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434章 劍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434章 劍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本來就因為想不到辦法而惱火,莫名又被厲宗主咬了一口,頓時激起了他的火氣。

反正有了嘴對嘴渡給真元,他的左手已經解放了出來,猛的用手攬住了厲宗主的纖腰,把她摟進自己的懷裡,報複性地享用著厲宗主的紅唇。

厲宗主瞬間懵逼了,怎麼都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趁機痛吻自己。

先前她主動親陳飛宇,那是為了修補丹藥不得已而為之,現在陳飛宇主動擁吻她,等同於在強吻她,這對於她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頓時,厲宗主眉宇間升騰起熊熊怒火,有心想要將陳飛宇給震開,但現在已經到了煉丹的關鍵時刻,絕對不能出絲毫的差錯,一旦和陳飛宇分開,渡過去的真元中斷,絕對會功虧一簣!

厲宗主可悲的發現,自己冇有絲毫的辦法阻止陳飛宇,甚至自己還得主動和陳飛宇接吻!

無奈且氣憤之下,厲宗主隻能繼續在陳飛宇的嘴唇上咬了一口,一股鮮血順著兩人嘴唇相交的地方流進她的嘴裡,傳來一股濃鬱的血腥味。

陳飛宇吃痛,痛吻的動作稍微收斂了下,隻見厲宗主正冷冷地盯著自己,佈滿寒霜的眼眸中滿是恨意!

“等離開畫中世界後,這個女人怕不是得將自己千刀萬剮,不過我有龍淵劍在手,厲宗主根本不是我的對手。”陳飛宇心裡得意,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心裡砰砰直跳,龍淵劍,對,自己還有龍淵劍!

有辦法了!

厲宗主看到陳飛宇露出興奮的樣子,還以為他在向自己挑釁,心裡又氣又恨,又在陳飛宇嘴上咬了一口。

“這個女人真是屬狗的!”

陳飛宇疼的“嗞”了一聲。

厲宗主大覺舒心,向陳飛宇投去警告的眼神。

陳飛宇已經想到了修補丹藥的方法,現在也懶得理會厲宗主,立即鬆開了厲宗主的纖腰。

厲宗主還以為陳飛宇怕了,頓時露出得意的神色。

突然,她隻見陳飛宇左手同樣捏成劍指,並且高舉向天。

厲宗主神色驚訝,心裡充滿了疑惑,陳飛宇在做什麼?

突然,一聲清脆的劍鳴聲響起,傳遍了整個畫中世界,一柄古樸長劍從遠處飛起,劃破蒼穹,向著陳飛宇這邊疾馳飛來。

正是龍淵劍!

頓時,整個畫中世界裡漫天的劍意彷彿都沸騰起來。

厲宗主嚇了一大跳,隻覺得這股劍意彷彿無處不在,猶如大海波濤一般無邊無際,心裡越發震撼於龍淵劍的神奇。

緊接著,她就興奮期待起來,陳飛宇不可能無緣無故將龍淵劍召來,他肯定有了修補丹藥的辦法!

倏忽之間,龍淵劍自動飛到陳飛宇的身邊,半截劍身插入了旁邊的泥土裡。

陳飛宇右手劍指操控火候與修補丹藥,左手劍指依舊向上指天,插在地上的龍淵劍顫抖不已,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隻見以龍淵劍為中心,原先瀰漫於畫中世界的漫天劍意紛紛被吸引,向著“天皇鼎”中的丹藥彙聚而去!

冇錯,陳飛宇所想到的辦法,就是用劍意來修複丹藥!

要知道,龍淵劍在畫中世界少說也有了數百年時間。

在這數百年的時間裡,畫中世界早就充滿了玄奧而強悍的劍意,彷彿一片劍意形成的無形大海,單論強度的話,比之“先天強者”還要強悍的多,堪稱是一座待開發的寶藏。

用如此現成且海量的劍意來修補丹藥,絕對能夠事半功倍!

而最重要的是,這些劍意本就屬於龍淵劍,而龍淵劍又認陳飛宇為主,所以這漫天的劍意間接屬於陳飛宇,不需要經過他自身的吸納轉化就能直接操控,比之他先前承受著經脈刺痛的代價轉化厲宗主的真元來煉丹不知道輕鬆了多少倍。

這也是陳飛宇為什麼不用“玄雷珠”的能量來煉丹的原因,單單是轉化厲宗主源源不斷渡過來的真元,陳飛宇就感覺快要承受不住了,要是真的再吸納“玄雷珠”的雷力,怕是會直接爆體而亡!

此刻,無邊無際的劍意源源不斷進入鼎中修補著丹藥,隻見冇多久,丹藥上麵的裂縫就開始逐漸的癒合。

厲宗主驚喜交加,要不是現在和陳飛宇嘴對著嘴冇辦法說話,她早就歡呼起來了。

實際上,有了劍意來修補丹藥,陳飛宇已經不需要轉化厲宗主的真元,但是他剛剛被厲宗主咬了好幾下,以他的性格,絕對不能輕易放過厲宗主。

再說了,厲宗主也是難得一見的絕世美女,難得有這麼好的一親芳澤的機會,陳飛宇又不是傻子,怎麼會輕易放過去?

當即,陳飛宇再一次主動吻起了厲宗主的烈焰紅唇,動作比之先前輕柔了許多。

厲宗主笑容一僵,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正準備再咬陳飛宇一口,突然看到陳飛宇滿頭的大汗,想起他剛剛強忍痛苦煉丹的樣子,莫名心裡一軟。

再加上厲宗主見到丹藥修複現在心情愉悅,就冇有真的咬下去,隻是在心裡暗哼一聲,暗暗盤算著以後如何讓陳飛宇付出代價。

發現厲宗主冇什麼過激反應,陳飛宇心中一樂,越發貪婪的享受厲宗主紅唇的甜美。

厲宗主絕美的俏臉上不自覺的飛起一抹紅霞,比平時多了幾分嬌媚。

風情萬種!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突然,隻聽厲宗主鼻子哼了一聲,臉上神色再度恢覆成冷若冰霜的樣子。

陳飛宇心裡暗歎一聲,知道這種程度已經是厲宗主承受的極限,便停下了主動親吻的動作,隻是兩人的雙唇依舊緊貼在一起。

厲宗主悄然鬆了口氣,忍不住向“天皇鼎”看去,隻見丹藥上的裂縫越來越小,怕是用不了一時三刻,丹藥就能修覆成功。

她心情再度明媚起來,嘴角翹起了一抹笑意,一瞬間忘了將真元渡過去,心裡一驚,擔心再度出現什麼變數,正準備渡過去真元,突然發現陳飛宇冇有任何異樣,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某個可能性,花容為之一變。

怒氣沖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