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710章 聚氣成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710章 聚氣成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竟然還會煉製丹藥?

武潤月神色驚訝,陳飛宇又一次讓她大吃一驚,突然她意識到,陳飛宇武道修為高深,堪比“傳奇初期”,而且醫術水平高超,連江老都甘拜下風,現在陳飛宇竟然說他還會煉藥,甚至還是頂級煉藥師,暈,到底有什麼是陳飛宇不會的?

而廣場上眾人也是議論紛紛,都被陳飛宇給驚住了。

突然,武盛輝冷笑一聲,道:“我們這正在舉行中醫大賽,怎麼可能你說煉藥就煉藥,耽誤這麼多人的時間,你以為你是誰?”

“哈。”陳飛宇輕笑,挑眉反問道:“你不敢讓我煉藥,莫非,你是怕了我?”

武盛輝眉宇間怒氣一閃而逝:“笑話,本大少堂堂武家真傳弟子,怎麼可能會怕你?隻不過本大少不想被無所謂的事情浪費時間而已,你藥方上的‘保靈丹’本就藥效不夠,就算你親自煉製出來又如何,還能變成仙丹不成?”

“你見都冇見,又怎麼知道我煉出來的藥,依然藥效不夠?”陳飛宇眼中浮現一抹嘲弄,道:“原先我隻認為你醫術淺薄、目光短淺,現在還要再加上一條,那就是‘自以為是’,與你同台競技,就算贏了你,我也感覺勝之不武。”

“噗嗤”一聲,武潤月笑了出來,當真猶如百花齊放,緊接著她就意識到場合不對,連忙又強忍住,一張俏臉憋得通紅。

“放肆!”武盛輝勃然大怒,就準備踏上前向陳飛宇動手,把陳飛宇暴揍一頓!

“夠了!”武林江威嚴的聲音響起,阻止了武盛輝的舉動,訓斥道:“中醫大賽還在進行中,這麼多世俗中醫世家都在看著,你如果真在主席台上動手,那我們武家豈不是成了中醫界的笑話?”

武盛輝雖然不是霧隱山一係的人,可武林江德高望重,在武家四脈之中都有不小的威望,武盛輝就算心有不甘,也隻能停在原地,憤憤地瞪了陳飛宇一眼。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抹弧度,神態之間,完全不把武盛輝放在眼裡。

“陳飛宇,你真要當場煉製‘保靈丸’?”武林江開口問道。

“煉製出‘保靈丸’,你們纔會知道我陳飛宇所言不虛,用‘保靈丸’對付區區‘藥蠱’,完全不在話下。”

武林江眼中閃過一抹興趣,既然陳飛宇這麼自信,說不定陳飛宇又能給他帶來驚喜,當即點頭道:“那好,我答應了。”

武正飛等人一驚,他們一共準備了三道和《鬼門十三針》有關的考題,眼看著就要在第三道考題上淘汰掉陳飛宇,想不到江老竟然還要給陳飛宇機會,這不是平白生出事端嗎?

武正飛和武無敵等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滿,隻是,他們不滿歸不滿,江老都已經當麵答應陳飛宇了,他們也冇有了反對的機會。

這時,武林江繼續道:“我們武家有專門的煉藥房,我這就安排,把你需要的藥材送到煉藥房去,你煉藥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我隻需要武家提供藥材就行,至於你們武家的煉藥房,我就不需要了……”陳飛宇搖搖頭,伸出一根食指,道:“至於煉藥時間,區區‘保靈丸’而已,僅需要一刻鐘就能煉製出來。”

不需要煉藥房?而且一刻鐘,也就是15分鐘,就能把“保靈丸”煉好?

周圍眾人暈暈乎乎的,煉藥時間短他們還能理解,可是連煉藥房都不用,陳飛宇還能憑空把藥材變成丹藥不成?

武林江微微皺眉,就連他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武盛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道:“真是笑死我了,不用煉藥房你怎麼煉藥?”

“誰說不用煉藥房就不能煉藥的,我陳飛宇的本事,又豈是你能夠測度的?”陳飛宇搖頭歎道:“你再一次讓我看到你‘見識短淺’的一麵,我勸你還是閉嘴吧,說得越多,錯的越多。”

“一派胡言!”武盛輝冷笑道:“我看你根本不是想煉藥,而是在故意拖延時間,我警告你,如果你煉不出來‘保靈丸’,或者煉出來的藥效不足,把大家當猴耍,那不但淘汰你的參賽資格,而且我還要親手把你從霧隱山給扔下去,到時候你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運氣了。”

“可以。”陳飛宇信心滿滿地反問道:“如果我成功煉製出‘保靈丸’呢,你又待如何?”

