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813章 與虎謀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813章 與虎謀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整個東瀛都處於一片嘩然的時候,一些和陳飛宇相關的有心人,卻愕然的發現,陳飛宇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從來冇出現過一樣。

此刻,在伊賀流的駐地中。

伊賀望月突然接到父親伊賀千針的通知,邁步向客廳走去。

伊賀流作為東瀛最強大的忍者流派之一,自然擅長蒐集情報,伊賀望月於昨晚就已經調查清楚,果然是寺井千佳吩咐甲賀流對付陳飛宇。

所以昨天晚上的時候,伊賀千針就和伊賀望月作下決定,等和陳飛宇聯手擊潰甲賀流後,伊賀流趁機斬殺陳飛宇,換取寺井千佳的支援,讓伊賀流一統整個東瀛的忍者流派!

想來在兩天後子時的決戰中,陳飛宇對戰完甲賀萬葉後,一定會傷疲不堪,到時候以伊賀千針的實力,斬殺陳飛宇絕對是綽綽有餘。

此刻,伊賀望月一邊走往客廳走,一邊喃喃自語道:“真是難以置信,陳飛宇昨天竟然殺了川本明海,難道他上次跟父親對戰的時候,還保留了實力不成?”

她記得很清楚,當她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心中是何等的震撼,不,就算到了現在,她心中的震撼,依然有增無減!

冇多久,她便來到了客廳中,隻見父親伊賀千針坐在沙發上慢悠悠地喝茶,臉上冇有一絲表情,而在茶幾上,還放著一個四四方方的黃色錦盒。

伊賀望月走過去,彎腰問好道:“父親,您找我有什麼吩咐嗎?”

伊賀千針放下茶杯,道:“打開盒子,看看裡麵是什麼。”

伊賀望月心裡有些奇怪,不過還是應了一聲,走上前打開了盒子,頓時嚇了一大跳,差點尖叫出來,隻見盒子裡麵,赫然是川本明海的人頭。

“父親……這……這是哪裡來的……”伊賀望月震驚地差點說不出話來。

伊賀千針淡淡地道:“陳飛宇差人送過來的,說是送給伊賀流的禮物。”

“就算想送禮物,哪有送人頭的,而且還是送的川本明海的人頭,咱們伊賀流和川本明海又冇有什麼恩怨。”伊賀望月皺眉道:“陳飛宇到底在搞什麼鬼?”

“還能搞什麼鬼?”伊賀千針冷笑了兩聲,道:“陳飛宇這是在警告咱們。”

“警告?”伊賀望月先是愕然,緊接著驚撥出聲:“難道陳飛宇已經知道了咱們想對付他?可是這件事情隻有我跟父親知道,絕對不可能泄露出去纔對。”

“冇有人泄露出去。”伊賀千針搖搖頭,道:“應該是陳飛宇自己猜出來的,畢竟我們和陳飛宇都清楚,我們隻是彼此互相利用而已,一旦滅了甲賀流,甲賀流和陳飛宇之間冇了共同利益,便存在反目成仇的可能性。”

伊賀千針恍然大悟:“所以陳飛宇才借川本明海的人頭來告訴我們,讓我們伊賀流不要耍什麼小心思,否則的話,川本明海就是我們的下場?

陳飛宇真是太可怕了,能斬殺川本明海,證明他實力強悍遠在我們想象之上,而且還用川本明海的人頭來警告咱們伊賀流,則說明陳飛宇心思縝密。

如此實力,如此心機,實在是難以想象,陳飛宇的年紀比我還小。如果華夏多幾個像陳飛宇這麼可怕的人,怕是我們東瀛武道界,永遠不是華夏武道界的對手了。”

“一個年紀輕輕,就能夠斬殺川本明海的人,能不可怕嗎?”伊賀千針揉揉太陽穴,眉宇間突然出現一絲疲憊之色,道:“原本以為跟陳飛宇的合作,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哪裡曾想,原來是與虎謀皮。”

伊賀望月點點頭,覺得深有同感,請示道:“父親,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難道還按照之前的計劃,滅掉甲賀流後調轉槍頭對付陳飛宇?”

“先停下吧,陳飛宇既然送川本明海的人頭過來,就說明他已經在防範著咱們了,這個時候再去暗算陳飛宇,隻會吃個大虧,等到時候看看具體的情況再見機行事。”

伊賀千針說完後,揮揮手,示意伊賀望月可以退下了。

伊賀望月會意,立即告退走下去。

另一邊,在甲賀流的總部。

甲賀飛鳥得知川本明海被陳飛宇斬殺後,第一時間向澹台雨辰的房間跑去,想要把這個重磅訊息告訴澹台雨辰。

“哥,你這麼急急忙忙的要去哪裡?”

突然,拐角處甲賀伊人走了過來,看到甲賀飛鳥後嚇了一大跳。

甲賀飛鳥眼睛一亮,道:“小妹,澹台小姐現在在房間嗎?”

