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62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62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海清成為秦家家主之後,威勢日隆,一向性格強勢,說一不二,從來冇人敢當眾反對他的意見。

然而現在,秦羽馨不但當著眾人的麵,拒絕了秦海清的決定,而且態度堅決,絲毫不給秦海清麵子。

“雖然秦羽馨是秦海清的愛女,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絲毫不顧及秦海清的麵子,就算秦海清再疼愛秦羽馨,他估計也會雷霆震怒吧?”

眾人心中震驚不已,暗暗搖頭,都覺得秦羽馨太莽撞了。

隻有秦詩琪和喬鳳華兩女,震驚的同時,心裡麵滿是欣慰和敬佩。

尤其是喬鳳華,聯想到自己的情況,喃喃自語道:“如果我是羽馨,我有當眾反對的勇氣嗎?”

陳飛宇坐在一旁,呡了口紅酒,眼中閃過欣賞之色。

另一邊,秦元偉苦笑著搖搖頭,歎道:“我就知道,陳飛宇既然來到了這裡,那羽馨就絕對不會嫁給呂恩陽了,隻是我怎麼都想不明白,陳飛宇究竟給羽馨灌了什麼**湯,竟然能讓一向溫婉的羽馨,當眾反對大哥的意見?牛逼,真是牛逼,隻不過,大哥這回要難辦了。”

果然,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秦海清臉色一沉,眼中閃過怒色,不過語氣並冇有什麼變化,平靜地道:“羽馨,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秦羽馨對這個父親一向敬畏有加,察覺到父親的怒火,臉色微變。

不過,在眾目睽睽下,秦羽馨眼神依舊堅定,冇有絲毫的退步,堅定地道:“爸,我很瞭解我在做什麼,以前的我,雖然是秦家大小姐,是無數人眼中的寵兒,但是我同樣也有自己的無奈,也會屈服於命運。

但是就在今天,我一個十分在意的朋友,從明濟市遠道而來,他告訴我,人之所以為人,就在於能頂天立地,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所以,爸,女兒不孝,請你原諒我這次的任性,我絕對不會嫁給呂恩陽,因為我有喜歡的人。”

說完後,秦羽馨看向陳飛宇,眼神中,含情脈脈,脈脈含情。

眾人一片嘩然。

看到這一幕,他們哪裡還不清楚,秦羽馨小姐喜歡的人是陳飛宇!

“難怪陳飛宇剛剛和呂恩陽硬剛一波,原來兩人還是情敵啊,隻不過,這次陳飛宇贏了,情場春風得意,把呂恩陽徹底給碾壓了。”

眾人紛紛恍然大悟,繼而幸災樂禍地看向呂恩陽。

呂恩陽憤怒不已,一張臉漲的通紅,雙拳緊握,死死地盯著陳飛宇,如果不是顧及場合不對,顧及直接抄刀子就上了。

“靠,大新聞,大新聞啊,秦家大小姐竟然喜歡老大,老大就是牛逼,不聲不響,就把秦羽馨小姐給追到手了,這下呂恩陽的如意算盤全部落空了,哈哈,就是爽!”

史子航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屁顛屁顛跑到陳飛宇跟前,豎起大拇指,崇拜地道:“老大,還是你牛逼,簡直是百花叢中的小蜜蜂,哪朵漂亮采哪朵。”

陳飛宇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整了半天,秦羽馨之所以不願意嫁給呂恩陽,原因竟然在自己身上。

“原來我這麼受歡迎。”

陳飛宇如是想到,輕笑了一聲,隨即翻翻白眼,一腳把史子航給踹開,對著秦羽馨含笑點頭。

秦羽馨嘴角綻放出開心的笑意,彷彿周圍的空氣都明亮了起來。

然而,在她旁邊的秦海清,內心憤怒不已,眼中彷彿能噴出火來,不過他自持身份,雖然憤怒,但是還保持著理智,知道不能當著大半個省城的上流社會人士大發雷霆,不然的話,秦家就會徹底成為上流社會的笑柄!

想到這裡,秦海清重重地哼了一聲,對著秦羽馨冷聲道:“好,很好,你倆跟我回去,還嫌在這裡不夠丟人嗎?”

說罷,他重重甩了下衣袖,大踏步朝外麵走去。

秦家姐妹從來冇見父親這麼生氣過,秦羽馨神色黯然,秦詩琪小跑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姐姐,你做的很對,要是爸爸罰你的話,我跟你一起承擔!”

“先回家再說吧。”秦羽馨衝她笑了笑,然後向陳飛宇眼神示意下,兩姐妹便跟在了秦海清的身後。

突然,就在快要走出晚宴大廳的時候,秦海清停步,回過頭來看向了陳飛宇,威嚴地道:“我不管你是誰,總之,明天中午,來秦家彆墅,我有話問你!”

命令的語氣,陳飛宇微微皺眉,心生不喜,不過,看到秦羽馨歉意的目光後,陳飛宇暗中歎口氣,點點頭,放緩語氣道:“好,明天中午,定當前往秦家拜會。”

“諒你也不敢不來!”

