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742章 雲端仙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742章 雲端仙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誰說我要整個鳳家幫我了?”陳飛宇玩味而笑:“冇這個必要,而且也不現實。”

“不需要鳳家?”鳳寒秋愣了愣,突然伸出手指指著自己,震驚道:“你……你想讓我一個人幫你,可是以我的實力,又能幫你什麼?”

陳飛宇笑道:“你的實力雖然不足,但不代表你的作用就小,比方說,進入岑家替我蒐集情報,這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難。”

“你……你想讓我替你當奸細?”鳳寒秋頓時驚撥出聲,額頭豆大的冷汗滾滾而下,如果被岑家發現的話,那鳳家和岑家的關係絕對會跌入冰點,說不定岑家還會怨恨鳳家,進而引發兩大家族之間還會開戰。

而他一旦答應陳飛宇,就等於陳飛宇的手裡有了一個定時炸彈,隻要陳飛宇願意,隨時隨地就能引爆鳳家和岑家的矛盾,陳飛宇嘴上說著不需要整個鳳家幫忙,可他行事的節奏,卻是要拖整個鳳家下水!

“你可以這麼理解。”陳飛宇昂首喝了杯酒,道:“爽快點,同意的話,我就放你離開,如果拒絕,那你就永遠彆想離開霧隱山了。”

威脅!

生死威脅!

鳳寒秋驚恐不已,他絲毫不懷疑陳飛宇的話,畢竟,陳飛宇可是連武家和岑家諸多傳奇強者都敢斬殺的存在,他區區鳳寒秋又算得了什麼?

就在陳飛宇眼神越來越淩厲,殺氣也越來越濃鬱的時候,突然,鳳寒秋一咬牙,道:“我答應了!”

房間內的殺氣,頓時消散一空。

陳飛宇撫掌而笑,道:“你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鳳寒秋鬆了口氣,抹了把額頭的冷汗,心裡冷笑一聲,先應付過去陳飛宇再說,大不了等離開霧隱山後,悄悄溜回鳳家,你陳飛宇再厲害,還敢追到鳳家來殺他不成?

想到這裡,他嘴角翹起了笑意。

突然,陳飛宇手中多了一枚綠色藥丸,遞到了鳳寒秋麵前,道:“吃下去。”

鳳寒秋神色一愣:“這……這是什麼?”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毒藥唄,你不會天真到以為我不施加什麼控製你的手段,就讓你輕鬆離開吧?”

鳳寒秋嘴角笑容更加僵硬,緊接著,眼中浮現一抹恐懼之意,道:“這是什麼毒藥?”

“當然是能讓你生不如死的毒藥。”陳飛宇道:“吃下去後,你就可以離開了,如果不吃的話,那我就會認為你剛剛所說的在騙我。

而我偏偏不喜歡被彆人欺騙,因為這會讓我看起來像個傻子,對於惡意騙我的人,我一向會殺之而後快。”

鳳寒秋頓時打了個寒顫,深吸一口氣,伸手接過綠色藥丸,張嘴吞了下去,反正鬼醫門擅長用毒解毒,大不了以後回到鳳家,想辦法把體內的毒解掉就是了,到時候陳飛宇依然奈何不了他。

突然,隻聽陳飛宇道:“我知道你們鬼醫門是用毒的大行家,不過我陳飛宇自信更勝你們鬼醫門一籌,你彆忘了,我對《鬼門十三針》瞭然於胸,你們鬼醫門會的,我陳飛宇全都會,可我陳飛宇會的,你們鬼醫門卻一竅不通。

這枚毒藥名喚‘化水丹’,每隔半個月,就需要服下一次解藥,否則的話,你體內的水分,會以很快的速度流失,不出三天時間,你就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變成一具乾屍,而且我有充足的自信,除了我之外,此毒無人能解。”

鳳寒秋徹底傻眼了,追風丹?連聽都冇聽過的毒藥,難道真如陳飛宇所說,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解不了?

雖然滿心不願意相信,但是一想到陳飛宇連“金蠶蠱”都能殺死的神鬼手段,鳳寒秋心底就湧上一股恐懼,不自覺得就信了陳飛宇的話。

陳飛宇道:“現在你可以走了,至於你是怎麼從武家逃出來的,我相信你到了岑家後,會編出一套完美的謊話。”

鳳寒秋聳拉著肩膀,整個人的精氣神好像都冇有了,一副任命的樣子,走出了小院。

房間內,陳飛宇坐在桌邊,翹起二郎腿倒了杯酒仰頭喝下,飲儘風流。

小院外麵,武林江眼見鳳寒秋平安離開後鬆了口氣,吩咐旁邊的一名宗師強者,讓他在後麵跟著鳳寒秋,確保鳳寒秋不會死在霧隱山。

翌日,霧隱山,山之巔。

陳飛宇和琉璃站9ea7b371在懸崖處,極目遠眺,入眼儘是萬裡雲海,令人胸中豪情頓生。

“我的傷已經完全好了。”陳飛宇開口說道。

他精神舒暢,看向琉璃的眼眸中,也有一抹柔情。

琉璃站在一株迎客鬆下,翠綠的枝葉,映襯著她一襲白衣,增添了幾分青春活力,她點頭含笑,道:“我看出來了,你的醫術和《仙武合宗決》果然神奇,如果是彆人受到這樣嚴重的傷勢,怕是冇有一兩個月,絕對冇辦法康複。”

陳飛宇心情又好了一分,似乎連眉毛都在笑:“現在你該回答我心中的疑惑了吧?”

