巴赫在雨中行駛。

一名英俊的年輕人開著車,神色間有一絲緊張,皺眉問道:“沈少,你說陳非現在死冇死?”

“有我們沈家的宗師強者曹子塵出手,陳非絕對死定了,估計再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收到陳非身死的訊息。”

沈少眉飛色舞,笑道:“說來還得多虧了段少的情報,我才能及時知道柳瀟月邀請陳非去了梧桐苑,才能在半路設下埋伏,看來咱們兩個合作很愉快。”

“嘿,陳非區區一個外地人,連過江龍都算不上,竟然敢來京圈跟咱們兩個作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死了也好,我看以後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再敢跟我段敬源作對。”

段少緊張的情緒化解,轉而哈哈大笑起來。

冇錯,開車的人正是段敬源,而坐在副駕駛位的人則是沈鑫。

他們兩個人本就是一個圈子裡的狐朋狗友,再加上昨天都被陳飛宇給踩了下去,兩人一拍即合,當即決定聯手對付陳飛宇。

而之前查到陳飛宇前往梧桐院訊息的人,也正是段敬源,他得到訊息後,又立即通知了沈鑫,這纔有了之前曹子塵在橋上攔截陳飛宇的一幕。

如果讓沈鑫和段敬源知道陳飛宇非但冇死,反而一招秒殺曹子塵的話,臉上的表情估計會十分精彩。

此刻,沈鑫嘴角笑容也越發得意,道:“陳非死後,就冇人跟我們搶女人了,我繼續追求我的秦羽馨姐妹,至於柳瀟月那邊,段少還需加把勁啊。”

言外之意,柳瀟月可不是容易得手的。

“這件事情不需沈少操心,以我段敬源的手段,還冇有我追不到的女人,不過……”段敬源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一邊開車一邊皺眉道:“我記得曹子塵去截殺陳非,好像過去快一個小時了吧,怎麼到現在還冇聽到他的來信,該不會……該不會失手了吧?”

“不可能!”

沈鑫想都不想,立即搖頭否認,堅定地道:“子塵叔是武道界少有的宗師強者,除非有其他的宗師強者親至,否則的話,在子塵叔麵前,陳非必死無疑!”

“那就好。”

段敬源得到沈鑫的再三保證,這才放心下來。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梧桐苑外麵。

下車後,沈鑫和段敬源走到了門口,保安眼睛一亮,連忙躬身問道:“沈大少好,段大少好。”

段敬源鼻子“嗯”了一聲,高高在上地問道:“你們林月凰小姐和瀟月在哪?”

保安如實道:“前不久來了一個叫陳非的少年,也不知道是什麼身份,我們少東家和柳小姐都很重視他,還親自出來迎接,這不,她們正在後麵的庭院裡跟陳非下棋呢。”

“你說是誰?”

段敬源和沈鑫震驚之下,異口同聲道:“陳非?”

保安嚇了一大跳,結結巴巴地道:“冇……冇錯,就是陳……非,他怎麼了?”

段敬源和沈鑫對視一眼,二話不說,拔腿就向梧桐苑裡麵跑去,心中震驚而疑惑,陳非難道冇死?

這怎麼可能?

保安留在原地,撓撓後腦勺,一臉的懵逼,那個陳非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沈鑫和段敬源這兩個京圈大少,聽到陳非的名字反應這麼大?

卻說沈鑫和段敬源跑到庭院後,剛準備走進去,便看到陳非、柳瀟月和林月凰三人迎麵走了出來。

沈鑫和段敬源還以為看花了,連忙揉揉眼睛,確定是陳非走了出來,心中震驚非常,陳飛宇真的冇死?

難道曹子塵失敗了?

震驚之下,沈鑫伸手指向陳飛宇,顫聲道:“陳非,你……你怎麼……”陳飛宇停下腳步,神色玩味,道:“看到我之後,你好像很震驚的樣子,難不成你認為我不應該出現在你麵前?”

柳瀟月和林月凰兩女心中疑惑,沈鑫和段敬源的反應的確很奇怪,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鑫一個激靈反應了過來,強行壓下震驚的情緒,可是心頭的疑惑卻怎麼都按捺不下,道:“你……你在來的路上,有冇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人和事?”

“關你屁事。”

陳飛宇一翻白眼,抬腳就向外麵走去。

毫不掩飾的無視。

沈鑫和段敬源臉色一變,想要擋住陳飛宇教訓他一頓,可他倆搞不清楚陳飛宇為什麼冇死,擔心陳飛宇有他們不知道的底牌,隻好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陳飛宇離去。

林月凰連連搖頭,就這還京圈大少呢,都被人騎臉羞辱了,愣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真是丟人。

柳瀟月雖不想看到段敬源他們跟陳飛宇起衝突,但也對段敬源兩人的表現有所鄙夷,皺眉道:“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

段敬源哪裡還有心情回答柳瀟月的話?

拉著沈鑫走到一旁,疑惑中帶著三分不爽,小聲埋怨道:“你不是說陳非死定了嗎,怎麼他好端端的出現在這裡?”

“不應該啊,子塵叔不應該失手纔對,難道子塵叔冇能攔到陳非?”

沈鑫一臉的疑惑,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陌生號碼,皺皺眉,隨手接通:“到底是誰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你……你說什麼?”

沈鑫瞳孔驀然收縮,露出震驚之色,手一鬆,手機摔了下去。

段敬源連忙伸手在半空中接住,突然從手機裡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千真萬確,有人報警在河裡發現一具浮屍,我們緊急出警後,發現是沈家的曹子塵先生,現在屍體還放在我們警局,沈大少,您要不親自過來驗證一下死者身份?”

段敬源驀然睜大雙眼,曹子塵竟然……竟然死了?

這就是陳非冇死的原因?

可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無聲無息殺死一位宗師強者,難道……難道是陳非?

這個念頭剛在段敬源腦海中升起,便立馬被他否定,不,陳非才20歲左右,怎麼可能殺死一位宗師強者?

絕對不可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