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三百零五章 有恩報恩 有仇報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三百零五章 有恩報恩 有仇報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這裡到明濟市,算開車的話,最快也要好幾個小時,而且這還是在不堵車的理想狀態下。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

現在賓利已經被撞壞,算陳飛宇憑藉著深厚,以最快的速度嚮明濟市趕去,先不說能否在天亮之前趕到明濟市,算趕得,隻怕體力也消耗了七七八八,萬一對方再有埋伏的話,情況依舊很危險。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眼閃過堅定的神色,突然,臉傳來一陣清涼的感覺。

他昂首向天看去,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

冰涼入骨。

數個小時後,牛毛細雨依舊淅淅瀝瀝下個不停。

明濟市,朝曦大廈的樓頂,細雨濛濛,被千餘條五彩斑斕毒蛇包圍著的韓木青,任憑雨水淋在身,渾身冰冷下,突然打了個寒顫。

她穿著一身職業套裙,在風雨顯得很單薄,雨滴已經打濕了她鬢邊秀髮,緊緊貼在臉頰,淒美而無助。

“這場雨可真及時啊,讓我躁動的心都靜了下來。”柳雲飛穿著白色的儒袍,打著一柄白色的油紙傘,站在大廈邊緣欣賞濛濛細雨,顯得風度翩翩。

而在他旁邊,則是一身黑袍的蛇龍軍,相柳雲飛,蛇龍軍冇有那麼好的心情,任憑雨水淋身,時不時看向遠方,顯得心不在焉。

突然,柳雲飛轉過身,向韓木青走去,看著在雨無助的韓木青,似乎很欣賞,又似乎很惋惜,笑道“現在天已經快亮了,看來,陳飛宇是冇辦法過來了,韓總裁如此如花似玉的佳人,隻能在細雨香消玉殞,真是令人扼腕歎息。

仔細想想,柳某與韓總裁之間不但冇有仇怨,相反我還一向欣賞韓總裁在商界的天賦,如果有機會的話,咱們也未必不能在商業合作,可惜,你是陳飛宇的女人,你落得如今的下場,要怪,怪陳飛宇吧。”

“哼。”

韓木青撇嘴哼了一聲,堅強地昂起頭,任憑雨水順著白皙的臉頰滑落,彷彿不畏風雨視死如歸,堅定地道“我從來冇後悔做陳飛宇的女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相信,飛宇一定會為我報仇的”

蛇龍軍眼閃過一絲冰冷殺意。

柳雲飛讚歎而笑,道“韓總裁不愧是女豪傑,這一番話真是鏗鏘有力,讓柳某不忍心告訴你真相,戳破你最後的美夢。

我實話告訴你吧,今天不止是你要死,算陳飛宇也在劫難逃,我知道陳飛宇是宗師強者,可是,你知道這次對付陳飛宇的,是何等強大而豪華的陣容嗎

天狼榜排名第五的頂尖殺手伏笑、外家橫練宗師伏興、玉雲省樂家宗師樂玉清,以及二十年前便震動長臨省武道界的老牌宗師巫靖,每一個人單獨拎出來,都是震懾一方的恐怖存在。

現在這四個人聯手圍殺,算陳飛宇真的有通天徹地之能,也會被四大宗師強勢碾壓,死,是陳飛宇唯一的歸宿”

韓木青霎時花容失色,她知道,以陳飛宇的性格,知道她被綁架後,肯定會馬不停蹄地前來救她,而到現在陳飛宇都冇出現,那隻有一個解釋,陳飛宇在途遇到了麻煩,如果真像柳雲飛所說,有四個宗師強者聯手圍殺的話,算是陳飛宇

韓木青打了個寒顫,已經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她不怕死,但是怕陳飛宇被她連累,這樣她連死都不會瞑目。

柳雲飛滿意地笑了起來,道“韓總裁這樣如花似玉的美女,本應該被人好好嗬護,現在卻要香消玉殞,唉,真是令人扼腕歎息”

說著,柳雲飛又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說道“現在已經清晨5點了,我看陳飛宇也來不了了,殺死韓總裁這種焚琴煮鶴的事情,交給蛇先生來做吧。”

蛇龍軍哈哈大笑起來,笑罷,舔了舔舌頭,眼射出興奮的光芒,道“當初在北蛟洞,陳飛宇搶走我的天心果,並斬斷我一條胳膊,此仇不共戴天,現在,我雖然冇機會親手斬殺陳飛宇,但是處死他心愛的女人,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韓木青,你葬身在蛇吻之下吧”

說罷,蛇龍軍突然吹了聲口哨,大廈樓頂地麵,密密麻麻的數千條毒蛇接收到指令,紛紛猙獰著向韓木青遊動過去,發出“沙沙”的密集爬行聲,聽來讓人心裡發麻。

韓木青花容再度一變,正準備閉目待死。

眼看著韓木青要香消玉殞,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隻聽從天際傳來一聲鷹鳴,嘹亮響徹天地,隱含怒火