“你想知道什麼?”

陳飛宇開口道:“當初在玉雲省,你為什麼隻留下一封書信就離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順乎本心行事罷了,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哪有那麼多為什麼?”琉璃淡淡笑道,她總不能說是為了故意躲開陳飛宇吧?

陳飛宇撓撓頭,訕訕笑道:“你這麼說,好像也冇什麼問題,我隻是覺得,我們兩個應該一起來中月省,互相之間有所照應,也不至於單打獨鬥。”

“我也冇想到,你來中月省冇多久,就遇到這麼多強者的圍攻,甚至差點死在霧隱山。”琉璃不經意間,語氣帶了絲嗔意,山風吹來,吹動她潔白的衣裙飄動,更添空靈仙氣,道:“你下一個問題是什麼?”

陳飛宇隨即問出了長久的疑惑,道:“我當初以為‘天行九針’的下半卷在霧隱山,可是現在發現,霧隱山並冇有,那‘天行九針’下半卷,到底在什麼地方?”

“中月省第一大家族,岑家。”琉璃清脆的聲音傳來。

陳飛宇恍然大悟:“難怪岑家搶奪‘天行九針’那麼拚命,合著下半卷就在他們手裡,這麼說來,岑家就算不為岑勝斌他們報仇,單單為了‘天行九針’,就會針對我下手。”

“原本我還打算和你偷偷潛入岑家,把‘天行九針’找出來,可惜我和你已經暴露了,不用想都知道現在的岑家戒備重重,想潛入岑家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琉璃有些氣惱,忍不住踢了下旁邊的一塊石子,“啪”的一聲,飛入懸崖下的雲海中。

她也冇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的地步,早知道的話,當初在玉雲省,她就應該把“天行九針”具體的下落告訴陳飛宇,陳飛宇也不會白白跑到霧隱山,更不會發生後續的一連串事情。

“哈。”陳飛宇突然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琉璃嗔了陳飛宇一眼:“現在局勢已經十分惡化,想得到下半卷,少不得要經過一場惡戰,你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我隻是在笑,你剛剛的那番姿態,像極了普通女生的輕嗔薄怒,這纔像一個20多歲的妙齡少女。”陳飛宇突然看到琉璃輕蹙秀眉,似乎有些不悅,連忙補上一句:“看來這段日子,你的心境又進步了不少,更加接地氣了。”

“繼續說正事吧。”琉璃淡淡道:“下一個問題?”

陳飛宇能感覺到,琉璃一如既往地關心他,隻是他總是莫名覺得,自從玉雲省分開後,他和琉璃之間似乎多了層距離感,道:“既然‘天行九針’不在霧隱山,那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又及時救下我?”

琉璃微微沉吟後,決定還是實話實話,道:“我隻知道你也來了中月省,但並不知道你在哪裡,後來聽說霧隱山要舉辦一場中醫大賽,我覺得你可能適逢其會,我便過來了,哪想到你竟然搞出那麼大的陣仗,被那麼多傳奇強者圍攻,你真是到了哪裡都不消停。”

她話語中有絲絲的埋怨,陳飛宇卻心情大好,道:“看來你還是很擔心我的,這就叫‘美女救英雄’,看來我得以身相許才能報答你了。”

“佛說萬事萬物皆有定數,我救了你,隻能證明你命不該絕,就算這次冇有我,你同樣能逃脫一死,所以你不必對我心存感激,以後不要再說‘以身相許’的玩笑話。”琉璃搖頭,道:“你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語氣強勢中,帶著一層疏離感。

陳飛宇嘴角卻翹起溫醇的笑意,很認真地道:“琉璃,我想你了。”

琉璃一愣,感受到陳飛宇的真誠,縱使心亂如麻,嘴角也翹起了一絲笑意,不過立即轉過身,背對著陳飛宇,道:“你所有的問題已經問完了,好好做好準備,等到了文蘭市再見,下次可不要再被我看到你那馬狼狽的樣子了。”

雖是告彆,但是殷殷叮囑之意溢於言表。

陳飛宇一愣:“你要離開霧隱山?”

琉璃不答,站在崖邊突然持劍一躍而起,向前方萬裡雲海落下,白衣飄飄,彷彿雲端仙子。

陳飛宇嚇了一跳,連忙走上前,隻見那一抹白衣,已經消失在雲海之中,分不清是人還是雲。

距離雖然很高,但陳飛宇相信,以琉璃的實力,千丈懸崖對她如履平地。

“真是個瀟灑如風的女人。”陳飛宇心中驚歎:“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讓她陪伴在身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