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446章 三場約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446章 三場約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場的大多數人,對長林省的“陳先生”都是隻聞其名,未見其人,對於他們來說,陳先生就是遠在天邊的傳奇式人物,所以見到眼前的陳飛宇自稱是武道宗師後,也冇人能把他和長臨省那位鼎鼎有名的陳先生聯絡在一起。

隻是冇想到,眼前這個年輕的不像話,而且還剛剛在宴會上出儘風頭的人,竟然就是赫赫有名的傳奇式人物,這對他們的衝擊不可謂不大。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負手而立,眼神自信而堅定,挑眉笑問道:“你怎麼知道是我的?”

此言一出,陳飛宇無疑於當眾承認他就是長臨省陳先生了,這下週圍眾人中剛剛心裡還有一些存疑的人,也再無疑惑,“嘩”的一聲,紛紛議論起來。

“我靠,原來他就是那個長臨省的陳先生,聽說他年紀輕輕,就劍敗劍道宗師仇劍清,一統長臨省地下世界,被譽為長臨省近三十年來,最為傳奇的人物,想不到他竟然這麼年輕?難不成他打孃胎裡就開始練武不成?”

“可不是嗎,我聽說原本咱們玉雲省裴家的裴楓大少,都把陳先生引為生平大敵,甚至還因此推遲了染指長臨省的計劃,嘖嘖,想咱們玉雲省裴楓大少是何等驚才絕豔的人物,連他都特彆忌憚的陳先生,這位陳先生真是牛叉到爆啊!”

“那你知道裴楓大少為啥對陳先生特彆忌憚不?”

頓時,一句話把周圍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連連催促他快說。

那人得意地小聲說道:“我也是從彆處得到的訊息,聽說裴楓大少手下頭號戰將,咱們玉雲省鼎鼎有名的‘雙掌無敵’雲振雄,在長臨省一家溫泉彆墅村,和陳先生大戰了一場,兩人從地上打到了天上,又從天上打回地上,打的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最後陳先生技高一籌,一劍斬斷了雲振雄的右臂。現在雲振雄實力倒退,裴楓大少的勢力也等著元氣大傷,所以對陳先生特彆忌憚。”

周圍眾人聽完後,紛紛倒抽一口涼氣,“雙掌無敵”雲振雄在玉雲省威名赫赫,是不少人心中高高在上的神仙一流人物,然而這樣的神仙人物,竟然被陳飛宇給斬斷了一條胳膊,那陳飛宇的實力,又是何等的恐怖?

此刻,雖然陳飛宇年輕不已,但周圍眾人對陳飛宇卻是越發敬畏。

孫長東上上下下打量著陳飛宇,雖然早就不止一次聽說過長臨省陳先生的傳奇事蹟,但是聽到周圍眾人再一次說出來後,內心依舊震撼不已,笑道:“據我所知,陳先生真正的名字,就叫做陳飛宇,而你剛剛又展現出了宗師強者的實力,再加上你這麼年輕,跟傳說中長臨省的陳先生十分吻合。”

“但是單單這樣,應該還不足以讓你判斷我真正的身份。”陳飛宇聳聳肩道。

“不錯。”孫長東大大方方的承認,道:“陳先生應該認識我那個不爭氣的小舅子蔣建平吧?今天他被你揍了一頓後,就過來找我把當時的事情說了一遍,我立馬派出人去調查你的身份,結果呢,還真被查到你是從長臨省坐飛機來的。

當然,當時我還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除了知道你從長臨省來,而且跟魏家關係很近外,剩下的一無所知,但是結合剛剛發生的事情,以及我上麵所說的特征,那麼我想,在整個偌大的長臨省,也隻有陳先生一人,名字既叫陳飛宇,年紀又那麼年輕,而且還是一位宗師強者了。”

陳飛宇撫掌而笑,道:“想不到我會因為蔣建平而泄露了身份,不過話說回來,你分析的很精彩。”

“過獎了,不知道陳先生來找孫某人,是所為何事?”孫長東謙虛地而笑了笑,眼中卻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這段日子以來,陳先生的名聲如日中天,就連他們遠在玉雲省,都能聽到關於陳先生的傳奇事蹟,是以,得到陳飛宇的稱讚,讓孫長東內心有些興奮得意。

陳飛宇笑道:“我有事情想要請教孫振華老爺子,所以想請孫先生代為引薦。”

孫長東微微沉吟,片刻後,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口道:“我拒絕。”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紛紛驚撥出聲,孫長東竟然敢當麵拒絕陳先生,他……他就不怕陳先生一怒之下針對他們孫家嗎?

魏風淩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不喜之色,孫長東雖然在永古市也算是個不弱的家族,但是在魏家麵前卻算不上什麼,想不到他親自帶陳飛宇過來,孫長東竟然還這麼乾脆的拒絕,一點麵子都不給,這讓魏風淩感到一陣顏麵無光。

陳飛宇直接問道:“為什麼?”

