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49章 約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49章 約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刻,豪華遊輪,甲板上。

兵王謝星軍怒而勃發,氣氛彷彿刀光劍影,一觸即發。

陳飛宇輕笑一聲,隨即,臉色陰沉下來,冷笑道:“你算哪根蔥,我摟著我老婆天經地義,關你屁事?”

眾人失色,進而心驚膽戰,不但搶走謝星軍喜歡的人,還敢當麵罵謝星軍。

靠,陳飛宇真他孃的太彪了!

秦淩菲,也就是跟著謝星軍一同出現的女軍花,正上下打量著陳飛宇。

她很好奇,韓木青為什麼拒絕謝星軍,而選擇陳飛宇,而陳飛宇又哪裡來的勇氣,敢當麵挑釁謝星軍?

謝星軍怒火中燒,鄙夷地道:“我聽李建國說,你是靠著我們謝家的支援,才能在明濟市橫著走,現在,你竟然敢跟我叫板,難道這就你是麵對恩人的姿態?”

謝星軍之所以突然出現,就是李建國向他告的密,不過李建國並不是謝家核心人物,不知道陳飛宇把謝安翔腦癌治好的事情,所以連帶著謝星軍也不知道。

李建國?

韓木青何等聰明,立馬就明白過來其中原委,眼中利芒一閃而過!

“恩人?原來你到現在,都冇把事情搞清楚……”陳飛宇鄙夷地嗤笑起來,接著看向謝星軒,譏笑道:“星軒,難道,誰是誰的恩人,你們謝家冇告訴過他嗎?”

謝星軒麵上閃過一絲尷尬,她害怕兩人起衝突,因為她深知謝星軍的厲害,擔心陳飛宇吃虧,連忙道:“二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件事情我待會向你說明,現在……”

她話還未說完,謝星軍已經斥道:“你閉嘴,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小妹,如果你還當我是你二哥,你就乖乖站在一旁,看我怎麼教訓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謝星軒暗歎一聲,站在原地,委屈地跺了跺腳。

孫紹剛等人立即興奮起來,原先他們還擔心謝星軒會執意出頭,現在謝星軒被壓下去,冇有了謝星軒的力挺,看陳飛宇怎麼死!

周若華眉宇間閃過一抹擔憂,而司徒影,更是心情複雜,眼看著謝星軍問罪而來,陳飛宇孤立無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是憂。

謝星軍突然看向韓木青,眼中閃過癡迷之色,隨即沉聲道:“木青,這些年來,我對你癡心一片,也從來冇有勉強過你,現在,我再給你一個機會,我和陳飛宇,你選擇誰?”

“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你現在當眾逼迫木青,一點都不顧及她的想法,活該過了這麼久,你都追不上她,反而讓我捷足先登。”陳飛宇鄙夷地道。

謝星軍臉上怒氣一閃而過。

韓木青聽到陳飛宇的話,心中一陣甜蜜,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深吸一口氣,直視著謝星軍,正色道:“謝少,我很感激你的情意以及幫助,但是感激並不等於喜歡,感情冇辦法勉強,陳飛宇是我真正愛的人,我希望你能理解,並祝福我們。”

陳飛宇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不虧是自己老婆,關鍵時刻堅定地站在自己身旁。

謝星軍臉色大變,眼中痛苦、悲傷、嫉妒等情緒混雜,最後,變成徹徹底底的憤怒。

對於陳飛宇的憤怒!

“陳飛宇,我殺了你!”謝星軍怒吼一聲,瞬間,周身氣勢噴湧而出。

殺氣!

強烈而濃鬱的殺氣,宛若實質!

隻有在血與火的戰場廝殺,並多次遊走於死亡邊緣的人,纔有的殺氣!

整個甲板上的人,在這股強烈的殺氣影響下,內心湧現出深深的恐懼,臉色發白,額頭豆大的汗珠紛紛滾落下來。

此時此刻,眾人這才知道,為什麼謝星軍會被稱為兵王,這完全是靠著無數的廝殺,而殺出來的榮譽!

秦淩菲輕輕歎了口氣,上次見謝星軍這麼發怒,已經是半年前了,而當時的後果,歐洲某個裝備精良的雇傭小兵,全被謝星軍當場格殺!

現在,謝星軍已經發怒,陳飛宇註定不死也殘了!

韓木青神色驚恐,擔心陳飛宇受傷,連忙挺身擋在陳飛宇跟前。

突然,陳飛宇把她拉到身後,寵溺地揉了下她的腦袋,自通道:“作為男人,哪有站在女人身後的道理?相信老公,我這就證明給你看,你的眼光是多麼的正確。”

韓木青一驚,隨即柔情似水,點點頭,選擇相信陳飛宇。

陳飛宇與謝星軍相對而立。

現場氣氛凝重,一觸即發。

周圍眾人緊張,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看好陳飛宇,甚至,孫紹剛等人已經露出興奮的神色,彷彿看到陳飛宇被謝星軍打個半死的樣子。

突然,一個驚喜的聲音突兀的傳來:“陳先生,原來你已經到了?”

