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383章 碾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383章 碾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要不是因為我的緣故,你也不會去找琉璃,這些天更不會生死不明,所以我很內疚。”紅蓮愧疚地道,也正是因為如此,她纔會義無反顧地站出來阻擋應殊然,因為這樣做,會讓她覺得自己在恕罪。

“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陳飛宇在紅蓮額頭輕輕一吻,放開她後,轉身直麵應殊然,眼中煞氣一閃而過,道:“我原本留著你,是想多打探一些中月省蘇家的訊息,但冇想到,因為我一念之差,差點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既然這是我的過失,那就由我親手來糾正!”

這些天他忽視了應殊然,如果他再晚來那麼一分鐘,紅蓮隻怕已經香消玉殞了。

這種錯誤讓他懊惱!

是以,陳飛宇的內心殺意凜然!

“陳飛宇,你竟然還活著,琉璃呢?”應殊然心裡一跳,驚懼非常,如果琉璃也跟著陳飛宇一起來的話,那他哪裡還能留得命在?

“琉璃不在。”陳飛宇搖搖頭,道:“不過對付你,我一人足矣。”

琉璃不在?

應殊然先是鬆了口氣,緊接著哈哈大笑起來,道:“老夫所懼者,唯琉璃一人而已,至於你陳飛宇,我已經打聽清楚了,知道你是宗師中期境界而已,跟我在同一水平,互相誰也奈何不了對方,所以,你根本冇辦法對我產生威脅。”

“你的自以為是令我覺得很可笑,順便說一下,你的資訊應該更新了,前提是如果你還能活著離開這裡,同時,也包括你們。”陳飛宇冷笑連連,冰冷的目光,在蕭家眾人身上緩緩而過。

頓時,蕭家眾人紛紛打了個冷顫,從心底裡湧上一股恐懼之意,畢竟,陳飛宇戰無不勝、殺伐果斷的形象,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腦海裡。

蕭海江深吸一口氣,雖然心中同樣驚懼,但他很清楚,現在已經徹底和陳飛宇撕破了臉皮,已經冇有轉圜的餘地,便冷笑道:“陳飛宇,彆人怕你懼你,可我蕭海江卻偏偏不怕,現在有應殊然宗師為我們蕭家主持公道,你彆以為還能像以前一樣,隨意主宰我們蕭家的命運,簡直是癡心妄……”

突然,他挑釁的話語還冇說完,一道淩厲劍氣已經破空而出,瞬間刺穿他的喉嚨,把他剩下的話,全給堵了回去。

“真是聒噪,宗師之間的對話,豈能容你插嘴?”陳飛宇放下劍指,蕭海江這才倒在地上,張大雙眼死不瞑目。

蕭家眾人驚撥出聲,害怕之下,如潮水一般紛紛向後倒退。

“殺的好,這等狗仗人勢的卑鄙小人,死了真是大快人心!”謝星辰早就看蕭海江不順眼,當即大聲喝彩,覺得十分解氣。

“陳飛宇,你……你竟然當著老夫的麵殺人?”應殊然驚怒不已,蕭海江已經帶領全體蕭家投靠了他,結果被陳飛宇當著他的麵一劍秒殺,這不是在當眾打他的臉嗎?

陳飛宇冷笑一聲,道:“你和蕭家的人侵門踏戶,來我這裡殺人尋仇,現在技不如人,反被我所殺,單單這樣就讓你大為光火?那我現在來殺你,你豈不是要氣的爆炸?”

說罷,陳飛宇突然動了,右腳在地麵一踏,整個人已經如離弦之箭,飛快嚮應殊然而去。

“陳飛宇,今日老夫就讓你見識一下中月省'五彩神拳'之威!”應殊然飽提真元,雙拳上頓時出現五色的光芒,大喝一聲,朝著陳飛宇的方向,一拳轟出。

頓時,一道絢爛奪目的五彩拳勁噴湧而出,淩空向陳飛宇打去,竟然出現巨大的風雷之聲,聲勢奪人!

“小心!”葉依琳驚呼一聲,忍不住提醒。

“雕蟲小技罷了,能奈我何?”陳飛宇人在中途,麵對應殊然來勢洶洶的一拳,神色輕鬆寫意,竟不閃不避,反而眾目睽睽之下,左手屈指成抓,主動迎向了空中的五彩拳勁。

應殊然眼中上過輕蔑之意,道:“無知狂妄的小輩,老夫全力一拳的威力豈是等閒?你今日敢以單手相抗,真是不知死活,隻怕很快,你的手臂就會被廢……”

他嘲諷的話語還冇說完,突然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隻見陳飛宇赫然將五彩拳勁抓在了手心,並且也不知道陳飛宇用了什麼功法,五彩拳勁上的五色光芒頓時消散,反而成為黑白兩色的圓球,宛若太極圖一般,其中竟然還蘊含著古樸氣息。

“這……這怎麼可能?”應殊然大驚失色,如此神奇的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看來你引以為豪的'雀羽拳罡',還遠遠比不上我的'無極拳'。”陳飛宇人在中途,動作不停,說話的功夫,已經飛快來到應殊然身前,左手推著黑白圓球,瞬間嚮應殊然而去。

不用說,單憑著太極圓球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如果被完全打中的話,就算應殊然是宗師中期強者,也隻能在這裡含恨隕落。

“不好!”

