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八十七章 土雞瓦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八十七章 土雞瓦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招

隻用一招秒殺了韓國跆拳道第一高手

眾人儘皆震驚。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

“這這個女人竟然打敗過我恩師,還一招秒殺我,靠,難道我學的跆拳道,和華夏武道相,真的是花拳繡腿”

樸俊星又痛又怒又震驚,額頭冷汗不住滴落下來。

司徒影神色震駭,嘴唇微微顫抖,心裡第一次對跆拳道產生了懷疑。

林雨嘉和周若華鬆口氣,相視一笑。

“少爺,我斷他一腿,以示懲戒。”赤練對陳飛宇恭敬地道。

旁邊眾人再度震驚,這麼漂亮又身手好的女人,竟然隻是陳飛宇的侍女那陳飛宇自己又該多麼厲害

“做的不錯。”陳飛宇放下手的點心,突然看向成迅,說道“還有他,出言嘲諷,撬我牆角,同樣斷他一腿。”

“是,少爺。”赤練心裡雀躍,看向成迅的時候,眼神瞬間冰冷,緩緩向他走去。

成迅臉色大變,連連向後退了好幾步,怒道“陳飛宇,你敢我姨父是司徒淳,我爺爺是安河市的成仲,你要是敢動我,絕對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這裡不少人都是聽過成仲的大名的,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一個短袖體恤的青年一臉茫然“司徒淳我知道,是司徒影的父親,在明濟市主要經營高新科技產業,也是商界風雲人物,和政府的關係也很好,安河市的成仲又是誰”

旁邊立即有人解釋道“笨,成仲老爺子是安河市鼎鼎大名的大佬,旗下連鎖酒店開遍周邊5個市區,雖然主走流社會路線,但是黑白兩道通吃,對起來的話,雖然不謝家在明濟市的權勢,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在安河市德高望重,雖然這裡是明濟市,但隻要成仲老爺子一句話,明濟市裡願意賣他麵子的人肯定不少。”

“臥槽,這麼牛逼”短袖體恤青年震驚,道“原來成迅的背景這麼深厚。這下陳飛宇踢到鐵板了。”

“誰說不是呢。”

眾人紛紛露出看好戲的表情,等著看陳飛宇出醜。

“成仲成仲見了我也得低眉俯首。”陳飛宇眼神輕蔑,一閃而過。

突然,司徒淳聽到外麵的動靜,好走了出來,眼見大堂圍了不是人,神色更是古怪。

突然,成迅眼睛一亮,大喊道“姨父快來,這小子大鬨影兒的生日宴會,還要打斷我的腿。”

司徒淳一驚,連忙帶人快步走過去,旁邊眾人認識司徒淳,神色驚訝下,紛紛給他讓開一條路。

看到樸俊星被人打斷腿躺在地,司徒淳神色一沉,使個眼色,讓手下人把樸俊星抬出去看醫生,沉聲問道“迅兒,這是怎麼回事”

“是他”成迅一指陳飛宇,咬牙切齒道“姨父,是他讓這個女人打斷了樸先生的腿,而且還揚言,要把我的腿也一起打斷,在咱們司徒家的地盤還敢這麼鬨事,明顯不給姨父你麵子。”

司徒淳眉宇間隱隱浮現怒氣,霍然轉身,看向陳飛宇和赤練,沉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在這裡搗亂,是不是覺得我們司徒家是好欺負的”

旁觀眾人紛紛出現幸災樂禍的表情。

司徒淳可是明濟市商圈的大人物,無論是黑白兩道,無不給司徒淳三分麵子,現在陳飛宇在司徒家的生日宴會搗亂,這下肯定要吃不了兜著走。

迅神色得意,姨父是明濟市商業大佬,諒陳飛宇也不敢當著姨父的麵囂張。

秦澹雅還不知道陳飛宇的能量,眉宇間浮現一股擔憂,說道“影兒,你能不能勸勸你爸,爭取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司徒影也有些難辦,無奈道“我去試試吧。”

她剛準備走去,突然,陳飛宇輕蔑笑道“我們是你惹不起的人,赤練,動手,把成迅的左腿都給我打斷,誰敢攔你,一併打斷腿是了。”

眾人臉色齊變,我靠,連司徒家主的麵子都不給,這陳飛宇也太彪悍了吧

司徒影頓時止住腳步,怒氣沖沖。

“陳飛宇,你敢”司徒淳怒道。

“笑話,在我姨父麵前還敢這麼囂張,真是找死”成迅嘲諷笑道,突然,他話還冇說完,隻覺眼前一花,赤練已經越過司徒淳,轉瞬間來到他的身邊,紅色高跟鞋重重踹在他小腿。

“哢嚓”一聲,成迅左腿小腿當即骨折,慘叫一聲,一下子跪倒在地,痛的五官都在扭曲。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當著司徒淳的麵,打斷了成迅的腿,這等於是在**裸打臉啊。

成迅痛的臉色慘白,大聲怒道“姨父,你一定要給我報仇,我要弄死陳飛宇”

司徒淳氣的臉色鐵青,指著陳飛宇,勃然大怒道“好、好、好,我司徒家在明濟市深耕二十多年,商政兩界如魚得水,還是第一次有人不給我麵子,今天你不給我司徒家一個說法,彆想走出這個酒店”

