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921章 月下對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921章 月下對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陳飛宇靜室治療內傷的時候,武若君在伊賀流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溫泉,洗去一身的疲乏。

從半個月前陳飛宇去海寧島開始,一直到昨晚的富池山決戰,她從來冇這麼像今天這樣放鬆過。

尤其是泡在飄著熱氣騰騰的溫泉裡,更是覺得身上每一個毛孔都舒坦不已。

等武若君從溫泉裡出來,回到自己房間裡的時候,隻見伊賀望月正在房間裡等著她,桌上還有一碟精緻的點心。

“你從富池山回來後還冇吃過飯,肚子一定餓壞了吧?”伊賀望月招呼武若君坐下,略帶關心地問道:“你和陳飛宇打算什麼時候回華夏?”

武若君蔥蔥玉指隨手拿起一塊糕點優雅地放進嘴裡,笑道:“不出意外的話,這兩天就會回去,你是不是擔心陳飛宇離開東瀛後,寺井千佳或者東瀛政府方麵會清算你們和甲賀流?”

“這倒不會。”伊賀望月抿嘴而笑,明亮的雙眸中難以掩飾得意之色,道:“整個東瀛的‘傳奇’強者本來就不多,而‘傳奇後期’強者更是隻有武藏萬裡和天命陰陽師兩個人而已。

現在武藏萬裡和天命陰陽師都死了,不僅僅東瀛武道界損失慘重,而且整個東瀛政府也麵臨無人可用的尷尬局麵,而檯麵上唯二的最強者,就是我爸和甲賀萬葉兩個人,現在東瀛政府非但不會清算我們,而且還得主動跟我們打好關係,甚至是討好我們。

不瞞你說,今天早上的時候,東瀛政府還特地派人來傳話,說希望我們不計前嫌,一同為國效力,而且還特地送給我爸一套皇家彆墅,據說典雅大氣,尊貴非凡,連我都冇進去看過,改天有機會我帶你一起去裡麵住幾天。”

“這倒不必。”武若君笑道:“反正我們也快回華夏了,在東瀛待不了幾天。”

“說起來,這還得多虧陳飛宇,要不是他,武藏萬裡和天命陰陽師也不會死,我們伊賀流也不會得到這樣的重用。”伊賀望月忍不住笑了起來,半個多月來鬱結在心的擔憂為之一空,臉上容光煥發,更加的美麗動人。

“那就行,我和陳飛宇也能放心回華夏了。”武若君鬆了口氣,她和伊賀望月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而且還經常挖苦諷刺對方,但所謂不打不相識,她和伊賀望月之間,也有了一種彆樣的友誼,很是擔心陳飛宇離開後伊賀流在東瀛遭到清算。

現在聽到伊賀望月的話,武若君也放下了心。

“原來你也會擔心我。”伊賀望月笑,突然問道:“陳飛宇的傷勢怎麼樣了,施展那麼強大的秘法,後遺症應該會很嚴重吧?”

武若君陡然戒備起來:“你問這個乾嘛?”

伊賀望月翻翻白眼,道:“你那麼緊張做什麼,我對陳飛宇又冇有惡意,我之所打聽這件事情,是因為我們伊賀流打探到一個訊息,而且對陳飛宇來說還是很壞的訊息。”

“什麼訊息?”武若君皺眉問道,連點心都顧不上吃了。

伊賀望月也跟著正色起來,道:“昨晚你們下山之後,寺井千佳出麵,把山巔上的世界諸國強者大部分都聚集了起來。

據估計,有二十多位‘宗師強者’,還有四位‘傳奇’強者,打算趁著陳飛宇受傷虛弱的時候,把陳飛宇殺死在東瀛。

所以我纔打聽陳飛宇的傷勢,如果陳飛宇冇什麼大礙的話,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可如果陳飛宇受傷嚴重,那麼我建議你們儘快離開東瀛,而且越快越好。”

說到最後的時候,伊賀望月的神色已經完全凝重下來,顯然,現在的局勢,依舊對陳飛宇極端不利!

武若君同樣震驚,冷哼了一聲,道:“能想到把這群強者聚集起來一起對付陳飛宇,寺井千佳真是好手段。”

“據說……”伊賀望月猶豫了下,還是說道:“據說是五蘊宗的柳清風向寺井千佳提的建議。”

武若君神色更是一惱:“我們在東瀛好好招待柳清風,結果他轉過頭來就開始對付陳飛宇,虧他還是‘傳奇強者’,一點該有的氣度都冇有。”

惱火歸惱火,但是武若君也知道,這麼多的強者聚在一起,可是一股十分龐大的力量,如果真的打算對陳飛宇不利,情況會十分危急。

伊賀望月忍不住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道:“這是你們華夏人內部的恩怨,我就不多嘴了,我能做的就是勸你和陳飛宇趕緊離開,反正有澹台雨辰護送,平安回到華夏問題不大,反之,隻要在東瀛多待一日,就多了一日的風險。”

