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674章 針尖對麥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674章 針尖對麥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銳利的劍意向四周激盪,不僅僅是謝纖,就連躲在暗處的萬冷雪,都從靈魂深處感到一股心悸的感覺,不由得心中驚駭,不愧是“問玄初期”境界的劍者,實力果然強橫!

陳飛宇心知對方實力強絕,不敢托大,心念一動,龍淵劍已經出現在手中,散發出玄奧磅礴的劍意。

心知龍淵劍的不凡,萬冷雪、謝纖等人紛紛為之動容,心知這一場戰鬥絕對激烈非常,紛紛睜大雙眼看著。

巴正陽還是第一次見到龍淵劍,不過從龍淵劍散發出的磅礴劍意中,就能察覺到此劍的不凡。

作為一名劍者,喜愛世間名劍幾乎是天性,縱然龍淵劍是敵人的佩劍,巴正陽還是忍不住讚歎了一聲“好劍”,衝到陳飛宇身前,手腕微轉,手中長劍以一個極度刁鑽的角度,向陳飛宇心窩刺去。

出手便是殺招!

“不僅僅是劍好,我的劍法更好!”

陳飛宇一聲冷哼,雖然巴正陽劍法刁鑽,但他可是劍道方麵的大行家,一眼就看出巴正陽劍式的來路,眼中厲芒閃爍,藉助左逸仙磅礴的真元,龍淵劍上綻放出璀璨的紫色光芒,向著前方刁鑽的劍影揮去。

霎時間,雙劍相交在一起,爆發出一陣刺耳的“鏗鏘”之聲,霎時間傳遍整個“林風雲海”,周圍的雲霧紛紛向四周激盪,形成一個方圓百米的真空地帶,而方圓百米之內的竹林,更像是被一道銳利的利刃劃過一樣,紛紛從中間斷折,無數竹葉在半空中激盪,嘩嘩向下落去。

萬冷雪、謝纖和祝玉泉三人距離最近,耳膜中頓時“嗡嗡”作響,胸中噁心欲吐,不由得紛紛驚駭,不過才僅僅試探性的交手一招,竟然就產生這麼大的餘波,這兩個人要是繼續交手下去,怕是滿月宗有名的美景“林海雲風”都會被陳飛宇和巴正陽給毀了。

突然,隻聽一聲悶哼,巴正陽嘴角飆紅,向後倒退了數步。

萬冷雪、謝纖再度驚駭,雖然早就猜到巴正陽極有可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但是一招之下巴正陽就受了傷居於下風,依舊遠遠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

祝玉泉臉色大變,正陽叔竟然受傷了,難道……難道正陽叔不是陳飛宇的對手?這……這怎麼可能?

陳飛宇也有一些不好受,不過他身負“無極拳”的運勁法門,立即將劍上傳導而來的衝擊力給化消掉,而且藉助左逸仙的真元後,再加上龍淵劍以及紫色劍芒的加持,硬實力已經超過了巴正陽,是以臉上隻是稍微紅了一下便恢複了正常。

緊接著,他高高舉起手中的龍淵劍,一步向前跨了三五米,已經追到巴正陽的跟前,手中龍淵劍攜帶著無邊的劍意,向著巴正陽當頭劈下!

雖然他自信在劍法的招式精妙方麵要勝過巴正陽,但是既然可以藉助左逸仙的真元強行壓製住巴正陽,那就冇必要使用花裡花哨的劍式!

直接、簡單、粗暴!

而往往最簡單的也是最有用的!

眼見強橫的龍淵劍再度斬來,巴正陽不及多想,立即揮劍擋去,在雙劍相交的瞬間,“鏗鏘”之聲向著四周傳播,他再度向後倒退了四步,隻是這一次口中並冇有吐出鮮血來。

祝玉泉一顆懸在嗓子眼的心落回去了一些,但並冇有全部落回去,畢竟巴正陽還是向後退了,相比於陳飛宇,巴正陽還是落於下風。

“我就說嘛,巴正陽完全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就這還想殺陳飛宇和我呢,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謝纖神色得意,眉飛色舞。

祝玉泉臉色頓時一變,向著謝纖怒目而視。

“看什麼看,難道我說錯了?”謝纖哼了一聲,直接硬懟了回去。

祝玉泉神色不忿地哼了一聲,暗暗祈禱正陽叔一定要反敗為勝,到時候再讓這妖女好看!

場中,陳飛宇不依不饒,再度故技重施,又是一大步跨到巴正陽跟前,當頭一劍向下劈去!

巴正陽同樣故技重施,揮劍當下龍淵劍後,僅僅向後倒退了兩步便穩住了身形。

“咯咯,什麼洛書劍派的長老,都找不到好的方法破解陳飛宇如此簡單的招式,我看你們還是想著怎麼從陳飛宇的劍下逃生吧。”謝纖幸災樂禍,咯咯直笑。

不同於謝纖的樂觀,萬冷雪卻是暗中直皺眉,巴正陽應對陳飛宇的招式一次比一次輕鬆,足見巴正陽還冇有完全施展出全力,這一戰誰勝誰負著實難料。

陳飛宇也發現了巴正陽的怪異之處,心中多少有些凝重,再度舉起龍淵劍,向著巴正陽當頭劈下!

“鏗鏘”一聲,刺耳的金屬聲傳來,巴正陽再度揮劍當下龍淵劍,非但一步都冇有向後退,反而遊刃有餘地站在原地,道:“劍的確是好劍,但是你的劍法我並未見到,可能你的劍法太淺了,以至於入不了我的法眼。”

“我的劍法是殺人的劍法,無須深淺,隻需要一招就夠了。”陳飛宇手握龍淵劍,和巴正陽的長劍相對抗,挑眉說道:“原來你一直在隱藏實力,並不是‘問玄初期’,而是‘問玄中期’。”

“出門在外,多隱藏一分實力,就多了一分保命的底牌,你說呢?”巴正陽說罷,突然渾身氣勢暴漲,一聲輕喝,猛然向前揮劍,原本相交的雙劍頓時分開,陳飛宇被迫向後退了數步,運轉“無極拳”的法門後才穩住身形。

轉瞬之間,形勢陡變!

謝纖頓時驚呼道:“怎麼……怎麼會這樣?”

祝玉泉鬆了口氣,大有揚眉吐氣之感,得意地道:“我就說嘛,正陽叔怎麼可能屈居下風?不過是為了試探陳飛宇的深淺從而隱藏實力罷了。”

萬冷雪微微皺眉,難怪巴正陽敢帶著祝玉泉一人就來查探滿月宗的禁地,原來他已經到了“問玄中期”境界,這下遭了,也不知道陳飛宇是不是巴正陽的對手。

場中,陳飛宇一聲輕笑,舉劍指向了巴正陽,說道:“說的有道理,可惜,就算你施展出全力,也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少年人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巴正陽輕蔑而笑,眼中閃爍著殺機:“這一戰,你必將死在我的劍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