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774章 五招,斷你生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774章 五招,斷你生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隻見岑敬元右手虛抓,岑嘯威的霸刀淩空飛到他的手上。

他原地躍起數米高,以君臨天下之勢望向下方的陳飛宇,豁然揮刀,劈出一道巨大的刀罡,直直向陳飛宇衝去。

刀罡威力之強,以至於摩擦空氣,發出“劈裡啪啦”的空氣爆炸聲,氣勢之強悍,僅僅比岑嘯威弱上一線而已,足以帶給陳飛宇巨大的威脅。

而下方蛇躍光、左誌桐四人大喝一聲同時出拳,四道強大拳罡融彙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淩空向陳飛宇轟去,甚至連陳飛宇背靠的楓樹,都“哢嚓”一聲被淩空衝擊得斷裂掉。

天上地下,陳飛宇已無路可退!

周圍眾人神色驚駭,如此強大的組合,彆說陳飛宇隻有“半步傳奇”的修為了,就算他真的到了“傳奇境界”,也難以擋下如此強悍的招式。

陳飛宇同樣心神凝重,當此千鈞一髮之際,他輕喝一聲,揮劍上挑,“斬人劍”破空而出,在半空中和刀罡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流。

悶哼一聲,陳飛宇向後退了兩三步。

不等他喘口氣,蛇躍光等人的強大拳勁已經襲到跟前。

“轟隆”一聲巨響,陳飛宇勉強施展“無極拳”硬接下來後,還是揚天嘔紅,再度向後倒飛出去。

突然,再生異變!

就在陳飛宇即將摔在地上的時候,川本明海破地而出,單手持刀刺向陳飛宇後心。

任誰都冇有想到,川本明海被斷一臂後,竟然還在找機會暗殺陳飛宇,而且角度刁鑽,出人意料!

武潤月、秋雨蘭等人頓時齊聲驚呼。

危急關頭,陳飛宇在半空中勉強轉動身軀避開要害,寒芒閃過,武士刀在他肩頭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陳飛宇吃痛“嘶”的一聲,重重地摔在地上,肩頭鮮血飛濺而出。

“算你運氣好!”

川本明海不甘心地重哼一聲,立即縱身閃到一旁,撿起自己的斷臂就向山下飛快躍去,他如果再不及時治療,估計胳膊永遠都接不回去了,所以一擊得手後,便立即下山,十分果決!

陳飛宇站了起來,半邊衣服都被染成了血色,可他眼神依舊淩厲、不屈,同時為川本明海的離去鬆了口氣。

岑敬元飄然落在地上,帶領蛇躍光四人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哈哈大笑道:“陳飛宇,你的末日到了,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天行九針’上半卷交出來,岑家留你全屍。”

回答他的是“刺啦”一聲,陳飛宇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條,單手包紮在肩頭傷口處,揚天大笑,笑聲豪放不羈,在楓林中遠遠迴盪,道:“想要‘天行九針’上半卷,那就來向我的劍討要吧!”

“執迷不悟,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讓你知道與岑家作對的代價!”

岑敬元冷笑,驀然握緊刀柄,一馬當先向陳飛宇衝去,蛇躍光四人立即跟在後麵。

五人齊動,互為支援!

一聲大喝,岑敬元在中途劈出一記淩厲刀芒,挾帶萬斤之力衝向陳飛宇,所過之處,連地麵上都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縫,彷彿整個山脈被斬成了兩半。

威力恐怖如斯!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深知正麵對戰,絕對不是對方五人的對手,唯有找尋機會各個擊破才行。

一念及此,他立即揮出“斬人劍”將刀芒擋住,藉著刀芒的衝擊力向後縱身躍去,立於一株楓樹之上,趁機將刀芒轉化成自己的內勁。

突然,一道強悍拳勁緊隨其後而來,隻見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淩空轟向陳飛宇,威力比之岑敬元的刀罡還要強上三分。

赫然是蛇躍光四人再度聯手出擊!

陳飛宇微微皺眉,又縱身躍到另一株樹乾上。

“轟隆”一聲巨響,金色拳頭打在原先陳飛宇站立的楓樹上,整株楓樹瞬間炸裂,無數碎枝斷葉向周圍四散飛去。

周圍眾人連忙向後退去,免得遭受無妄之災。

“好麻煩的四人組,再加上一個‘傳奇中期’的岑敬元,遠遠不是我能夠正麵抗衡的,看來得想辦法,破掉蛇躍光四人的聯手之勢,或者是找機會先廢掉岑敬元才行。”

陳飛宇微微皺眉,蛇躍光這四個人,單個拎出來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聯起手來,帶給他的威脅卻比岑嘯威還要大。

突然,岑敬元持刀躍到陳飛宇對麵一株楓樹上,身軀隨著樹枝的搖曳而上下晃動,大喝道:“陳飛宇,受死吧!”

話音剛落,他淩空揮下三刀。

隻見三道刀罡層層疊疊而出,猶如一陣波濤,一波強似一波!

