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299章 敵軍圍我千萬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299章 敵軍圍我千萬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錯,直升飛機上還有一位宗師級強者,不是彆人,正是方家的二號人物—齊天碩,而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則是省城方家的大少方玉達。

此刻,齊天碩閉目養神,氣息若有若無,看似什麼都不關心,而方玉達看著螢幕上由攝像頭傳輸上來陳飛宇為圍在中心的畫麵,心中充滿了得意。

這次由韓木青為誘餌,在中途伏擊圍殺陳飛宇的策略方案,正是由方玉達策劃並牽頭施行的,現在,計劃如他做預料的一樣,一切順利!

想到這裡,方玉達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來。

突然,齊天碩睜開眼睛,看了螢幕一眼,滿意地點頭道:“這次針對陳飛宇的計劃,製定的非常好,方家有你,後繼有人啊。”

“齊老過獎了。”方玉達先是謙虛了一句,接著笑道:“天狼榜上排名前五的頂尖殺手伏笑,身手矯健,以速度見長,專擅暗殺之術而伏興一身外家橫練功夫已經練到化境,渾身上下堅硬如鐵,刀槍不入,同境界的宗師強者,彆說是打敗伏興,就連能否破防都是問題。

還有長臨省武道界的老前輩巫文靖,在二十多年前,一身修為便已經是長臨省拔尖的存在,這次重出江湖,修為肯定不減反增另外還有玉雲省樂家的強者樂玉清,身法詭異莫測,彷彿鬼魅一般,可殺人於無形。

有這四大宗師強者聯手,隻怕連一隻正規的萬人軍隊都能夠打敗,更何況,還有齊老在空中掠視,隨時可以進場圍攻陳飛宇,可以說,一共五大宗師強者齊臨,就算陳飛宇有三頭六臂,今晚也必死無疑!”

“那是自然。”齊天碩輕輕撚了下自己頜下的白鬚,笑道:“單單下麵這四位宗師強者聯手圍殺,就算是我,隻怕也會死無葬身之地,不,嚴格來說,在整個長臨省中,除了正在衝擊傳奇境界的家主外,絕對冇有第二個人,能夠在這種陣容下保命!”

方玉達惋惜地歎了口氣,道:“為了保證對陳飛宇一擊必殺,我可是謀劃了好久,把陳飛宇得罪過的勢力,幾乎全部聯合了起來,可惜,玉雲省的裴楓並冇有派人來圍殺,而且也冇找到鬼醫門的高手,不然的話,有了裴楓和鬼醫門的加入,就更加能確保計劃成功了。”

齊天碩歎道:“這種豪華的陣容,已經足夠殺死陳飛宇上百遍了,有冇有裴楓和鬼醫門的加入,關係都不大,隻是想不到,陳飛宇出道也就兩個月,竟然得罪了這麼多的超級勢力,連我都覺得心慌,真是後生可畏啊。”

方玉達輕蔑而笑:“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怪隻怪陳飛宇太過愚蠢,太過鋒芒畢露,得罪了他得罪不起的強大實力,他有今天的後果,完全是咎由自取!

等陳飛宇死後,他所有的女人,包括蘇映雪在內,全都是我的囊中之物,凡是被我方玉達看上的女人,冇有一個能逃過我的手掌心!”

說到這裡,方玉達難以掩飾內心的興奮,哈哈大笑起來。

此刻,直升機上的燈光,把下方照耀的如同白晝。

伏笑、伏興、巫文靖和樂玉清四人,腳步微移,悄然之間變換方位,已經把陳飛宇為在了核心。

在空中螺旋槳的巨大聲音中,氣氛越發壓抑,激烈的衝突一觸即發!

陳飛宇被圍在中心,雖然凜然不懼,但神色已經凝重起來。

周圍這四個人,每一個人的氣息都很渾厚,想要在極短的時間內戰勝其中一人,已經是非常艱難的事情了,現在一下子麵對四個宗師強者,更是千難萬難,更何況,在直升飛機上,還有一位宗師強者在虎視眈眈。

時間緊迫,必須得速戰速決!

想到這裡,陳飛宇不再猶豫,突然,眼中寒光一閃,腳下猛然踏地,瞬間啟動,先向外家橫練宗師伏興欺身而去!

“來得好!”

伏興不但不懼,反而興奮地哈哈大笑,聲若洪鐘,在夜空中遠遠傳出去,竟然將直升機螺旋槳的巨大聲音都給壓了下去。

笑罷,伏興大踏步向陳飛宇衝了過去,巨大的身軀在直升機燈光下反射出金屬的光澤,彷彿一輛人型坦克,充滿了無與倫比的壓迫感!

剩下三人立於原地不動,尤其是伏笑,嘴角更是翹起嘲諷的笑意,單論境界,或許外家橫練宗師伏笑是全場人中最低的,但是論起戰鬥力,卻絕對是頂尖的存在!

因為伏笑是橫練宗師,刀槍不入、力大無窮的橫練宗師!

“伏興的外家橫練功夫,早已經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化境,連手槍都冇辦法對他造成傷害,陳飛宇竟然第一個就衝向伏興,真是不知死活,估計一個回合間,就會被伏興給硬生生撕成兩半吧。”伏笑揹負著雙手,心中充滿了陳飛宇的諷刺。

這時,陳飛宇已經衝到了伏興的身前,伏興哈哈大笑,揮舞著臉盆一樣大的拳頭,迅猛朝陳飛宇當頭砸去!

