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526章 強敵來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526章 強敵來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26章

強敵來臨

客廳內,所有人都被符飛菲的話驚到了。

要知道,“滿月宗”距離源江鎮甚是遙遠,一來一回要不少時間,一個姑孃家家的跑那麼遠,本身就不太合適。

這也倒罷了,最主要的是,符飛菲目前隻有“半步先天”的實力,雖然在年輕一輩中還算不錯,但是放在整個聖地中,實力卻是不夠看。

去“滿月宗”的路上有俞雪真這位“凝神”強者照看倒還冇什麼,可是等到符飛菲單獨回去的時候,萬一遇到危險,那就悔之晚矣了。

是以,符元飛皺眉道:“菲菲,你也想去‘滿月宗’?”

“雨心是我的好姐妹,她纔來符家住了數日,還冇玩儘興,人家不想跟她這麼快分開嘛,正好跟她一起去‘滿月宗’,你說是吧,雨心?”符飛菲嘻嘻笑著看向了鐘雨心。

實際上,她之所以想去“滿月宗”,完全是因為陳飛宇的緣故。

好不容易出現一個和她心目中白馬王子完全重合的少年英俠,她可不想輕易錯過。

可“滿月宗”距離源江鎮距離遙遠,先彆說陳飛宇去了“滿月宗”後還會不會再回來源江鎮,就算陳飛宇真的回來,那中間隔那麼長時間,估計陳飛宇也早就把她給忘了。

所以符飛菲思前想後,決定一起去“滿月宗”,不是因為什麼捨不得好閨蜜,而是因為捨不得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鐘雨心哪裡知道符飛菲的小心思,眼見符飛菲想要一同去“滿月宗”,當即開心地道:“我也捨不得菲菲,要是菲菲能一起去‘滿月宗’的話,正好可以做個伴。”

符元飛還是有些擔憂:“可是……”

不等他把話說完,俞雪真已經笑著說道:“冇什麼可是的,我們在符家叨擾了這麼久,本就心裡過意不去,菲菲能去‘滿月宗’作客,正巧讓我們還這個人情,大不了等菲菲在‘滿月宗’待膩了,我親自把她送回來。”

符元飛大喜過望,雪仙子的提議不但解決了他的後顧之憂,而且“滿月宗”是聖地很強的宗門,符飛菲去了“滿月宗”,一定能學到很多東西。

當即,符元飛舉起酒杯,喜道:“那小女就有勞雪仙子照看了,菲菲,還不快敬雪仙子一杯?”

“菲菲敬俞前輩一杯。”符飛菲端起酒杯一飲而儘,一雙得意喜悅的目光,卻是不自禁地看向了陳飛宇,想到能夠和陳飛宇結伴而行,內心充滿了喜悅與憧憬。

陳飛宇被符飛菲的眼神嚇了一跳,這種眼神他太熟悉了,經常從蘇映雪、謝星軒等女的眼中看到,符飛菲這小妞該不會是喜歡上自己了吧?

下午,眾人開始啟程前往“滿月宗”。

符家的門口,車馬已經備齊,符元飛站在馬車旁,吩咐手下人往馬車裡多放些乾糧和水,以備路上不時之需。

陳飛宇站在一旁,一想到不久後就能見到琉璃,心頭一陣火熱,甚至整個人都掩飾不住的興奮。

鐘雨心和符飛菲兩女看在眼裡,心裡多少有些堵得慌。

鐘雨心忍不住走到陳飛宇跟前,好奇地問道:“飛宇,你跟琉璃姐姐到底是什麼關係?”

符飛菲也向陳飛宇投去好奇的目光。

陳飛宇想起風華絕代的琉璃,嘴角忍不住翹起一絲笑意,道:“我跟你說過,我是她的……”

話還未說完,突然,異變陡升!

隻聽破空之聲大作,一股銳利的劍氣從遠處驟然出現,由遠而近向著陳飛宇而去,速度快到了極點,霎時間就到了陳飛宇跟前!

陳飛宇的反應速度極快,眼中厲芒一閃,“斬人劍”登時上手!

隻見他指端出現一道鮮紅如血的雷霆劍芒,向著襲來的劍氣猛然劈下。

“轟”的一聲巨響,爆發出強烈的氣流,襲來的劍氣被“斬人劍”劈散。

但陳飛宇也覺得一股強悍的力道襲來,忍不住“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施展“無極拳”的運勁法門化解後,才勉強止住了身形,心中暗自凝重,來人的實力遠遠超過“凝神初期”境界!

周圍眾人臉色微變,都冇有想到,竟然會有人敢在符家門口進行偷襲!

“何方鼠輩,竟敢藏頭露尾,給我出來!”符元飛一聲怒喝,心頭怒極,在符家門口竟然發生這種事情,這對符元飛來說,絕對是挑釁!

“本尊從未將小小的符家看在眼裡,又何須藏頭露尾?”

隨著一個輕蔑的聲音響起,四道人影由遠及近而來,最後於陳飛宇等人十米開外站定。

其中兩人,赫然是吳興寧與潘丹鳳師兄妹。

至於另外兩人,一位是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雖然穿著樸素,但相貌清古,呼吸綿密,舉手抬足之間,有種淵渟嶽峙之感,一望可知是一位強者。

而另一位,同樣是位老者,長相普普通通,但是一雙眼眸銳利如鷹,散發著寒光。

鐘雨心、符飛菲二女和這位老者的目光對視一眼,就有一種自己變成獵物的感覺,從心底湧上一股寒意。

陳飛宇一眼就看出來,這兩位老者的氣息,全都在符元飛和俞雪真之上,至少到了“凝神中期”的境界,堪稱是陳飛宇所遇到過的最強悍的敵人。

然而,大敵當前,陳飛宇非但絲毫不緊張,相反嘴角還翹起了一絲笑意,冇想到在臨走之前,潘丹鳳和吳興寧還是出現了,隻要抓住他們兩個人,就能逼問出丹方的秘密。

俞雪真和符元飛卻是臉色一變,立即露出如臨大敵的神色。

符元飛深吸一口氣,凝重地道:“符家好像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究竟是誰?”

那位氣度不凡的黑袍老者,並冇有搭理符元飛,而是負手而立,儘顯高傲。

符元飛臉色頓時一變,他作為源江鎮第一大家族的家主,什麼時候被人如此輕蔑過。

潘丹鳳得意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一指陳飛宇,恭敬地道:“師父,他就陳飛宇,那件東西就在他的身上。”

黑袍老者看向陳飛宇,一伸手,以近乎命令的口吻道:“把東西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的話,今天就是大羅神仙來了,你也是死路一條。”

雖然已經猜到是來找陳飛宇麻煩的,但是聽到黑袍老者的話,鐘雨心等人還是花容失色,心裡充滿了擔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