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447章 玉雲震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447章 玉雲震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回到柳天鳳那裡後,頓時一陣無語,隻見地麵全是七零八落的酒瓶,少說也有二十多瓶。

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

柳天鳳和魏雅萱兩女醉顏酡紅,趴在沙發醉的一塌糊塗。

“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陳飛宇驚道,怎麼一小會兒不見,她倆喝了這麼多酒

蕭雪菲坐在一旁,白了陳飛宇一眼,道“還不都是因為你”

柳天鳳和魏雅萱作為情敵,拚起酒來誰也不肯服輸,最後拚了個兩敗俱傷,同時醉倒在地。

陳飛宇瞬間明白過來,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魏風淩也走了過來,見到這一幕後嚇了一跳。

“我們走吧,在這裡吹空調時間長了,她倆容易生病。”

陳飛宇說罷,正準備去把柳天鳳抱起來。

突然,眼前香風一閃,蕭雪菲已經搶先一步,把柳天鳳給抱了起來,留給陳飛宇一個你懂的眼神,道“你來照顧雅萱,柳小姐交給我行了。”

魏風淩看在眼裡,知道蕭雪菲是故意創造雅萱和陳飛宇的機會,他自然也不能當電燈泡,連忙問最後幾個問題,道“飛宇,你會賭石嗎”

“不會。”陳飛宇聳聳肩,當著魏風淩的麵,直接一個公主抱,把魏雅萱青春動人的嬌軀抱在了懷裡。

魏風淩神色一滯,道“那後天的賭石賽怎麼辦”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大活人,還能被尿憋死不成”陳飛宇瀟灑地道,抱著魏雅萱向外麵停車場走去。

魏風淩留在原地,已經風淩亂,靠,明明不會賭石,竟然還答應和孫長東試,這不是找輸嗎

陳飛宇來到外麵的停車場,隻見月明星稀,夜風如水,吹在人身彷彿情人的撫摸,讓人身心清爽。

月色下,蕭雪菲站在柳天鳳那輛紅色瑪莎拉蒂車旁,香車美人,動人至極。

至於柳天鳳,已經被她放在了車裡的後排座位。

陳飛宇向蕭雪菲點點頭後,抱著魏雅萱向自己的邁巴赫走去。

“接著。”

突然,蕭雪菲淩空扔給陳飛宇一串東西。

陳飛宇接在手,隻見是一串鑰匙,不由心下怪。

“這是雅萱房間的鑰匙,待會兒你照顧好她,至於柳小姐,我會把她送到房安頓好的。”蕭雪菲說罷,便瀟灑地坐進車裡,駕車離去。

陳飛宇心頭泛起一陣古怪的感覺,有蕭雪菲這麼做姐姐的嗎大晚的,讓自己照顧醉酒的魏雅萱,而且還把魏雅萱房間的鑰匙留給自己,她不怕自己忍不住,把魏雅萱給“吃”了

陳飛宇倒是冇什麼意見,隻是這樣一來的話,算魏雅萱真的對自己芳心暗許,但這樣不明不白的要了她,隻怕魏雅萱第二天醒過來後也會懷恨在心。

“武癡是武癡,腦迴路跟普通人果然不一般。”陳飛宇搖頭感歎,突然低頭,看了懷醉酒的少女一眼,笑道“你說對不對”

魏雅萱像個小貓蜷縮在陳飛宇懷,嘴裡嘟囔了幾句,也聽不清她說的是什麼。

“哈。”陳飛宇楊天輕笑一聲,自語道“玉雲省自己原先想的還要有趣。”

他打開車門,輕柔地把魏雅萱放進車的後排座位讓她躺下。

接著,陳飛宇開車,一路向魏家彆墅平穩駛去。

希爾頓酒店門口,魏風淩看著漸漸消失的車影,自言自語道“算了,今晚我還是去公司睡覺吧。”

卻說陳飛宇開著車,冇多久便回到了魏家彆墅,隻見紅色瑪莎拉蒂已經停在了停車場,顯然蕭雪菲帶著柳天鳳已經回來了。

陳飛宇把魏雅萱從車裡抱出來,一路來到魏雅萱的房間,用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

這還是陳飛宇第一次來魏雅萱的閨房,隻見房間以粉紅色調為主,書桌還放著一隻紅色的小豬佩,處處體現出青春、活力的少女風格。

陳飛宇把魏雅萱放在柔軟的大床,替她脫掉鞋襪,蓋被子後,正準備離開。

突然,魏雅萱緊緊抓住了他的手。

陳飛宇還以為魏雅萱已經醒了,扭頭看去,隻見魏雅萱依舊在睡覺,雙眸緊閉,一邊抓著陳飛宇的手,一邊嘟嘟囔囔說著夢話“飛宇唔人家人家那裡一點都不小,你你彆親人家”

陳飛宇臉色頓時古怪起來,感情這丫頭不但在做春夢,而且還夢到了自己。

他再度向魏雅萱看去,隻見魏雅萱五官精緻的宛若精靈,由於醉酒的緣故,白皙的肌膚,隱隱透著紅色,簡直是嬌豔欲滴,足以令任何男人犯罪。

陳飛宇怦然心動,低頭在魏雅萱紅潤的雙唇輕輕一吻,接著輕輕掰開魏雅萱的手,起身向外麵走去。

“我還真是純潔的像一位君子。”

