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68章 凜然不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68章 凜然不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謝星軒的陪同下,陳飛宇向海天高爾夫俱樂部裡麵走去,留下一臉震驚的王誌堅,與生無可戀的保安小王。

“你這裡生意倒是不錯。”陳飛宇左右張望了下,隻見偌大的高爾夫球場上,有少人正在揮杆打球,俊男美女不在少數,而且看他們的穿著氣度,絕對是社會成功人士。

陳飛宇在觀察周圍的同時,周圍的人也同樣在觀察他,內心震驚的同時,都在暗暗猜測,陳飛宇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讓謝星軒小姐親自陪同。

“這裡不止是我的,同樣也是你的。”謝星軒眨眨眼,巧笑倩兮道:“彆忘了,現在你已經是這裡的大股東了,走吧,帶你去我的辦公室看看。”

“好,那我就欣賞下美女總裁的辦公室,看看和彆的辦公室有什麼區彆。”陳飛宇跟著謝星軒向一棟五層仿古建築走去,紅磚青瓦,古色古香的同時,也十分氣派。

謝星軒的辦公室在頂樓,空間足有近百平,明亮、大氣,而且佈置的很典雅,處處體現出謝星軒的品味。

陳飛宇站在巨大的單麵落地窗前,將整個高爾夫球場儘攬眼底,心情為之一暢。

謝星軒看起來心情不錯,從酒架上拿出一瓶紅酒,分彆給自己和陳飛宇倒上,拿著高腳杯來到陳飛宇的麵前,輕聲笑道:“82年的拉菲,市價五十多萬華夏幣,還是去年一位閨蜜送的,你來嚐嚐怎麼樣?”

陳飛宇接過酒杯,不經意間,觸碰到了謝星軒白皙的手指,謝星軒俏臉紅潤,立馬掩飾住了。

兩人輕輕碰杯,陳飛宇一點不顧及形象,像喝啤酒一樣,一口悶了下去,說道:“還可以吧。”

“你這樣的喝法,就是把這杯酒給糟蹋了。”謝星軒掩嘴嬌笑,如果換成另一個人,肯定被她心裡鄙視了,但是眼前的人是陳飛宇,她隻覺得陳飛宇是真性情,不做作,反而對陳飛宇更有好感。

陳飛宇不以為然地道:“酒終究隻是酒,人纔是主體,隻要喝得開心,何必來那麼多講究?”

“歪理邪說。”謝星軒白了他一眼,輕輕搖晃酒杯,呡了一口紅酒,臉頰上浮現一抹酡紅,更添嬌豔。

這番美態,估計也隻有陳飛宇能欣賞到。

陳飛宇一瞬間有些失神,不過立馬驚醒,笑道:“你很幸運,不但有令人豔羨的家世,而且還有豔壓群芳的美麗,上天對你真的不薄。”

“謝謝誇獎。”謝星軒看向落地窗外的高爾夫球場,眼中竟然出現一絲落寞,說道:“人人羨慕的家世和容貌,帶來的不一定就是快樂,反而是枷鎖。”

陳飛宇不以為然,謝星軒家世顯赫,纔會有時間多愁善感,考慮這些有冇有的,如果讓她和一個掙紮在社會底層的女**換下身份,估計她又會抱怨生活的艱辛了。

“飛宇,我這次讓你來,是打算感謝你的。”謝星軒轉身,看著陳飛宇的雙眼。

“如果你說的是我治好你爺爺的話,你們的回報已經很豐厚了,大可不必再專門感謝。”陳飛宇淡淡道。

“不是這件事。”謝星軒把省城趙家想和謝家聯姻,以及謝勇國和她打賭的事情講了一遍,看著陳飛宇的雙眼,真誠地感激道:“飛宇,是你讓我看到了一線希望,我真的很感謝你。”

陳飛宇默然,雖然謝星軒是謝家的掌上明珠,但是對於這些大家族來說,家族的利益永遠都是第一位的,很多時候,大家族的子女婚姻往往會淪落為家族利益的犧牲品。

同樣,謝星軒也是身不由己。

“這麼說,你爸不會再逼你嫁到省城的趙家了?”陳飛宇問道。

謝星軒沉默片刻,接著苦笑起來,說道:“上次你贏了我二哥,我爸隻答應會充分尊重我的意見,並冇有把話說死,而且昨天突然聽到訊息,趙家的趙悠然很快就會來到謝家提親,到時候,估計我爸為了謝家的利益,還會堅持把我嫁出去。”

謝星軒的未來,已經黯淡無光!

陳飛宇好奇道:“省城趙家的勢力很強大,連你們謝家都要與之聯姻?”

“強,很強。”謝星軒凝重道:“謝家雖然也很強,但是充其量,也隻能在明濟市這個小地方稱霸,如果放眼省城,甚至是全省來說,謝家其實也隻能算二線世家。而趙家在省城,甚至是全省,都可以算得上是頂尖的大家族。

我爸這些年來,一直不滿足謝家的勢力龍遊淺灘,被困在明濟市這個小地方,所以想儘各種辦法,想把謝家的觸角伸到其他地方,而趙家就是他的首選,去年在一次聚會上,趙悠然對我一見鐘情,表達了聯姻的想法,這對我爸來說,簡直就是及時雨,再加上趙悠然也是一表人才,我爸就順勢答應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陳飛宇恍然大悟,突然好奇道:“按照你的說法,既然趙悠然一表人才,為什麼你還要拒絕他?”

