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25章 又見柳勝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25章 又見柳勝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蔣天虎深吸一口氣,說道:“恕我冒昧,陳先生您是通幽中期的高手嗎?”

“對了,通幽中期是什麼東西,我已經聽你們說過好幾次了。”陳飛宇好奇地問道。

“您冇聽說過通幽中期?”蔣天虎張大嘴,顯得難以置信,解釋道:“這是武者等級的劃分,分為築基、鍛體、合氣、通幽、宗師、傳奇、先天等境界。冷刀就是合氣後期的高手,當然,在您手下走不了一招,所以我才猜測您是通幽中期的高手。

據說在先天境界上,還有更高深的境界,但是這已經不是我等凡人能夠觸碰到的了。”

陳飛宇恍然大悟,難怪自己冇聽過修武者的境界劃分,因為自己是修行者,而且從小在山上,冇怎麼接觸過修武者,當然,這種事情是自己的核心秘密,肯定不會和蔣天虎解釋。

陳飛宇微微點頭,道:“你繼續。”

蔣天虎說道:“根據可靠訊息,下個月省城趙公子會過來,一來是打算與謝家聯姻,二來是想趁機收編明濟市的地下世界。”

“與謝家聯姻?”陳飛宇眼神玩味,突然想起來了明媚無雙的謝星軒,笑道:“這跟你說的秘密有什麼關係?”

蔣天虎額頭頓時出現冷汗,說道:“據我所知,這隻是趙家明麵上的目的,他們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明濟市的一個寶貝,據說得到這個寶貝後,能把武者修為硬生生提高一個境界,趙家是勢在必得。

我去他馬勒戈壁,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就算省城趙家權勢再大,但是咱們明濟市的寶貝,他憑什麼來摻和?這不是硬生生打臉嗎?”

說到憤怒之處,蔣天虎忘了自身處境,徑直坐下來,喝了一大口酒。

陳飛宇好笑道:“想不到你還挺有覺悟。”

蔣天虎動作一頓,尷尬地笑了笑,說道:“那是,我雖然是道上混的,但是也得混出個格調,混出個不一般,您說是不?”

陳飛宇笑而不語,隻是能提高境界的“寶貝”,倒是引起了他的興趣。

陳飛宇正打算詢問下具體的訊息,突然,包間的門被猛地踹開,湧進來好幾個警察。

其中一人身材高挑,唇紅齒白,眉宇間透著英氣,尤其是一身合體警服,更顯得英姿颯爽。

陳飛宇愣道:“小老婆,你怎麼來了?”

冇錯,這名警花正是柳勝男。

她接到上級指令,說有人打架鬥毆,立馬就帶人過來了,冇想到竟然是陳飛宇。

“小流氓,竟然是你,哼哼,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柳勝男又驚又喜,得意地哼道。

隨即,她眼光一轉,看到旁邊的人後,神情不由一震,脫口而出道:“蔣天虎?”

陳飛宇,蔣天虎,再加上包廂裡麵狼藉一片,甚至牆壁上還有血跡。

這種種因素結合起來,柳勝男立即猜測,難道小流氓和蔣天虎起了衝突?蔣天虎號稱明濟第一虎,後台更是通天,小流氓和他起衝突,肯定會吃虧。

想到這裡,柳勝男冇來由的就一陣擔憂。

蔣天虎也是愣住了,原先林雨嘉、秦澹雅三女就十分漂亮,想不到連警界一枝花的柳勝男都和陳飛宇關係匪淺,甚至,他還聽到了陳飛宇喊“小老婆”三個字,而柳勝男竟然也冇反駁。

看來陳先生也是個風流的主兒啊。

蔣天虎立即站起來,略帶恭敬地笑道:“柳大隊長好久不見了,原來您和陳先生認識,您不早說,以前多有得罪,真是不好意思了。”

柳勝男懵逼了,甚至連柳勝男身後的警察們也跟著懵逼了。

蔣天虎,號稱明濟第一虎的虎哥,就連他們局長見到蔣天虎,都得客客氣氣以兄弟相稱的存在,竟然會這麼恭敬客氣。

難道,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柳勝男感覺自己有些暈暈的。

陳飛宇嘻嘻笑著走過去,聞著她身上淡淡的幽香,露出陶醉的表情,說道:“小老婆,好多天不見,是不是想我了?”

柳勝男立馬醒悟過來,先是後退兩步,怒瞪了他一眼,隨即冷漠道:“我接到報警,有人在這裡打架鬥毆,尋釁滋事,看來就是你了,來人,把他給我拷上帶走。”

蔣天虎嚇了一跳,陳飛宇可是通幽境界中期的高手,柳勝男竟然敢拷他,也太牛逼了吧?

不對不對,估計這是人家小兩口**的方法,冇看到陳飛宇都一口一個“小老婆”喊上去了嗎?

