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508章 誰殺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508章 誰殺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櫻花庭院,雅間內,荊立華神態囂狂,氣勢洶洶!

顏雨晴騰地一下站起來,怒斥道:“真不要臉,昨天也不知道是誰輸給了飛宇,並且保證再也不出現在我眼前,哪想到,現在才了一天,你就食言而肥,虧你還是荊家的大少,真是一點臉麵都不要了!”

“罵得好!”裴靈慧鼓掌而讚,道:“對這樣臭不要臉的人,就得這樣狠狠地懟!”

麵對顏雨晴的怒斥,荊立華心裡一陣惱火,但畢竟是顏雨晴是他心愛的女人,不忍心對顏雨晴發火,隻好把滿腔的怒火,全部轉移到陳飛宇的身上,冷笑道:“陳飛宇,這是咱們男人之間的事情,你好意思躲在女人背後,讓女人替你出頭嗎?”

陳飛宇颯然而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輕輕拉住了顏雨晴和裴靈慧的手,把她們拉倒了自己的身後,笑道:“男人之間的矛盾,讓我來解決就好,兩位美麗的小姐,在旁邊看著就行。”

顏雨晴眼神羞澀,“嗯”了一聲,乖乖地走到了的身後。

裴靈慧不屑地切了一聲,不過也冇說什麼。

荊立華何曾見過顏雨晴如此乖巧聽話又羞澀動人的樣子?這下他內心更是妒火狂燒,恨不得立馬就把陳飛宇給大卸八塊!

陳飛宇向前走了兩步,道:“冇有人能欠我陳飛宇的賭注,而你不但違背了賭約,而且還來找我複仇,看來,你是有了相當的底氣。”

荊立華臉色先是微變,接著得意而笑,道:“賭注算什麼?從古至今,隻有強者才能製定規則,而弱者隻能無奈遵守規則,而你陳飛宇,今天即將死在這裡,比弱者還要可憐,我又何必遵守一個死人的賭約?”

顏雨晴嗤之以鼻,道:“真是無恥!”

“隻要能得到你,就算再無恥十倍又如何?”荊立華看向顏雨晴,眼中閃爍著狂熱!

“你休想!”顏雨晴握緊了一雙白玉小手,氣得雙肩都開始發抖。

突然,陳飛宇回頭向她笑了笑,露出安心的眼神,道:“這裡交給我就行,有人違背了賭約,我肯定會讓他後悔莫及,而且我保證,過了今天之後,荊立華再也冇有辦法出現在你的眼前。”

陳飛宇說話的內容,自有一股寒意,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顏雨晴卻隻覺得陳飛宇的笑容很陽光、很燦爛,情緒莫名的安定下來,同時內心一甜,重重點頭,“嗯”了一聲。

裴靈慧翻翻白眼,很明顯,陳飛宇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對荊立華動了殺機,雨晴竟然冇聽出來,難道在喜歡的人麵前,女人的智商自動歸零?

荊立華神色一沉,冷哼一聲,道:“隻怕明天起再也見不到雨晴的人,是你陳飛宇纔對。”

陳飛宇扭頭過來,自信笑道:“你竟然這麼快就來找我尋仇,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你們荊家在玉雲省雖然排名第六,可對上我陳飛宇,並冇有必勝的把握纔對,更何況魏家同樣也有宗師強者,你們荊家自然更加不敢單槍匹馬動手,如果我冇猜錯,你應該是找到了另外的強援吧,是桑家?還是裴家?”

說完之後,陳飛宇向荊立華身後的三名男子看去,這三人看年紀約莫都在50歲往上,眼睛有神,氣息悠長,雖站立在原地不同,卻給人一種沉穩如山嶽之感,非但是武道強者,赫然還是兩位宗師後期,以及一名宗師中期!

陳飛宇很清楚,縱然是排名第二的奚家,也隻有兩名宗師後期而已,所以,以荊家排名第六的實力,絕對不可能一次性出動如此豪華的陣容,唯一的可能,就是荊立華找到了另外的強援,而目前最有可能和荊立華聯手的,也就隻有桑家和裴家了。

聽到陳飛宇提起“裴家”後,裴靈慧微微皺眉,內心一陣心煩意亂。

荊立華哈哈大笑,道:“不愧是名震長臨的陳先生,果然聰明,不錯,實話告訴你,我昨晚去了清化市桑家,已經和桑家結盟,並且各自出動了家族中的最強戰力來對付你,一共兩位宗師後期強者,以及一位宗師中期強者,三對一,陳飛宇,縱然你實力再強百倍,今天你也是插翅難飛!”

“呀……”顏雨晴驚呼一聲,兩位宗師後期,再加上一名宗師中期,這已經是十分強大的戰力了,就算飛宇再厲害,可麵臨三位頂尖強者的圍攻,飛宇這次絕對是凶多吉少!

她眼眸中閃過深深的擔憂之色。

裴靈慧則是不屑地撇撇嘴,當初在長臨省陽江山時,她曾親眼見過,陳飛宇一劍斬殺傳奇境界的方鵬清,那一劍堪稱驚天地、泣鬼神!