陳飛宇來到房間外麵,忍不住輕笑一聲,接著又來到柳天鳳房間看了下,隻見柳天鳳已經和衣睡下,本著不能厚此薄彼的心態,同樣在柳天鳳嬌唇輕輕一吻,便放心的回到自己房間,開始打坐練功起來。

第二天,長臨省陳先生來到玉雲省的訊息,已經宛若狂風暴雨一樣,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了整個玉雲省流社會,玉雲省不少勢力為之震動

此刻,裴家彆墅,一間小小的靜室。

靜室內陳列很簡單,隻有牆壁掛著一副大大的“靜”字,下方放著一張黑色檀香木桌,麵擺放著一方精緻的香爐。

此刻,一支已經點燃的沉香,正在香爐嫋嫋升起,散發著清香雋永的味道,令人心神安靜。

裴楓盤腿坐在靜室的蒲團,看似在打坐,實則是在思考。

每當裴楓遇到棘手的問題時,他會來到這間靜室進行沉思,甚至,一統整個玉雲省地下世界而製定的策略,是在這間靜室製定出來的。

現在對於裴楓來說,最為棘手的問題,是陳飛宇來到了玉雲省。

次在長臨省陽江山之巔,陳飛宇和方鵬清一戰,給他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陳飛宇不但能以宗師後期的實力硬抗傳強者,甚至最後一招“裂地劍”,更是將方鵬清當場斬殺,顯示出陳飛宇傳初期強者還要恐怖的實力,完全重新整理了裴楓對陳飛宇的認知。

他知道陳飛宇會來玉雲省,甚至次還和陳飛宇約好,在玉雲省一決雌雄。

然而,陳飛宇來的太快,快的讓他措不急防,以至於覺得十分棘手,便來到這間靜室思考起來。

“以陳飛宇展現出來的實力,傳初期強者絕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甚至傳期也未必能夠擋下陳飛宇,至少也得有傳後期的實力”

“如果圍攻陳飛宇,以多取勝的話,還有兩個難點,一個是不知道裂地劍是否有群體攻擊的能力”

“陳飛宇剛來玉雲省,便得罪了桑家,那麼桑家便是可以爭取的力量,再加樂家的樂玉清,那我方至少有了數位宗師強者,如果再將其他大家族聯合起來,並且施壓魏家”

裴楓腦海一個念頭接著一個念頭,每一個念頭都是想著如何對付陳飛宇。

突然,“咚咚咚”,敲門聲響了起來。

裴楓下意識皺皺眉,他不喜歡在思考的時候被人給打擾,不過他知道,現在敢來打擾自己的,有且隻有一個人,那是他的妹妹裴靈慧。

果然,房門被推開,穿著一身紅色漢服的裴靈慧快步走了進來,坐在裴楓對麵,神色有些慌張與驚訝,道“哥,我剛聽到外麵有人說,陳飛宇來了玉雲省”

她先前在自己的房間撫琴作樂,哪想到卻聽到外麵有人說陳飛宇來了,她心愕然下連忙出去問,這才知道,整個玉雲省都已經傳遍了。

當下,她便去找裴楓的房間找他,結果冇找到,微微轉念後,便猜到裴楓在這裡,所以徑直走了過來,這纔有現在這一幕。

麵對妹妹急切的發問,裴楓點點頭,道“陳飛宇的確來了,現在他在永古市。”

“永古市那不是魏家兄妹的地盤嗎,陳飛宇去那裡做什麼”裴靈慧眼眸閃過一絲好,接著問道“對了,次在陽江山的時候,你不是和陳飛宇約好,讓他來玉雲省一決雌雄嗎,你說,現在陳飛宇這麼快來了玉雲省,該不會是來對付咱們裴家來了吧”

裴楓微微沉吟,道“我也有些搞不清楚陳飛宇的目的,根據我這邊得到的訊息,陳飛宇來到玉雲省後,徑直去了永古市,現在住在魏風淩家,昨晚的時候,在永古市孫長東召開的晚宴,陳飛宇還打斷了桑樂天兩隻手”

裴靈慧驚呼道“桑樂天的手都被陳飛宇打斷了以桑家睚眥必報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陳飛宇,不過話說回來,陳飛宇還真是一點都不懂得低調,剛來玉雲省冇多久,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聽她的語氣,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埋怨陳飛宇太能找事。

裴楓冷笑一聲,道“陳飛宇豈止是不懂低調簡直是出人意表,昨晚的時候,他還和孫長東約好試三場,分彆是賭石、賽車和繪畫,而明天在永古市古玩市場,陳飛宇會進行第一場賭石試。

哼,派人調查了陳飛宇這麼長時間,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陳飛宇連賭石都會,隻是讓我不明白的是,陳飛宇來玉雲省,究竟是為了什麼”

永古市古玩市場

裴靈慧記住了這個訊息,眼眸不由一亮,心頓時升起某個想法,而且越想越心動,同時下意識順著裴楓的話語說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陳飛宇這個人行事風格總是跟彆人不太一樣,讓人摸不著頭腦,而且還特彆可恨”

說完後,裴靈慧心裡是一陣惱怒,她裴靈慧容顏貌美、風華絕代,是多少人心目高高在的女神偏偏陳飛宇對她不屑一顧,不但把她直接從高高在的神壇拉進塵埃裡,而且還狠狠地踩了幾腳。

裴楓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冇發現裴靈慧的神色,自語道“雖然不清楚陳飛宇的目的何在,可他這樣一尊大佛來了玉雲省,如果不找咱們裴家的麻煩那才叫怪了,不行,我得早做佈置對付陳飛宇才行”

天津https:.tetb.-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