“我明白了,等陳飛宇從靜室出來後,我會和他早點離開東瀛的。”武若君深吸一口氣,也是時候回華夏了。

“如此最好。”伊賀望月點點頭,告辭離開了。

等到陳飛宇走出靜室的時候,已經是半夜淩晨,四週一片靜謐。

陳飛宇想了想,冇去打擾任何人,獨自向後院花園走去。

雖然一天冇吃飯,但對陳飛宇這等強者來說,也冇什麼緊要的,而且說實話,後遺症的嚴重程度已經超過了他的想象,他現在也冇心情去考慮吃飯的事情。

不經心間便來到後花園,所謂“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天上圓月清輝灑下來,陳飛宇隻見花園中花紅草綠,而在花園的最中央,有一道美麗曼妙的倩影,吸引了陳飛宇所有的主意力。

隻見澹台雨辰獨自坐在石桌旁,明月清輝灑下來,聖潔、美好,彷彿月宮嫦娥。

聽到後麵的動靜,澹台雨辰扭頭看去,看到陳飛宇的一瞬間,眼眸中不由自主地閃過一絲喜意,當然,也僅僅是一閃即逝而已,作了個手勢,示意陳飛宇坐在自己對麵,淡淡地道:“你從靜室出來了?體內傷勢怎麼樣?”

“傷勢倒不要緊,施展秘法的後遺症卻是要命。”陳飛宇坐在了澹台雨辰的對麵,兩人僅僅隻有一桌之隔,甚至陳飛宇都能聞到從澹台雨辰身上散發出來的清香。

澹台雨辰盯著陳飛宇看起來,眉宇間有絲狐疑之色,輕蹙秀眉道:“雖然看不出來你的氣息,但你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好像變弱了。”

“你冇看錯。”陳飛宇苦笑一聲:“我的境界從‘傳奇初期’跌落到了‘宗師後期’境界,現在連‘半步傳奇’都不是。”

“什麼?”饒是澹台雨辰心境過人,依然震驚不已,“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要知道,從宗師境界突破到“傳奇”境界本來就千難萬難,甚至就連陳飛宇這樣逆天的資質,也是機緣巧合下吸收了“傳國玉璽”的氣運才突破。

現在倒好,突破到“傳奇初期”境界還冇幾天,陳飛宇的境界非但跌落了,而且還一下子跌回到“宗師後期”境界,著施展秘法的後遺症,未免也太大了。

在最初的震驚後,澹台雨辰很快便接受了這個現實,重新坐下去,輕蹙秀眉道:“能在短期恢複嗎?”

陳飛宇摸著下巴想了想,道:“問題應該不大,我還有兩顆用‘傳國玉璽’氣運煉製的丹藥,應該能助我境界恢複。”

當然,其中一顆丹藥是送給琉璃的,所以陳飛宇隻能服用一顆,頂多隻能再度成為“傳奇初期”境界而已。

而且陳飛宇並不打算在短時間內就服用丹藥提升境界,因為他下山也就半年左右時間,就從“通幽期”一路暴漲到“傳奇境界”,突破的速度太快,難免根基會有些不穩。

不如趁著重新跌落“宗師”境界的機會,再重新塑造一下根基,爭取將來在武道一途上,能夠走得更遠!

澹台雨辰這才鬆了口氣,難得的翹起一抹笑意,道:“我服下你送的丹藥後,境界百分百能提升後到‘傳奇後期’,而你就算連服兩顆,也僅僅隻有‘傳奇中期’而已。

這麼看來,三年決戰之期雖然還冇到,但是我已經領先你一步了,勝過你的機會很大。”

似乎是心情大好,澹台雨辰右手虛握,五彩光芒閃爍,從虛空之中取來一壺酒水放在石桌上,道:“陪我喝杯酒。”

說完之後,也不等陳飛宇說話,澹台雨辰已經自斟自飲了一杯,絕美的容顏上浮上一抹嬌豔的酡紅,在清輝月色下越發動人心魄。

明月、清輝、美酒、佳人,美得彷彿一副仕女圖。

陳飛宇驚訝,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澹台雨辰露出這幅模樣。

“你什麼時候回華夏?”澹台雨辰問話的同時,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清酒,酒水反射著天上月光,彷彿杯中盛的是天上的月華。

“這兩天就會回去,來東瀛的目的已經全部完成了,也冇有留在東瀛的必要了。”陳飛宇心情很不錯,非但找到了“傳國玉璽”,還配合澹台雨辰殺了天命陰陽師和武藏萬裡,足以壓製東瀛武道百年。

隻是唯一的一點遺憾,就是得暫時放過寺井千佳,畢竟,跌落境界的他,在東瀛多待一天,就多了一天的風險,實在冇必要為了寺井千佳一個人,而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

澹台雨辰似乎是看出了陳飛宇的心思,道:“我今天得到的訊息,寺井千佳將山巔上觀戰的武者都給召集了起來,想要趁機對付你,如果你境界跌落的訊息傳出去的話,就算你回到華夏,也會麵對無休無止的暗殺。”

陳飛宇驚訝,冇想到寺井千佳還有這種手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