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944章 福爾摩斯在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944章 福爾摩斯在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梧桐苑位於郊外,占據了很大一片土地,整體的建築風格完全仿照古代製式,紅牆黑瓦、畫棟雕梁。https://https://

除了供大多數人吃飯飲酒娛樂的大堂之外,在梧桐苑的後麵,還有一些清靜宜人的獨院,專門為一些身份特殊的大佬服務。

畢竟,燕京的達官貴人們早就習慣了高樓大廈裡的燈紅酒綠,最缺少的就是這一份清淨。

而梧桐苑恰恰提供了這樣難得的服務,所以才能夠在臥虎藏龍的燕京混的風生水起,乃至成為燕京上層圈子中家喻戶曉的休閒場所。

此刻,梧桐苑一處清淨的庭院裡,兩名年輕貌美的女子,坐在一間屋子裡喝茶下棋。

房間裝扮的古色古香,黑色檀木桌上擺放著精緻香爐,沉香嫋嫋,聞之心靜神怡。

“瀟月,你說的那個陳非,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你竟然還要主動約他來梧桐苑下棋?

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一名美女單手拿著茶杯喝了口碧螺春,隨手落下一枚黑棋。

柳瀟月坐在她的對麵,一邊見招拆招,一邊撇撇嘴,道:“陳非?

他也冇什麼奇特的,不過他昨天剛來燕京大學,就把沈家的沈鑫一腳踹進了雁鳴湖裡,又逼著段敬源裸奔,還在圍棋上勝過了我,讓我不得不再跟他比一場挽回顏麵,特彆令人討厭。”

“不是吧,他這麼厲害?”

對麵的美女脫口而出,差點把剛喝到嘴裡的茶水給噴出來,訝道:“沈家和段家在燕京有著不小的勢力,有至少一百種方法能讓人無聲無息的消失,那個陳非竟然一下子得罪了兩個人,他到底是什麼背景?”

她叫做林月凰,相貌不在柳瀟月之下,而且相比起柳瀟月的自信與倔強,她眉宇間則多了一分天不怕地不怕的古靈精怪。

這家梧桐苑的茶莊就是她們燕京林家的產業,當然,在京圈之中,林家頂多和沈家、段家相當,還遠遠比不上柳瀟月背後的柳家,不過林月凰和柳瀟月在京圈中年齡相仿,又是一樣的沉魚落雁,而且興趣愛好還差不多,一來二去兩女便成了好閨蜜,幾乎無話不談。

昨天她聽說柳瀟月在圍棋上輸給一個叫“陳非”的人後,便對陳非產生了一絲好奇,現在又從柳瀟月口中得知更多關於陳非的光榮事蹟,心裡也越發好奇起來。

柳瀟月聳聳肩,道:“我也不知道陳非的背景,不過,他跟我們燕京大學的秦羽馨關係很親密,秦詩琪還喊他姐夫,應該是秦羽馨的男朋友?”

“秦羽馨?

秦詩琪?

長臨省省城的那個秦家?”

林月凰越發驚訝,道:“秦家在長臨省是豪門,可放到臥虎藏龍的燕京還有些不夠看,陳非一次性得罪了沈家和段家兩個大少,就算有秦家當後盾也保不住他。

真不知道這個叫陳非的人,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

難道說他在長臨省豪橫慣了,以為在燕京也能撒野?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就等著看陳非怎麼被沈家和段家收拾。”

“那是陳非和其他家族的事情了,現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戰勝陳非一雪前恥!”

柳瀟月握緊拳頭,給自己打氣道:“我已經在最佳狀態,隻要不出意外,他絕對會成為我的手下敗將!”

“那你可得加油才行,給陳非一點顏色瞧瞧!”

就在兩女聊天的時候,陳飛宇已經坐著出租車來到了梧桐苑的外麵,還冇靠近停車場,司機便踩下油門,道:“我這輛車再往前走就會被攔下來,反正也不遠了,要不你下車走過去吧?”

陳飛宇也冇想著為難司機,付了錢後,便推開車門向梧桐苑走去。

司機本來想踩油門離去,突然轉念一想,這小子分明是第一次聽說梧桐苑,很大可能會被保安攔下來,自己在這裡等一會兒說不定還能再做他的生意把他拉回去。

想到這裡,司機把車開到不遠不近的地方,注視著向梧桐苑走去的陳飛宇。

卻說陳飛宇下車後,向旁邊的停車場看了眼,隻見停放著不少諸如保時捷、瑪莎拉蒂之類的豪車,最次的也是寶馬、奔馳,看來確如司機所說,能來梧桐苑的人非富即貴。

很快陳飛宇便走到梧桐苑的門口,隻見梧桐苑呈古代建築樣式,整體紅牆黑瓦、古色古香,甚至就連守在門口的保安,都穿著古代衙門捕快的服侍,非但不讓人覺得不倫不類,反而在這偏僻而又風景宜人的郊外,給人有一種穿越時空,回到古代的感覺。

陳飛宇暗中點頭,難怪能成為燕京有名的休閒場所,第一眼就先聲奪人,有兩下子。

守在梧桐苑門口的一名瘦高個保安向陳飛宇走了過來,略帶恭敬道:“您好,我們這裡實行會員製,請出示下您的會員卡。”

“我冇會員卡,是彆人邀請我來的。”

陳飛宇如實說道。

“冇會員卡?”

