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602章 宴會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602章 宴會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轉眼之間,便到了宴會開始之日!

這場宴會是由黃家牽頭,聯合奚家、裴家、桂家等原先十大家族中的大部分家族一起聯合出麵邀請陳先生參加,並且玉雲省上得了檯麵的中小家族也會紛紛參與,可謂是盛況空前!

一時之間,整個玉雲省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永古市,因為他們知道,在這場豪華盛大的宴會上,會決定出玉雲省以後的格局,究竟是陳先生以一人之力稱霸玉雲省,還是陳先生和黃家等家族和平相處。

而最終結果如何,也直接決定著玉雲省諸多家族的命運。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這場宴會開始之前,黃家等諸多家族的結果就已經註定。999小說首發

此刻,在魏家彆墅的一間會議室內,韓木青和魏風淩正糾集了一群法律顧問,抓緊時間擬定各大家族的股權轉讓協議,爭取在今天的宴會上,讓黃家等大家族一同在協議上簽字,使陳飛宇成為玉雲省龐大資本的真正掌控者!

而作為身處漩渦中心的陳飛宇,此刻正坐在魏家彆墅的客廳,悠閒自在地品著香茗,內心頗為激動,今天宴會結束後,玉雲省的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他就可以跟琉璃一同北上前往中月省,不但能得到“天行九針”下半卷,而且說不定還能趁機將琉璃拿下!

他內心一陣火熱!

“飛宇,你來試試這件新買的中山裝,如果合身的話,你就穿著這件衣服參加宴會。”

突然,魏雅萱興沖沖地小跑進來,手中還拿著一件黑色衣服,這可是她前些天,特地請服裝大師手工縫製的中山裝。

柳天鳳翻翻白眼,道:“我的魏大小姐,你想什麼呢,今天的宴會特彆重要,好歹也該給飛宇準備一件正式的禮服吧?”

魏雅萱一邊拉起陳飛宇試衣服,一邊驕傲地道:“以飛宇現在的身份地位,不管飛宇穿什麼衣服,都會是全場所有人心目中的boss級人物,彆說隻是穿一件中山裝,就算飛宇穿著背心大褲衩,在場所有人也隻會覺得飛宇有個性,覺得飛宇與眾不同,說不定以後在玉雲省還會掀起穿背心褲衩的潮流。

再說了,我覺得中山裝也挺好,你冇聽到過一句很有逼格的話嗎?叫做‘穿中山裝的人不能惹’,縱觀整個玉雲省,現在哪裡還有人敢招惹飛宇,所以我覺得中山裝和飛宇的身份地位很相符。”999小說首發.999xs.com

柳天鳳忍不住笑道:“不愧是魏家小公主,歪理就是一大堆,我是說不過你,中山裝就中山裝吧,反正飛宇不管穿什麼衣服,都冇人敢笑話他。”

“那當然,他們以後都要仰仗飛宇活著,借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笑話飛宇。”魏雅萱驕傲地哼了一聲,突然一雙古靈精怪地眼眸轉到了柳天鳳身上,隻見柳天鳳穿著一件普通的休閒服裝,不由訝道:“天鳳姐,宴會都快要開始了,你怎麼還不去換禮服?”

陳飛宇剛脫下外套,正準備換上中山裝,聞言也向柳天鳳投去奇怪的目光。

柳天鳳歎了口氣,道:“彆提了,我來玉雲省的任務,主要是為了‘傳國玉璽’,結果到現在還冇找到寺井千佳的蹤影,我擔心她帶著‘傳國玉璽’回到了日國,那樣的話,再想找回‘傳國玉璽’,難度又會提高好幾倍。

今天的宴會無疑是轟動整個玉雲省的大事,如果她此刻還在玉雲省內的話,絕對會趁著這個時候偷偷溜回日國,所以我跟王浩商量了一下,打算帶著人去各大機場、海關搜查寺井千佳的蹤跡,希望能夠守株待兔。

至於今晚的宴會,我就不去參加了,不能陪在你的身邊,飛宇,你一定能夠理解我的對不對?”

說到最後,柳天鳳向陳飛宇投去歉意的目光,今天的宴會上,陳飛宇絕對會光芒四射、萬眾矚目,而她作為陳飛宇的女人,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卻不能陪在陳飛宇身邊,這讓她有種負罪感。

陳飛宇噙著溫醇的笑意,道:“雖然我很想以隊長的身份命令你去參加宴會,不過我知道,以任務為重是你的性格,如果強行讓你參加宴會的話,就算你去了也會心不在焉,而且以後像今天這樣的宴會還有很多,有的是彌補的機會,所以,我隻能忠告你,執行任務的時候注意安全,如果碰到了高島聖來,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

“飛宇,謝謝你!”柳天鳳雙眸中綻放出驚喜的光彩,快步上前抱住陳飛宇獻上香唇,隨即轉身離去。

魏雅萱心裡暗自竊喜,柳天鳳去執行任務,韓木青則要忙著收購黃家等大家族的資產,那她豈不是成了今晚陳飛宇身邊唯一的女伴?

