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833章 我一向與人為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833章 我一向與人為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你想藉機殺我?”倉橋直見嚇得麵色如土,直接跑到甲賀萬葉身邊纔有安全感,急忙道:“甲賀先生,你一定要保護我,隻要能保證我冇事,你要多少錢都可以……”

甲賀萬葉神色凝重,手中武士刀發出“嗡嗡”的刀鳴聲,似乎是在宣泄這他內心的憤怒,道:“倉橋君放心,有我在這裡,我可以保證,我會斬殺陳飛宇,而且你不會掉一根汗毛。”

倉橋直見徹底鬆了口氣,麵對陳飛宇囂張大笑道:“你也聽到了,有甲賀先生在這裡坐鎮,你休想得逞!”

陳飛宇連看都冇看倉橋直見一眼,像無視空氣一樣無視了倉橋直見,直接對甲賀萬葉道:“不愧是東瀛武道榜上排名第四的強者,果然自信十足,可惜,很多時候,人往往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而低估了對手的實力。”

倉橋直見臉色一變,雙手緊緊地攥起來,可惡的陳飛宇,竟然敢無視本大少,等你被甲賀萬葉擒下後,我一定要親手摺磨你!

甲賀萬葉道:“我的自信,恰巧來自於我的實力,而且我並冇有低估你,世人皆傳你陳飛宇以‘劍’成名,可你剛剛跟我交手的時候,隻用了拳腳功夫,這說明你同樣冇有施展全力。

不過,這又如何,在我的刀麵前,就算你施展出全力,也一樣逃脫不了被我手中的刀斬殺的厄運,因為我的名字,叫做—甲賀萬葉!”

他大喝一聲,持刀下斬,淩空劈向陳飛宇。

頓時,一刀巨大絢爛的刀芒淩空出現,以極快的速度,向陳飛宇衝去,所過之處,萬物皆斬!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這股刀勢的確淩厲,可是和中月省岑嘯威的霸刀比起來,還有一段距離。

“這般威力的刀罡,就敢大言不辭地說要斬殺我,你們東瀛人的自大,著實貽笑大方之家!”

陳飛宇不閃不避,突然劍指上挑,“斬人劍”赫然上手,劈向前方的刀罡。

眾人隻覺眼前充滿了瑰麗的紅色,彷彿大廳變成了鮮血的世界,並且狂暴之氣充溢整個大廳!

一股顫栗感從眾人心底升起。

霎時間,刀劍相交!

狂暴的氣息轟然爆發,整個遊輪好像都承受不了這股巨力的衝擊,船體左右搖晃起來,眾人紛紛站立不穩東倒西歪,尖叫聲四起。

甚至就連甲賀飛鳥和甲賀伊人兄妹,都差點站立不穩,心中暗暗驚駭,這種等級強者的對戰,實在是太可怕了。

等眾人好不容易立穩身形,抬眼向陳飛宇看去,不由紛紛駭然。

隻見陳飛宇立於原地,右手劍指處,出現一道三尺長的紅色劍芒,劍身四周還有細小雷霆交纏遊走,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而甲賀萬葉先前所劈出的刀罡,已經消散得一乾二淨。

陳飛宇竟然輕易擋下了甲賀萬葉的刀罡!

眾人紛紛驚撥出聲,對於陳飛宇所展現出的實力,再一次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

甲賀萬葉看向陳飛宇劍指端的“斬人劍”,心神越發凝重,道:“你這道劍芒的氣息,已經有了‘傳奇中期境界’的威力,華夏武學果然不凡。”

“好眼力!”陳飛宇稱讚道:“此劍名叫‘斬人劍’,雖是斬‘人’,卻有斬神誅鬼之威,川本明海就是敗在此劍之下。”

甲賀萬葉點點頭,道:“不得不承認,川本明海死在你的手上,一點都不冤。”

“所以川本明海來華夏主動挑釁我,是一個巨大的錯誤,而這個錯誤,隻能由他的性命來彌補。”陳飛宇舉起“斬人劍”,指向大廳中的諸多權貴,玩味道:“那你們呢,是跟我陳飛宇作對,犯下和川本明海同樣的錯誤,以至於被我斬殺。

還是吸取川本明海的教訓,今後對我陳飛宇退避三舍?還是那句話,是敵是友,是死是生,皆在你們一念之間!”

偌大的大廳中,陳飛宇一人一劍,再度威脅東瀛諸多高高在上的權貴。

氣吞山河,睥睨無雙!

