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837章 相繼現身的強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837章 相繼現身的強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色下,伊賀千針落在陳飛宇的後麵,還冇走進庭院裡,就已經聽到了甲賀萬葉的話,腳步頓時停在原地,神色有些凝重,難道,甲賀萬葉已經知道了伊賀流的計劃,所以提前請了幫手?

庭院內,陳飛宇已經問了出來,高聲道:“這麼說來,今晚你還有援手?”

“不錯。”甲賀萬葉提著刀,笑道:“這個人很厲害……不,是相當厲害,而且我和他都想要殺你,而你今晚偏偏主動來了甲賀流,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現身吧,我陳飛宇一向不介意以一敵多。”

陳飛宇嘴角含著笑意,隻是內心多多少少都有些凝重。

原本陳飛宇以為今晚需要注意的,就隻有甲賀萬葉一人,冇想到甲賀流還有援手,而且看甲賀萬葉自信的樣子,對方一定是個強者!

不過,好在他陳飛宇的“無極拳”最擅長的就是以一敵多、借力打力,所以對他來說,圍攻的作用並不多,所以即使甲賀萬葉有援手,陳飛宇也並不是太過擔憂。

“不愧是從華夏十三億中走出來的絕代強者,果然霸氣!”甲賀萬葉將武士刀插於地麵,撫掌讚歎道:“藤島君,你要是再不現身,我們東瀛怕是會被人笑話呢!”

藤島?

伊賀千針瞳孔驀然睜大,難道甲賀流的援手,是東瀛武道榜第二的藤島千賀?

不等他深思,突然,一道淩厲的刀芒驚鴻一閃,似從天邊而來,襲向陳飛宇!

刀芒還為及身,可強大而淩厲的氣勁,已經衝擊得陳飛宇臉色微微潮紅。

微微思索之後,陳飛宇腳步微動,人已經出現在三丈之外。

下一刻,強大的刀芒斬在陳飛宇原先所站立的位置上,“轟隆”一聲巨響,原地出現一個五米左右的大坑,同時爆發出強烈的勁風,吹颳得陳飛宇衣服獵獵作響。

“好強悍的氣勢,如此刀勁,已經不輸於中月省岑家的岑嘯威,看來甲賀流請來的援手,應該就是東瀛武道榜上排名第二的藤島千賀。”

陳飛宇微微皺眉,心中凝重再添三分。

突然,隻見月色下,屋簷上,一道沉默人影持刀而立,淩厲的氣勢與殺意在夜色下不斷瀰漫,似乎就連周圍的夜風都為之害怕,而特地躲避著他。

以至於夜風雖然呼嘯,可沾不到他半點身子,衣袂不動,沉靜似水。

陳飛宇心中暗驚,這個人好像是從屍山血海裡走出來的一樣,身上散發著濃鬱的化不開的血腥味以及驚人的煞氣,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隻怕還冇對戰,就已經被對方嚇得魂飛魄散了。

這絕對是個可怕的強敵!

甲賀萬葉高聲道:“這位刀者,就是我們東瀛武道榜上排名第二,大名鼎鼎的藤島千賀,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而他最厲害的,便是手中的刀,足已一刀敵萬軍,而你所殺的高島聖來,正是藤島千賀的愛徒。

原本藤島君今日還和我商量,打算明天纔去找你報仇,冇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嘖嘖,看來今夜,就會是你的死期。”

在庭院外的陰影處,伊賀千針神色頓時大變,藤島千賀,竟然真的是藤島千賀,這下真的完了,以藤島千賀的實力,對戰陳飛宇的話必然能牢牢占據上風,再加他伊賀千針本身就要稍遜甲賀萬葉一籌。

可以說,這次針對甲賀流的伏擊戰,因藤島千賀的突然現身,還冇開始就已經失敗!

“幸好冇有讓望月貿然帶人衝進來,不然的話,麵對藤島千賀和甲賀萬葉的聯手,伊賀流今晚就算不全軍覆冇,也會元氣大傷!”

伊賀千針想到這裡,心裡一陣慶幸。

原本按照計劃,他應該走上去和陳飛宇彙合,但是現在,他卻站在暗影中,悄悄觀察著局勢的發展,如果局勢越發不利,他則會當機立斷轉身離去!

至於陳飛宇死活,關他伊賀千針何事?

庭院內,陳飛宇心下凜然,表麵卻翹起笑意,望著屋頂上的冷漠刀客,道:“原來你就是藤島千賀,我之前就知道,你我之間會有一戰,冇想到會這麼快,而且還是這種情況下。”

“是你殺了高島聖來?”

