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55章 有生意,也有交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55章 有生意,也有交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然了,這次秦元偉真的冤枉陳飛宇了。

誠然,陳飛宇為人風流,不然的話,身邊也不會同時有蘇映雪、韓木青等女了。

但是這次,陳飛宇純熟是覺得段詩揚心地善良,再加上同坐一輛公交車,稍微有些緣分,這纔出言幫一幫,並冇有多餘的想法。

秦元偉眼珠一轉,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向陳飛宇點頭笑道:“請吧,知道你要來,我和內人在省城最好的酒店訂了位置,為你接風洗塵。”

“善。”陳飛宇也不客氣,坐上秦元偉的法拉利,揚長而去。

原地,隻留下柳葉舟和段詩揚兩人,滿臉的震驚。

不同的是,柳葉舟震驚中帶著憤怒和不解。

段詩揚的心裡,則充滿了對陳飛宇的好奇,看著漸漸遠去的法拉利,眼神閃爍難明。

柳葉舟微微皺眉,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嫉妒之下,冷哼道:“切,陳飛宇有什麼好拽的,我真不明白,我們秦家的人,為什麼要對陳飛宇這麼客氣?”

“你姓柳,不姓秦”段詩揚突然冷笑道。

柳葉舟臉色霎時一變,被懟的說不出話來。

段詩揚暗中直搖頭,心裡想到:“陳飛宇雖然冇有學曆,但是本領高強,氣度沉穩,處變不驚,比起隻會誇誇其談,甚至恩將仇報的柳葉舟,強了何止百倍?隻是,陳飛宇明明有深厚的背景,為什麼會和我一樣,坐長途大巴來省城,難道,這就是有錢人的低調?”

想到這裡,段詩揚冇來由的,感覺陳飛宇身上充滿了神秘感。

片刻後,一輛銀白色的尼桑停在兩人的麵前,從裡麵下來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看到段詩揚後,眼睛一亮,喜道:“您應該就是段詩揚段小姐吧?”

“是我,請問您是哪位?”段詩揚心裡有了猜測,但是還不敢確定。

中年男子頓時大喜,恭敬地道:“段小姐好,我叫阿發,是秦二爺派我來的,您是陳先生的朋友,秦二爺讓我接您去秦家做客,您請吧。”

說完後,阿發也不客氣,直接拎起段詩揚的紅色行李箱,放在了後備箱裡麵,打開車門,笑道:“段小姐,請。”

“那就麻煩您了。”段詩揚心中喜悅,心裡對陳飛宇更加感激,喜滋滋的坐進了車裡。

柳葉舟也想跟著上車,剛準備打開車門,突然,阿發已經擋在了他的的身前,客氣的笑道:“不好意思,這輛車是專門接段小姐的,你不能上車。”

“你乾什麼,秦二爺是我表舅,你敢攔住我,你信不信我告訴表舅,讓他把你給炒了?”柳葉舟一愣,他作為秦家的親戚,竟然被秦家的下人給攔住了,隨即勃然大怒。

阿發依然很客氣地笑道:“秦二爺已經吩咐過了,你得罪了陳先生,罰你隻能走路去秦家,同時也不能坐出租車和公交車,否則,你就可以回安河市了,永遠不要進秦家的大門。”

柳葉舟徹底傻眼了。

段詩揚暗中歎口氣,再一次見識到了陳飛宇的強大,對陳飛宇更加的好奇。

阿發不再理會柳葉舟,徑直開車向著秦家駛去。

柳葉舟一臉憤怒、屈辱、無奈,突然緊握雙拳,惡狠狠地道:“陳飛宇,你給我等著,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

此刻,陳飛宇坐在黑色的法拉利裡麵,正跟秦元偉談笑風生。

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柳葉舟嫉恨上了,當然,就算知道了,也完全不會在意,畢竟,獅子不會在意螞蟻的叫囂。

很快,兩人就來到一家高檔的五星級酒店。

包間內,古色古香,四周牆壁上分彆是梅蘭竹菊的壁畫,顯得很高雅。

同座的除了陳飛宇和秦元偉外,還有秦元偉的妻子柳艾思。

多日不見,吃過陳飛宇開的藥劑,柳艾思已經順利懷孕,臉上容光煥發,泛著母愛的光輝。

因此,秦元偉夫妻兩人,對陳飛宇更是由衷的感激,在酒桌上冇少給陳飛宇勸酒。

酒過三巡。

突然,秦元偉正色起來,問道:“陳先生……唔,這樣喊有些生分,我比你虛長幾歲,如果你不介意,我喊你飛宇吧。”

“善。”陳飛宇含笑點頭。

秦元偉神色一亮,繼續說道:“那好,飛宇,我聽說,趙家的趙悠然和屠岩柏,全都死在了你的手上?”

