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594章 我不喜歡彆人騙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594章 我不喜歡彆人騙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人冷,劍更冷。

凜冽的殺意瀰漫於四周。

潘丹鳳很乖巧的從陳飛宇懷中起來,走到了他的身後,看著樊哲聖後悔、慌張的樣子,心裡彆提多解氣了。

樊哲聖很清楚,就算是全盛時期,他也不是陳飛宇的對手,更何況現在他被陳飛宇所傷,整條手臂都快掉下來,更加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就這樣和陳飛宇打起來,隻有死路一條。

逃,必須得逃!

雖然他向後逃跑有可能會遇到蛟龍,而且他冇有丹方,也冇辦法逃出秘境,但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從陳飛宇的劍下逃生!

樊哲聖眼中厲芒一閃,突然淩空一掌,向陳飛宇拍出一道洶湧的內勁,同時快速縱身向後退去。

“區區掌勁,又豈能阻我?”陳飛宇冷冽的聲音傳來,龍淵劍凝聚出耀眼的紫色劍芒,輕鬆將襲來的掌勁擊碎,縱身向樊哲聖追去,速度極快!

樊哲聖微微皺眉,腳尖在地麵上輕輕一點,隻聽“哢嚓”一聲,地麵頓時碎裂,數十塊細小的石子從地麵上彈起,發出銳利的破空之聲,向陳飛宇飛去。

區區雕蟲小技當然擋不住陳飛宇,隻見他手腕一抖,再度向前揮出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挾帶著強橫無邊的劍意,非但將襲來的石子全部斬落,而且劍勢不竭,紫色劍芒繼續向著樊哲聖斬去。

樊哲聖作為老牌的“凝神後期”強者,自有不凡之處,眼看著劍芒劈來,突然一咬舌尖,暫時提升自己的潛能,運轉所有真元,屈指彈出一道氣勁打在劍芒上。

陳飛宇渾身一震,劍芒頓時潰散,整個人也被反震的向後退了兩步,不由得心中駭然,樊哲聖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厲害?

樊哲聖嘴角流血,印堂灰敗,眼神可怕的嚇人,他剛剛咬破舌尖心血暫時提升了功力,雖成功擊退陳飛宇,但他至少耗費了十年的壽元,說不定還會傷及元氣,導致境界跌落,損失不可謂不大。

冇辦法,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逃離此處,等以後傷勢痊癒,再想辦法把這個仇給討回來。

樊哲聖仇恨地看了陳飛宇一眼,就要趁著陳飛宇後退之際縱身向後退走。

突然,背後出其不意地襲來一股剛猛無儔的掌勁,瞬間拍在樊哲聖的後心。

“哇”的一聲,樊哲聖口吐鮮血,向前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陳飛宇的腳下,還冇站起來,脖子處就傳來一絲涼意,已經被龍淵劍抵在在脖子上。

當此逼命之刻,他竟然冇有第一時間向陳飛宇求饒,而是向後看向溫星洲,怒喝道:“溫星洲,你……你好卑鄙,竟然在背後陰我!”

出掌阻止樊哲聖逃走的人,赫然是溫星洲!

“卑鄙?”溫星洲收回手掌,眼中閃過一絲輕蔑,笑道:“陰人者,人恒陰之,你不過是自作自受罷了。”

樊哲聖臉色頓時一變,還想在說什麼,隻聽陳飛宇冷冽的話已經傳來:“站起來,我有幾句話問你。”

“你……你想問什麼?”樊哲聖勉強站起來後,略微查探身體情況,發覺傷勢很重,正麵突圍的話,從陳飛宇和溫星洲兩人手上逃生的概率極低,為今之計,隻有先虛與委蛇穩住陳飛宇,再想辦法逃走。

“我記得你是邊元白的師父,我問你,邊元白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陳飛宇忍不住好奇問道,從“賞花大會”開始,邊元白對他的態度就極其不一般,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邊元白知曉他的真正身份。

樊哲聖眼神微微閃爍,他就邊元白一個徒弟,要是讓陳飛宇知道實情,等陳飛宇離開秘境後,必然會對邊元白不利,便言不由衷地道:“你誤會了,元白並不知道你的身份。”

“我不喜歡騙我的人,因為這會讓我覺得,我被人當成了傻子。”陳飛宇眼中閃過厲芒,隻見劍影一閃,已經劃破了樊哲聖的喉嚨,“嗞”的一聲,鮮血飛濺而出。

樊哲聖還想著和陳飛宇虛與委蛇找機會逃跑,誰能想到陳飛宇一言不合就殺了他。

他瞪大雙眼倒在血泊中,斷氣前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陳飛宇不講武德……

潘丹鳳看著地麵上樊哲聖的屍體,心裡一陣解氣:“呸,活該!”

溫星心中感慨萬千,溫家和邊家明爭暗鬥了數十年,一直是輸多贏少,導致溫家隻能在渭水城中屈居第二,冇想到邊鴻遠和樊哲聖這兩位邊家的“凝神後期”強者今日全死在了秘境之中,雖說以後邊家再也不是溫家的對手,但他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飛宇,我們現在怎麼辦?”潘丹鳳抱住了陳飛宇的胳膊,伸出手指向密室裡的黑霧指去。

這些黑霧雖然對陳飛宇產生不了絲毫的威脅,但是對潘丹鳳的威脅極大,陳飛宇總不能把潘丹鳳一個人留在這裡。

當即,陳飛宇再度拿出了丹方,現在為今之計,也隻有試試丹方能不能把黑霧給吸納了。

溫星洲神色一陣狐疑,難道那張丹方除了能夠吸納陰煞之氣外,連黑霧也能吸收?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答案。

隻見陳飛宇走到密室的前麵,揚起手中的丹方,將內勁灌注其上。

頓時,丹方上產生一股極其強烈的吸力,麵前的黑霧受到吸力的牽引,彷彿形成了一股漩渦,紛紛向陳飛宇這邊彙聚二來,輕易被丹方吸了進去。

“太好了,這丹方真厲害!”潘丹鳳激動地抱住陳飛宇的胳膊,踮起腳尖就在陳飛宇臉上啃了一口。

溫星洲已經看呆了,當然不是震驚潘丹鳳的大膽作風,而是震驚於丹方的神奇,如此神奇的寶貝,要是在他手裡該有多好?

當然,眼紅歸眼紅,有了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樊哲聖在前做示範,就算借給溫星洲十個膽子,也不敢去搶陳飛宇的丹方。

短短時間內,密室門口附近的黑霧,已經全被丹方吸了進去。

“我們進去吧。”陳飛宇拿著丹方一馬當先在前麵開路,潘丹鳳和溫星洲連忙跟了進去。

冇多久,密室中的黑霧被丹方吸進去了大半,已經可以大致看到密室的真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