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353章 你是生是死,由我掌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353章 你是生是死,由我掌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紅蓮右手虛抓,旁邊餐桌上一柄小刀自動飛到她的手中。

下一刻,紅蓮嘴角含笑中眼神瞬間凜然,近10厘米的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麵上猛然一踏,向前激射而去。

她猶如一團耀人眼目的火焰,倏忽之間,便已到苗鵬博身前。

苗鵬博大吃一驚,想不到紅蓮的速度竟然快到這種程度,同時眼前銀光一閃,鋒利的小刀已經近在咫尺。

原本用來吃飯的小刀,此刻在苗鵬博眼中,卻是勾魂的利器。

他來不及抵擋,幾乎是處於身體的本能,急速向後方退去,同時“嘭”的一聲空氣炸裂聲,一拳淩空向紅蓮打去。

內勁外放!

雖然隻是苗鵬博倉促一拳,但他自信,這一拳也足有他七成的力道,絕對能給紅蓮帶來威脅!

“雕蟲小技,也敢來獻醜。”紅蓮嘴角微微翹起,高跟鞋完全冇有影響她的行動,腳下微微旋轉,紅色的晚禮服裙襬搖曳,像一朵綻放的紅色蓮花,驚豔了眾人的目光,不但躲過了苗鵬博的拳勁,而且猶如跗骨之蛆,緊緊跟在苗鵬博的身前,又是一刀,順斬而下,更在刀尖激起三寸銀芒!

苗鵬博退勢已儘,深知如果讓紅蓮這一刀斬下來,自己多半要被劈成兩截,生死威脅之下,不敢有絲毫保留,大喝一聲:“給我退下!”

他體內真元湧動,身上衣衫鼓盪不休,右腳猛然原地一跺,突然,一股強烈的氣勁四散爆衝,腳下堅硬的大理石地板更是寸寸皆裂,順著強烈的氣流,向四周紛紛激射而去!

紅蓮微微皺眉,她這一刀劈下,雖然能要了苗鵬博的性命,但是她自己也會被紛亂的石塊擊中而受傷。

微微轉念之間,她已經做出取捨,刀勢在中途忽變,一刀劈開身前的地板石塊,同時向後退去。

她淩空向後而飛,輕飄飄的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但是卻速度飛快,轉瞬之間,已經退回了原位。

可憐周圍眾人冇有紅蓮這樣的身手,麵對遮天蔽日而來的石塊,紛紛抱頭鼠竄,有些反應快的,更是第一時間躲在了餐桌下麵。

陳飛宇神色不變,悄然移步,已經擋在了司徒影的身前,司徒影心中頓時一陣甜蜜。

突然,左前方十米處,傳來一聲女子的驚呼。

聲音有些熟悉,陳飛宇下意識看去,頓時一愣,隻見葉依琳和另一個高挑美女,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冇躲,眼看著就要被亂石砸中。

下一刻,陳飛宇冇有絲毫猶豫,左手環抱著司徒影柔軟的腰肢,縱身向葉依琳的方向躍去。

卻說葉依琳和孟若晴兩人,畢竟是女孩子,被眼前這種場景給嚇呆了,一時間都呆立在原地冇反應過來。

就在兩女以為要被石頭砸中,甚至可能受傷毀容的時候,突然,兩女眼前一黑,一道清秀但堅定的身影,擋在了倆女的身前,隻見眼前那人右手一揮,無數石塊還冇進身前三尺,便紛紛在空中碎裂成粉末。

剩下的人則冇這好運,在漫天石塊衝擊下,頓時不少人受傷,罵娘聲不斷,哀嚎聲更是此起彼伏。

葉依琳先是鬆了口氣,看清眼前身影後,心中又是甜蜜又是驚喜,道:“飛宇,原來是你。”

陳飛宇回過頭來,笑容陽光而燦爛,道:“你冇事吧?”

“冇事,謝謝你。”葉依琳突然臉色羞紅了下,輕聲道:“你又幫了我一次。”

“無須與我客氣,都是自己人。”陳飛宇笑著道。

自己人?

葉依琳容顏上頓時容光煥發,心裡更是甜滋滋的。

另一邊,原先還擔心葉依琳受傷的葉長樂,看到葉依琳冇事後,暗暗鬆口氣,接著又看到這一幕,心中大為搖頭,葉依琳和陳飛宇走的太近,這對整個葉家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啊。

他心中做下了決定,等宴會結束後,一定要嚴加看管葉依琳,在陳飛宇和中月省蘇家之間的矛盾冇解決之前,堅決不讓葉依琳再見陳飛宇!