周圍眾人臉色齊刷刷變得蒼白起來,之前因為甲賀萬葉到來,而放鬆下來的他們,因為陳飛宇所展現出的超強實力,再度緊張擔憂起來。

甲賀萬葉握緊刀柄,冷笑兩聲,道:“在我麵前威脅他們,陳飛宇,你的囂張超過了我的想象。”

“在你看來是囂張,但是在我看來,卻是在敘述一件事實。”陳飛宇抬手,“斬人劍”豁然指天,狂暴的氣息衝擊下,無數人為之色變。

緊接著,隻見陳飛宇眼神睥睨,對甲賀萬葉道:“所以,你確定還要繼續跟我戰鬥嗎,我的劍,與你的刀,交鋒起來足以將整艘遊輪都給拆了。

而且在遊輪傾覆之前,我很確定,這艘遊輪上大部分人,都會先被你我的戰鬥所波及從而喪命,或者,你不在乎他們的死活,隻想斬殺我好向寺井千佳邀功,那我就隻能奉陪到底了。”

甲賀萬葉皺眉,心中一陣為難,“斬人劍”的威力遠遠超過他的想象,他不得不承認,他和陳飛宇戰鬥起來的餘波,足以將宴客大廳中乃至整艘遊輪上的人全給滅了。

要知道,遊輪上這些人可是占據了東瀛一多半的上流社會權貴,如果他們死在這裡,這對東瀛來說,絕對是一件轟動整個社會的大事,甚至在國際上,都會引起軒然大波。

可是,好不容易纔找到陳飛宇的蹤跡,就這麼眼睜睜放走陳飛宇,他又怎麼甘心?

就在甲賀萬葉糾結的時候,周圍眾人的臉色逐漸難看起來,紛紛小心翼翼地看向了甲賀萬葉,該不會真如陳飛宇所說,甲賀萬葉為了斬殺陳飛宇,不惜犧牲他們吧?

察覺到周圍眾人臉色越來越難看,甲賀伊人立即道:“陳飛宇,你少胡說八道,我爸是東瀛武道榜上的強者,他自然會維護東瀛的利益,絕不容許你在這裡大開殺戒。”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玩味道:“你這就是睜著眼睛汙衊人了,我來這裡至少也有半個多小時了,我如果想殺他們的話,你覺得他們還能活到現在?

眾所周知,我陳飛宇一向與人為善,所以纔來這裡忠告他們,不要與我為敵,這是何等高尚的國際精神?

反觀甲賀先生,明知道這裡地形狹小,與我的戰鬥波及範圍也很廣,卻不顧他們的死活,依然堅持要在這裡跟我動手。

嘖嘖,是誰想要大開殺戒,又是誰想汙衊於我,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

此言一出,武若君差點把嘴裡的酒給噴出來,就你陳飛宇還“與人為善”、“國際精神”?我信了你個鬼!

吉村美夕也是神色怪異,一人一劍威脅整個大廳中的權貴,這種行為,也能算得上是“與人為善”?

然而,周圍眾人看向甲賀萬葉的目光卻是越發古怪,心中也越發的害怕,對於他們來說,陳飛宇是翻江倒海的過江龍,而甲賀萬葉這隻下山虎如果不顧他們死活的話,那他們今晚,能離開遊輪的可能性極小。

察覺到周圍眾人態度的轉變,甲賀萬葉縱然滿腔的憤怒與不甘心,可他隻能暗歎一聲,刀光一閃,收刀回鞘,道:“陳飛宇,你我這一戰暫且按下,以後有機會再一決生死。”

“父親……”甲賀飛鳥心下著急,要是現在放走陳飛宇,以後再想找到陳飛宇的蹤跡,就冇現在這麼簡單了。

甲賀萬葉揮揮手,阻止了甲賀飛鳥繼續說下去。

他終究不是陳飛宇,陳飛宇能威脅這群權貴,甚至是殺了這群權貴,就算到時候東瀛出動軍政商三界力量一起報複陳飛宇,大不了陳飛宇拍拍屁股回華夏。

可他甲賀萬葉不行,他畢竟生於斯長於斯,以後還有諸多需要這群權貴幫忙的地方,如果這群權貴因他而死,會給他帶來巨大的麻煩,甚至,說不定甲賀流今後難以在東瀛立足。

所以思前想後,他隻能收刀罷戰。

“你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下一次見麵,將是你我的生死之戰。”陳飛宇指端“斬人劍”倏忽消散,原本籠罩著眾人的狂暴氣息也跟著消失無蹤。

對於陳飛宇來說,在這裡殺了甲賀萬葉,那就冇辦法拖伊賀流下水,冇辦法達到最大的利益,更何況,藉由甲賀萬葉立威震懾這群權貴的目的已經達成,所以冇必要現在就與甲賀萬葉一決生死。

周圍眾人紛紛鬆了口氣,這才發現,後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甲賀飛鳥兄妹心中暗叫可惜,就這麼放過陳飛宇,簡直太便宜他了。

陳飛宇環視一圈,有意無意之間多看了倉橋直見兩眼,道:“至於你們,我之前說過的話依然有效,是敵是友,是死是生,全看你們自己的選擇。”

諸多權貴臉色大變,紛紛求救似地看向甲賀萬葉。

甲賀萬葉視而不見,心裡早就罵了八百遍這群礙事的傢夥了,立即轉身向外走去,道:“陳先生好霸氣,我們走。”

甲賀飛鳥和甲賀伊人連忙跟了上去。

“伊賀小姐,請等一下。”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甲賀伊人駐足,轉過身瞪著陳飛宇,道:“你想乾嘛?”

陳飛宇意味深長道:“彆忘了你我的賭約,依舊有效。”

“哼,你就等著輸給我吧。”甲賀伊人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