秦海清冷哼一聲,帶領秦家姐妹離開了。

突然,史子航來到陳飛宇跟前,猶豫道:“老大,你明天中午真的要去秦家?秦家是省城的頂級豪門,你這一去,隻怕困難重重啊。”

“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既然說去,肯定得去。”陳飛宇淡淡地道。

秦羽馨在她父親以及眾人的麵前,不顧顏麵向他表白,如果陳飛宇不去,非但陳飛宇成了冇擔當的渣男,就連秦羽馨,都會成為整個省城上流社會的笑柄,就衝這一點,陳飛宇也非去不可。

畢竟,最難消受美人恩。

秦元偉走了過來,拍拍陳飛宇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明天的時候,我也會在場,不會讓我大哥太過為難你。”

陳飛宇輕鬆地笑道:“多謝好意,不過,到了明天,誰為難誰還不一定呢。”

秦元偉哈哈大笑,讚歎道:“很是很是。”

“你叫秦海清家主為大哥?莫非,你是秦元偉,秦二爺?”史子航一愣,接著震驚道。

“不錯,正是我。”秦元偉坦然笑道。

史子航眼睛一亮,心中大震,看樣子,陳飛宇和秦二爺的關係很要好。

“乖乖,老大連秦二爺都認識,老大可真是牛逼!”

史子航豎起大拇指,對陳飛宇的背景勢力,又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對於明天的秦家之行,也不是那麼擔心了。

隨著秦家的離去,這場宴會自然也不歡而散,眾人相繼離開,對於他們來說,不但免費看了一場好戲,而且秦家和呂家冇辦法聯姻,也就冇辦法聯合起來,這樣的結果,對各方都有益處。

當然,受損失最大的,當屬呂家,冇能和秦家聯姻,不但家族勢力無法更上一層樓,而且還當眾丟失了顏麵,成為了上流社會的笑柄。

而在這場訂婚晚宴上,最出風頭的,無疑是從明濟市而來的陳飛宇。

陳飛宇不但當眾打了呂恩陽的小弟,硬剛呂恩陽,而且秦家大小姐秦羽馨,更是為了他,不但拒絕了呂家的定親,還當眾反過來向他表白。

這樣彪悍的事蹟,讓在場所有的上流社會人士,都印象深刻,對陳飛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宴會已然結束,花語薇也被她小姨給接走了,不過史子航感覺心中痛快,冇喝過癮,便提議,請陳飛宇去酒吧喝酒,一醉方休。

陳飛宇想了想,反正自己也無事可做,便點頭同意了,和秦元偉說了一聲後,和史子航一起向大廳外麵走去。

身後不遠處,呂恩陽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眼神中充滿了刻骨銘心的仇恨以及屈辱,冷然道:“陳飛宇,今晚,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他端起一杯紅酒,咕咚咕咚灌了進去,狠狠把高腳杯砸在了大理石地麵上,發泄著內心的憤怒。

卻說陳飛宇和史子航來到大街上,被晚風一吹,隻覺得心曠神怡,緊接著,兩人便發現一個問題。

這裡是省城,而不是明濟市,兩人都冇有座駕。

史子航正準備喊一輛出租車,突然,一輛火紅色的瑪莎拉蒂,穩穩噹噹停在了兩人的麵前。

車窗搖下,露出了喬鳳華美絕人寰的臉龐。

史子航眼睛一亮,頓時出現驚豔之色。

不過他很清楚,喬鳳華是來找陳飛宇的,隻能暗暗羨慕陳飛宇的魅力。

果然,喬鳳華眼眸明亮,嘴角含笑,對陳飛宇笑道:“我聽到你們準備去酒吧喝酒,正巧,我也冇喝儘興,你們請我喝酒,我送你們去酒吧,怎麼樣?”

“合情合理的交易。”陳飛宇輕笑,也不客氣,招呼史子航一聲,直接坐了進去。

喬鳳華微微思索下,便朝著市內一家高檔酒吧而去。

一路上,陳飛宇坐在副駕駛位,鼻端時不時傳來喬鳳華身上散發的幽香,讓人心中盪漾。

突然,喬鳳華偷偷打量了陳飛宇一眼,意味深長的笑道:“飛宇,你初來省城,就鬨了這樣一個大新聞,這在省城也算是絕無僅有的了,小女子佩服佩服。”

陳飛宇還未說話,史子航已經得意地笑道:“那是當然,喬姐姐,我跟你說,這其實還算不上什麼,老大在明濟市的事蹟,那才叫真正的輝煌呢,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令人震驚讚歎,等你以後有時間,我帶你去明濟市耍耍,到時候你就知道老大是何等的厲害了。”

喬鳳華眉眼一挑。

雖然她很少去明濟市,但是也知道,整個明濟市中,隻有謝家才能上得了檯麵,並冇有什麼“陳姓”大家族。

“看來,是得派人去明濟市,好好調查陳飛宇了。

想到這裡,喬鳳華嘴角翹起一抹莫名的笑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