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684章 此乃無極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684章 此乃無極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清輝月色下,三道劍氣幾乎不分先後,向半空之中的武無敵激射而去,在夜色下十分顯眼。

“雕蟲小技。”

武無敵輕哼一聲,這三道劍氣無論是氣勁還是威力,都比剛剛的劍氣要弱上不少,雖有三道,卻不足以對他產生威脅。

隻見武無敵一巴掌淩空拍了過去,頓時將三道劍氣全部拍散。

武無敵並不知道,這三道劍氣是陳飛宇本身的內勁所發,而先前那一道威力絕倫強勁,以至於他得跳起來躲避的劍氣,則是陳飛宇吸收他的內勁後所施展出來的,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地麵上,陳飛宇仰頭看向武無敵,右腳微微動了下,躍躍欲試。

武無敵暗自皺眉,現在他在空中很難借力,如果在自己下落過程中,陳飛宇突然攻擊的話,說不定會打自己一個手忙腳亂。

想到這裡,他立即施展出“千斤墜”的功夫,上升之勢驟停,反而發以極快的速度,向地麵落去。

宛若從天而降的流星!

隻聽“砰”的一聲,武無敵雙腳落地,地麵承受不了他“千斤墜”的威力,以至於出現長長的裂縫,激起一陣塵土飛揚,周圍落葉更是紛紛飛舞。

陳飛宇搖搖頭,暗道一聲可惜,正如武無敵之前所想的那樣,陳飛宇的確想趁著武無敵在半空下落的時候發起攻擊,隻是冇想到,武無敵竟然還有這一手,讓他錯失了一個良機。

煙塵與落葉紛飛中,武無敵向前邁了兩步,上上下下打量著陳飛宇,好像是重新認識陳飛宇一樣,眼中有驚奇、有疑惑、有戒備、更有欣賞,道:“你到底是誰?”

“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叫陳飛宇。”陳飛宇負手而立,月色下,卓爾不凡。

“你知道的,我不是在問你的名字。”武無敵沉聲道:“你小小年紀,竟然能有如此修為,不但能跟我動手過招,甚至還能把我迫得狼狽三分,你來曆絕對不凡,而你師父能培養出你這樣的青年才俊,絕對更加了得,如果你是中月省之人,應該早就揚名立萬纔對,我不應該冇聽過你的名字,你到底是誰?”

武無敵又問了一遍,顯然很關心陳飛宇的來曆,畢竟,這樣一個來曆不明,而且還實力強大的人在武家,如果存心對武家不利的話,絕對會讓武家產生難以估量的損失。

武潤月同樣對陳飛宇的來曆好奇,陳飛宇是第一個讓她嚐到挫敗感的人,她認真想了下,在同齡人中,單以武道而論,整箇中月省的青年才俊,貌似冇有一個能與陳飛宇比肩的,甚至包括她那位霧隱山武家寄予厚望的堂哥,以及本家的那位妖孽。

這讓她有些難以接受!

在武無敵和武潤月複雜的目光中,陳飛宇輕笑一聲,道:“還是那句話,大千世界,能人異士所在多有,閣下應該清楚的知道,在中月省中有許多隱居修煉的人,對於這一部分人,閣下也不能保證全都認識,所以閣下冇聽過我的名字也不足為奇。”

“你小子少來跟我打馬虎眼。”武無敵嗤笑一聲,道:“如你所說,中月省作為武道大省,的確有一些隱居起來修煉的人,這些人我多多少少有些也認識,可從來冇聽說過有你這一號人物,你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莫非,你不是中月省的人?

說,你來中月省是為了何事,來我武家是為了何事?莫非,你表麵上是來武家舉辦的中醫比賽,實際上,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武家的‘望玉芝’?”

說到最後,他的聲音已經嚴厲起來,一雙銳利的雙眼,更是緊緊盯著陳飛宇,隻要陳飛宇流露出一絲半點對武家不利的心思,他就算是拚儘全力,也要將陳飛宇當場斬殺!

陳飛宇心中一凜,武無敵竟然能猜到他不是中月省的人,看來不好糊弄他了。

想到這裡,陳飛宇神色不變,笑道:“閣下果然見多識廣,我隻能告訴你,我的確是信步走到這裡,才發現這裡有‘望玉芝’。”

武無敵稍稍鬆了口氣,不過,心裡依舊戒備。

陳飛宇繼續道:“如果你真想知道我的來曆,那就繼續來戰鬥吧,還是先前的賭注,如果你百招之內殺不了我,我任意采取50株藥草,如果百招之內你能製服我,那我就告訴你我的來曆。”

“成交!”武無敵道:“你實力雖然不凡,但是論起修為,你並不是我的對手,而且我先前跟你交手之際,隻用上了八成的力道,也就是說,我還未施展全力,這場賭注我勝利的機會很大。”

“既然閣下這麼有信心,那就動手吧。”陳飛宇自信而笑,劍指橫胸,沖天劍意猛然爆發而出。

緊張激烈的戰鬥即將再度開始,武潤月精神一振,突然眼珠滴溜溜一轉,悄悄向樹林後麵走去。

就在這時,武無敵大喝一聲,再度向陳飛宇攻去,月色下,身形如電!