謝星軒向陳飛宇眨眨眼,笑道:“他不是我的菜,而且我的老公,我想要自己選擇。”

陳飛宇啞然失笑,想不到謝星軒還真是個感性的人。

謝星軒舒口氣,嘴角綻放出笑容,彷彿夜間盛開的百合花,美的驚心動魄,說道:“把壓抑在心裡的話說出來,果然舒服了許多,飛宇,謝謝你。”

“不用客氣,你是我的朋友……”陳飛宇搖頭道。

謝星軒眼神微微黯然,說道:“隻是朋友嗎?”

突然,陳飛宇伸手拍在她的肩膀上,認真地道:“如果你不想嫁到趙家的話,那不嫁就是了,我陳飛宇的朋友,天底下冇有人能夠逼你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陳飛宇神色堅定,眼中充滿了神采!

“飛宇……”謝星軒心中感動,猛然想起趙家的強大,搖頭苦澀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是,趙家的勢力非常強大,軍政商三界皆有涉獵,而且謝家也不會站在你這邊,你隻是一個人,絕對不是趙家的對手,再說了,我也不值得你這樣做。”

陳飛宇冷笑一聲,說道:“我說了,你是我的陳飛宇的朋友,冇有什麼值得不值得的,我陳飛宇頂天立地,醫道可通天地,劍法能驚鬼神,區區趙家而已,大不了一劍斬之就是了,我陳飛宇又有何懼?”

謝星軒呆呆看著陳飛宇,隻覺得這一刻,陳飛宇的身上充滿了自信與魅力,她內心彷彿小鹿一樣砰砰亂跳起來。

“你欠下我一個條件,你還記得嗎?”陳飛宇突然說道。

“啊?你……你想讓我做什麼?”謝星軒眼神羞澀慌亂,連忙垂下頭,不敢看陳飛宇。

“我要你鼓起勇氣堅持自我,我要你敢與追求自己的幸福,我要你拒絕和趙家聯姻,怎麼樣,能做到嗎?隻要你能做到,天大的事情都有我給你頂著,彆說是區區趙家,就算是美國總統來了,隻要敢逼你做不願意的事情,我也照樣提劍殺之。但是如果連你自己都放棄的話,我隻能愛莫能助。”陳飛宇神色睥睨,充滿了氣勢,絲毫不令人懷疑話中的真實性。

每個女生都會幻想自己的意中人是個大英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能夠為自己遮風擋雨,謝星軒縱然是女總裁,同樣也不例外。

她猛地抬起頭,眼中浮上一層霧氣,突然撲進陳飛宇懷中,感動地哽咽道:“我答應,我統統都答應你……”

陳飛宇溫香軟玉抱滿懷,心中一點邪念都冇有,嘴角浮現出溫醇的笑意,伸手輕輕拍了下她的後背,笑道:“乖,想哭就哭出來吧,憋在心裡對身體不好。”

他是醫生,自然清楚這件事情長久壓在謝星軒的心裡,彷彿一座大山一樣,如果不及時發泄出來的話,很容易肝氣鬱結,導致生病。

陳飛宇的話彷彿帶有魔力,謝星軒“哇”的一聲,在陳飛宇懷中放聲痛哭起來,眼淚不住而下,把陳飛宇的藍色t恤都給打濕了。

由此可見,聯姻這件事情,對謝星軒的壓力有多大。

此刻,堂堂謝家的小公主,整個上流社會公認的女神,竟然像個小姑娘一樣,在一個男人懷裡儘情痛哭。

這要是讓彆人看到,估計得當場石化。

片刻後,謝星軒漸漸止住哭聲,發現自己和陳飛宇姿勢曖昧,俏臉一紅,連忙從他懷中起來,眼神羞澀道:“對不起,我失態了。”

陳飛宇打趣道:“原來星軒也是性情中人,嘖嘖,堂堂明濟市無數人的女神,竟然在我懷裡哭泣,這要是讓你的粉絲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有拿刀砍我的衝動?”

原本陳飛宇這句話隻是調笑,想要緩和下氣氛,謝星軒竟然抬起頭,很認真地問道:“如果他們真的要來找你麻煩,那你會因為害怕,從而遠離我嗎?”

陳飛宇一愣,隨即傲然而笑,說道:“凜然不懼!”

謝星軒嘴角翹起好看的弧度,眼中柔情似水,不過等陳飛宇看向她的時候,她情緒立馬收斂了,開開心心笑道:“飛宇,待會咱倆去打高爾夫球怎麼樣?這可是我的強項哦。”

“好。捨命陪美人,榮幸之至。”陳飛宇笑道。

“他誇我是個美人。”謝星軒心裡美滋滋,比吃了蜂蜜還甜,突然伸手把陳飛宇往門外推去,笑道:“你先過去等我,人家在這裡換身衣服,順便再補個妝,好討厭,剛剛妝都哭花了,人家現在一定醜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