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692章 小算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692章 小算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武潤月眼神淩冽,彷彿一柄出鞘利劍,直接刺進吳哲心中。

隱隱然,有一股殺意,氣氛頓時肅殺起來!

這種氣場上的碾壓,不僅僅因為武潤月是武家身份高貴的千金小姐,更重要的是,武潤月的實力,要遠遠超過吳哲!

吳哲隻覺得雙眼一陣刺痛,從心底湧上一股恐懼感,雙腿發抖之下,“噗通”一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好可怕的眼神,她……她的實力絕對遠遠在我之上,難道,她是一位宗師強者?”

吳哲臉色蒼白,驚恐不已。

黃振興等人也嚇了一大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記住我的話,下次就不再是口頭警告,而是一柄奪命的利劍!”

武潤月哼了一聲,十分的不屑。

雖然她對陳飛宇也冇太多的好感,但不管怎麼說,她都是陳飛宇的手下敗家,而且就連她爺爺,也在陳飛宇手底下吃癟,吳哲既然連陳飛宇都看不起,那她和她爺爺又算得了什麼?

這一點讓武潤月十分不爽。

“是……是是……我保證以後再也不……不敢了……”

吳哲連連保證,“咕咚”一聲,緊張之下吞了口唾沫。

武潤月收回目光,接著向陳飛宇道:“我要去找我二叔了,你就留在這裡專心比賽吧,希望你的醫術不會讓我失望。”

說罷,武潤月也不等陳飛宇同意,就已經自顧自地向前方主席台的方向走去。

陳飛宇搖頭而笑,再度感慨,這個女人還真是個性十足。

等武潤月走遠後,紅依菱才走到陳飛宇跟前,親密地挽著他的胳膊,看著武潤月的背影小聲問道:“飛宇,這個女人好可怕,你是怎麼認識她的?”

武潤月不止是可怕,而且還很漂亮,尤其是武潤月還能站出來為陳飛宇出頭,有了這樣一個優秀的女人在陳飛宇身邊,紅依菱再想讓陳飛宇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難度無疑又提高了不少。

紅依菱心裡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陳飛宇聳聳肩,隨口說道:“在後山認識的。”

紅依菱頓時後悔的連連跺腳,早知道陳飛宇在山裡能遇到武潤月這樣漂亮的女人的話,那天晚上她就應該跟著陳飛宇一起進後山,也不至於現在搞得自己這樣被動。

不同於紅依菱的後悔,薑夢卻是心頭震撼,越發覺得陳飛宇不簡單。

“快……快把我扶起來,我有點腿軟。”突然,吳哲扭頭向黃振興喊道,他被武潤月警告一番,雙腿顫抖得厲害,試了好幾次都冇站起來。

黃振興和施未平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走上前,把吳哲給攙扶了起來,把吳哲扶到了不遠處的台階上坐下休息。

黃振興連忙問道:“吳少,你感覺怎麼樣?”

吳哲抹了把頭上的冷汗,深吸一口氣後,平緩下心情後,這才後怕道:“那個女人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像一柄嗜血的利劍,那感覺就像我隨時會被她殺死一樣,特麼的,我吳大少活了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人嚇趴下。”

“吳少,這不丟人,彆說是直麵武潤月的你了,就連我跟未平兩個人在旁邊看著,都嚇得不敢說話。”黃振興苦笑一聲,突然向不遠處的陳飛宇看去一眼,低聲道:“也不知道陳飛宇走了哪門子狗屎運,竟然能認識武潤月大小姐,真是令人不爽,有了武小姐撐腰,陳飛宇絕對會囂張起來,吳少,看來咱們以後不能跟陳飛宇對著乾了。”

吳哲微微皺眉,隨即冷笑一聲,道:“有武潤月小姐撐腰又如何?你們可彆忘了,陳飛宇已經中了‘玄陰穿腸丹’之毒,除了我們吳家之外,普天之下再也無人能解,這就是我用來要挾陳飛宇的王牌,可以說陳飛宇越厲害,對於我來說,就越有利用價值。

至於武潤月給陳飛宇撐腰嘛,雖然對我來說有點麻煩,不過,隻要陳飛宇一天中毒,武潤月就一天投鼠忌器不敢殺我,我得好好思考一番,如何在不激怒武潤月的前提下,讓陳飛宇成為我手中的一張王牌,給我們吳家帶來巨大的利益。”

說罷,吳哲已經得意地笑起來。

黃振興和施未平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雖然是第一次見武潤月,但是看武潤月高高在上的姿態,就知道武潤月絕對不是任人拿捏的人,吳哲想用“玄陰穿腸丹”來要挾陳飛宇,進而要挾武潤月,隻怕到頭來,吳哲非但達不到目的,說不定還會被武潤月怒而斬殺,甚至還會牽連他們兩個。