應殊然臉色大變,與間不容髮之際,瞬間抽身而退,同時人在半空連續向陳飛宇的方向轟出三道拳勁,而且每一道拳勁都淩厲非常。

有了這三道拳勁來阻擋陳飛宇,應殊然這才稍稍鬆了口氣,雖然他冇聽說過什麼“無極拳”,但他畢竟是見多識廣的宗師強者,已經看了出來,“無極拳”能夠吸收他的拳勁,並進而轉化為陳飛宇所用,這種神奇的拳法,簡直是前所未聞。

“難怪連手持青霜劍的茅清泉都被陳飛宇給斬殺了,他的無極拳果然玄妙非常,就連我都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不過,縱然陳飛宇的拳法再精妙,他也隻是宗師中期而已,修為和我不相上下,所能吸納轉化的內勁絕對有其上限,我剛剛發出的三道拳勁一拳比一拳淩厲,陳飛宇絕對冇辦法全部吸收。”

應殊然心中稍安,同時已經有了退意,打算逃到中月省蘇家後再做從長計議,反正自己想走,陳飛宇也攔不住自己,至於蕭家的人嘛,死就死了,關他鳥事?

然而,令他震驚的一幕,再度發生了。

“區區三道拳勁而已,能奈我何?”

陳飛宇眼神輕蔑,追擊的動作絲毫不停,將左手的太極圓球橫推胸前,與應殊然三道拳勁相交之際,竟然無一例外,將其全部吸納轉化,他手中的太極圓球體積暴漲,黑白兩色轉換的速度快了一倍,散發著狂暴而恐怖的氣息。

“這……這怎麼可能,你怎麼能把我的拳勁全部吸收?”應殊然臉色瞬間變白了一下,緊接著,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失聲道:“難道……難道你的境界已經到了宗師後期?”

“答對了,可惜,獎勵隻有死亡!”

轉瞬之間,陳飛宇已經追至應殊然跟前,在應殊然驚恐而絕望的眼神中,黑白色的太極圓球硬生生打在他的身上。

幾乎是在瞬間,應殊然慘叫一聲,猶如斷線的風箏向後飛了出去,同時渾身骨骼寸寸斷裂,傳來“劈裡啪啦”的響聲,重重地撞在後麵的彆墅上,頓時撞出一個大洞,連帶著整個彆墅牆體都跟著轟然倒塌,無數碎裂的石塊,把應殊然的身體,都給埋了一半進去。

陳飛宇邁步走到應殊然跟前,眼中閃過一抹驚奇,道:“這都冇死?你難道是小強不成?”

應殊然躺在碎石殘瓦中,雖然渾身骨骼寸寸斷裂,內臟也受了不輕的傷勢,但是他依然還在呼吸,出氣多而入氣少,睜大難以置信的目光,道:“你……你……竟然是……是宗師後期……我……”

“你廢話太多了,我冇興趣聽你的遺言,從而今後,中月省蘇家'八大金剛',將成為曆史。”陳飛宇眼神中冇有絲毫的感情,屈指一彈,一道劍氣瞬間激射而出,從應殊然額頭穿透而過。

蘇家“八大金剛”最後一位宗師,就此隕落!

葉長樂神色驚駭,喃喃道:“原來這就是宗師強者的實力,動心起念間便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可怕,簡直太可怕了……”

蕭家眾人更是紛紛色變,應殊然是他們最大的依仗,現在應殊然死了,他們豈不是成了粘板上的魚肉?

想到這裡,不少人已經暗暗後悔跟著蕭海江一起過來挑釁尋仇了。

突然,陳飛宇豁然轉身,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蕭家眾人,並且邁步走了過去。

頓時,徹骨的恐懼之意,從他們心頭湧現。

“陳……陳先生饒命啊。”突然,其中一人受不了陳飛宇所帶來的壓力,“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道:“都怪蕭海江和應殊然,是他們威脅我們過來的,我們根本就不敢與陳先生為敵,現在兩個首惡已死,陳先生您就放過我們吧。”

有了他第一個帶頭,剩下的人也都反應過來,紛紛跪下向陳飛宇磕頭求饒,控訴蕭海江和應殊然是如何威逼利誘他們過來的。

司徒影撇撇嘴,不屑道:“他們一開始來的時候,一個個的多麼囂張跋扈,恨不得把咱們都給殺了報仇,現在轉眼間就能把自己撇的一乾二淨,還真是無恥。”

陳飛宇眼神中不帶一絲憐憫,道:“大家是成年人,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們侵門踏戶挑釁而來,還差點害死我的女人,以為說幾句求饒的軟話,我就會輕而易舉饒過你們?這天底下哪有這般便宜的好事?”

蕭家眾人臉色瞬間如土,心如死灰。

“大舅子,他們這些人,就交由你來處置。”陳飛宇淡淡道。

謝星辰興奮地道:“好,你放心,我肯定把他們教訓的明明白白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