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696章 又是威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696章 又是威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冤家路窄?

琉璃立馬明白過來,陳飛宇打算給自己報仇,心裡莫名一暖。

看著陳飛宇自信的樣子,澹台明日暗暗鬆了口氣,看了返回陵園是個正確的決定,就是不知道以陳飛宇的實力,能否抵擋住明家的兩位長老,畢竟陳飛宇已經接連經曆了兩場戰鬥,想必真元已經耗費了不少,而明家的蒼任和巫飛塵卻是全盛狀態,此消彼長之下,陳飛宇必然會吃虧。

“譚明知呢?”逄雲仙子忍不住又問了句。

她倒不是真的關心譚明知,而是擔心譚明知把禁地裡麵的情況給泄露出去。

“譚明知?”澹台明日向身邊看了一眼,這才發現譚明知冇有跟著自己跑回來,一拍大腿道:“難道他還在星空甬道裡麵?遭了,他肯定被明家的人給抓住了!”

逄雲仙子點點頭,心裡隱隱升起一絲邪惡的想法,如果譚明知被巫飛塵二人殺死的話,那她目前麵臨的難題,就能解決一大半了。

突然,從滿月之門裡麵闖進來三個人,正是明家的長老蒼任和巫飛塵,另外還有被蒼任提著後衣領,渾身冇辦法動彈的譚明知!

澹台明日臉色微變,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

逄雲仙子輕蹙秀眉,眼見譚明知冇有死,心裡莫名的有一些失望,不過想來也是,譚明知畢竟是天道派的張門弟子,如果明家殺了譚明知,隻會給明家帶來無儘的麻煩。

巫飛塵和蒼任來到陵園後,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玄奧的劍意,不約而同向陳飛宇手中的龍淵劍看去,繼而又看向了陳飛宇。

“你就是陳飛宇?”蒼任打量了眼陳飛宇,竟然發現自己看不穿陳飛宇的實力境界,不由得暗暗驚訝。

“不錯。”陳飛宇卻是一眼看出來了對方的底細,道:“‘問玄初期’強者,想來你就是蒼任了,而另一個人就是巫飛塵了。”

“你倒是有點眼光,不錯不錯,像你這樣年輕厲害而且還有眼光的年輕人,聖地裡麵是越來越少了,像我手中這位天道派的掌門弟子,就遠遠比不上你。”蒼任笑著說罷,將譚明知扔到了地上。

就算是如此,譚明知依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隻在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顯然他身上中了某種禁製。

巫飛塵冷笑著補充道:“這位天道派的掌門弟子見到我們後,竟然站在原地冇有逃跑,嘿,竟然視我們如無物,就算是天道派的長老來了也不敢如此囂張,區區一個掌門弟子又算的了什麼?如此蠢貨,著實少見。”

譚明知越發憤怒,但是穴道被點,身不能動口不能言,隻能用眼神表達他的憤怒,媽的,要不是回陵園後會被陳飛宇殺死的話,他怎麼可能在左右為難的情況下被明家的人抓住,而且還在澹台雨辰麵前露出如此狼狽的樣子?

冇錯,他之所以被抓住,是因為在星空甬道的時候思考過,回陵園隻會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相反,如果落在明家手上,以他天道派掌門弟子的身份,明家除非想和天道派不死不休,否則絕對不敢真的殺他,隻是這樣一來,他難免會丟一些臉麵,但是和性命比起來,丟麵子又算的了什麼?

是以綜合考慮之下,譚明知才故意留在原地被明家的人抓住。

澹台雨辰隻是看了地上的譚明知一眼,緊接著便移開了目光,眼神平淡,古井無波。

“哈。”陳飛宇緩緩舉劍,指向了蒼任和巫飛塵,道:“他落在你們的手裡,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說起來,這位天道派的掌門弟子也算是聖地中鼎鼎有名的人物,還是滿月宗的貴客,好像還是你們的朋友,如果不想讓他死的話,那就放下你的龍淵劍,否則的話……”蒼任一聲冷笑,右腳踩在譚明知的胸前,意思不言而喻,如果陳飛宇不乖乖聽話,那就殺了譚明知。

譚明知當然不信對方真的敢殺自己,但是他堂堂天道派掌門弟子,不但被人擒下,而且還被人肆意踐踏,這絕對是奇恥大辱!

另一邊,逄雲仙子和澹台明日同時露出古怪的神色,又用譚明知來威脅陳飛宇?譚明知什麼時候成了香餑餑,在這些人眼裡竟然有這麼高的地位和價值?

陳飛宇更是笑了起來,而且笑聲越來越大,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之意。

“你笑什麼?”蒼任皺眉問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從陳飛宇放肆的笑聲中,好像有一種自己做了傻事的感覺。

巫飛塵忍不住也皺起了眉頭,陳飛宇到底在搞什麼?

陳飛宇的笑聲逐漸停歇,搖頭嘲諷道:“你們用譚明知來威脅我,還不夠可笑嗎?”

蒼任沉聲問道:“你什麼意思?”

“看到躺在地上的屍體了嗎,他叫吳琮,是白光樓的樓主。”陳飛宇伸手指向吳琮的屍體,嘴角嘲諷的笑意越發濃鬱:“就在不久前,他同樣用譚明知來威脅我,然後落得個這般下場。”

“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用譚明知威脅你,也會死在你的劍下嗎?”蒼任輕蔑地冷笑。

“不不不……”陳飛宇搖頭而笑,糾正道:“雖然你們最後的確會死在我的劍下,但我真正的意思,是我一點都不在乎譚明知的死活,你們用他來威脅我,不過是可笑的無用功而已。”

“嗯?”

蒼任和巫飛塵對視了一眼。

緊接著,巫飛塵就輕蔑地道:“裝腔作勢,彆以為我們看不出這是你的心理戰術,意圖讓我們放了譚明知,我們又豈會中你這種小小的陰謀詭計?”

“為什麼我說實話你們卻不信呢?”陳飛宇神色逐漸睥睨:“既然不信,那我就用實際行動讓你們知曉,我說的話是真是假!”

話音剛落,陳飛宇手持龍淵劍驟然向蒼任衝去,在中途已經淩空揮出一道銳利的紫色劍芒。

玄奧磅礴的劍意沖天而起,充斥四周!

毫無留手!

蒼任臉色頓時大變,這才知道陳飛宇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毫不在乎譚明知的死活,而用譚明知的生死來威脅陳飛宇,也的確是無用功!

當即,蒼任捨棄了譚明知,縱身向旁邊閃去,躲開了陳飛宇的劍芒。

譚明知頓時鬆了口氣,還好,又保住一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