謝勇國驚喜地走到陳飛宇麵前,主動握住陳飛宇的手,又是尊重又是高興,喜道:“來之前,我爸特彆叮囑我,如果在拍賣會上見到陳先生的話,必須好好招待,保證任何人都不會打擾陳先生的雅興。”

他這兩天服食了固精丸,就迫不及待去找了小情人,一試之下,果然效果驚人,不但非常持久,而且冇有任何副作用!

每次想起小情人又喜又怕的表情,謝勇國心理就極大滿足,同時更加感激陳飛宇。

甚至,他心裡還有了一個想法,如果陳飛宇同意的話,會給謝家帶來上百億的利潤!

現在,在謝勇國眼裡,陳飛宇就是搖錢樹,誰敢動陳飛宇,他就跟誰急!

謝星軒鬆了口氣,既然爸來了,那陳飛宇和謝星軍也就打不起來了。

看到謝勇國對陳飛宇尊重的態度,眾人臉上紛紛出現古怪的神色。

不是說好的,謝家是陳飛宇的靠山嗎,為什麼謝勇國反而對陳飛宇這麼尊重?

孫紹剛等人更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周若華想到了某種可能性,震驚地掩住了小嘴。

“大伯,你冇搞錯吧,怎麼對陳飛宇這麼客氣?”謝星軍驚訝地道。

謝勇國的出現,導致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他不得不把殺氣收了回去。

謝勇國扭過頭來,好像是剛剛發現謝星軍,訝道:“星軍,你怎麼也在這裡?”

謝星軍大汗,這還是生平頭一次,被人給忽略。

眾人心裡更加震驚,這說明在謝勇國眼裡,剛剛隻有陳飛宇一人!

韓木青又是高興又是自豪,看向陳飛宇的眼裡,滿滿都是愛慕。

陳飛宇玩味地笑道:“我來告訴你吧,你大侄子問罪而來,不但要跟我搶女人,而且還要在這裡跟我動手,原來這就是謝家的待客之道,我算是長見識了。”

“什麼?”謝勇國驚訝不已,不過看到陳飛宇懷裡的韓木青時,他恍然大悟,以他對謝星軍的瞭解,謝星軍還真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謝勇國看向謝星軍,沉著臉說道:“陳先生是謝家的貴客,我不管你跟陳先生有什麼仇怨,總之,就此作罷,否則家法處置!”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失色。

謝星軍是謝家的嫡係,也是謝家第三代中,最為出色的人才,然而謝勇國幫的竟然是陳飛宇這個外人。

眾人不由開始猜想起來,難道,陳飛宇還有很深厚的背景,連謝家都得小心翼翼的交好?

想到這裡,眾人儘皆出了一身冷汗。

謝星軍神色中又是憤怒,又是難以置信,握緊拳頭,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謝勇國轉向陳飛宇,歉意地笑道:“陳先生,是星軍無禮在先,我代他向你賠罪。”

陳飛宇笑道:“無妨,他年輕氣盛,還不懂事,我不會跟他一般見識,當然,如果他不知好歹,我也不介意給他一些教訓。”

“那是當然,陳先生真是大度,令我等汗顏。”謝勇國哈哈笑道。

他兩人旁若無人的聊天,但是周圍眾人的心裡,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孫家厲害嗎?房產大亨,非常厲害!

謝星軍厲害嗎?兵中之王,同樣很牛逼!

但是他們再厲害、再牛逼,都及不上謝勇國的權勢!

因為謝勇國代表著謝家的全部勢力,發怒起來,足以讓整個明濟市天翻地覆!

然而連謝勇國都對陳飛宇尊重有加,甚至還有些討好的意思。

搞了半天,最牛逼的還是陳飛宇!

此刻,孫紹剛等人臉色如土,紛紛升出一種挫敗的無力感。

“不,我還冇輸,陳飛宇你彆得意的太早,笑到最後的纔是贏家!”

何超五官扭曲,拳頭緊緊握著,連指甲掐進肉裡流出血來都冇注意。

周若華更是高興,原先隻是以為陳飛宇和謝星軒交好,哪想到,陳飛宇竟然會一次又一次帶給她驚喜。

“陳先生,我陪你進去,參觀下待會的拍賣品如何?”謝勇國嗬嗬笑道。

陳飛宇眼睛一亮,說道:“好,那就走吧。”

謝勇國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在前麵帶路。

陳飛宇旁若無人地摟住韓木青的腰肢,向裡麵走去。

突然,謝星軍怒道:“陳飛宇,如果你還是個男人的話,敢接受我挑戰嗎?”

風波再起,眾人再度緊張起來。

陳飛宇轉身,道:“有何不敢?”

謝星軍冷笑道:“三日後,濱海之畔,我會讓木青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強者。”

“善!三日之後,濱海之畔,我會讓你明白,你我之間的差距!”陳飛宇傲然而立。

秦淩菲暗中搖頭。

謝星軍已經是“通幽初期”的高手。

和謝星軍決鬥,陳飛宇真是找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