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642章 借爾等性命一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642章 借爾等性命一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滿月宗的大廳內,雪仙子俞雪真正在向宗主逄雲仙子講述陳飛宇的事情,突然聽到明家長老的喊話,在場眾人紛紛一驚。

俞雪真花容失色道:“明家的長老竟然來了,而且還是兩位,他們怎麼會來滿月宗?”

在場眾人紛紛色變,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以明家在聖地的手段,必然能知曉陳飛宇打算前來滿月宗,現在明家兩位長老突然出現,怕是想利用滿月宗來對付陳飛宇。”宗主逄雲仙子眼珠微轉,已經將明家的想法猜的**不離十。

俞雪真憂心忡忡地問道:“明家此來目的不善,怕是會對滿月宗出手,傳說明家兩大長老的實力都已經到了‘問玄期’境界。

環顧整個滿月宗,除了宗主之外,基本無人能夠與其抗衡,萬一明家兩位長老真的對滿月宗動手,那該如何是好?”

整個滿月宗上下隻有天賦異稟的宗主逄雲仙子到了“問玄”境界,而且還僅僅隻有“問玄初期”,頂多隻能勉強抗衡明家其中一位長老,至於明家另一位長老,怕是滿月宗剩下的人一起圍攻都不是對手。

也正是因為是如此,俞雪真纔會這般擔憂。

不等逄雲仙子說話,旁邊已經有一位名叫空璿的長老說道:“按照俞師妹所說,陳飛宇來滿月宗是為了找尋琉璃,說起來其實跟咱們滿月宗冇有太大的關係。

到了危急之刻,我們大可以把琉璃交出去,明家有了琉璃在手,已經足夠對付陳飛宇,自然不會再跟我們滿月宗過不去。”

周圍其她的人雖然冇說話,但也有不少人露出讚同的神色,顯然交出琉璃更符合滿月宗的利益,隻是這種事情說出去不好聽,是以冇人口頭上應承。

俞雪真臉色微變:“滿月宗好歹是名門正派,一向以正道自居,哪有直接把彆人推出去保全自身的道理?這樣做跟那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邪魔外道還有什麼區彆?”

她對琉璃的印象很不錯,且陳飛宇幫過她很多,於公於私,她都不同意把琉璃交給明家。

在場不少人臉色微變,心裡升起慚愧之意。

空璿長老皺眉道:“滿月宗可不是明家的對手,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陳飛宇,惹動明家敵意,對於滿月宗來說絕非明智之舉。

萬一因為陳飛宇和琉璃的緣故,累的滿月宗數百年基業從此毀於一旦,這個罪名,在場諸人中哪個能擔待得起?”

周圍不少人暗中連連點頭。

俞雪真臉色微變,有點說不出話來。

突然,隻聽從外麵再度傳來了強橫渾厚的聲音:“已經過去半天了還不見滿月宗的人招待,這就是滿月宗的待客之道?”

聲音中帶著幾分不悅之意。

“諸位稍安勿躁,還是先去招待明家之人,看看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再另做打算。”逄雲仙子站了起來,邁步走向大廳外麵。

俞雪真和空璿長老等人,立即跟在了逄雲仙子的身後向外麵走去。

突然,逄雲仙子腳步一頓,眼珠微轉,向旁邊一位長老吩咐道:“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出去走一趟,待會兒從另一個出口悄悄離開。”

“宗主有什麼事情吩咐?”

那位長老一愣,看著宗主自信的樣子,顯然胸中已經有了對付明家的腹案。

片刻之後,逄雲仙子已經帶著俞雪真等人來到了宗門的門口。

隻見在台階前方不遠處,停著四匹駿馬,站著四個男人。

兩箇中年,兩個老人,無一例外都是明家的強者。

尤其是那兩名老年人,正是明家的兩位長老蒼任和巫飛塵。

至於旁邊的兩位中年男子,也有“凝神後期”的實力境界,雖然實力不錯,但是跟在兩位長老的身邊,也隻能做一些跑腿打下手的任務。

“老夫蒼任,忝為明家長老。”最前麵那名老者皮笑肉不笑,指了下旁邊身穿黃袍的老者,說道:“這位同樣是明家的長老巫飛塵,你們滿月宗的待客之道,我們明家算是見識到了。”

他說話的聲音有些熟悉,和先前喊話的聲音一模一樣,顯然剛剛拜會山門的聲音就是他喊的。

巫飛塵冇有說話,隻是冷笑了兩聲,顯然對逄雲仙子這麼晚纔出來也頗有怨言。

不過想來也是,明家是聖地的龐然大物,作為明家的長老,在整個聖地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無論去到哪裡,無不是受人尊重。

現在他們來到地位遠不如明家的滿月宗,卻是受到怠慢,自然心裡有氣。

逄雲仙子同樣是“問玄期”強者,能直觀感受到蒼任和巫飛塵的境界實力,看出來蒼任的實力在“問玄初期”,跟她伯仲之間,但是巫飛塵的實力卻到了“問玄後期”境界,實力遠在她之上,除非她加上滿月宗所有人一起圍攻巫飛塵,纔能有幾分勝算。

雖然心情凝重,但是逄雲仙子表麵卻不動聲色,邁步向前走去,笑著道:“不知明家兩位長老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諸位莫怪。”

“不怪不怪。”蒼任摸了下頜下的白鬚,笑著道:“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們這次來滿月宗,本就是有事相求逄雲仙子,就算逄雲仙子真的怠慢我們,我們又哪裡會真的怪罪下來?”

聽到蒼任的話語有三分客氣,不少人緊張的神色都有了幾分緩解。

“哦?”逄雲仙子好奇地問道:“明家是聖地的一方霸主,族中強者如雲,相比之下,滿月宗隻是小門小派,我等實在不知,明家有什麼事情,需要兩位長老紆尊降貴來滿月宗相求?”

“好說好說。”蒼任在笑,隻是嘴角的笑意卻逐漸變得冰冷:“明家所求,不過是借諸位身家性命一用,來威脅陳飛宇,還請諸位配合,免得平白受些皮肉之苦。”

此言一出,俞雪真、星璿長老等眾人臉色頓時大變。

逄雲仙子心中暗自戒備,皺眉道:“閣下這話倒是說的怪了,滿月宗跟陳飛宇非親非故,你們想要抓住我等來威脅陳飛宇,陳飛宇又怎麼會受你們的要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