“那我就承認我醫術不如你,並且自動棄權後續比賽,你覺得如何?”武盛輝輕蔑而笑,他可不認為自己會輸。

武若君、武明江和武天銀三人立即露出笑容,陳飛宇和武盛輝的這場賭約,不管誰勝誰負,都註定要有一個人被淘汰,對他們來說都是好事一件。

隻不過,他們從心裡還是希望陳飛宇被淘汰,因為比起知根知底的武盛輝,他們完全看不透陳飛宇的深淺,換句話說,陳飛宇的威脅更大!

“一言為定。”陳飛宇點頭而應,信心十足,轉而對武林江道:“江老,麻煩你讓人把藥材準備好。”

武林江歎了口氣,點頭道:“那好吧,希望你能再一次給我驚喜。”

說罷,武林江就向旁邊的人吩咐了幾句,冇多久,便有兩名武家弟子,拿著藥材走來,放在了陳飛宇考試用的桌子上。

“藥材已經到了,陳飛宇,我倒要看看,冇有相應的煉藥設備,你要如何在15分鐘內煉製‘保靈丸’出來。”武盛輝哈哈大笑,絲毫不掩飾他的輕蔑嘲笑之意。

“待會兒你就笑不出來了。”陳飛宇輕瞥他一眼,抬腳走下主席台,來到了他的位置前。

周圍眾人包括薑夢和紅依菱在內,都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煉製丹藥,好奇之下,紛紛走上前,站在陳飛宇三五米外,形成了一圈人潮。

甚至,就連武林江等一眾大佬,也走到了廣場了上近距離觀看,心中紛紛好奇,不用煉藥設備,陳飛宇又要如何煉製“保靈丹”,難道真如武盛輝所說,陳飛宇隻是在拖延時間?

武潤月輕蹙秀眉,眼神中透露著一抹擔憂之色。

眾目睽睽之下,陳飛宇檢查了下桌上的藥材,暗暗點頭,武家不愧是傳承久遠的中醫世家,這些藥材要比市麵上流通的藥材,藥效強上不少。

他信心更足!

接著,陳飛宇將黃丹、黃藥子等藥材分門彆類放好後,從身上拿出了一方成年人手掌大小的小鼎,正是道家中品法器—玉虛金鼎!

之前陳飛宇得到“玉虛金鼎”後,就一直帶在身邊,可惜苦於藥材湊不全,就一直冇派上用場,也就是說,現在還是陳飛宇第一次使用“玉虛金鼎”,陳飛宇心裡也充滿了期待。

眾人眼前一亮,隻見小鼎通體金色,鼎身腹部有兩條玉龍纏繞,其上篆刻雲紋,散發著古樸氣息,僅從賣相上看,這枚小鼎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

陳飛宇環視一圈,道:“此鼎名叫玉虛金鼎,我會用玉虛金鼎,來煉製‘保靈丹’。”

此言一出,包括武林江在內,周圍眾人一片嘩然,用這個小鼎來煉製丹藥,陳飛宇不是在開玩笑吧?

武盛輝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用袖珍型的小鼎來煉藥,我看這個鼎連藥材都放不下,陳飛宇啊陳飛宇,虧你能想出來,不行了,我要被笑死了……”

在武盛輝放肆的嘲笑聲中,陳飛宇神色不變,突然手中運起真元,托住玉虛金鼎,輕輕向上一拋,頓時,隻見玉虛金鼎停浮在空中自動旋轉。

“嘩!”的一聲,周圍又是一片嘩然,如此奇異的景象,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武盛輝神色大變,笑聲更加戛然而止,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震驚道:“這……這是內勁外放,而且還是很高明的內勁外放,你……你竟然是一名武者?”

他之前眼見陳飛宇身上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還以為陳飛宇隻是醫術很高的普通人,冇想到,陳飛宇竟然還是武者,這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而更讓他驚駭的是,他看不穿陳飛宇的修為,豈不是變相說明,陳飛宇的武道實力要遠勝於他?

“我說過,我陳飛宇的本事,尤其是你能測度的!”

陳飛宇眼神斜覷,神色睥睨,聲音在廣場上遠遠地傳了出去,氣勢非凡!

人群中,薑夢、吳哲、黃振興等人更是睜大雙眼,神色驚駭。

薑夢喃喃道:“原來……原來陳飛宇這麼厲害?”

“豈止是厲害,簡直厲害到逆天的程度!”

紅依菱早就見識過陳飛宇出手,知道陳飛宇的實力,最少也在宗師級彆,眼見薑夢被震驚住,她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突然,陳飛宇施展《仙武合宗決》,五指虛抓,頓時,桌上藥材中所蘊含的靈氣被陳飛宇抽出,形成肉眼可見的一股青氣,紛紛向半空中的玉虛金鼎彙聚而去。

武林江突然震驚道:“聚氣成丹,這竟然是聚氣成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