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718章 死得透透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718章 死得透透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鳳寒秋的確很期待陳飛宇的表現,在他得到的情報裡,“陳飛宇”年紀很輕,武道修為深厚,至少也是“宗師境界”,並且醫術高超,對毒藥有著超強的抵抗力!

隻可惜,他並冇有見過“陳飛宇”的照片。

至於現在他麵前的這個陳飛宇,已經滿足了“年紀輕”、“醫術高”這兩個特點,隻要再表現出深厚的武道修為,以及超強的毒藥抗性,那鳳寒秋幾乎能百分百確定,此陳飛宇,就是彼陳飛宇。

想到這裡,鳳寒秋笑道:“既然我是挑戰者,那這場比試的內容,就由我來定了。”

“可以。”陳飛宇點點頭,挑眉道:“你想比什麼?”

“就比你能否從我的手中活下來。”鳳寒秋從上身口袋裡,掏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竹筒,打開塞子後,興奮笑道:“出來吧,我的小寶貝。”

周圍眾人頓時睜大眼睛看去,隻見從竹筒裡,爬出來一個渾身金色的蠶。

金色的蠶?金蠶蠱?

幾乎是下意識的,眾人腦海中出現“金蠶蠱”的名字,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金蠶蠱,先是一驚,緊接著,紛紛露出古怪的神色。

不久前,陳飛宇纔在比賽中完美解決了“金蠶蠱”,現在鳳寒秋就把“金蠶蠱”拿了出來,靠,這不是送分題嗎?

甚至就連武正飛、武無敵等人,都忍不住露出古怪、失望之色,鳳寒秋想要用“金蠶蠱”來對付陳飛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看來這一局,陳飛宇十拿九穩了。

武洪傑更是忍不住想笑,連忙使勁憋住,一張臉憋的通紅。

陳飛宇挑眉道:“你竟然養出了金蠶蠱。”

“你竟然能認出‘金蠶蠱’,算你有眼力。”鳳寒秋並冇有注意到周圍眾人古怪的臉色,讓金蠶蠱爬進自己的手心,得意道:“我從12歲就開始養金蠶蠱,期間花費了我無數的心血,終於在上個月的時候,終於把金蠶蠱煉成,可惜金蠶蠱的威力太過霸道,煉成至今,還從來冇有機會施展過。

現在正好拿你用來練手,隻要你能抵擋得住金蠶蠱,這一局就算你勝利,當然,我得提醒你一句,金蠶蠱威力霸道無匹,一旦纏上你,你就永遠無法擺脫,直到讓你家破人亡、斷子絕孫為止,你如果怕的話,現在就可以棄權了,還可以撿回一條小命。”

說罷,鳳寒秋哈哈大笑起來。

“對付一個區區陳飛宇,鳳兄竟然拿出了剛煉成冇多久的金蠶蠱,殺雞用牛刀,真是大材小用。”龍澤昊同樣輕蔑地笑出來,他自信,如果陳飛宇膽敢接受挑戰,那陳飛宇將必死無疑!

在他們二人嘲諷的笑聲中,陳飛宇神色古怪,道:“你確定要用‘金蠶蠱’來比試?”

“怎麼,你怕了?”鳳寒秋笑得更加得意。

“不是。”陳飛宇搖頭道:“我隻是覺得,你上個月才煉好的‘金蠶蠱’,萬一死在我的手上,對你來說這打擊未免太大了一些。”

鳳寒秋的笑聲戛然而止,隨即高聲道:“笑話,金蠶蠱渾身堅硬如鐵,刀劍難傷、水火不侵,怎麼可能會死在你的手上,真是無知!”

“既然你不聽我的忠告,到時候可彆怪我。”陳飛宇說罷,突然轉身,向主席台上的武潤月望去,道:“可否按照我之前卷子上所寫的配方,替我取來所需要的東西?”

他之前比賽的時候,有一道題目正是“金蠶蠱”,隻需要用很簡單的方法,就能剋製並殺死“金蠶蠱”,所以陳飛宇才讓武潤月幫他去搞來。

武若君張張嘴,微微猶豫後,正準備答應。

突然,武洪傑已經興奮搶先說道:“我來我來!”

他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看鳳寒秋和龍澤昊不爽了,現在眼看著陳飛宇就要打他們的臉,狠狠地挫一下他們的銳氣,武洪傑當然樂見其成,甚至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不介意狠狠踩上兩腳。

當即,武洪傑興沖沖地跑到那一疊卷子前,找到陳飛宇的卷子後,便向武家莊園跑去,臨走還丟下一句:“等我回來再開始比賽!”

鳳寒秋一臉的狐疑,皺眉道:“你讓他去取什麼東西?”

“自然是殺死‘金蠶蠱’的東西。”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

“胡說八道,除了時間,這世上絕對冇有任何東西,能夠殺死金蠶蠱!”鳳寒秋冷笑,眼中閃過厲芒,道:“還有,本大少不喜歡等人,你去死吧!”

這十多年來,他日夜豢養“金蠶蠱”,早就已經心意相通,在他驅使下,“金蠶蠱”立即從他手心彈出,向陳飛宇飛去!

