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601章 大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601章 大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將鳳鳴劍收回畫中世界,在陰森的秘境中沿著原路返回,手握龍淵劍,發出璀璨的白色光芒,將周圍情況照耀的一清二楚。

潘丹鳳和溫星洲跟在陳飛宇的身後,一想到待會兒要麵對傳說中的蛟龍,他們就惴惴不安。

尤其是溫星洲,作為三人中唯一見識過蛟龍恐怖之處的人,越往前走,就越是心驚,好幾次都想要勸陳飛宇見好就收,帶著紅色果實和鳳鳴劍離開秘境,可是一看到陳飛宇堅定的眼神,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冇多久,三人距離地下河越來越近,已經看到了地麵上邊鴻遠的屍體,耳邊還能聽到地下河傳來的“嘩嘩”聲。

“咕咚”一聲,溫星洲忍不住嚥了口唾沫,眼看著就要走到地下河邊,他再也忍不住了,開口勸說道:“陳少俠,蛟龍這種傳說中的妖獸,絕非人力可以抵擋的。

這趟秘境之行你已經收穫頗豐,不如見好就好,等以後提升了境界,或者召集更多強者,有了更多的把握再來一探地下河,反正你手裡有丹方,可以隨時進來。”

“這個主意不錯,很穩妥的建議……”陳飛宇笑著瞥了溫星洲一眼。

溫星洲大喜:“陳少俠英明,這麼說陳少俠同意了?”

“不,我拒絕,建議雖然穩妥,但不適用目前的情況。”陳飛宇說罷,繼續向前走去,明家派來的皇甫和三人要麼死在渭水城,要麼死在秘境裡,怕是用不了多久,明家就會派出更強大的強者,因此必須得速戰速決,拿到大禹九鼎後再儘快離開渭水城!

溫星洲臉上笑容頓時一僵,整個人像是雨打後的芭蕉一樣泄氣。

很快,三人就來到地下河的河邊,溫星洲生怕站在河邊被突然出現的蛟龍一口吞下去,躲得遠遠的,就算蛟龍突然從地下河裡撲出來,他也能夠第一時間從這裡逃離。

潘丹鳳大著膽子和陳飛宇站在河邊,隻見前方河麵寬闊無比,空氣中瀰漫的濕氣中,蘊含著一股濃鬱的腥味,令人聞之作嘔,在漆黑的秘境中,河水漆黑一片,看不到河麵下的情況,彷彿蛟龍正在水中透過河麵陰森森地盯著他們。

潘丹鳳心中不由得出現恐懼之意,緊緊靠在陳飛宇的身上,輕蹙秀眉擔憂道:“這條地下河也不知道有多深,想要在河底找到……那件東西,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事已至此,就算前方是龍潭虎穴,我也勢在必行,你和溫星洲待在一起,在上麵乖乖等我。”陳飛宇伸手拍了下潘丹鳳的香肩。

潘丹鳳很想說一句,前方真的是龍潭,但是此時此刻,她也冇有了跟陳飛宇開玩笑的心情,點點頭,神色複雜地叮囑一聲“小心”後,退到了溫星洲的身旁,充滿擔憂地看著陳飛宇。

河邊,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右手拿著龍淵劍,左手拿出了丹方,“撲通”一聲,縱身跳進了河裡,漆黑的河麵濺起一陣陣的漣漪。

溫星洲搖搖頭:“陳少俠冒險進入地下河中,此舉著實不智,那條惡蛟凶惡非常,就算陳少俠有神劍護身,也是生死難料,潘姑娘最好……最好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潘丹鳳俏臉霎時白了一下,接著哼道:“飛宇吉人自有天相,怎麼可能會出事,話說回來,丹方還在飛宇的手上,冇有丹方的話,秘境入口機關的陰煞之氣就冇辦法吸納,到時候你也會困死在秘境裡。”

溫星洲臉色微變,剛想反駁,接著想起陳飛宇真的有可能死在秘境中,滿肚子的話到嘴邊,化作了一聲輕歎。

無奈而絕望!

卻說陳飛宇躍入到河裡之後,奇怪的發現,地下河的河水非但冇有冰冷的感覺,反而是溫潤的,而且水中蘊含著濃鬱的靈氣,越是向下遊動,水中所蘊含的靈氣就越濃鬱,心中又是驚喜又是凝重。

驚喜之處在於,水中如此濃鬱的靈氣,說明大禹九鼎在水中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他所修煉的“仙武合宗訣”對靈氣有著很強的感知力,隻要順著靈氣濃鬱的方向一路遊過去,有極大的概率,可以找到大禹九鼎。

而凝重之處在於,蛟龍在靈氣如此濃鬱的地下河水中修行了數百上千年,實力一定非同小可,而且還是在水中,他一身實力頂多隻能發揮出九成左右,此消彼長之下,如果他真的對上蛟龍,極大概率不是對手。

現在為今之計,隻能依靠著丹方纔有萬分之一的機會。

陳飛宇向手中的丹方看去一眼,這才稍稍有些心安,繼續向著河底下遊去。

隨著越潛越深,水中所蘊含的靈氣越來越濃鬱,陳飛宇驚奇地發現,河水很深,大概已經下潛了三十米左右,還冇看到河底,隻能繼續向下潛去。

好在他作為“先天後期”強者,就算閉氣兩個小時也完全冇有問題。

又向下麵潛了大概將近二十多米,趁著龍淵劍所發出的白光,已經勉強可以看到了河底,陳飛宇為之大喜,運轉“仙武合宗訣”感受著周圍靈氣的動向,向著靈氣的源頭遊了過去。

隨著周圍靈氣的越來越濃鬱,冇多久,陳飛宇隻見有一尊成年男人大小的鼎安放在一處方方正正的石板上。

河水中的靈氣,全部都是由那尊大鼎所散發出來的,而且大鼎四周的靈氣,濃鬱的猶如實質!

“難道那就是大禹九鼎之一?”

陳飛宇心中激動不已,先是謹慎地環顧一圈,隻見周圍並冇有蛟龍的蹤跡,立即趁此良機,快速遊了過去,隻見鼎身古樸,上麵雕刻著繁奧的圖案,應該屬於上古時代的文字,並不知道是什麼含義。

而大鼎下麵的石板基座上,同樣雕刻著複雜的圖案,陳飛宇認得石板上雕刻的是“河圖洛書”,所謂“河出圖、洛出書”,大禹以此劃分九州,據說“周易”就是根據“河圖洛書”上所蘊含的深奧道理演化而來,是華夏文明的源頭。

當然,現在不是破解大鼎的良機,地下河中還潛藏著一條虎視眈眈的蛟龍,隨時都會出現,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帶著大鼎離開這裡。

陳飛宇環視一圈,並冇有發現其他八尊大鼎的下落,想來秘境中隻有九鼎之一,心中惋惜的歎息一聲,將大鼎連同石板基座一同收進畫中世界,向著上方飛速遊去,心中充滿了激動。

就在陳飛宇打算儘快離開地下河逃離秘境時,突然,異變陡生!

一聲凶悍的宛若龍吟的聲音,彷彿有某種巨大而凶惡的巨獸被驚動,向著陳飛宇這邊快速遊來,激盪起無數河水激流。

波濤洶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