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758章 願賭服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758章 願賭服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靈兒師姐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攻擊她的敏感部分,頓時柳眉倒豎,心頭為之火起,有心想要避開,但是陳飛宇欺身進劍的舉動出乎她意料之外,再加上出劍的角度刁鑽,如果不施展真元的話,根本來不及躲閃,胸部必定中招,可一旦施展真元,那她就違反了之前和陳飛宇的約定,就算贏了也不光彩。

“陳非竟如此可惡,本小姐就算違反約定,也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一念及此,靈兒師姐眼中厲芒一閃,正準備施展真元直接震斷陳飛宇手中的短小木棍。

突然,陳飛宇倏忽變招,手中木棍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點向靈兒師姐的手腕。

角度刁鑽,羚羊掛角!

靈兒師姐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的劍招竟能有如此變化,出乎意料之下,體內真元還冇來得及施展,自己皓如白雪的手腕已經被木棍點中,傳來一陣輕微的疼痛。

“師姐,你輸了。

”陳飛宇立即收起木棍跳向後方,眉宇意氣風發:“如果我手中是真劍的話,你的手腕已經被我斬斷了。



“我靠!”

蹲在一旁吃瓜的懷臨長大了嘴,靈兒師姐的胸竟然保住了……呸呸呸,不是,靈兒師姐竟然輸給陳非了,這怎麼可能,陳非隻是個剛拜入宗門不到一天的小菜鳥,實力比起自己來說尚且遠遠不足,而靈兒師姐卻是一位年紀輕輕的“傳奇強者”,就算靈兒師姐不用真元,也遠遠不是陳非能比的,陳非到底是怎麼贏的?

靈兒師姐僵在原地,俏臉一陣紅一陣白,心裡麵充滿了震撼、憤怒與不解,自己竟然輸給了一個今天才拜入山門的陳非?

看著陳飛宇臉上得意的表情,靈兒師姐心頭火起,突起一腳踹向陳飛宇,且明顯用上了內勁,惱羞成怒地喝道:“你這登徒子,該打!”

陳飛宇眼中精光一閃,作為高手的本能,正準備閃開,突然察覺到暗處有人偷看,而且氣息明顯屬於遊霞掌門和宋蘆二人。

雖不知道這兩位玉樞派地位最高的人為什麼會在旁偷看,但有一點陳飛宇很清楚,自己單靠劍招勝過靈兒師姐已經足夠讓人震驚,如果自己再躲開這一腳的話,自己身負真元的事情極大概率會暴露!

一念及此,陳飛宇硬生生的強迫自己站在原地。

下一刻,靈兒師姐的小蠻靴已經踹在陳飛宇的胸上,陳飛宇向後倒飛出好幾米遠,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懷臨聳然一驚,下意識縮了縮腦袋,得罪靈兒師姐的下場果然嚴重,也不知道自己剛剛流口水的樣子有冇有被靈兒師姐看到。

靈兒師姐出腳的一瞬間就後悔了,及時收回了九成力道,但剩下的一成力道也絕不是一個普通人能抵擋的,萬一陳非被自己一腳踹死了怎麼辦?

她剛要跑過去檢視陳飛宇的狀況,突然,陳飛宇“掙紮”從地上坐了起來,擦掉嘴角的鮮血,苦笑道:“靈兒師姐,我不就是贏了你了嗎,有必要下這麼狠的手嗎,你該不會輸不起吧?”

他看上去受傷很狼狽,可實際上在他中招的同時,已經暗中施展了“無極拳”的運勁法門,將襲來的內勁化解的無影無形,實際上並冇有受什麼傷。

而他嘴角流出的鮮血,不過是他施展內勁故意逼出的一口淤血而已。

“少廢話,師姐我可不是輸不起的人,給,先把這顆藥丸吃了。

”靈兒師姐眼見陳飛宇冇什麼大礙,暗中鬆了口氣,想來應該是自己及時收回了內勁的緣故。

不過她兀自擔心剛剛一腳將陳飛宇踹成暗傷,走到陳飛宇跟前,從懷中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倒出一顆黑色藥丸,吩咐道:“把這顆藥丸吃下去。



陳飛宇伸手接過,不經意間觸碰到了靈兒師姐白皙的手指,隻覺得溫潤纖細,不由得心中一蕩,將丹藥吃了下去,道:“多謝靈兒師姐,按照約定,靈兒師姐是不是該傳我雷法了?”

靈兒師姐哼了一聲,轉過身向院子外麵走去:“跟我走。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站起來跟在了靈兒師姐的身後。

懷臨傻眼了,靈兒師姐是不是把自己給忘了,要是靈兒師姐真帶陳非去學習雷法,那牆角那堆乾柴,不就真要落到自己頭上了,不如自己也跟著過去觀摩觀摩,等陳非學完雷法之後,再一起回來讓陳非劈柴,對,就這麼乾!

他正準備開口說話,突然看到靈兒師姐停下腳步,轉而向他這邊走來。

莫非靈兒師姐想起我來了,想要邀請我一起去給陳非傳道受業?

懷臨眼睛一亮,高高挺起胸膛,滿麵紅光。

“剛剛發生的事情不準告訴彆人,要是我在彆人口中聽到這件事情,師姐讓你好看!”靈兒師姐說完後就帶著陳飛宇走了。

開玩笑,和一個剛剛纔拜入山門的新弟子比試就算了,竟然還輸了,這要是傳出去,她豈不是會成為整個武湖山的笑柄?懷臨一向嘴巴大,必須得嚴重警告才行!

懷臨挺起來的胸膛立即垮了下去,看著堆在牆邊高高的乾柴堆,欲哭無淚。

陰影中,兩道人影注視著陳飛宇和靈兒遠去。

這兩人正是遊霞掌門和宋蘆。

原來靈兒來找陳飛宇的時候,他們也暗中跟了過來,將陳飛宇和靈兒比試的過程全部看在了眼裡,心中充滿了震撼。

“您怎麼看剛剛的比試?”遊霞掌門問道。

宋蘆神色有些凝重:“陳非的劍法明明平平無奇,但總能準確的預判靈兒的劍路,且出劍角度古怪刁鑽、如同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如果不是對劍道有很高的造詣,絕對冇辦法將一根木棍用到如此驚人的地步,父親,您說陳非會不會是其他宗門派來的臥底?”

“我看不會。

”遊霞掌門搖搖頭:“在和靈兒比試之前,陳非就說過,曾遇到一位高人傳授劍法,現在他的表現倒也合情合理。

如果陳非真的是其他宗門臥底的話,那為了不暴露自己,一定會故意輸給靈兒,另外,最後靈兒惱羞成怒下意識踹向陳非的一腳,陳非也冇有躲開,而且還為此受了傷,顯然陳非身上並冇有真元。



宋蘆點點頭,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總覺得有些高深莫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