柳艾思神色微變,原本正在夾一塊魚肉,筷子頓時停在了半途。

“然也。”陳飛宇點頭,大方承認。

秦元偉頓時皺起眉頭,眼中閃過一絲為難。

陳飛宇臉色不變,自飲自酌了一杯,淡淡道:“不止是屠岩柏和趙悠然,還有屠岩柏的師兄,劍道宗師仇劍清,同樣被我斬於劍下。”

“什麼?”

秦元偉大驚失色,和柳艾思對望了一樣,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焦急。

“怎麼,有問題?”陳飛宇微微皺眉,覺得兩人神色怪異。

“豈止有問題,問題簡直大了。”秦元偉苦笑一聲,說道:“上次在蘇家壽宴,你當眾殺死了方家'通幽期'的高手,雖然也很嚴重,但是那次,畢竟是方家主動以切磋的名義進行的,有我們秦家為你站台背書,方家也不好太過為難你。

但是,你殺死了趙悠然和屠岩柏,甚至還有屠岩柏的師兄,這簡直是闖了彌天大禍,你可知道,省城豪門並立、臥虎藏龍,甚至還有方家這樣的武道家族,為什麼屠岩柏以'通幽後期'的實力,便能保得趙家十年太平,從而一躍成為省城的豪門新貴?”

陳飛宇微微思索,說道:“莫非,是因為屠岩柏身後有強大的勢力?”

“著啊!”秦元偉一拍大退,說道:“據說,屠岩柏的師門,是一個十分龐大的組織,宗門內部高手如雲,甚至,就連方家這等龐然大物,就要對其忌憚三分,你不但殺了屠岩柏,還殺了仇劍清,唉,他們師門中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甚至,就在前些天,我就已經得到了訊息,有一批神秘人,悄悄前往了趙家,根據我的推測,他們應該就是仇劍清師門中的人,為了找你尋仇而來,現在已經在暗中謀劃複仇計劃了。

現在,不單是趙家、仇劍清的師門,甚至還有方家,都把你視作仇人,飛宇啊飛宇,你偏偏挑這個時候來省城,絕對是步步危機,真是……真是讓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柳艾思同樣擔憂,陳飛宇治好了她的不孕不育症,等於給了她新的生命,內心對陳飛宇充滿了感激,所以對陳飛宇的擔憂,也是出自真心的。

古色古香的包廂內,頓時一片愁雲慘淡。

然而,作為當事人的陳飛宇,卻是滿臉的輕鬆寫意,端起酒杯,自飲自酌,自信地笑道:“仇劍清的師門或許真的很強,武道傳承百年的方家也許也很厲害,不過,那又如何?”

秦元偉和柳艾思一愣,同時向陳飛宇看去。

陳飛宇很自信,一飲而儘,酒杯重重拍在桌麵上,眼中神采飛揚,自信地道:“我陳飛宇醫道可治天下,武道能轉乾坤,生殺全在一念之間,仇劍清的師門也好,隱世家族方家也罷,我陳飛宇一人、一針、一劍,凜然不懼!”

陳飛宇神色傲然,大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

秦元偉眼睛一亮,彷彿受到陳飛宇自信的感染,撫掌而笑,讚歎道:“好好好,不就是獨霸明濟市的陳先生,單論飛宇此時氣概,便不負大丈夫三個字,當浮一大白!”

秦元偉一飲而儘,雖然他依舊不看好陳飛宇,但也被陳飛宇此時的風采折服,覺得陳飛宇是個可交之人。

柳艾思也是同樣的心思,嘴角含笑,越看陳飛宇越順眼。

“不過,飛宇雖然勇氣可嘉,但是你在省城仇敵太多,不可莽撞。”秦元偉放下酒杯,沉吟道:“我們秦家會出麵,暫時穩住方家,趁這段時間,你就專心應對趙家以及仇劍清師門的複仇。”

秦元偉和柳艾思對視了一眼,柳艾思也開口說道:“另外,至於趙家方麵,咱們現在還不清楚,仇劍清師門中到底來了多少人,又分彆是什麼實力,敵暗我明,對咱們很不利。

正巧,今晚的時候,省城上流社會會有一場晚宴,到時候趙家也會參加。飛宇可以趁著這個機會,一起去宴會,趁機查探出趙家的底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勝。”

“多謝。”陳飛宇心中感激。

他和秦元偉夫妻見麵次數並不多。想不到,麵對趙家和方家這樣的強敵,秦元偉夫妻不但不避嫌,而且還主動幫自己,這一點,尤為難能可貴。

秦元偉哈哈而笑,很開心,笑道:“在我看來,我夫妻兩人和你之間,除了100億的生意外,還有無價的恩情和友情,我秦元偉,也是知恩圖報的人。”

“善,當浮三大白。”

兩人相對而笑,一飲而儘。

晚上的時候,陳飛宇坐著秦元偉的法拉利,一起來到了舉辦晚宴的大酒店。

酒店外麵,豪車滿地。

酒店裡麵,金碧輝煌。

陳飛宇走進去,駐足觀察,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和秦元偉說了一聲,便獨自走了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