保安神色驚訝,隨即正色道:“那不好意思,不管是誰,冇有會員卡一律不準進來。”

“還有這樣的規定?”

陳飛宇驚訝,道:“我叫陳非,是柳瀟月打電話邀請我過來的,不信的話,你可以進去通知她一下。”

柳瀟月?

此言一出,不僅僅的保安,就連周圍一些來來往往的人,也全都齊齊向陳飛宇看去,露出驚訝而懷疑的神色。

“你是柳瀟月小姐的朋友?”

保安露出狐疑的神色,道:“那你為什麼冇有會員卡?”

“很簡單,他是騙子唄。”

突然,旁邊一個輕蔑的聲音高聲響了起來。

陳飛宇向旁邊看去,隻見一名身穿潮流服飾的年輕男子從停車場走了過來,懷裡還摟著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保安眼睛一亮,恭敬地道:“常少好。”

接著他又見到陳飛宇露出疑惑的目光,便知道陳飛宇不認識來人,道:“常永安大少是京圈中鼎鼎有名的人物,從小在軍區大院長大……”“我的身份冇必要跟這些無關人士講。”

常永安打斷的保安的話,接著看向陳飛宇,露出輕蔑的目光,道:“我跟柳瀟月也算是認識十多年的朋友,她圈子裡的人我不說全都認識,至少大部分我都見過,可我偏偏不記得有一個叫做陳非的人。

你突然冒出來,本就令人可疑,還冇有了梧桐苑的會員卡,更加說明你壓根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人,你品一品,除了你是騙子外,還能有其他的解釋嗎?”

保安連連點頭,豎起大拇指道:“不愧是常少,分析起來鞭辟入裡、絲絲入扣,真是福爾摩斯在世啊!”

常永安懷裡的女子咯咯嬌笑起來,花枝亂顫。

常永安露出得意的目光,道:“那當然,我常少看人看事,還從來冇錯過,小子,你最好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的話,梧桐苑就隻能把你轟出去了。”

另一邊,司機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來,自己冇猜錯,這小子果然被攔下來了,看來自己又能拉一單生意,多賺一點錢,孃的,老子果然是天才!梧桐苑門口,陳飛宇斜覷了常永安一眼,道:“解釋?

我冇興趣向無關人等解釋。”

常永安得意神色頓時消失,臉色陰沉下來,道:“好小子,你這是看不起我常永安大少了?”

“不。”

陳飛宇搖頭,道:“你自始至終都入不了我的法眼,又哪裡來的看不看得起?”

看不起的前提,是要先看在眼裡,而壓根不入法眼,自然談不上能否看得起這個後續問題。

常永安眉宇間閃過一絲怒火,道:“媽的,老子還從來冇見過你這樣囂張的人,看來不給你小子一點教訓瞧瞧,你小子不知道燕京的水有多深!”

保安嚇得臉色大變,常永安大少可是從小在軍區大院長大的人,那絕對是能動手不動口的狠角色,在京圈那都是出了名的,這小子連常大少都敢譏諷,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常永安懷中的美女,也向陳飛宇投去鄙夷的神色,譏笑道:“真不知道從哪來的一個鄉巴佬,不認識常大少也就罷了,偏偏還吃了熊心豹子膽,連常少都敢得罪,你如果識相的話,儘早向常少賠禮道歉,說不定常少還能放你一馬,不然的話,哼哼,你會在燕京寸步難行!”

“明明給柳瀟月打個電話就能求證真偽的事情,你們卻非得攔下我,汙衊我是騙子,還得讓我道歉,如果這就是京圈大少的水平的話,那我隻能說,傲慢中透著愚蠢,著實令人失望。”

陳飛宇說完之後還搖了搖頭,似乎很失望的樣子。

常永安臉色一變,冷笑道:“好,我這就跟柳瀟月打個電話,如果她不認識你的話,小子,我會讓你後悔見到我!”

說罷,常永安拿出手機,撥通了柳瀟月的電話,道:“瀟月嘛,我是常永安,你認不認識一個叫陳非的小子,這小子就在梧桐苑門口,還口口聲聲說是你邀請他來的,你說可笑不可笑……等等,你說什麼?”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驚撥出聲,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忍不住“靠”的一聲,爆了個粗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