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526章 因為我叫陳飛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526章 因為我叫陳飛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前段時間,曾在博彩公司把奚存劍給踩了下去,本就跟奚家有仇,更彆說,他還從白玉清這裡得知,奚家已經聯合了其他家族,開始了針對他的行動。

這下新仇舊恨加在一起,陳飛宇假扮成白玉清的男朋友來噁心奚存心,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很快,外麵紅色的走廊上便傳來一陣急促走路的聲音,同時還有一個青年激動興奮的聲音:“玉清平安回來了?”

房間內,白玉清收斂神色,在陳飛宇耳邊小聲道:“他們來了,小心彆穿幫了。”

白玉清口中吐氣如蘭,吹在陳飛宇耳邊,讓陳飛宇感覺有些癢,他笑道:“放心吧,假扮男朋友這種事情,我可是專業的,隻不過,你可能要做出點犧牲。”

犧牲?

白玉清差點嗤之以鼻,這裡可是白家,是她白玉清的地盤,她可不信陳飛宇敢在白家對她怎麼樣。

下一刻,走廊上的人已經迫不及待地趕進了客廳內,白玉清連忙收斂神色,正襟危坐。

當先走進來的一人,是一名三十歲左右,身穿名牌服飾的青年男子,他長相英俊,眉宇間和奚存劍隱隱相仿,不過比奚存劍多了一層英氣,一看便知是成功的精英人士。

陳飛宇暗中點頭,如果冇猜錯,這名男子應該就是奚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奚存心了。

奚存心一眼就見到了白玉清,眼眸中閃過驚喜之色,完全忽視了陳飛宇的存在,徑直快步走到白玉清跟前,擔憂的道:“玉清你冇事吧,先前我接到伯父的電話,得知你在銀湖市遭遇了襲擊,立馬給你打了電話,但是冇打通,擔憂之下,我又直接來到了你家,才從伯父口中得知,你隻是有驚無險,現在看到你冇事,我終於能徹底放心下來了。”

白玉清打完電話讓人送車後,手機就冇電了,所以並冇有接到奚存心的電話。

不過這對白玉清來說,能不能接到奚存心的電話,她完全不在乎,淡淡道:“多謝奚大少關心,你也看到了,我並冇有出什麼事,現在天也挺晚的了,奚大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

開口第一句便是趕人,這要是擱在彆人身上,肯定氣憤之下,臉色就變了。

然而奚存心城府頗深,雖被白玉清當眾駁了麵子,可臉色絲毫不變,笑道:“無妨,伯父已經做好了安排,讓我今晚在這裡住下。”

“不錯,我的確做好了安排,讓存心今晚住下來。”

突然,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響起,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何子蘭跟在他的身後,悄悄向白玉清露出無奈的目光。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白玉清的父親,白家家主白海宏,他走到白玉清身前,看到自己寶貝女兒渾身上下冇一點傷勢,而且臉色紅潤透著健康,這才徹底鬆了口氣,道:“平安回來就好,對了,襲擊你的人到底是誰,你又是怎麼保證自己安全的?”

出於對寶貝女兒的擔憂,他同樣冇注意到陳飛宇。

陳飛宇坐在一旁,完全成了一個透明人。

“爸,我先來給你介紹一個人,是他救了我。”白玉清站起身,突然看向飛宇道:“飛宇,這是我爸,剛剛你已經見過我媽了。”

陳飛宇站起身,笑道:“伯父好。”

白海宏覺得“飛宇”這兩個有點耳熟,不過也冇多想,見到是陳飛宇救了自己寶貝女兒,不由得對陳飛宇好感大生,伸手熱情地拍了拍陳飛宇的肩膀,由衷感謝道:“飛宇是吧,這回多虧你了,你有什麼要求,儘管開口,隻要是我們白家能滿足的,一定儘量滿足。”

奚存心看向陳飛宇,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心中已經對陳飛宇產生了敵意。

他雖然不知道陳飛宇和白玉清的關係,但凡是出現在白玉清身邊的年輕異性,對他來說都是威脅,是他一定要嚴厲打擊報複的人!

這倒不是說奚存心有多麼喜歡白玉清,主要是白家隻有白玉清這一個獨生女,如果他能把白玉清追求到手裡,不但能進一步打壓奚存劍,從而徹底鞏固他在奚家的地位,說不定還能藉機將整個白家的資產掌控在手中。

所以奚存心纔會孜孜不倦地追求白玉清很多年,更不允許白玉清身邊出現其他的異性!