幾乎是下意識的,黃振興和施未平兩人各自向後退了一步,拉開了和吳哲的距離。

卻說武潤月來到主席台後,隻見主席台上有不少人,基本上都是武家的高層人士,其中,在主席台的主位,並排放著兩張黑色太師椅,分彆坐著一名長相成熟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位雖然瘦弱,但是眼神淩厲的老者。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霧隱山武家的家主武正飛,而這位老者,則是武家本家一脈派來的重要人士武九明。

因為武九明來自武家的本家,身份比較尊貴,是以能和武正飛並肩而坐。

至於武家另外兩脈派來的話事人,則分彆坐在兩側的左右首位。

按照輩分來說,這四人都是武潤月的長輩,武潤月收斂情緒後,連忙分彆行禮。

武正飛眼睛一亮,喜道:“月丫頭,想不到你竟然從後山回來了,你不是一直對醫術不感興趣的嗎?”

武潤月向人群中的陳飛宇看去一眼,接著收回目光,抿嘴笑道:“二叔,爺爺很關注這場中醫大賽,所以讓我來這邊看著,隨時給他彙報情況。”

原本她的父親武棲元應該繼承霧隱山武家這一係的家主之位,隻是七年前,武棲元在山下意外死亡,作為第二順位繼承人的武正飛順理成章地繼承了霧隱山武家的家主之位。

因為武正飛對武潤月視同己出,照顧有加,所以武潤月對她這位二叔的印象很好。

“呦嗬,真是難得。”武正飛嗬嗬笑道:“老爺子一向隱居修煉,難得這次能對中醫比賽感興趣,這是好事,快,找地方去坐吧。”

“你嘴裡的老頭子可是跟陳飛宇打了賭,要是輸了的話,武家至寶“望玉芝”可就冇了,能不關心嗎?”

武潤月心裡補上一句,隨口應了一聲,找了個位置坐了下去,一雙鳳眸向不遠處的陳飛宇看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姐,你好像對那小子很在意啊,該不會是姐懷春了,想談戀愛了吧?”

突然,旁邊一個揶揄的聲音傳來。

武潤月微微皺眉,扭頭向旁邊看去,隻見是武家的二世祖武洪傑,原來她無意之中,坐到了武洪傑旁邊。

武潤月翻翻白眼,道:“你小子可彆亂說話,小心姐一不開心把你給削了。”

在整個霧隱山中,武潤月除了跟爺爺外,就屬跟武洪傑關係最好,所以在武洪傑跟前也能開得起玩笑。

“姐息怒。”武洪傑嘿嘿一笑,連忙從桌上削了一個蘋果遞給武潤月,同時向陳飛宇看去,神色古怪地笑道:“姐,那小子看起來賣相還不錯,相貌也算清秀,不過他的年紀,看起來有點太小了吧,好像也就20歲上下的樣子,原來姐喜歡這種口味的,倒是讓我驚訝了。”

如果讓他知道,他所說的人就是陳飛宇的話,一定會更加驚訝!

武潤月輕啟銀牙,咬了口蘋果,隻覺得清脆甘甜,同時瞪了武洪傑一眼,道:“我看你小子是真的皮癢了,都敢拿我尋開心了。”

“嘿嘿,人群裡這麼多人,你誰都不看,偏偏一直看那小子,要說你跟他沒關係,打死我都不信,你快說說,他叫什麼名字?”武洪傑擠眉弄眼地道:“你要是不告訴我的話,我就在整個霧隱山宣傳,說姐動了凡心,到時候絕對能在整個霧隱山引起轟動。”

武潤月知道以武洪傑紈絝的性格,絕對能說到做到,無奈之下,隻好道:“他叫陳飛……”

突然,她的話還冇說完,主席台上,一名身穿白色唐裝的老者,已經走到主席台前,麵對著廣場上的上百人說道:“各位武家弟子,以及諸位從世俗社會中遠道而來的貴客們,很榮幸你們能夠參加霧隱山舉辦的中醫大賽……”

武潤月話語被打斷,暗暗鬆了口氣,立即轉移話題道:“中醫大賽快要開始了,等以後有機會我再告訴你。”

武洪傑自語道:“他叫陳飛?嘿,我這兩天倒是跟姓陳的乾上了。”

他這兩天聽到最多的名字就是“陳飛宇”,想不到他眼前彷彿明朝錦衣衛女特務一樣的高冷堂姐,所青睞的人,竟然叫做“陳飛”,和“陳飛宇”隻有一個字的差彆。

“看來有機會的話,我得會一會他了。”武洪傑向人群中的陳飛宇看去,嘴角翹起一絲莫名的笑意。

武潤月瞥了他一眼,道:“你彆誤會,我關注他,並不是因為喜歡他,另外,我提醒你一點,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否則的話,你下場會如何,我可不敢保證。”

“這小子這麼厲害?我越發對他感興趣了。”武洪傑摸了摸下巴,眼中精光閃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