他大手一揮,周圍四五個保鏢以及七八個酒店保安,紛紛衝來圍住了陳飛宇和赤練,隻等司徒淳一句話,他們會立馬衝去,把陳飛宇和赤練製伏

氣氛凝重,一觸即發

眾人知道,得罪了司徒家,陳飛宇絕對完了

“影兒,你快向你爸求求情,讓他放宇哥哥一馬。”林雨嘉擔心則亂,拉著司徒影的胳膊,焦急地道。

司徒影臉色鐵青,沉默不語,現在事情的發展,已經不是她求情管用的了。

秦澹雅暗暗歎了口氣,雖然的確是成迅有錯在先,但是陳飛宇在司徒家的地盤報複,肯定要吃虧。

“陳飛宇實在是太沖動了,一點男子漢能屈能伸的品質都冇有,過剛易折,以後雨嘉跟著他,不一定是好事啊。”秦澹雅暗暗搖頭。

突然,司徒淳一揮手,周圍大漢齊齊朝陳飛宇和赤練撲了過去。

陳飛宇立於原地,神色淡然。

赤練神色一凝,迎麵而,在人群不住穿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這群大漢全部都被打趴在地。

眾人驀然睜大雙眼,靠,這個女人也太變態了吧。

“一群土雞瓦狗。”陳飛宇搖搖頭,意興闌珊。

司徒淳又怒又急,連眼角肌肉都在顫抖,這些年司徒家在明濟市順風順水,還是第一次丟這麼大的臉。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囂張大膽,不但大鬨我外孫女的生日宴會,而且還敢打斷我孫子的腿”

司徒淳一驚,隨即大喜。

不遠處,成仲和荊宏偉龍行虎步而來,先前有人跑去包間,把成迅被人打斷腿的事情告訴了他們,成仲立馬帶人怒氣沖沖走了過來。

這裡不少人認識成仲,現在看成仲出現並不意外,但是看到成仲旁邊的荊宏偉時,眾人頓時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我靠,竟然是永錦市的地下世界老大荊宏偉,想不到他也來了這裡,安河市的成仲、永錦市的荊宏偉,再加明濟市的司徒淳,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三位大佬啊,陳飛宇這下真的完蛋了。”

眾人如是想到,看向陳飛宇的眼神,都充滿了默哀。

人的名,樹的影,成仲和荊宏偉的早已成名多年,現在他倆人含怒而出,不少人紛紛神情緊張,連忙讓出一條路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威勢如斯

司徒影歎了口氣,現在外公和荊先生也插手進來,可以說,陳飛宇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了。

想到這裡,不知道為何,司徒影內心冇有一點高興,反而隱隱擔憂起來。

林雨嘉、周若華兩女也是焦急不已。

成迅顧不得腿的疼痛,大喊道“爺爺,有人打斷了我的腿,你一定要給我報仇”

成仲並冇有看到陳飛宇,又是心痛又是憤怒,一邊向前走,一邊怒道“你放心,今天爺爺肯定給你主持公道,算爺爺不行,這裡還有荊先生,算是謝家來了,照樣得給咱們一個說法”

成迅看向陳飛宇,心裡冷笑一聲“陳飛宇,我爺爺和荊先生都在這裡,看你能囂張多久”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說道“成仲、荊宏偉,你倆好大的威風,怎麼,還想打斷我一條腿,給成迅報仇不成”

司徒淳心裡冷笑“竟然敢直呼爸和荊先生的名字,真是個傻逼。”

突然,成仲和荊宏偉身軀一震,臉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連忙向陳飛宇看去,表情再度大變

緊接著,成仲和荊宏偉,這兩位地下世界的大佬,連忙小跑到陳飛宇身前,在眾目睽睽下,突然鞠躬,恭敬地道“陳先生好。”

陳飛宇立於原地,坦然受之。

眾人目瞪口呆,進而紛紛石化,最後一片嘩然

長臨省兩位赫赫有名的地下世界大佬,對陳飛宇低眉俯首、恭敬有加,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們絕對不信眼前發生的事情

成迅震驚之下,眼睛掙得大大的,連腿的疼痛都給忘了。

“爸,荊先生,你們這是做什麼,怎麼給陳飛宇行這麼大的禮”司徒淳走過去震驚問道,要不是他知道成老爺子的酒量,肯定懷疑他倆是喝醉了。

突然,成仲猛地直起身,一個大耳刮子都抽了過去,破口大罵道“你這小王八蛋,竟然敢對陳先生無禮,還不趕快道歉”

司徒淳被打懵逼了,隨即驚駭地道“陳陳先生爸,陳飛宇是是你說的陳先生”

斬殺屠岩柏、力挫省城趙家、逼得長臨群雄儘低眉的陳先生,竟然是陳飛宇

司徒淳心駭然,難以置信,隨即看到成仲焦急的眼神,司徒淳立時反應過來,同樣鞠躬,恭敬道“陳先生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陳先生,請您恕罪。”

眾人再度嘩然。

司徒影神色驚駭,注視著遠方的陳飛宇,喃喃道“陳飛宇竟然是爺爺推崇備至的陳先生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天津https:.tetb.-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