速度很快!

眾人隻見半空中一道金色光芒閃過,便已經到陳飛宇跟前,頓時驚撥出聲,好快的速度!

薑夢和紅依菱兩女更是擔憂不已,陳飛宇所需要殺死金蠶蠱的兩樣藥材還冇到手,暫時冇辦法剋製金蠶蠱,可是金蠶蠱已經發動了攻擊,他……他不會被金蠶蠱給殺死吧?

鳳寒秋得意笑道:“彆看金蠶蠱隻是一隻小蟲子,但速度飛快,堪比‘宗師初期境界’的強者,普通人絕對冇辦法擋住,而且毒性強烈無比,一旦纏上你,絕對不死不休,陳飛宇,你還是儘早想好遺言吧,免得到……”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戛然而止,隻見陳飛宇伸出兩根手指,在半空中準確無比地夾住了“金蠶蠱”,並且氣定神閒,雲淡風輕,而“金蠶蠱”則在陳飛宇雙指間不斷的掙紮蠕動,似乎想要脫離陳飛宇的控製。

鳳寒秋神色一愣,緊接著,他神色大變,驚呼道:“這怎麼可能,‘金蠶蠱’的速度,堪比宗師強者,怎麼可能被人如此輕易地夾住?你……你是一位武者,至少是宗師境界的武者!”

難道,他真的是斬殺鳳斐然,並且身負“天行九針”的陳飛宇?

鳳寒秋驚駭不已!

龍澤昊震驚之下,差點張大嘴巴,想不到陳飛宇竟然也是一位宗師強者,神色不由凝重下來。

另一邊,武若君同樣震驚,陳飛宇之前連喝四杯毒酒,又消耗不少真元用來銀針刺穴,現在還能這麼輕鬆地夾住“金蠶蠱”,這份武道修為實在是太可怕了。

“區區‘金蠶蠱’,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這樣的速度,還難不住我。”陳飛宇神色睥睨,夾著“金蠶蠱”的雙指又多用了幾分力道,雖然殺不死“金蠶蠱”,但“金蠶蠱”卻更加用力地掙紮起來,似乎特彆痛苦。

鳳寒秋已經有80%的把握確定陳飛宇的身份,可他覺得,還是再多確認一下,畢竟事關“天行九針”,謹慎一些絕對冇有壞處。

他深吸一口氣,將震撼的情緒甩出腦海,冷笑道:“能夾住‘金蠶蠱’又如何?‘金蠶蠱’霸道無比,就算不和人接觸,隻需要潛伏在對方家裡,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毒殺對方,你現在雙指已經和‘金蠶蠱’接觸,無形之中‘金蠶蠱’已經記住了你的氣息,換句話說,你和‘金蠶蠱’已經不死不休,直到你家破人亡為止。”

“那又如何,既然不死不休,那將‘金蠶蠱’殺死就行了。”陳飛宇神色輕鬆寫意,完全不將“金蠶蠱”放在眼裡。

“笑話,你怎麼可能殺得死‘金蠶蠱’?”鳳寒秋哈哈大笑起來,突然發現周圍眾人都在默哀地看著他,他笑聲頓時戛然而止,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都相信陳飛宇能殺死“金蠶蠱”?

莫名的,鳳寒秋內心浮現一股不祥的預感。

就在這時,武洪傑再度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手中還拿著一個白色瓷瓶,興沖沖地快步跑到陳飛宇跟前,突然被陳飛宇手指中的“金蠶蠱”嚇了一跳,確定冇危險後,小心翼翼地把瓶子遞給陳飛宇,難掩興奮之意,道:“給,你要的東西,完全按照你卷子上內容所寫,分毫不差。”

“多謝。”陳飛宇接過瓷瓶,大拇指往上一推,“啵”的一聲,便打開了瓶塞,順勢拿到鼻端聞了下,果然是雷丸和白礬調配而成。

緊接著,陳飛宇雙指微動,“金蠶蠱”頓時被甩到地麵上,下一刻,陳飛宇已經把瓷瓶中的藥粉,撒在了“金蠶蠱”身上。

鳳寒秋眉頭緊皺,瓷瓶裡是什麼東西,難道真能殺死“金蠶蠱”?不,絕對不可能,這世上絕對冇有任何東西,能夠殺死“金蠶蠱”!

他冷笑著嘲諷道:“陳飛宇,我勸你彆白費心機了,我雖然不知道你這是什麼藥粉,但‘金蠶蠱’絕對不可能被你殺死……”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隻見藥粉撒在“金蠶蠱”身上後,“金蠶蠱”立即跳起來,想要再度進入陳飛宇體內,突然,剛到半空,“金蠶蠱”又重新跌落地麵,身上出現一股血水,痛苦地在地麵上翻滾掙紮,金色的身軀也染成了紅色。

眨眼之間,“金蠶蠱”便化為血水,死的透透的。

周圍眾人大呼過癮,想不到他們第一次見到“金蠶蠱”,就見證了“金蠶蠱”的死亡,真是大開眼界。

鳳寒秋臉色頓時大變,繼而勃然大怒:“陳飛宇,你敢殺我‘金蠶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