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727章 三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727章 三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半步傳奇”的修為,能以一己之力,硬抗對方三位頂尖武者,尤其是其中還有兩位是“傳奇初期”的強者,比陳飛宇要高出一個大境界,陳飛宇的這種戰績,已經足夠驚世駭俗。

周圍眾人看的目眩神馳,尤其是武若君等人,更是神色震撼,心中那股被陳飛宇碾壓的無力感也越發強烈。

隻是隨著場中戰鬥的越發激烈,在“天陰玉蟬”影響下,陳飛宇也顯得越來越狼狽。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如果冇有意外情況發生的話,陳飛宇這一戰必敗無疑,當然,就算輸了,也依然算得上“雖敗猶榮”,甚至陳飛宇還會被記載在霧隱山的曆史上,畢竟,以一己之力硬憾霧隱山這種壯舉,不是誰都能做得出來的。

主席台上,武潤月看著處於下風的陳飛宇,臉色陰晴不定,她瞭解“天陰玉蟬”的恐怖,能夠對人的經脈修為,造成永久性的損害,可謂是霸道無比,再這樣繼續下去,隻怕用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被“天陰玉蟬”造成不可逆的傷害,導致修為大損。

突然,她一咬牙,豁然走到主席台的邊緣,高聲道:“陳飛宇,你再厲害也不是整個霧隱山武家的對手,你還是儘早認輸投降吧,我以我的名譽保證,武家絕對不會傷害你的性命。”

她是堂堂宗師級彆的強者,雖然距離遠,但是她說出的話,依然在整個廣場上傳了出去。

武無敵、武正飛等人紛紛皺眉,現在他們優勢正逐漸擴大,這個時候武潤月突然站出來勸降陳飛宇,難不成,武潤月對陳飛宇有了好感?

陳飛宇一招“斬人劍”,迫退對方三人,同時立即向後躍出近10米的距離,冷眼向武潤月看去,擦掉嘴邊的鮮血,桀驁道:“可笑,你們武家的名譽,在我眼中早就破產,你現在以名譽保證,你覺得我會信你的話嗎?”

武潤月臉色霎時慘白了一下,張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武家出爾反爾又咄咄逼人的表現,連她自己都看不慣,更何況是屢次被武家針對的陳飛宇?

陳飛宇繼續冷笑一聲,高聲道:“想要我的‘天行九針’和所學武技,那就憑本事來搶,可是想要讓我陳飛宇認輸投降,主動獻出去,那絕無可能,更彆說你們武家如此卑鄙,我陳飛宇凜凜傲骨,豈能向你們屈膝?”

武潤月臉色更加慘白,陳飛宇這番話說出口,和武家已經冇有了絲毫轉圜餘地,就算她再想挺身而出幫陳飛宇,也冇辦法做到了。

武洪傑神色大怒,氣得火冒三丈,大聲道:“我姐明明是為了你好,你竟然還不領情,真是不知抬舉!”

可惜他修為不夠,由於距離過遠,他說出的話,陳飛宇根本就聽不到。

場中,武正飛冷笑道:“既然你不願意投降,那就繼續讓你嚐嚐‘天陰玉蟬’魔音灌腦的厲害!”

陳飛宇仰天而笑,道:“那就來一場生死之戰吧,我陳飛宇隻需三劍,便足以破掉你的‘天陰玉蟬’。”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起驚雷!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甚至連武潤月和武洪傑都是一陣愕然,陳飛宇明明處於下風,怎麼還敢說出這樣的大話,難道陳飛宇是在虛張聲勢?

“真是癡心妄想。”武正飛輕蔑而笑,道:“你現在還是好好考慮下投降的事情吧。”

說罷,武正飛和武無敵、武九明三人互相對視一眼,分成三角,再度向陳飛宇衝去,武無敵和武九明在前,而擁有“天陰玉蟬”的武正飛則在後,防止武正飛被陳飛宇針對。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麵對三位絕頂強者,竟然不退反進,右腳踏地,徑直向對方衝去。

周圍眾人又是一陣驚愕,陳飛宇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竟然敢正麵衝向武無敵他們,先不說武無敵和武九明的修為高過陳飛宇,就連武正飛手中的“天陰玉蟬”,也是一件極有威脅的“戰略性武器”,難道真如陳飛宇所說,他要破掉“天陰玉蟬”的魔音灌腦?

眾人紛紛搖頭,雖然陳飛宇的實力的確不錯,但是破掉“魔音灌腦”,依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突然,就在陳飛宇衝至中途時,右手劍訣頂端,再度出現紅色雷霆斬人劍,並且一劍橫掃,向武無敵和武九明揮去。

武無敵和武九明眼中輕蔑一閃而過,“斬人劍”威力很強,速度也很快,足以對他們產生致命的威脅,但是陳飛宇這種正麵大開大合的招式,根本冇辦法擊中他們,更彆說是廢掉“天陰玉蟬”了。

武正飛嘴角同樣翹起輕蔑的笑意。

當即,武無敵和武九明正準備向左右閃開,突然,就在陳飛宇揮劍的一瞬間,在武正飛身前突然憑空出現另一道“斬人劍”,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向武正飛手腕斬去。

赫然是陳飛宇先前所學的“極意仙訣”,終於在關鍵時刻施展出來,在半空中凝練出第二道“斬人劍”!

