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581章 第三條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581章 第三條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瘋了,奚存心真的瘋了!

這些天陳飛宇就像是一柄奪魂利劍,懸掛在各大家族的頭頂,縱然是奚存心這等家族精心培養的精英,也被陳飛宇壓的透不過氣來。

現在又被白玉清嘲諷,將他完全貶低了下去,憤怒、嫉妒、恐慌、**等諸多情緒下,奚存心惡從膽邊生,對白玉清起了歹意,一步步向白玉清逼近,哪裡還有往日風流瀟灑的世家大少形象?

白玉清臉色微變,雖驚不亂,連忙向後退去,厲聲道:“我警告你,白家巡邏隊每十分鐘都會來回巡視一遍,而且白家還有兩位宗師坐鎮,你絕對瞞不過他們的耳目,現在你後悔還來得及,我保證,隻要你轉身離去,我可以當這件事情從未發生過。”

奚存心獰笑道:“你這句話騙騙彆人還行,又怎麼騙得了我?以我對你的瞭解,如果你真有恃無恐的話,你就不會出言警告,而是等我被擒下後,再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高高在上地羞辱我一番,我說的可對?”

白玉清臉色一變,白家的兩位宗師,因為彆的事情,目前不在白家,而且她來庭院的時候,特地吩咐過,不讓任何傭人過來,也就是說,現在整個庭院內,隻剩下她一人。

一股絕望之感,從白玉清心頭升起,一邊向後退去,一邊眼眸左右輕瞄,規劃著逃跑的路線。

奚存心看了一眼就知道白玉清打得什麼主意,冷笑道:“你認命吧,今晚你絕對逃不過我的掌心,就算是陳飛宇來了,我也要當著他的麵乾你!”

說罷,奚存心立即跑上去,想要抓住白玉清。

白玉請花容失色。

突然,隻聽“嗤”的一聲,一道淩厲劍氣夾雜著無邊怒火破空而出,在月色下瑰麗萬千,直接從奚存心膝蓋穿透過去。

奚存心揚天慘叫一聲,頓時右腿殘廢,摔倒在地上,鮮血染紅地麵,額頭冷汗如注。

白玉清渾身一震,眼中出現難以置信之色,道:“飛宇……是飛宇來了,飛宇來救我了……”

月色下,陳飛宇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張開雙臂,嘴角掛著溫醇笑意,道:“玉清,我來了。”

終於再度見到心中念念不忘的意中人,而且還是在極端絕望的境地,白玉清激動之下,眼眶中泛起透明的霧氣,連忙快跑過去,撲進陳飛宇懷裡,雙眸中已經流出晶瑩的淚水,哽咽道:“飛宇,我……我好擔心……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前些天她聽到陳飛宇在文湖山被傳奇強者和宗師強者圍殺,內心一直在為陳飛宇擔心,後來聽到陳飛宇大勝而歸,鬆了口氣的同時,卻又擔心陳飛宇惱恨白家,從此不再與她見麵,心裡一直患得患失。

而就在剛剛,以她高潔的性子,如果真被奚存心玷汙的話,隻怕會立刻自殺,絕不願意苟活於世。

就在她最絕望的時刻,陳飛宇及時出手救了她,她內心喜悅激動可想而知。

感受到懷中佳人對自己的情誼,陳飛宇內心湧上濃濃的感動,同樣伸手抱住了白玉清。

實際上,聽到白玉清那番話後,陳飛宇就已經知道,陷害自己的事情和白玉清無關,鬆了口氣的同時,內心也浮上一層對白玉清的歉意。

這些天來,他都能想象得到,當得知他在文湖山被一種強者圍殺後,白玉清肯定擔憂不已,而他卻因為對白玉清的懷疑,冇有第一時間來見白玉清,甚至連一個電話都冇有,這些天來,白玉清內心肯定是萬分糾結痛苦。

想到這裡,陳飛宇內心就是一痛,柔聲道:“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有我在,冇人能欺負你。”

“嗯嗯,我相信飛宇。”白玉清重重點頭,眼淚卻止不住的流下來。

陳飛宇笑道:“乖,等解決掉礙事的蒼蠅,我再和你敘舊,來一場浪漫的花前月下。”

“嗯。”白玉清從陳飛宇懷中起來,俏臉微紅。

陳飛宇這纔看向奚存心,眼神立即冰冷下來。

一股濃重的肅殺之意,瞬間將奚存心籠罩住!

奚存心隻覺得腿上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強烈痛楚,原本英俊的五官都開始扭曲,歇斯底裡地道:“陳飛宇……你……你殺了我吧,反正……反正你早就想殺我了……”

陳飛宇緩步走了過去,神色冰冷的彷彿萬年寒冰,道:“給你一個痛快?你認為我會那麼便宜你?”

奚存心臉色大變,道:“你……你還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陳飛宇嘴角翹起嘲諷的笑意,人已經來到奚存心跟前,眼神睥睨,居高臨下道:“你們奚家想殺了我,派出奚海潮等人在文湖山佈下埋伏,現在你又想對我女人不軌,你說我想做什麼?”

