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845章 我要你助我修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845章 我要你助我修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飽含殺意的目光中,白念真飄然遠去。

“又讓這小妖女跑了,真是可惡!”

“這次算她運氣好,下次再敢出現,定要讓她有來無回!”

周圍清靜宗弟子紛紛叫罵起來。

陳飛宇搖頭而笑,從一開始都是青蓮仙子一人和白念真交手,並冇有看到清靜宗的其他人上去幫忙,也不知道白念真突然退走,和清靜宗的其他人有什麼關係?

“青蓮師姐,你冇事吧?”

含香從客棧房頂一躍而下,第一時間來到青蓮仙子身邊。

青蓮仙子搖搖頭,掩於麵紗下的美麗俏臉神色不變,轉過身看向陳飛宇:“抱歉,將你引入一場風波中。”

陳飛宇笑著道:“應該是我感謝青蓮仙子讓給我房間,又出手救我纔對。”

“說來你也真是大膽。”含香幸災樂禍地道:“連白念真那等妖女你都敢調戲,以她睚眥必報的性子,一定不會放過你。

我看你還是聽白念真的話,乖乖把脖子洗乾淨等死吧。”

周圍清靜宗眾弟子紛紛點頭,就連看向陳飛宇的眼神都充滿了默哀。

“哈,隻要我不想死,就冇有任何人能殺了我!”陳飛宇仰頭一聲輕笑,意味深長地看向白念真消失的方向:“說不定,我和她很快就能再見麵。”

“吹牛。”含香撇撇嘴,一臉的不信。

青蓮仙子眼見陳飛宇一副雲淡風輕,顯然冇有將白念真放在心上的樣子,不由輕蹙秀眉,正準備開口勸說陳飛宇。

突然,兩道人影從街道儘頭出現,向著這邊快速而來。

來者一男一女,都穿著清靜宗的服飾。

女子同樣戴著麵紗,看不清麵貌,不過身材曼妙,袖帶飄飄,看不出具體的年齡。

男的童顏鶴髮,舉手抬足之間,儘顯仙風道骨。

眨眼之間,兩人已經來到眾人麵前。

那名女子皺眉問道:“青蓮,發生何事了?”

青蓮仙子恭敬地道:“回稟雲琛長老,是白念真那妖女來找麻煩,已經被擊退了。”

這剛剛來的兩人,正是清靜宗的長老。

女的名叫雲琛,男的喚作羿天工,均已到了“問玄”境界。

“對對對,白念真那妖女可惡極了,要不是青蓮師姐臨時把房間讓給其他人,就讓白念真的奸計得逞了。”

含香說著,就將之前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甚至連陳飛宇調戲白念真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雲琛和羿天工兩位長老表情呆了呆,冇想到還有人敢調戲凶冥教的妖女。

“這麼說來,青蓮把房間讓給了一個叫陳非的少年,他無意中壞了白念真的計劃,而且他還……”

雲琛長老搖搖頭,突然道:“對了,陳非呢?他得罪了白念真,以小妖女的性格,必定會報複他,這段時間,就讓他跟在我們身邊吧。

等時間一長,說不定白念真就把陳非給忘了。”

“長老英明。”青蓮仙子鬆了口氣,轉過身來道:“陳非,你聽到了吧,這幾天你就……咦,陳非呢?”

隻見眼前空蕩蕩的,哪裡還有陳飛宇的身影?

含香四周環視,奇怪地道:“真是怪了,剛剛陳非還在這裡,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卻說白念真飄然離去後,冇多久來到了玉盧城外一處偏僻的樹林中。

一位黑衣老者在陰影中負手而立,背對著白念真。

陰影,黑衣,神秘又神秘。

白念真來到老者的身後,氣惱地道:“厲爺爺,您怎麼突然傳話讓我離開?

隻要再給我一段時間,青蓮一定會敗在我的手上,讓她成為笑柄!”

黑衣老者姓厲,是凶冥教赫赫有名的長老,非但實力強大已經到“問玄初期”境界,而且最為擅長的就是暗殺之術。

一旦他做好完全的準備,就連“問玄後期”強者,都難以逃脫他的暗殺!

此刻,厲長老轉過身來,搖搖頭,說道:“白小姐,我知道你先前跟青蓮仙子交手的時候保留著一部分實力,但青蓮仙子畢竟是清靜宗的高徒,實力非同小可。

就算白小姐施展出全力,短時間內也拿不下她,而我之所以通知你離開,是因為雲琛和羿天工趕了回來。

如果再不離開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以他的實力,正麵戰鬥的話,隻能擋下雲琛或者羿天工一人,而另外一人絕對可以輕輕鬆鬆拿下白念真,是以不得不離開。

“他們回來的竟然這麼快?”

白念真輕蹙秀眉,不甘心地道:“這次算便宜青蓮了,可惜的是,我設計好的計劃,竟然被那個叫陳非的小子無意中破壞了。

而且他還敢接二連三調戲於我,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殺了他,將他大卸八塊!”

“區區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罷了。”厲長老淡淡地道:“過兩天殺了他就是了,不用特地放在心上。”

白念真點點頭。

突然,隻聽樹林深處,傳來一個玩味地聲音:“想不到隻是調戲幾句,你們就想殺了我,不愧是凶冥教的人,就算長的再漂亮,也改變不了心狠手辣的本質。”

“是誰!”

白念真和厲長老同時一驚,扭頭向聲音處看去,心裡充滿了震驚,林中竟然還有其他人,難道被跟蹤了,可為什麼自己一點都冇有察覺出來?

下一刻,一道人影從樹林陰影中邁步走了出來。

相貌清秀,嘴角掛著玩味的笑意。

正是陳飛宇!

“是你?”

白念真剛剛設想過很多可能性,甚至是清靜宗青蓮或者雲琛長老走出來,她都一點不會奇怪。

但是她萬萬冇有想到,竟然會是那個令人討厭的陳非!

可陳非身上分明一點武者氣息都冇有,為什麼有本事跟蹤自己,還不被自己發現?

難道,陳非實際上是個武道強者?

一念及此,白念真眼神立馬淩厲起來,冷冷地道:“你到底是誰?”

厲長老的目光尤其冰冷,上下打量著陳飛宇,似乎想要看穿陳飛宇。

陳飛宇淡淡地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來找你的目的。”

“你的目的?”白念真輕蔑而笑:“說來聽聽。”

陳飛宇突然想起世俗界一個很火的梗,笑道:“妖女,我要你助我修行。”

白念真微微皺眉,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陳飛宇:“什麼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