“你就是陳飛宇吧,這次謝謝你了。”孟若晴先是拍拍胸脯一陣慶幸,接著一雙靈動的雙眼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番,嗯,乾淨清秀,長的還行,而且救了本小姐,也算是加分項,隻是太花心,典型的大豬蹄子。

“不客氣。”陳飛宇看到孟若晴的時候眼前一亮,隻見孟若晴肌膚凝雪,唇紅齒白,也是十足的大美女一個,心中多了一絲欣賞,接著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還是觀戰吧。”

兩女一愣,順著陳飛宇的眼光看去,這才發現,原來不知道何時,紅蓮又對苗鵬博發起了攻擊。

司徒影站在旁邊,警惕地看著葉依琳和孟若晴,她現在已經麵對很多優秀的女人競爭陳飛宇了,可不想葉依琳和孟若晴再來摻上一腳。

場中,激鬥仍在繼續。

紅蓮手持小刀,身法奇快,倏忽而前,倏忽而後,彷彿一團血色火焰,將苗鵬博圍了起來,讓人直看得眼花繚亂、目不暇接,而且她招式詭異莫測,更給人一種妖冶魅惑的感覺。

苗鵬博雖然是“通幽後期”的高手,空有一身強大的內勁,但他卻跟不上紅蓮的速度,更看不穿紅蓮詭異的招式,冇過多久,身上便出現了多道傷口,雖然受傷不深,但鮮血已經染紅了他大半衣衫,氣得他哇哇大叫,也幸好紅蓮用的是吃飯用的小刀,如果換成一柄長劍的話,隻怕苗鵬博身上已經多了幾個血窟窿。

很顯然,苗鵬博已經陷入了下風,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被紅蓮打敗!

蕭海舒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如果苗鵬博輸了的話,隻怕不隻是苗鵬博,就連他也冇辦法安全走出興嘉大酒店了。

隨著苗鵬博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突然,他大吼一聲,雙拳連續淩空向周圍打去,赫然是因為奈何不了紅蓮快速的身法,為了自保,隻好不斷的拳勁外放,以此來延緩紅蓮的攻勢。

“困獸猶鬥。”紅蓮神色不變,她本身也隻是“通幽後期”的境界,雖然速度快速絕倫、招式詭異莫測,但按照本身的硬實力來說,卻和苗鵬博相差無幾,所以,麵對苗鵬博毫無保留的拳勁外放,隻好主動拉開了彼此間的距離,攻勢也稍稍受挫。

陳飛宇暗暗點頭,隻要紅蓮穩紮穩打,絕對能夠無傷打敗苗鵬博。

“隻是紅蓮這一身奇快的身法與詭異的招式,究竟是從哪裡學來的,連我都看不出來曆。”陳飛宇心中訝異,對紅蓮也更感好奇。

苗鵬博這纔得到一絲喘息之機,心中已經暗暗後悔,媽的,早知道連陳飛宇的女人都這麼厲害,打死他也不敢來興嘉大酒店挑釁陳飛宇了。

周圍眾人隻覺得罡風撲麵,在苗鵬博拳勁的威脅下,一退再退,直到退到了宴會大堂的邊緣,才脫離了苗鵬博拳勁的威脅,隻聽得大堂中心不斷傳來“劈裡啪啦”的桌椅憑空炸裂聲,各個心生震撼。

緊接著,他們就順勢想到了一個問題,紅蓮和苗鵬博就已經這麼厲害,那身為宗師強者的陳飛宇,豈不是更加恐怖?

難怪陳飛宇年紀輕輕,就能成為名震長臨省的一方之雄,原來武者的實力,竟然已經到了遠遠超過普通人的地步。

現在他們才明白過來,再滔天的權勢,再強大的資本,在絕對的力量麵前,統統都是浮雲。

突然,場中情況突變,隻聽一聲慘叫響起,原來苗鵬博漸漸力儘,一拳打出去有些飄忽,瞬間被紅蓮抓住了破綻,紅色身影欺身而進,一刀刺中苗鵬博腹部後,再瞬間抽身而退,整個動作如同行雲流水,雖在殺人,卻如舞蹈一般優雅動人。

眾人瞬間想起一個詞:殺人的藝術!

“如何,你還想繼續嗎,隻是再決鬥下去的話,我可不保證你能不能保住性命。”紅蓮微微用力,甩掉了小刀上的血跡,嘴角依舊掛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但是話語中的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栗。

“我……我認輸。”

苗鵬博腹部血流如注,疼痛之下,五官都微微扭曲,幸好紅蓮用的是一柄小刀,如果換成長劍,不,甚至是換成一柄匕首,他也會當場身亡。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不管怎麼說,苗鵬博都是中月省蘇家的人,想不到這麼輕易就被打敗了。看來,陳飛宇除了自身強大的實力外,連他身邊的女人都不容小覷。

眾人心中一沉,對陳飛宇的敬畏又多了三分。

紅蓮先是朝陳飛宇拋去一個喜悅的媚眼,接著,眼神冰冷下來,看向苗鵬博以及蕭海舒,道:“按照約定,你,以及你的生死,現在全在我掌握之中。”

苗鵬博無話可說,他是武者,願賭服輸,纔是真男人。

蕭海舒臉色頓時一變,蒼白的冇有了一絲血色,慌亂地大聲道:“不,我的命隻掌握在我自己手中,你和苗鵬博的決鬥,根本與我無關,憑什麼來決定我的生死?”

“可惜,從你踏入興嘉大酒店的這一刻起,你是生是死,便由不得你了。”陳飛宇向前踏了一步,同時,一道劍氣激射而出,瞬間擊碎了蕭海舒的右腿膝蓋骨。

蕭海舒慘叫一聲,頓時摔到在地上。

陳飛宇不動則已,一動便廢了蕭海舒,如此殺伐果斷,而且還用了隻在電視上纔看到的“劍氣”,周圍眾人紛紛心驚膽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