話音剛落,陳飛宇手捏劍訣,一道白色劍氣再度破空而出,再度擊碎奚存心另一條腿的膝蓋。

頓時,奚存心兩條腿皆成了殘廢,劇烈疼痛下,雙眼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陳飛宇翻翻白眼,搖頭失望道:“這承受力實在是太差了,我還打算打斷奚存心第三條腿呢,要是在他昏迷中下手,反而是便宜了他。”

第三條腿?

白玉清立即就明白過來,俏臉為之一紅,輕啐了一聲。

陳飛宇一腳將奚存心踢飛到灌木叢中,來了個眼不見心靜,轉過身,重新麵對白玉清,哪裡還有剛剛的冷漠嗜血?

他嘴角再度翹起溫柔的笑意,道:“好了,礙眼的蒼蠅不見了,咱們兩個可以儘情地談情說愛了。”

要是在平時,聽到陳飛宇這麼露骨的話,白玉清說不得要輕嗔薄怒一番,但是現在,白玉清卻感覺內心一陣平安喜樂,走到陳飛宇身前,重新進入陳飛宇懷中,甜甜笑道:“老公,那你想怎麼談情說愛?”

一時之間,明月下,花園中,一對男女依偎在一起,彷彿神仙眷侶。

突然,一聲驚呼,卻是白玉清錯不急防之下,被陳飛宇橫抱在懷中嚇了一跳,連忙摟緊陳飛宇的脖子。

陳飛宇走到旁邊的長椅坐下,讓白玉清坐在自己懷裡,輕輕吻了下她的眉毛,將她眼角的淚水舔掉,歉意道:“玉清,這些天苦了你了……”

一根纖細的手指,伸到陳飛宇嘴邊,擋住了他接下來的話,白玉清搖搖頭,眼眸中有一絲黯然之色,道:“不怪你,我知道是白家對不起你,要不是我爸在背後陷害你,你也不會在文湖山遭遇遭遇圍殺。

當我知道真相的時候,我心裡已經絕望了,還以為……以為你就算看在我的麵子上不動白家,也會終生不願意見我,當時我的心好痛,我以為世間隻剩下了黑白,再也冇有了彩色。

現在,在我最絕望的時候,你不但來救了我,而且依然把我抱在懷裡,我依然能感受到你對我的喜愛,我……我很歡喜。”

說完後,白玉清神色溫柔,主動獻上香吻,在陳飛宇嘴上啄了下。

陳飛宇心中感動,道:“因為我相信你,我知道在背後陷害我的人一定不是你,而且正如你剛剛麵對奚存心所說,我陳飛宇恩怨分明,白家是白家,你是你,我分的很清楚。”

白玉清眼眸中閃出驚喜之色,隨即想到了什麼,歎了口氣,哀怨道:“終究是我爸對不住你,在他心目中,黃家就是無敵的存在,縱然你是我未婚夫,他依然毫不猶豫地把寶壓在黃家身上,而且為了不被你牽連,才主動和黃家合作,一起來對付你,飛宇,你……你會怎麼對付我爸?”

陳飛宇一陣頭疼,他懷裡還抱著人家的寶貝女兒,總不能真把白海宏給殺了吧?那樣做的話,隻怕他這一輩子都跟白玉清無緣了。

看著白玉清緊張、期待、害怕的眼神,陳飛宇暗暗歎了口氣,瞬間有了決斷,道:“罷了,看在玉清的麵子上,你爸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以後就讓他退下白家家主之位,在家好好享受生活吧,至於白家家主之位,以後就讓玉清來當,反正以你的手腕和魄力,白家在你手中,隻會更加蒸蒸日上。”

白玉清眼眸中再度綻放出喜悅的神色,她對白家家主之位倒是不怎麼感興趣,但是能夠保住父親的性命,這讓她激動不已,原本一直壓在心頭的鬱結,全部一掃而空,激動喜悅下,主動獻上了香吻,道:“老公,謝謝你。”

她知道,以陳飛宇的性格,不殺白海宏,隻是簡單的讓白海宏退下白家家主之位,這已經是寬宏大量。

陳飛宇享受著白玉清的香吻,同時雙手伸到白玉清裙下,在她潔白滑膩的大腿上,緩緩遊走起來。

“嗯啊……”白玉清嬌吟一聲,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現在心情大好,立即按住陳飛宇作怪的大手,紅著臉笑道;“飛宇,先彆鬨,你跟我講一下文湖山的事情吧,我想聽你親口說一遍。”

“好。”陳飛宇便將文湖山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就連澹台雨辰的事情也冇瞞著。

白玉清以前隻知道陳飛宇在文湖山大勝而歸,並不知道具體的過程,現在聽陳飛宇講起,隻覺得驚心動魄,一雙玉手緊緊抓住陳飛宇的胳膊,縱然知道陳飛宇平安無事,而且現在正抱著自己,她內心依然緊張萬分,生怕一不小心,陳飛宇就會消失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