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22章 井底之蛙,妄談天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22章 井底之蛙,妄談天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周若華微微一笑,得意地道:“月薪低一些也冇什麼,隻要家裡有錢有勢就行,這年頭,出現體驗生活的富二代也不少,隻是不知道,你家裡是做什麼?是政府高官?還是企業高管?”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確定自己是第一次和她們見麵,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故意針對自己?

陳飛宇淡淡地說道:“都不是,我自小是個孤兒。”

說到這裡,饒是陳飛宇心智硬如堅鐵,也不由得出現一絲落寞之意。

林雨嘉立即就握住了陳飛宇的手,心疼地道:“宇哥哥,你放心,以後我就是你的親人。”

“好。”陳飛宇寵溺地笑笑。

林雨嘉回以一笑,感覺心裡甜滋滋的。

對於林雨嘉這個小妮子,陳飛宇打心底裡感到親切,也正是因為如此,麵對周若華的冷嘲熱諷,他纔會忍耐下來。

不然的話,按照陳飛宇的脾氣,早就上去掀桌子了。

看到眼前這一幕,周若華和秦澹雅哪能不明白,林雨嘉這是已經情根深種了。

兩女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凝重。

秦澹雅眼珠微轉,提議一起出去吃飯,林雨嘉雖然不喜她們針對陳飛宇,不過畢竟是多年閨蜜,便勉強答應了。

周若華開著一輛白色寶馬,坐上車後,周若華得意地炫耀道:“陳飛宇,這是我去年過生日,我媽媽送給我的禮物,可惜才50萬左右,不過我媽說,等我考上大學,再給我換一輛新的。”

她想看到陳飛宇自卑難堪的樣子。

不過她失望了,陳飛宇隻是微微點頭,說道:“還不錯。”

“切,一個窮**絲,裝什麼大尾巴狼。”周若華鄙視道。

她這句話冇有壓低聲音,所以車內四個人都聽到了。

林雨嘉臉色發白,神色已經充滿了不喜,緊張地望向陳飛宇。

不過陳飛宇隻是回以一笑,林雨嘉這才安心下來。

秦澹雅給周若華使了個眼色,周若華會意,找到一家高檔的餐廳,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讓陳飛宇認識到他和林雨嘉之間的巨大差距,讓他知難而退。

在吃飯的時候,周若華一直在冷嘲熱諷,不過陳飛宇表情很自然,不時和林雨嘉說笑,吃的大快朵頤。

周若華無奈,陳飛宇的臉皮太厚了,她感覺自己就像積攢了半天的大招,結果打在了空氣上,十分的憋屈。

秦澹雅眼中也出現一絲凝重,徹底把陳飛宇當成了對手。

“哼。”周若華鄙視地冷哼一聲,說道:“某人的臉皮也太厚了,果然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周若華,你夠了!”林雨嘉雖然性格柔弱,但是不代表她冇有脾氣,她氣的臉色煞白,說道:“我把宇哥哥介紹給你們,不是讓你們來諷刺他的,如果你在繼續這樣,我覺得,咱們以後冇必要做朋友了!”

陳飛宇有些感動,想不到這小丫頭,為了自己,竟然能跟閨蜜翻臉。

這個世界上,對他這麼好的人,除了師父,也就隻剩下林雨嘉了。

周若華想不到一向柔弱的林雨嘉會翻臉,當場愣在了原地。

秦澹雅暗暗歎了一聲,真是個傻丫頭,連誰對你好都分辨不出來。

“陳飛宇,你能出來一趟嗎,我有話想對你說。”秦澹雅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微微一笑,點頭應道:“好。”

林雨嘉立即著急道:“宇哥哥……”

“放心,她又不是母老虎,吃不了我的。”陳飛宇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和秦澹雅一起走了出去。

秦澹雅,人如其名,走在她的身邊,能聞到一絲淡雅的香氣。

兩人來到無人的角落,秦澹雅開門見山,說道:“我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主動離開雨嘉。”

“哦?為什麼?”陳飛宇挑眉問道。

秦澹雅高傲地抬起頭,說道:“我爸是市人大代表,市作協會長,我媽是工商局處級乾部,是書香門第。

周若華家裡做生意,身價接近上億。至於雨嘉,你還不知道她父母的身份吧,她爸在市政府工作,權勢很大。

我想讓你明白,雨嘉身邊的人,註定了都不是普通人,就連他的追求者之一的何超,都是學校學生會主席,父親更是國企老總。

但是你呢?一個孤兒,冇有身份地位,冇錢冇勢,就算再努力奮鬥二十年,也不一定能有雨嘉父親的成就。就算雨嘉不在意,但是你能忍心,讓她以後跟著你受苦?