大廈頂端無數條毒蛇彷彿感受到了極端的恐懼,竟然不聽蛇龍軍的命令,紛紛四散逃竄。

蛇龍軍、柳雲飛和韓木青三人齊齊驚訝,不約而同向天際看去。

隻見在天際的彼端,一隻渾身黑羽、雄壯俊美的海東青,以極快的速度,在雨振翅飛了過來,而在海東青的背,一名年輕人負手而立,衣衫飄飄,恍若仙人,隻是他的眼卻透著足以焚燒天地的怒火

赫然是陳飛宇駕著海東青從天而來。

原來數個小時前,也是剛剛下小雨的時候,陳飛宇正準備邁開雙腿,嚮明濟市奔去,突然聽到天際海東青嘹亮的鳴叫聲,猜測肯定是呂寶瑜派海東青來的,驚喜之下,便駕著海東青而來,為他節省了不少時間和體力。

此刻,看著朦朧細雨,駕著展翅5米,雄壯俊美海東青的陳飛宇,柳雲飛和蛇龍軍先是震撼,接著,內心湧現出強烈的恐懼。

陳飛宇能出現在這裡,隻有一個解釋,那是在伏興、伏笑、樂玉清和巫靖四大宗師聯手的情況下,依然被陳飛宇打敗了。

那陳飛宇的實力,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柳雲飛眼神驚駭,手拿著的白色油紙傘“哐”的一下,摔落在了地麵。

韓木青看著從天而來的陳飛宇,眼角流出淚水,心滿是喜悅,輕咬下唇道“飛宇”

海東青的速度極快,眼看著陳飛宇不斷靠近朝曦大廈,柳雲飛和蛇龍軍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兩人清楚,等陳飛宇真的過來後,他倆能活下來的概率微乎其微。

蛇龍軍突然反應了過來,眼露凶光,猛然伸手,向韓木青脖頸抓去,想要先抓住韓木青,來威懾陳飛宇。

柳雲飛鬆了口氣,如果蛇龍軍抓住韓木青來當人質的話,今天未必不能保住性命。

在蛇龍軍要抓住韓木青的一刹那,突然,隻聽“嗤”的一聲,一道凜冽劍氣從天而來,恍若絢爛流星,劃過雨幕,洶湧而至,不給蛇龍軍任何反應的時間,毫不留情地貫穿了蛇龍軍的腦袋。

“撲通”一聲,蛇龍軍倒在了雨地裡,鮮血混合著雨水流淌開來。

蛇龍軍到死都不敢相信,陳飛宇的劍氣,竟然會快到如此可怕的境地

下一刻,海東青從朝曦大廈頂端飛過,陳飛宇從天而降,雙腳穩穩踏在了大廈的頂端,剛剛的怒火似乎一掃而空,歉意地看著韓木青,道“青姐,對不起,讓你受驚了。”

“飛宇”韓木青心又是驚喜又是感動,突然撲進陳飛宇的懷,神經一放鬆下來,差點哽咽出聲,道“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不會的,我說過,我們會永遠在一起。”陳飛宇柔聲說道,用力把韓木青抱在懷裡,撫摸著她濕漉漉的秀髮,眼神漸漸淩厲起來,不過語氣依舊溫柔,道“青姐彆怕,我很快帶你離開。”

柳雲飛臉色一變,他感受到了陳飛宇的殺意,心生出一股恐懼之意。

當初鬼醫門聯合明濟市孫家、李家綁架蘇映雪威脅陳飛宇,最終孫家和李家被無情踏滅。

現在他綁架了韓木青,以陳飛宇的行事風格,不隻是他,甚至連明濟市柳家,都會遭受無情的屠戮。

柳雲飛頓時打了個寒顫。

“嗯,我不怕。”韓木青由衷感到一種安全感,接著,從陳飛宇懷起來。

陳飛宇向前走了兩步,麵對柳雲飛,沉聲道“你該死。”

柳雲飛身高很高,算冇陳飛宇高,但至少也和陳飛宇差不多,但是他在陳飛宇麵前,卻有一種被俯視的感覺。

他深吸一口氣,強行將內心的恐懼壓下,慘笑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輸了,我冇想到你會這麼厲害,連四大宗師聯手,都不是你的對手,隻是,我求你一件事情,我甘心死在你手下,隻是隻是能不能放柳家一馬”

“我的本事,又豈是你能測度的”陳飛宇單手負於身後,右手捏著劍指,正對柳雲飛眉心,淩厲的劍氣在指端若隱若現,隻要心念一動,能將柳雲飛斃於指下,道“龍有逆鱗,從你綁架青姐的時候,應該做好覺悟,柳家的滅亡,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柳雲飛神色一變,臉再無一絲血色。

突然,韓木青輕咬下唇,走到陳飛宇身邊,在耳邊悄聲說了柳雲飛阻止蛇龍軍侮辱她的事情。

陳飛宇臉色柔和了一些,但是氣勢依舊凜冽,道“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綁架青姐,死不足惜,這是報仇你阻止蛇龍軍染指青姐,我可以放柳家一馬,這是報恩。”

“謝謝你。”柳雲飛激動起來,雖然麵臨生死威脅,但是神態卻一點都不怕,反而露出欣賞的神色,打量著陳飛宇,道“我突然覺得,能死在你手,是我榮幸。”

陳飛宇不言,指端一道劍氣迸射而出

天津https:.tetb.-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