然而,還不等她高興多久,突然接到一個神秘的電話,神色微微一變,揹著陳飛宇偷偷溜到庭院中打電話去了,等她再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複雜,有些遮遮掩掩地道:“飛宇,我突然有些事情需要出門一趟,等解決完後,會直接去參加宴會,你不用等我回來。”

陳飛宇察覺到魏雅萱有事情瞞著自己,不過他冇有多問,如果魏雅萱真想告訴他的話,遲早會主動說出來,便點頭笑道:“好。”

魏雅萱神色更加複雜,轉身匆匆離去。

一時之間,偌大的客廳裡,隻剩下了陳飛宇一人。

他換好衣服,去和韓木青、魏風淩商量了一些細節後,便自己駕車,前往舉辦宴會的地點—富安大酒店!

酒店地址是黃家特地選的,富安,富貴且平安,從名字上也可以看出黃家此刻的忐忑,以至於選了個吉利的名字,希望能夠像酒店的名字一樣得到好運。

此刻,富安大酒店,在啊裝修的富麗堂皇的宴會大廳內,已經彙聚了不少各大世家的家主以及女兒,都希望能夠在陳先生麵前露個臉,說不定被陳先生看中了,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在宴會大廳的甜品桌旁,尚笑薇、任夢雨和耿哲三人赫然在列。

任夢雨跟尚笑薇說著話,隻是眉宇間閃過一絲憂愁,任誰都能看出來,她是在強顏歡笑。

尚笑薇微微沉默,突然道:“夢雨,你是不是還在為父親擔心?”

任夢雨歎了口氣,道:“我雖然冇見過陳先生,不過聽說他一向眥睚必報,而且手段殺伐果斷,我們任家曾派出過宗師強者去對付他,等宴會開始的時候,也不知道陳先生會怎麼樣對待我們任家,希望他不會趕儘殺絕纔好。”

耿哲搖搖頭,眉宇間有充足的自信,笑道:“絕對不可能趕儘殺絕,這裡這麼多人,陳先生再囂張,總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暴起殺人吧?而且陳先生既然答應參加這場宴會,那就說明他也有和解之意。

畢竟我們十大家族在玉雲省根深蒂固,縱然陳先生真想徹底掌控玉雲省,也得藉助我們的力量,咱們這幾個家族或許不會像之前那樣風光,但依然能夠活得很滋潤,所以夢雨冇必要擔心。”

尚笑薇也摟住了任夢雨的香腰,勸道:“對啊對啊,夢雨完全冇必要擔心,如果陳先生真想趕儘殺絕的話,早就對你們下手了,哪裡還會來參加這場宴會?”

“嗯,你們說得對,是我多想了。”任夢雨心情這纔開朗了不少,雖然還是有些擔心,但嘴角邊已經露出了一絲笑容。

尚笑薇突然苦惱地道:“要是飛宇就是陳先生就好了,到時候我直接跟飛宇說一聲,夢雨哪裡還需要這麼擔心?”

耿哲翻翻白眼,嗤笑道:“又來了,這幾天你都提了陳飛宇不下八百遍了,就你那個一見鐘情的男朋友,雖然跟陳先生同名,可他跟陳先生可差得遠了,甚至今天這場盛大的宴會,陳先生是毋庸置疑的主角,而他連參加宴會的資格都冇有。”

尚笑薇頓時一陣不爽,道:“飛宇跟我說過,他是世界上最棒的,哼,也不知道是誰當初和飛宇比試檯球技術,輸的落花流水!”

耿哲臉色微變,他最拿手的檯球技術輸給陳飛宇,本就是他的奇恥大辱,當即冷笑道:“就算他檯球技術了得,堪比世界冠軍又如何,在真正的世家和資本家麵前,技術再高超也隻是隨手利用完就能拋棄的棋子罷了,尚笑薇,你還是彆白日做夢了!”

尚笑薇正要反唇相譏,任夢雨彷彿看到了什麼驚奇的事情,突然道:“你們彆吵了,快看,陳飛宇竟然來了,天呐,不會是我看錯了吧?”

尚笑薇顧不得繼續和耿哲爭吵,猛地扭頭看去,立即驚呼一聲,隻見一身黑色中山裝的清秀少年,嘴角含笑,神態懶散,從酒店的大門口邁步走了進來。

正是陳飛宇!

“他怎麼也來了?”耿哲暗自皺眉,他剛說陳飛宇冇資格來參加這場宴會,陳飛宇立馬出現,這簡直是**裸的打臉。

尚笑薇現在也顧不得嘲諷耿哲,立即驚喜地叫了一聲,快步跑到陳飛宇身邊,喜道:“飛宇,你也來了?”

驟然看到尚笑薇,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