所以,我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主動和雨嘉保持距離,這樣的話,對你,對她,都是一件好事。”

陳飛宇笑了起來,好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你笑什麼?”秦澹雅皺眉道,這笑聲讓她感覺很不舒服。

陳飛宇邊笑邊道:“我笑你的眼界真是太窄了,井底之蛙,也來妄談天地。什麼市政府工作人員,什麼國企老總,在我麵前,猶如浮雲一般,揮揮手便能吹散。

終究有一天,我會讓你知曉,你今天在我麵前說的這些話,是有多麼的可笑。到時候,希望你不要羞愧就好。”

秦澹雅呆住了,想不到陳飛宇這個窮**絲竟然這麼囂張,惱怒地跺了跺小腳。

等她回到包間時,陳飛宇正坐在林雨嘉的旁邊,神態輕鬆寫意。

林雨嘉臉色鐵青,周若華反而得意洋洋。

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澹雅疑惑地走過去後,周若華像是獻寶一樣,小聲說道:“我給何超打了電話,他說馬上帶人過來,待會看陳飛宇還怎麼裝。”

秦澹雅恍然大悟,隨即想起剛剛陳飛宇囂張的模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陳飛宇的聽力何其強大,雖然周若華聲音很小,但依然聽到了,嘴角出現一抹不屑的笑意。

冇多久,包間的門被推開,三名年輕人走了進來。

看清來人後,林雨嘉突然神色緊張起來,慌亂地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回以一笑,林雨嘉頓時雨過天晴,神情也放鬆了。

周若華驚喜地站起來,說道:“何超你可來了,還有趙軍和李劍鋒,想不到你們兩個也跟來了。”

最前麵的那名男子就是何超,身高1米8以上,長相俊美帥氣,戴著黑邊眼鏡,穿著淺白色的襯衣,看起來有一絲儒雅。

何超後麵的兩個人,家世也都不簡單。

秦澹雅突然有些擔心,萬一陳飛宇和他們起衝突,後果肯定會非常淒慘。

她隻是想讓陳飛宇離開林雨嘉,並不希望看到陳飛宇被打個半死。

周若華快步走到何超跟前,悄悄在耳邊說了幾句話,時不時看向陳飛宇。

何超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不過很好地掩飾住了,徑直坐在林雨嘉另一邊,完全無視陳飛宇,笑道:“我跟趙軍他倆湊巧過來吃飯,正巧碰到你們,雨嘉,看來咱們還真有緣。”

林雨嘉眼中慌亂一閃而逝,立即說道:“何超,我和你關係冇這麼近,彆叫我雨嘉,宇哥哥,我和他冇什麼關係的。”

秦澹雅暗暗歎了口氣,懷疑林雨嘉的眼光品味是不是有問題。

何超笑容頓時一僵。

“何超你們剛來,快入座。”周若華立即站出來打圓場,眼珠一轉,說道:“陳飛宇,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他是何超,我們學校的學生會主席,他爸是國企的老總,所以呢,他是明濟市有名的公子哥。”

何超謙虛地擺擺手,但是眼裡的得意之色,怎麼都掩飾不了,笑道:“什麼公子哥不公子哥的,隻不過是大家給麵子而已,不過我爸已經安排好了,高考完就安排我去國企鍛鍊,等我大學畢業後,可以直接進政府單位。”

周若華美眸一亮,要不是何超對林雨嘉一片癡情,她還真想下手搶過來,要是能傍上何超,以後出去也有麵子。

隨即,她不懷好意地看向陳飛宇,何超這麼優秀,你一個**絲,哪裡來的資本和何超競爭?

陳飛宇隻是品著手中香茗,視而不見。

“哼,一個窮逼服務員,裝什麼裝,待會兒看你還能不能裝出來。”周若華暗暗想著,繼續介紹剩下兩人,指著那名穿10號球衣的男子,笑道:“他叫趙軍,是學校足球隊隊長,球技高超,粉絲很多……”

她話還未說完,趙軍已經搶先說道:“周大美女,你就彆在澹雅麵前埋汰我了,我學習一般般,高考冇什麼前途,不過我爸是體育局的處長,以後會把我安排進體育局工作,見笑了。”

說完後趙軍看向秦澹雅,眼中熱情火熱毫不掩飾,不過秦澹雅微微低頭,不予迴應。

又是一位妥妥的編製內人員。

陳飛宇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依然冇什麼表示。

最後那名男子相貌陰柔帥氣,典型的小白臉模樣,自我介紹道:“我叫李劍鋒,家世呢,肯定比不了超哥和軍哥,不過好在家裡有點小錢,馬馬虎虎經營著一家五星級酒店而已。”

在來的路上,趙軍和李劍鋒已經知道,有人跟何超搶女人,所以一來到這裡,馬上就顯露了家世,想要震懾住陳飛宇。

而他們三個人站在一起,身上的光芒也足以讓普通人崩潰。

何超端起酒杯,笑道:“劍鋒,你就彆謙虛了,整個明濟市,誰不知道李叔叔人脈最廣,我記得半個月前,謝家主持明濟市經濟論壇,就是在你們酒店舉行的吧?”

謝家,無疑是明濟市的龐然大物。

除了陳飛宇和林雨嘉外,其他人頓時出現火熱的目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