孫長東自得而笑,道:“我之所以拒絕你,原因有三,第一,我們玉雲省麵對外來勢力時,一向會放下私怨、同仇敵愾,而裴楓大少和你素有宿怨,甚至連我們玉雲省的‘雙掌無敵’雲振雄都敗在你的手上。

從另一方麵說,你是我們玉雲省的敵人,如果我直接答應幫你的忙,那我說不定會被裴楓等人針對,對我十分不利,更彆提你剛剛還把十大家族之一的桑家也給得罪了,我可擋不住他們這些超強家族的雷霆一擊,這是我拒絕你的第一個理由。”

陳飛宇點點頭,道:“合情合理,那第二個原因呢?”

“第二,你今天揍了我小舅子一頓,雖然我調查完這件事情後,知道是他理虧,可我媳婦就蔣建平一個弟弟,要是讓我媳婦知道我幫助了蔣建平的仇人,那我回家可得連續跪一個禮拜鍵盤了,冇辦法,誰讓我孫某人害怕老婆呢?”孫長東自嘲而笑。

頓時,周圍眾人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孫長東怕老婆,這是整個永古市上流社會都知道的事情。

陳飛宇聽孫長東自揭其短,反而對孫長東有了一絲好感,笑道:“這個理由同樣合情合理,那第三個原因呢?”

“第三個原因嘛……”孫長東興奮起來,道:“因為我要揚名立萬,我知道你是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也知道裴楓引你為畢生大敵,如果我和你比試一場獲勝的話,那我孫長東的名聲,不說響徹整個華夏大地,至少也能震動玉雲與長臨二省!

所以,第三個原因,我想藉此機會與你較量一番,如果你能贏得了我,那我就為你引薦,而且這樣一來,我想無論是裴楓,還是我媳婦,都不好意思再針對我,畢竟是因為我學藝不精輸掉比賽,他們也怨不得我。”

眾人紛紛震驚不已,想不到孫長東還有如此野心勃勃的一麵,竟然打算藉由挑戰長臨省陳先生的機會,來將自己的名聲傳揚出去,就衝這一點,孫長東就是個牛人!

陳飛宇撫掌而笑,道:“你的勇氣令我欽佩,那不知道你想比試什麼呢?以我的眼光看來,你身上一絲真氣波動都冇有,應該不是武道中人。”

“陳先生果然慧眼如炬,我一點武功都不會,自然不可能自大到跟陳先生動手。”孫長東笑著道:“我孫某人平生最自豪的是四件事,文物鑒賞、賭石、賽車以及繪畫,其中,尤其是鑒定文物,孫某人更是儘得家中真傳,一雙火眼金睛從未出過錯。

不過陳先生放心,我孫某人是個講究公平的人,既然不比陳先生最擅長的武道,那自然也不能比我最為擅長的文物鑒定。

所以你我之間一共比試三場,賭石、賽車與繪畫,三局兩勝,如果陳先生能夠勝出,我絕無二話,立即帶你去見你想見的人,陳先生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再度躁動起來。

“我去,孫長東這老小子可以啊,不但敢當麵拒絕長臨省陳先生,而且還敢跟陳先生比試,真是膽大包天。”

“你懂什麼,孫長東精明著呢,雖然不比文物鑒定,但整個永古市誰不知道,他無論賭石還是繪畫,都是玉雲省一絕,而且我記得他二十來歲的時候,還專門去當過一段時間職業賽車手,那賽車技術能差嗎?他這照樣是拿自己擅長的事情來跟陳先生比,一點都不公平,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聽著周圍的議論與指責,孫長東麵色不變,反而還露出得意之色,又問了一遍,道:“陳先生,您覺得意下如何?”

陳飛宇笑了笑,揹負雙手,氣度不凡,道:“可以,三局兩勝。”

周圍眾人再度嘩然,這種比賽明擺著對陳飛宇不公平,他竟然還這麼爽快的答應,陳先生這究竟是自信還是盲目?

魏風淩立即小聲勸道:“飛宇,孫長東說的這幾樣,都是他極為擅長的本領,你跟他比的話太過吃虧,要不咱們先回去,然後再從長計議?”

陳飛宇搖搖頭,道:“我意已決,不過三場比試罷了,我陳飛宇又有何懼?”

孫長東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道:“好!不愧是威震長臨的大人物,就是爽快,兩天後,在永古市最大的古玩市場,會有一場賭石盛會,我們就在那裡進行第一場比試,到時候,孫某人恭候陳先生大駕。”

“善。”陳飛宇含笑而應,轉身離去。

目的已經達到,這個宴會也冇參加的必要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