陳飛宇冷笑一聲,轉化的內勁儘數湧向七星劍,揮出紅色“斬人劍”,將三道刀罡阻擋住。

緊接著,他動作不停,縱身躍下楓樹,竟然不與岑敬元硬拚,突然向蛇躍光四人衝去。

“看來陳飛宇是把咱們四個人,當成軟柿子捏了。”

蛇躍光輕蔑而笑,向左誌桐三人使了眼色。

三人會意,和蛇躍光故技重施,同時打出一道拳罡,融彙成強烈的拳勁,直直衝向陳飛宇。

周圍的楓樹在拳勁衝擊下嘩嘩作響,無數紅葉紛紛落了下來。

岑敬元也趁機從楓樹上一躍而下,持刀向陳飛宇衝去,強大的氣勢籠罩整個紅楓林。

前後夾擊!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如此兩難局勢,隻怕陳飛宇這回真的要栽在這裡了。

陳飛宇輕喝一聲,突然手微揚,“斬人劍”附著在七星寶劍上脫手而飛,迎著巨大金色拳罡衝去。

緊接著,陳飛宇在中途驟然一停,豁然轉身,右腳踏地,竟然向岑敬元衝去。

這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眾人再度驚呼,陳飛宇瘋了嗎,竟然打算赤手空拳迎戰岑敬元?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岑敬元冷笑,雙手持刀揮出巨大的半月形刀芒,攔腰向陳飛宇斬去。

“傳奇中期”強者的強大氣勁,衝擊得陳飛宇氣血翻湧!

然而,陳飛宇無畏無懼,眼中厲芒閃爍,屈指一彈,指端“斬人劍”破空而出,直接打在半月形刀芒上。

“轟隆”一聲巨響,刀劍相交處炸出一個深坑,塵土為之飛揚,遮蔽眾人的視線。

隻聽“嗤嗤”兩聲,兩道“斬人劍”衝破煙塵,從左右兩方直取岑敬元胸口。

正是陳飛宇的“極意仙訣”!

岑敬元眼神凝重,這是他第一次麵對三道“斬人劍”的攻擊,心裡不敢大意,以迅捷無比之勢,左右揮出兩刀,分彆將兩道“斬人劍”給斬落空中。

不等岑敬元鬆口氣,突然,陳飛宇瞅準時機縱身躍起,腳尖穩穩踏在霸刀的刀背上,以居高臨下之勢,俯視著岑敬元,輕喝道:“五招之內,斷你生機!”

此言一出,猶如平地起驚雷!

眾人紛紛驚呼,這怎麼可能?

“你癡心妄想!”岑敬元覺得自己被陳飛宇給小看了,不由勃然大怒,將“傳奇中期”強者的氣勁爆發出來,想要震飛陳飛宇,同時嘴一張,吐出一道白色淩厲罡氣,攻向陳飛宇麵門。

陳飛宇輕喝一聲,左手運轉“無極拳”將罡氣以及岑敬元爆發出的內勁轉化,穩穩立在刀背上,右手屈指一彈,“斬人劍”破空而出,直取岑敬元額頭!

岑敬元腦袋立即偏向一旁,“斬人劍”擦著他耳朵飛了過去。

狂暴氣息衝擊下,震得岑敬元耳朵裡“嗡嗡”作響,甚至腦袋裡都有一瞬間的恍惚。

陳飛宇早就料到了岑敬元的應對,在岑敬元歪頭的一瞬間,他就再度屈指彈去,一道微不可察的銀針在陳飛宇的內勁加持下,無聲無息地刺進岑敬元“人中”位置。

岑敬元覺得腦袋頓時僵硬,甚至連體內的經脈,都有一股凝滯之感,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震驚道:“這……這是鬼醫門的‘阿鼻鬼封針’?”

“不錯,正是‘阿鼻鬼封針’。”陳飛宇冷笑,手中已經多了兩枚銀針,散發著森森寒光。

當初霧隱山一戰,武林江不需要鬼針,單單憑藉著自身的內勁,就能施展出“阿鼻鬼封針”,這給了陳飛宇不小的啟發。

陳飛宇便設想著用自己的內勁附著在銀針上,從而來代替鬼針,雖然冇有了陰煞之氣,但用於封穴禁脈卻冇什麼問題,此刻施展出來,果然有奇效!

周圍不少人紛紛色變,顯然是聽說過“阿鼻鬼封針”的恐怖之處。

武無敵和鳳蓮生卻是神色複雜,眼見鬼醫門的絕學,在陳飛宇這樣一個外人手中發揮出奇效,兩人也不知是喜是憂。

此刻,岑敬元神色大變,顯然清楚“阿鼻鬼封針”的厲害,一旦三針齊出,隻怕他就算不死,也會丟掉半條命!

他大喝一聲,做出最後的抵抗,勉強運轉體內所有真元猛然揮刀,想要將陳飛宇從刀背上震飛出去。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斬人劍”阻擋下蛇躍光四人的拳勁後,七星寶劍倒折而飛,猶如斷冰切雪般,穩穩地插進地麵裡。

蛇躍光四人重整旗鼓,再度向陳飛宇衝來支援岑敬元。

一旦蛇躍光等人趕過來,岑敬元非但有了喘息之機,隻怕陳飛宇還會陷入到包圍之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