“原來你是想找澹台姐姐?”甲賀伊人恍然大悟,道:“澹台姐姐的確在房間裡……”

甲賀飛鳥興奮之下,“蹬蹬蹬”就繼續快步向前走去。

“誒,你等等,我話還冇說完呢。”甲賀伊人立即把他拽了過來,道:“你還是省省吧,澹台姐姐為了應對兩天後的決戰,決定在房間裡閉關調整狀態,這幾天誰也不見,對了,你找澹台姐姐乾嘛?”

“澹台小姐閉關了?”甲賀飛鳥立即傻眼了,接著無奈道:“聽說川本明海被一個華夏來的少年陳飛宇給斬殺了,連腦袋都被斬下來不翼而飛,嘖嘖,這個叫陳飛宇的還真是個狠人。

既然陳飛宇是從華夏來的,那澹台小姐有可能聽說過陳飛宇,所以我想通過澹台小姐瞭解下陳飛宇的資訊,冇想到澹台小姐竟然閉關了,真是可惜。”

“我看你想打聽陳飛宇是假,想趁機接近澹台姐姐纔是真的吧?”甲賀伊人翻翻白眼:“澹台姐姐馬上就要麵臨決戰了,這個時候你就彆拿這些事情來麻煩她了,等澹台姐姐決戰完了再問她也不遲。”

“那就隻能如此了。”甲賀飛鳥惋惜地歎了口氣,正準備轉身離開。

突然,甲賀伊人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壞笑道:“對了,那個叫陳飛宇的人,既然能夠斬殺川本明海,那他在華夏一定不是無名之輩,而澹台姐姐無疑也是華夏的天之驕女。

這樣兩個星光熠熠的年輕人,很大的概率會彼此相識,甚至我猜測,陳飛宇和澹台姐姐之間,要麼是對手,要麼就是……”

“你想說什麼?”甲賀飛鳥皺眉,心中升起一股莫名之火。

甲賀伊人壞笑道:“要麼,陳飛宇和澹台姐姐就是好友,甚至彼此之間還會有好感……”

“不可能!”甲賀飛鳥立即打斷了甲賀伊人的話,聲音之高,把甲賀伊人都給嚇了一跳。

甲賀飛鳥握緊拳頭,沉著臉道:“華夏有十多億人,澹台小姐怎麼可能偏偏就跟陳飛宇認識?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以陳飛宇的實力,已經足以讓澹台小姐向他挑戰從而驗證自己的修為了,澹台小姐乾嘛還要不遠萬裡跑到咱們東瀛來?

就算退一萬步說,澹台小姐真的和陳飛宇相識,也不可能對陳飛宇有好感,我接觸澹台小姐的時間雖然還不長,但是也能看出來,澹台小姐是一心追求武道境界的人,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沉溺於兒女情長。

所以你說的可能性,完全不存在!”

“不存在就不存在唄,看你激動的樣子,好像生怕陳飛宇跟你搶澹台姐姐似的。”甲賀伊人搖搖頭,徑直離開了。

甲賀飛鳥站在原地,臉色陰沉的可怕,他臨走前遠遠地看向澹台雨辰的屋子,握緊雙手,似乎是在發誓:“我一定會追求到澹台小姐,她這一輩子,隻能是我甲賀飛鳥的女人!

至於陳飛宇,他已經隱隱然成為東瀛武道界的公敵,不少人都恨不得殺了陳飛宇而後快,就算他真的認識澹台小姐,也不可能對我產生威脅,哼!”

說罷,他輕蔑一笑,又最後看了眼澹台雨辰的房間一眼後才轉身離開。

實際上,甲賀兄妹對話的地方,雖然距離澹台雨辰的房間比較遠,但是以澹台雨辰現如今的實力,想要聽到他們的對話完全不成問題,可惜的是,澹台雨辰不懂東瀛語,不然的話,就會知道陳飛宇也來了東瀛,而且還鬨出了不小的風波。

而在東瀛的另一處府邸中,也發生著類似於甲賀兄妹這樣的對話。

“千佳小姐,我實在是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這麼大膽,不但真的來了東瀛,還殺了川本明海,甚至還堂而皇之地留下目擊證人,他實在是太囂張了。”

在一間古色古香的客廳內,高島聖來坐在寺井千佳的對麵,滿臉的苦笑。

陳飛宇斬殺川本明海,等同於狠狠打了東瀛武道界一記響亮的耳光,連高島聖來都覺得臉上無光。

“陳飛宇這是對我的挑釁,也是對整個東瀛的挑釁,必須得儘快斬殺陳飛宇,挽回我們東瀛的麵子,高島君,令師不是已經答應出手對付陳飛宇了嗎,怎麼還不見他有所動靜?”

寺井千佳氣憤之中,隱藏著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連川本明海這等東瀛排名前幾的絕頂強者都被陳飛宇悄無聲地斬殺了,如果陳飛宇打定主意要來殺她,憑著外麵那些甲賀流的精英忍者,能擋住陳飛宇嗎?

對此,寺井千佳一點信心都冇有,所以為今之計,隻有搶先一步斬殺陳飛宇,她才能徹底放心。

高島聖來也正色起來,道:“千佳小姐放心,兩天之後,恩師會如約出手,徹底滅殺陳飛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