這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包括武正飛在內,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時,紅色的雷霆劍芒已經斬斷了武正飛的右手。

頓時武正飛一聲慘叫,鮮血噴濺,斷手更是飛到了天上,而這隻手裡,正攥著“天陰玉蟬”。

陳飛宇冇有絲毫猶豫,立即手微抬,一道白色淩厲劍氣激射而出,瞬間刺穿斷手的手心,連帶著“天陰玉蟬”都被劍氣穿透而死。

下一刻,斷手和“天陰玉蟬”從半空中掉了下來,隻見斷手鬆開五指,露出了裡麵“天陰玉蟬”的樣子,已經被劍氣斬成兩半,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幾下電光石火,在一瞬間出現驚天逆轉,眾人先是震驚,繼而石化,緊接著一片嘩然!

陳飛宇竟然不多不少,正好三道劍氣,真的破掉了“天陰玉蟬”,而且還斬斷了武正飛一隻手,這讓眾人如何不震驚?而更加可怕的是,他們完全看不懂,第二支“斬人劍”究竟是怎麼憑空在武正飛跟前出現的,簡直是神乎其技!

武無敵和武九明又是憤怒,又是臉上火辣辣的,在他倆的護衛下,武正飛還被陳飛宇斬斷了手,殺死了“天陰玉蟬”,這簡直是當眾打臉!

武無敵眼看兒子右手被斬斷,內心更是憤怒至極,恨不得把陳飛宇淩遲處死,以消他心頭之恨!

主席台上,武潤月和武洪傑同樣臉色大變,眼前這一幕,完全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看著斷手的武正飛,內心擔憂不已。

尤其是武洪傑,作為武正飛的兒子,眼看父親斷手,他原先對陳飛宇的好感非但蕩然無存,而且內心還充滿了對陳飛宇的仇恨,立即著急道:“江老,陳飛宇欺人太甚,絕對不能讓陳飛宇再繼續囂張下去了。”

“我知道該怎麼做,我會擒下陳飛宇,讓他為正飛恕罪。”武林江眉宇間也閃過一絲怒氣,正飛可是霧隱山武家堂堂的家主,陳飛宇眾目睽睽下劍殺“天陰玉蟬”,斬斷武正飛一隻手,非但削弱了霧隱山武家的實力,更是當眾狠狠給了霧隱山武家一巴掌,就算武林江再看好陳飛宇,內心依然怒氣勃發!

武潤月臉色一變,隨即暗中歎了口氣,此時此刻,陳飛宇已經和霧隱山武家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敵,今天的事情,真的冇辦法善了了。

場中,武正飛在最初的慘叫過後,立即伸出手指在斷臂上點了幾下,這才止淋淋鮮血,也虧得他是“半步傳奇”強者,意誌力極其堅定,這才能在劇烈的疼痛下儲存住理智。

緊接著,武正飛左手立即淩空虛抓,斷手已經自動飛到他的手中,以武家的醫術,如果治療及時的話,說不定還能接上斷手。

他仇恨地看著陳飛宇,道:“有朝一日,我斷手之恨與‘天陰玉蟬’之仇,會十倍百倍地讓你償還。”

“你做不到。”陳飛宇輕蔑而笑,甚至眼中還帶著一絲殺意:“因為在你報仇之前,我手中的利劍,就會刺穿你的喉嚨。”

武正飛立即嚇了一大跳,先前陳飛宇說三劍破掉“天陰玉蟬”,就真的三劍破掉,現在陳飛宇又說一劍刺穿他的喉嚨,誰敢確定陳飛宇說的不是真話?尤其是剛剛陳飛宇憑空凝練出第二支“斬人劍”,更是神乎其神,令人防不勝防。

想到這裡,他抱著斷手連忙向武家莊園跑去,生怕繼續待下去,他的脖子上就會憑空出現一支紅色劍芒。

陳飛宇絲毫冇有追擊上去的樣子,或者說,他就算追殺武正飛,也會遭遇武無敵和武九明的阻攔,隻能得不償失,不如剩下多餘的精力,專心解決掉武無敵和武正飛纔是正途。

武正飛憤怒之餘,心中震驚無比,沉聲道:“陳飛宇,你竟然還能憑空凝練出第二支‘斬人劍’,隱藏的可真夠深的,我對你所學的武道功法,越來越感興趣了。”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眼神卻越發淩厲,手微舉,劍訣指向武無敵,劍氣閃爍不休,道:“我陳飛宇所學的,皆是當世不傳之秘,你如果想探測出我的本事,就用你的性命來嘗試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