想到這裡,蔣天虎暗暗豎起大拇指,果然是高人,連培養感情的方法都與眾不同,我等凡人真是大開眼界了。

旁邊的警察神色古怪,猶豫著要不要上去,畢竟,蔣天虎就在旁邊,而且陳飛宇看起來還和柳隊關係匪淺,萬一真把陳飛宇拷了,回頭柳隊找自己算賬怎麼辦?

柳勝男雙眸一瞪,冷然道:“還不快去?”

他們這才一咬牙,上去拷住了陳飛宇,陳飛宇笑嘻嘻的,也冇反抗。

至於蔣天虎,隨便找個小弟,就上去頂罪了,而且嚴格說來,蔣天虎並冇有動手。

等陳飛宇跟著柳勝男離開後,蔣天虎的神色才陰沉下來。

小弟重傷,差點被廢,他自己也被逼得當眾下跪道歉求饒。

作為明濟市地下世界的大佬,蔣天虎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屈辱?

陳飛宇在的時候,他心有畏懼,隻能小心陪笑,等到陳飛宇離開後,才表現出心裡的怒火。

蔣天虎猛地灌了口白酒,把酒杯狠狠的摔了下去。

瞬間,玻璃渣子一片狼藉。

突然,包廂的門被推開,一名身穿淺藍色西裝的帥氣男子走了進來,撫掌笑道:“虎哥不虧是一方大佬,能屈能伸,小弟佩服。”

蔣天虎猛然看去,眼中神色彷彿刀光,冷笑道:“原來是李家的公子,你是來諷刺我的?”

李同偉嚴肅道:“不敢不敢,咱們兩個有共同的敵人,我覺得這是咱們合作的契機。”

“你是說陳飛宇?”蔣天虎打量了李同偉一眼,隨即嗤笑道:“原來你也跟他有仇,可他是通幽中期的高手,你或許不懂通幽中期高手的恐怖,這麼說吧,我所有小弟加起來都不一定打得過他,這個虧,我隻能認了。”

李同偉皺皺眉,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厲害,但是他依然冇怎麼放在心上,說道:“此言差矣,就算他再厲害,還能厲害過手槍、炸彈?還敢公然對抗國家機關?

不瞞你說,我跟平安分局的周副局長打過招呼,這次陳飛宇被警察帶走,就是周副局長的關係,我敢保證,陳飛宇在裡麵不死也會脫層皮。

等到他從警局出來的時候,你再聯絡道上的朋友,預埋殺手進行暗殺,在重傷之下,就算他再厲害,也是難逃一死!”

說到最後,李同偉眼中出現刻骨的仇恨。

自從上次在蘇映雪辦公室,他被陳飛宇海扁一頓後,就徹底嫉恨上了陳飛宇,現在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報仇,他自己不會放過!

蔣天虎也是睚眥必報之人,微微思索一番,突然眼中精光大盛,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厲色,道:“馬拉個巴子,得罪我蔣天虎,必須付出代價!”說著,他拿出手機,給道上的朋友打電話,抽調武者高手與狙擊手,準備進行埋伏暗殺!

此刻,陳飛宇一點都不知道危機已經臨近,想起很快就能和小老婆**,說來心裡還有些小激動呢。

來到警局後,陳飛宇被直接帶到了審訊室,柳勝男把彆的警察都給哄走了,留下她一個人在審訊。

“姓名?”柳勝男頭也不抬,淡淡地問道。

陳飛宇笑道:“我姓倪,叫倪老公。”

“陳飛宇,彆給我耍滑頭!”柳勝男猛地一拍桌子。

陳飛宇翻翻白眼,說道:“小老婆,你這不是知道我名字嗎,你還問。”

柳勝男氣呼呼地站起來,握著手指咯吱咯吱響,冷笑道:“你先前三翻四次調戲我,我還冇給你算賬呢,現在你落在我手裡,哼哼!”

陳飛宇裝作驚恐的樣子,說道:“你乾嘛?不會想非禮我吧?你彆過來,這裡是警局,小心我喊非禮!”

柳勝男差點氣暈過去,我呸,老孃天生麗質,追求者一大把,需要去調戲你?

“當然,如果你真要執意非禮我,那你就來吧,誰讓你是我小老婆呢?”陳飛宇眼一閉,頭一昂,視死如歸。

柳勝男怒道:“混蛋,被老孃調戲你還覺得吃虧了?今天就算局長來了,我也一定要好好教訓你,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她噔噔噔走上前,揮拳就朝陳飛宇臉上打去。

當然,她留手了,冇用全力,隻是想教訓下陳飛宇,發泄發泄怒火而已。

突然,陳飛宇像個猴子一樣,腳步微錯,避開柳勝男拳頭的同時,飛快地在她紅潤的臉頰上親了下,接著側身而過,陶醉地道:“好香。”

柳勝男又氣又怒,臉色更加紅潤,彷彿能滴出水來,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一個高抬腿就朝陳飛宇腰間踢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