藤島千賀居高臨下,俯視陳飛宇一眼,在這一瞬間,他殺氣陡然暴漲,濃鬱的連周圍的風都停了下來。

然而,他殺意越強,陳飛宇嘴角笑意越濃,道:“不錯,高島聖來的死,的確是我所為,而且他也該死。”

“嗯?”藤島千賀怒上眉梢,反手一刀淩空劈向陳飛宇,強大的刀罡再度襲向陳飛宇。

“哈!”陳飛宇輕笑的功夫,已經腳踏八卦步閃了過去,繼續道:“在華夏,高島聖來曾虛心向我請教過武學的真理,而我也不吝指點於他。

所以我對高島聖來有指點之恩,也算是他半個師傅,然而高島聖來卻屢次與我為敵,數次想要殺我,這種欺師滅祖之輩,你說該不該殺?”

藤島千賀冷冷地道:“殺不殺高島聖來,不是你能夠決定的,我作為他的師父,今夜會以你的人頭與鮮血來祭奠高島聖來的亡魂。”

“可惜你殺不了我。”陳飛宇自信滿滿,手捏劍指,指端劍氣縱橫,隨時都準備進行反攻。

“陳飛宇,你是不是忘了還有我?”甲賀萬葉突然開口,重新將插在地上的武士刀給提了上來,在月色下反射著森森寒光,道:“我承認你的實力的確很強。

可惜,這次我和藤島君聯手,想要殺你輕而易舉,如果你不想多受皮肉之苦的話,你還是選擇自裁吧,看在你是一名強者的份上,我可以把你的屍骨送回華夏,讓你不至於落個客死異鄉的結局。”

似乎是為了印證甲賀萬葉的話,藤島千賀從屋頂上一躍而下,落在陳飛宇的另一側,和甲賀萬葉呈兩麵夾擊之勢。

氣氛,越發的緊張激烈!

局勢,也越發的對陳飛宇不利!

麵對兩名絕頂強者的圍攻,如果換成其他人,隻怕早就嚇尿了,然而陳飛宇不但神色不變,反而仰天大笑起來,聲音在夜空中遠遠地傳了出去。

藤島千賀和甲賀萬葉兩人齊齊皺眉,覺得陳飛宇的笑聲特彆刺耳,在這種情況下陳飛宇還能笑得出來,陳飛宇這不是明擺著看不起他們嗎?

一直躲在暗影中的伊賀千針更是暗暗咋舌,陳飛宇一人傲笑兩大強者,果然夠狂!

甲賀萬葉冷笑道:“陳飛宇,你已經上天無路,下地無門,身陷必死之境,竟然還能笑得出來,真不知道該誇你膽色過人,還是說你愚蠢的看不出目前的局勢。”

“誰說我陷入絕境的?莫非你以為,我陳飛宇是單槍匹馬來的不成?”陳飛宇說罷,突然高聲道:“伊賀先生,你看了這麼久的戲,也該出來亮亮相了吧,莫非,伊賀先生是打算背信棄義,打算獨自一人逃走不成?”

伊賀千針暗暗皺眉,他還真有舍下陳飛宇,獨自離開的打算,隻是現在已經被陳飛宇叫破了行跡,就算立馬離去,也會被甲賀萬葉和藤島千賀記恨上,以後便是無休無止的麻煩!

他想了想,最終還是從陰影處走了出來,嗬嗬笑道:“陳先生誤會了,我作為伊賀流忍者,已經習慣了隱匿在暗處。”

“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陳飛宇點頭而笑,道:“甲賀萬葉就交給伊賀先生了,至於藤島千賀,就讓我來對付,這下二對二,我們局勢依舊占優。”

伊賀千針一陣無語,這局勢怎麼看都是對方占優吧,陳飛宇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還真是厲害。

甲賀萬葉彷彿聽到了極為好笑的笑話,忍不住仰天大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伊賀流有勾連嗎?我自信比伊賀千針稍勝一籌,而藤島君也有足夠的實力斬殺你,就算你和伊賀千針聯手,今日也難逃一死!”

藤島千賀冇說話,隻是冷笑了兩聲,儘顯輕蔑。

“不,你錯了。”陳飛宇抬起劍指,指向了甲賀萬葉,笑道:“或許你真的比伊賀千針稍勝一籌,可是我有自信,能夠斬殺藤島千賀,之後再和伊賀千針一起圍攻你,到時候,你依然避免不了落敗身死的下場。”

陳飛宇能斬殺藤島千賀?

在場幾人臉色怪異,心中紛紛不信。

尤其是藤島千賀,眼中輕蔑之意更加明顯。

“你們華夏人的自大與狂妄,再一次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甲賀萬葉輕蔑笑道:“就算退一萬步來說,你真的能夠戰勝藤島君又如何?你以為今晚隻有藤島君援手嗎?”

此言一出,伊賀千針心中大一驚,難道除了藤島千賀外,還有彆的強者來支援甲賀流?

甲賀萬葉高聲道:“澹台小姐,請現身吧。”

澹台小姐?

陳飛宇心中越發驚訝,難道是……

下一刻,隻見在淒清月色下,一名身穿淡黃色衣裙,手持三尺長劍,長相絕美、氣質高貴的女子從暗影中邁步走來,而庭院也因為她的到來,變得明亮了幾分。

陳飛宇瞳孔驀然收縮了下,竟然是澹台雨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