身軀龐大,力量無窮,一拳揮下,拳頭上出現風雷之聲,彷彿能開山裂石!

突然,陳飛宇在原地倏忽消失,伏興的拳頭落空,砸在了地麵上。

頓時,隻聽“轟隆”一聲,堅硬的馬路上出現一個大坑,石子碎屑四散飛舞,由此可見伏興一拳之力,是何等的恐怖。

此刻,陳飛宇已然來到伏興的背後,一道劍指點在伏興背後的心窩處,頓時,一道劍氣激射而出。

隻聽“叮”的金屬碰撞聲傳來,劍氣隻在伏興後背留下一道小傷口後便被彈飛,而伏興也在劍氣的衝擊上,向前趔趄了好幾步,疼的齜牙咧嘴。

陳飛宇心中訝異,他的實力絕對在伏興之上,然而冇想到,一道劍氣下去,竟然隻在伏興身上留下一個小紅印,外家橫練宗師的**強度,果然名不虛傳。

然而,伏笑和伏興兩兄弟心中卻更加震驚。

伏興自從把外家橫練功夫練到化境以來,除了一次正麵硬抗正規軍隊受過傷外,從來冇人能在伏興身上留下傷痕,現在陳飛宇一道劍氣,竟然直接劃破了伏興的皮膚,這已經超出了伏笑的意料之外。

“難怪方家會聯合四位宗師強者,而且還佈下計謀,一起來圍攻陳飛宇,陳飛宇的實力果然不容小覷,可惜,縱然陳飛宇再厲害,今夜也必死無疑!”伏笑冷笑一聲,在他眼中,陳飛宇已是必死之刃!

突然,伏興怒而嘶吼,雙目赤紅,轉身朝陳飛宇奔去,突然縱起一躍,雙拳合攏,以居高臨下之勢,再度朝陳飛宇砸去,龐大的身軀,彷彿把整個天空都給遮蔽了一般。

陳飛宇神色凜然,麵對猶如泰山壓頂而來的伏興,竟然不閃不避,反而立在了原地,似乎被伏興的氣勢給嚇到了。

“難道,陳飛宇打算以肉身硬抗伏興全力一擊?”

周圍伏笑三人先是一驚,接著,儘皆麵露不屑之意。

就算是他們,麵對外家橫練宗師的全力一擊,也隻能閃避不能硬抗,陳飛宇竟然愚蠢到想以肉身直接抗衡,難道是腦子燒壞了?

直升飛機上,齊天碩搖頭而笑,道:“年輕,陳飛宇真是太年輕了,外家橫練宗師的全力一擊是何等的恐怖,一拳可開山,一腳能裂海,有萬夫不當之勇,陳飛宇竟然想直接和一位橫練宗師硬碰硬,真是不知死活。”

方玉達輕蔑笑道:“陳飛宇出道兩個月,便相繼踩下諸多豪門世家,如此精彩卻又一帆風順的經曆,難免會讓他狂妄自大,甚至狂妄到敢跟一位外家橫練宗師硬碰硬的程度,真是愚蠢的要死。”

在直升飛機的下方,伏興已經來到陳飛宇的頭頂正上方,眼中閃著嗜血的光芒,大喝一聲,雙拳合攏,朝陳飛宇砸了下去!

“區區橫練宗師罷了,能奈我何?”

麵對龐然大物一般的伏興,陳飛宇傲立原地,突然,雙腿微分,腳踏陰陽,同時伸出雙手,直接迎上伏興的拳頭。

雖然他的手掌和伏興相比,白淨而瘦弱,但是,氣勢絲毫不弱,左手掌心抵在伏興拳頭上,微微一撥,便化消掉他的千鈞巨力,在伏興愕然的瞬間,雙手抓住伏興的手腕,猛然在原地掄了一圈。

“給我退下!”陳飛宇突然鬆手,把伏興向伏笑的方向甩了出去。

直升機內外,眾人儘皆愕然,想不到堂堂外家橫練宗師伏笑,堪稱人型坦克的存在,在陳飛宇手中竟然猶如三歲小孩一樣,簡直難以置信。

尤其是伏笑,愕然的同時,伏興龐大的身軀,已經不由自主向他的方向飛了過來。

伏笑略微猶豫,覺得自己難以接下伏興的身軀,腳下微微點地,人已經躍起五米高,從容躲了過去。

突然,還不等伏笑落地,隻聽“嗤嗤嗤”三道破空之聲傳來,三道白色劍氣破空而出,向半空中的伏笑激射而來。

伏笑微微皺眉,雖然人在半空,但是不慌不忙,突然,隻聽“鏘瑯”一聲,一道銀芒閃過,伏笑手中已經出現一柄鋒利的短劍橫亙胸前,把三道劍氣接連擋下來,隻是人也被劍氣迫得向後飄出三丈後才落地。

而在同一時刻,橫練宗師伏興已經撞在了樹林內,後背硬生生撞斷幾十株大樹後,才堪堪落在地麵上,雖然冇受什麼傷,但看起來特彆狼狽。

轉瞬之間,陳飛宇已經分彆與伏興、伏笑兩兄弟過招,並且穩占上風。

方玉達、齊天碩等人紛紛震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