連傳奇境界的絕代強者,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更彆說眼前的兩位宗師後期以及一位宗師中期了,人數雖然占據優勢,但想要憑藉他們來打敗陳飛宇,簡直是癡心妄想!

所以,裴靈慧一點都不為陳飛宇擔憂,甚至,還有些為荊立華感到默哀。

果然,如裴靈慧所料,麵對如此強大的陣容,陳飛宇非但冇有一絲一毫的膽怯,反而還挑挑眉,費解地道:“哦?隻有桑家,冇有裴楓嗎?”

荊立華輕蔑而笑,道:“昨晚我跟裴楓通過電話,原本以為裴楓也是有膽有識的人物,哪想到卻是個膽小鬼,竟然拒絕了我們的提議,不派出裴家的宗師強者,來跟我們一起圍攻你,真是令人不齒!”

裴靈慧勃然色變,正準備出口反駁,突然,隻聽陳飛宇已經笑了出來,邊笑邊道:“你以為裴楓是因為膽小,所以不派出高手來對付我嗎?錯了,簡直是大錯特錯,因為裴楓知道,就算把裴家的宗師強者全派出來,在我陳飛宇麵前,也隻是白白送命!”

說到最後,陳飛宇眼神逐漸睥睨,不可一世,彷彿一柄利劍,雖然還未出鞘,但是劍意已經沖天而起!

荊立華想起昨天陳飛宇神奇的一幕,臉色不由微變!

“年輕人口氣真是狂妄,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懂得謙虛了,也不知道是時代變了,還是現在的人越來越淺薄了。”突然,荊立華左邊的一位頭髮半百、長相清臒的人,揹負雙手向前邁了一步,走到了陳飛宇視線中,他傲然而笑,周身氣勢暴漲,和陳飛宇針鋒相對,繼續道:“老夫荊家荊亨太,宗師後期!”

此言一出,荊立華以及另外兩名宗師,紛紛大聲笑了出來。

陳飛宇能明顯感受到,眼前這位開口說話的人,也就是荊家的荊亨太,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是對麵三人之中最強的。

陳飛宇微微側目,笑道:“或許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你們眼光太過差勁,看不出來我說的話其實已經很謙虛了。”

對麵荊立華等人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笑聲更加放肆。

荊立華更是邊笑邊嘲諷道:“可笑,真是太可笑了,世上竟然還有如此不自量力之人,陳飛宇,你的囂張簡直是無知的令人恥笑!”

顏雨晴和裴靈慧隻覺得十分刺耳,眼眸中閃過厭惡之意。

片刻後,對方笑罷,緊接著另外一名宗師強者邁步而出,他身穿灰色練功服,臉色陰沉,彷彿一塊寒冰,周身散發的氣勢,竟然隻比荊亨太稍稍遜色一些,道:“桑家孫傲,宗師後期,特來取陳飛宇性命!”

“荊家左儲劍,宗師中期,前來一會長臨省陳先生!”

另外一名宗師中期強者同樣邁步向前,他身材高大,手長腿長,一雙眼眸炯炯有神,彷彿散發著精光!

這三人站在一起,雖然並未動手,但是氣勢之強,卻令裴靈慧和顏雨晴心生駭然。

顏雨晴擔憂之下,直接拉著了裴靈慧的手,焦急地小聲問道:“對麵這麼多人,而且每個人看起來都特彆的厲害,飛宇不會出事吧?”

“你放心吧。”裴靈慧小聲說道:“你彆忘了,我可跟你講過陳飛宇在陽江山的巔峰決戰,你說,陳飛宇會不會有事?”

顏雨晴一愣,對啊,陳飛宇連傳奇強者都能斬殺,更彆提對麵隻有宗師了。

想到這裡,顏雨晴才稍稍鬆了口氣。

突然,陳飛宇道:“兩位宗師後期,以及一位宗師中期,這應該就是你們荊家和桑家全部的戰力了吧?”

根據魏家和奚家的實力進行判斷,桑家應該隻有孫傲這一位宗師後期,而荊家實力稍強,除了宗師後期的荊亨太外,再多一位宗師中期強者也在情理之中。

荊亨太負手而立,傲然道:“如果論起頂尖戰力,自然隻有我們三人冇錯!”

陳飛宇點點頭,道:“也就是說,隻要在這裡斬殺了你們三人,那荊家和桑家,就會從此元氣大傷,甚至直接從十大家族中除名,我說的冇錯吧?”

他聲音平淡,彷彿在敘說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然而荊亨太等人再度大笑起來。

“真是不自量力,我們三人聯手,除非你陳飛宇已經到了傳奇境界,或者是有傳奇強者來救你,否則的話,今天你必死無疑!”荊亨太嗤笑不已。

陳飛宇手捏劍訣,指端劍氣吞吐不滅,神色睥睨,道:“今天誰殺誰,誰又會死在這裡,我會讓你們從我的劍中尋找到答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