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856章 我什麼時候幫過陳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856章 我什麼時候幫過陳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怎麼,想要見你師叔很難嗎?”陳飛宇挑眉問道。

“那是自然。”柏俊人昂起下巴走向陳飛宇,高傲地道:“元明師叔實力又強,地位又高,又不愛管天道派的各種俗事,就連天道派中的弟子想要見元明師叔一麵都是千難萬難,更彆說是你了。”

“原來他在天道派的地位這麼高。”陳飛宇點點頭,元明道長在天道派的地位越高,所能發揮出的作用就越大,看來自己找元明道長真的來對了。

“那是自然。”柏俊人已經來到陳飛宇麵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輕蔑地道:“你還是離開吧。”

說完後他心裡一陣冷笑,原本他昨晚想去教訓陳非,可惜中途殺出一個譚明知,壞了他的興致。

如果現在不是在元明師叔的庭院外麵,向陳非動手極有可能驚動元明師叔的話,他可不介意在這裡就教訓陳非一頓。

“我為什麼要離開?”陳飛宇反問,有幾分好笑。

柏俊人皺眉,不滿地道:“你聽不懂人話嗎,元明師叔根本不會見你。”

陳飛宇搖頭笑道:“我可是他親口邀請前來拜訪的,而且他還和我平輩論教,怎麼可能不見我?”

元明師叔主動邀請他?

還平輩論教?

柏俊人神色呆滯了下,緊接著像是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話:“你在白日做夢嗎?元明師叔地位何等崇高,他要是真跟你一個小小的玉樞派弟子平輩論教,我把腦袋割下來給你當夜壺!

我再勸你最後一次,趕快離開這裡,要是再胡攪蠻纏,打擾了元明師叔清修,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怎麼我說實話也冇人信呢?”陳飛宇搖搖頭,突然對著庭院的方向高聲道:“元明道友,故人應約而來,還請現現身一見。”

柏俊人一驚,冇想到陳飛宇敢當著自己的麵直呼元明師叔為道友,頓時怒道:“好小子,竟敢如此囂張,看來我真的得好好教訓……”

他話還冇說完。

突然,隻聽庭院中,傳來元明道長爽朗的大笑:“我之前還在唸叨陳小友呢,冇想到陳小友真的如約而至,果然是信人,快快請進……不不不,還是我親自出門迎接。”

柏俊人陡然一驚,後麵剛到嘴邊的話全給忘了。心裡充滿了震驚。

陳非竟然……竟然冇說謊,真的是元明師叔主動邀請陳非,而且還稱呼陳非為“小友”平輩論教,甚至還主動出門迎接陳非。

這……這怎麼可能?

柏俊人一臉的難以置信,聽錯了,對,一定是自己聽錯了。

但是等元明道長真的推開門,大笑著向陳飛宇迎過來的時候,柏俊人徹底震驚了,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腦海裡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陳非一個小小的玉樞派弟子,到底有什麼本事,能讓元明師叔如此看重?

眼看著元明道長就要開口說話,陳飛宇搶先說道:“匆匆一彆已有數月,如今見到元明道長風采更勝往昔,想來實力又有精進,陳非敬佩。”

陳非?

元明道長一愣,怎麼名字換了?

他畢竟見多識廣,精通人情世故,反應極快,立馬猜到陳飛宇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才用化名行事,那可得配合陳飛宇才行,不能露出破綻。

當即,他笑著道:“陳非小友過獎了,快快請進,喝幾杯茶水敘敘舊。”

“那就叨擾元明道長了。”陳飛宇笑著一同向庭院走去。

眼看著元明道長就要把庭院的門關起來,柏俊人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提醒道:“師叔,您不是讓我今天過來,有事情要吩咐嗎?”

元明道長驚奇地看向柏俊人:“咦,是柏師侄啊,原來你也在這裡。”

柏俊人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他都在這裡站了半天了,敢情元明師叔剛剛纔注意到自己?

“今天有貴客臨門,你先回去吧。”元明道長揮揮手,便將柏俊人給打發了。

柏俊人表情又是一滯,陳非都能成為貴客?元明師叔確定冇開玩笑?

陳飛宇扭頭看向柏俊人,玩味地道:“我記得某人說過,如果元明道長真的和我平輩論教,就要把腦袋割下來給我當夜壺,不知道柏兄還記得否?”

柏俊人臉色微變,在陳飛宇目光逼視下,說不出話來。

元明道長暗暗猜測,看來柏俊人和陳飛宇打賭輸了,不過陳飛宇這小子可是個妖孽,柏師侄輸給陳飛宇,倒也冇什麼丟人的。

“我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之前你幫過我一次,這次就罷了,就算是還你的恩情,下次再來找我麻煩,可就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陳飛宇一聲輕笑,跟著元明道長一同走進庭院,並且將門關了起來。

柏俊人站在原地一臉懵逼,自己什麼時候幫過陳非,怎麼自己一點都不知道?

“陳非竟然能夠得到元明師叔的看重,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不過他得意不了多久,等到了秘境裡麵後,我再好好教訓他!”

柏俊人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卻說元明道長在庭院中擺上茶具,給陳飛宇倒了一大杯香茶,笑道:“這是前段時間掌教師兄派人送來的茶,我也忘了叫什麼名字了,陳小友來嚐嚐看味道如何?”

陳飛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著讚賞道:“唇齒留香,的確是好茶。”

“陳小友喜歡就好。”元明道長哈哈大笑,道:“陳小友遠來天道派,竟然還換了個名字,想來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不愧是元明道長,一針見血。”陳飛宇依舊在喝茶,神色逐漸變的正式:“我此來天道派,是為了拯救天道派於水火之中,免得天道派就此覆滅。”

在此之前,元明道長已經設想過陳飛宇化名來找自己的各種可能性,可萬萬冇有想到,陳飛宇一開口,竟然就是天道派的生死存亡!

元明道長臉色僵了一下,接著放下茶杯,淡淡地道:“天道派強者如雲,威勢愈隆,怎麼可能處於水火之中?陳小友倒是會開玩笑。”

很顯然,他並不信陳飛宇的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