陳飛宇手捏劍訣,先發三道劍氣開路,而後他立即向武無敵迎了上去。

“你的劍氣,根本對我產生不了威脅。”

武無敵輕蔑而笑,彷彿是為了印證他話中內容,揮手之間,劈出一道銳利刀罡。

這番出手,武無敵已經用上了全力!

隻見刀罡淩厲無匹,瞬間將三道劍氣全部劈散,並且刀罡其勢不衰,繼續向著陳飛宇劈去。

陳飛宇已經奔至中途,眼見刀罡劈來,他避其鋒芒,腳踏九宮八卦步,踩向“巽”位避開,並且擊其墮歸,趁著武無敵剛劈出刀罡還未做出反應之際,劍指端劍氣縱橫,向武無敵胸口點去。

“冇用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武無敵大喝一聲,白色的頭髮根根豎起,彷彿一隻白額吊睛猛虎。

他腳下微轉,向右後方撤了一步,稍微避開陳飛宇的攻擊,緊接著,雙眼圓睜,突然向前猛踏一步,隻聽“轟隆”一聲,彷彿整個地麵都為之顫抖。

武無敵無可匹敵的一拳,向陳飛宇腦袋轟去!

雖然他口口聲聲想知道陳飛宇的來曆,但這一拳絕對下了死手,如果陳飛宇被這一拳打中了,怕是會被直接爆頭!

當此危急之刻,陳飛宇雖驚不亂,左手同樣握拳,迎向武無敵的拳頭。

硬碰硬!

武無敵神色愈發輕蔑。

下一刻,兩隻拳頭相撞,預想之中地動山搖,甚至陳飛宇噴血倒退的情況並冇有發生。

武無敵駭然發現,自己的拳勁,竟然透過陳飛宇的拳頭被他給源源不斷的吸走。

於此同時,陳飛宇右手保持著劍訣不變,隻是劍指端的劍氣光芒越發的璀璨,突然,隻聽“嗤”的一聲,一道淩厲劍氣破空而出,直衝武無敵胸口。

劍意淩然!

“又是這一招,這究竟是什麼武學?”武無敵驚駭變色,連忙撤招後退閃避,幸好在他發覺不妙的時候,就第一時間後撤,不然的話,這麼近的距離,他絕對冇辦法閃開劍氣。

不過饒是如此,他的衣袖還是被劍氣擦中,在劍氣的衝擊下,衣袖片片碎裂,露出了整條右臂,看起來頗為狼狽。

武無敵顧不上檢視手臂情況,立即向後躍去五米左右,先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再說。

落在地麵上後,武無敵一臉凝重。

經過幾番交手,他已經大致猜出來,陳飛宇這種神奇的武學,應該可以吸納轉化他的氣勁,並且增強陳飛宇自己的內勁用來攻擊他,非但能防守的密不透風,而且連攻擊都平白增強了不少,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這種神奇的武學,絕對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絕學!

如果武無敵能學會陳飛宇的武技,那他做夢都能笑醒。

然而,現在他卻要跟會這種神奇武技的陳飛宇戰鬥,隻覺得十分棘手,沉聲道:“你這是什麼武學?”

陳飛宇輕笑一聲,雙腳微分為兩儀,雙拳抱球納陰陽,道:“自鴻蒙初判,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萬物,而萬物同樣可以返歸鴻蒙,由太極返回無極,而我所施展的拳法,便是‘無極拳’。”

“無極拳?”武無敵微微皺眉,道:“化生萬物的拳法?好囂張的名字,不過的確神奇,單論此套拳法,如果不是遇到修為足以碾壓你的人,你大可以橫著走,當然,以你所展示出的修為來看,縱觀整箇中月省,有如此修為的人,也不過五指之數。”

說完之後,武無敵神色更加凝重,知道自己的內勁非但冇辦法對陳飛宇產生威脅,反而還會使自己露出破綻,這種神奇的無極拳,他今晚還是第一次遇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破解,一時之間站在原地眉頭緊鎖。

陳飛宇同樣微微皺眉,聽武無敵話中含義,中月省竟然有五個人的修為能夠碾壓自己,這數量有點多啊。

如果讓武無敵知道陳飛宇此時心中所想,怕是會破口大罵,中月省作為華夏武道大省,單論武道界的實力來說,放眼整個華夏都是首屈一指的,以陳飛宇這麼年輕的年紀,能夠在中月省武道界排到前十,這已經足以名震整個華夏了,陳飛宇竟然還不知足,真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