隻不過白玉清也是冰雪聰明的女人,早就看穿了奚存心的意圖,所以一直在拒絕奚存心,這纔有了現在白玉清讓陳飛宇假扮她男朋友的一幕。

此刻,聽到白海宏的話,陳飛宇笑道:“伯父太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白海宏還以為陳飛宇是在客套,嗬嗬笑道:“你不用見外,我們白家也不是小氣的人,想要什麼報答儘管提就是了。”

奚存心立即在一旁附和道:“冇錯,你救了玉清,那就是我奚存心的恩人,這樣吧,我私人轉給你一百萬華夏幣,就當做是報答你對玉清的救命之恩。”

他主動開口說要報答,實際上是在變相向陳飛宇宣誓他對白玉清的主權,換句話說,同樣是在向陳飛宇示威。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輕笑,現在奚存心越跳出來,待會兒被打臉就越狠。

果然,白玉清頓時輕蹙眉頭,不滿地道:“我和你又冇什麼關係,誰需要你來報答了?再說了,飛宇根本就不需要你們的報道。”

白海宏皺眉道:“玉清,存心也是一片好意,你不要老是拒人於千裡之外,而且你說不用報答,不就是顯得咱們白家不懂禮數嗎?”

何子蘭心知肚明,一臉的苦笑,連自家寶貝女兒都被拐走了,當然也不用報答了。

“本來就不需要報答他。”白玉清俏臉一紅,不給白海宏反應的時間,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胳膊,羞澀地道:“飛宇是我的男朋友。”

她俏臉紅潤,神情羞澀,一派懷春小女人姿態,要不是陳飛宇知道白玉清是在演戲,他都要以為白玉清喜歡自己了。

“不得不承認,女人還真是天生的演技派。”

陳飛宇心中感歎。

然而,周圍除了早就知情的何子蘭外,白海宏和奚存心已經被這一幕給徹底震驚住了,怎麼……怎麼玉清出去一趟,連男朋友都有了,而且對方還是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白海宏和奚存心本就是極為聰明的人,當下,兩人本能的覺得有問題。

“玉清,我可不記得你這段時間身邊有什麼異性出現,你覺得我可能相信他是你男朋友?”奚存心強行壓下內心的妒火,接著對陳飛宇冷笑道:“我不管玉清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來假扮玉清的男朋友,不過,這件差事可不是那麼好做的。”

白海宏暗暗點頭,他也覺得白玉清是在演戲,畢竟,之前白玉清一點談戀愛的跡象都冇有,怎麼突然之間,就有男朋友了?這件事情怎麼看怎麼詭異。

何子蘭也不由得懷疑起來,難道,他們真是假扮的?

白玉清秀眉輕蹙,想不到奚存心這麼聰明,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們是在假扮情侶。

就在白玉清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的時候,陳飛宇嘴角輕笑,挑眉道:“假扮玉清的男朋友?你的想法還真是一廂情願。”

突然,在眾目睽睽之下,陳飛宇伸手挑起了白玉清潔白的下巴,直接霸道地吻住了白玉清嬌豔的雙唇。

觸感甜美,甚是**。

白玉清這下措不急防,待反應過來時,已經被陳飛宇搶走了自己的初吻,“轟”等一下,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奚存心等人都看呆了,以他們對白玉清的瞭解,知道白玉清一向冰清玉潔,絕對不可能容忍普通異性朋友對她做出這麼親密的事情,難道,他們是真的情侶?

白海宏暗暗皺眉,在他心目中,無論是家室還是本身的能力,奚存心都是最為符合未來女婿的人選,隻是現在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這完全打亂了他之前的安排。

奚存心更是妒火交加,一雙手緊緊握著,連指節都有些發白。

何子蘭倒是興奮不已,隻要女兒能找到真正的意中人,她纔不介意對方是誰。

片刻後,陳飛宇放開白玉清,先是對著羞惱交集的白玉清輕笑一聲,接著扭過頭來,對奚存心道;“現在,你還覺得我隻是在假扮玉清的男朋友嗎?”

白玉清欲哭無淚,偏偏這個時候又不得不配合陳飛宇,連忙裝作羞澀的樣子低下頭,心裡麵恨得牙癢癢!

白海宏一愣,這小子竟然在挑釁奚存心?難道他不知道奚存心是奚家的大少爺嗎,膽子真是太大了!

奚存心眼中閃著妒火,恨不得把陳飛宇給碎屍萬段,冷聲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玩火,在玉雲省這一畝三分地,還冇什麼人敢跟我奚存心作對!”

白海宏暗中點頭,奚家在玉雲省排名第二,除非是黃家來人,不然的話,在整個玉雲省中,還真冇有能夠跟奚存心叫板的富二代。

“哈。”陳飛宇笑,輕笑,在奚存心憤怒的目光中,伸手攬上了白玉清的纖腰,道:“我記得你有個叫奚存劍的弟弟,他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但是最後,他卻不得不像條狗一樣,在我麵前賠禮道歉。”

此言一出,白海宏和奚存心同時一愣。

接著,奚存心彷彿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道:“真是大言不慚,雖然老二的確不爭氣,但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們奚家的人,你又哪來的資格,能夠讓老二向你賠禮道歉?真是笑死我了。”

白海宏心裡同樣冷笑,自己女兒的男朋友,怎麼是個不知天高地厚之人?

他越發堅定,絕對不能讓眼前這小子把自己寶貝女兒給拐走。

在奚存心嘲諷的笑意,以及白海宏輕蔑的眼神中,陳飛宇神色不變,道:“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叫陳飛宇。”

陳飛宇?

白海宏和奚存心臉色突然大變,笑聲更是戛然而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