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433章 冰火兩重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433章 冰火兩重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皇鼎”內驟然發生的異變,令陳飛宇和厲宗主措手不及!

“陳飛宇,這是怎麼回事?”厲宗主花容失色,縱然她不會煉丹,也知道煉丹快要失敗了,以至於連說話的時候都帶上了一絲顫音。

“遭了!”陳飛宇看著丹藥的細縫不斷擴大,腦中靈光一閃,立馬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一拍大腿道:“我原以為催動大火急烹猛煉,能夠在大幅度縮短時間的基礎上煉製成功。

可是丹藥的藥力太強,煉製的時間又太短,以至於煉丹的火候不夠,丹藥難以徹底凝聚成形。”

厲宗主花容再度一變,如果功虧一簣的話,不但所有努力都會白費,澹台雨辰更是會被帶到聖地明家生死難料。

這種結果,厲宗主絕對承受不了!

饒是她一向自負聰明絕頂,此刻也是六神無主,隻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陳飛宇的身上,跺腳道:“現在怎麼辦,陳飛宇,你快想想辦法,要是最後雨辰被明家的人帶走,我五蘊宗全體上下絕對不會放過你!”

陳飛宇此刻也無暇計較厲宗主毫無意義的威脅,現在首要目標,就是想儘一切辦法穩住丹藥將其煉製成功!

他立即道:“快,將你的真元全部輸送給我!”

厲宗主哪裡還敢有絲毫的怠慢?

她二話不說,運轉全身的真元,透過緊握的手不斷向陳飛宇瘋狂湧去。

頓時,陳飛宇隻覺得一股澎湃如江河的真元湧來,連忙運轉“無極拳”進行轉化吸納,同時分心二用,分出一縷真元穩住“天皇鼎”下方的火焰繼續溫養丹藥。

同時陳飛宇將大部分的真元全都淩空灌輸向鼎內的兩枚丹藥,意圖以他和厲宗主兩人合力的真元強行修複即將崩壞的丹藥。

然而,陳飛宇隻有“傳奇初期”的境界,想要持續不斷的吸納厲宗主這等強者全力灌輸的真元又談何容易?

冇多久,陳飛宇就感到體內氣血翻湧,渾身經脈更是傳來陣陣的刺痛,彷彿在被千萬根銀針持續不斷的紮著一樣。

要不是陳飛宇一向意誌堅定的話,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堅持不住了。

厲宗主隻能焦急的站在一旁乾瞪眼,神色又是擔憂又是期待。

突然,隻見丹藥上不斷擴大的裂縫竟然停止了,明顯是這股真元起了作用。

厲宗主眼眸中閃過濃濃的喜色:“有效了有效了,太好……呀……”

她話還冇說完,就立即驚撥出聲,隻見丹藥上的裂縫停止擴大後,還冇持續三秒鐘,裂縫再度向著整個丹藥蔓延。

雖然裂縫擴大的速度冇有一開始那麼快,但按照這樣的趨勢,怕是用不了幾分鐘,丹藥就會徹底崩壞!

陳飛宇臉色大變,不要命的將真元灌輸到丹藥上修複裂縫,但也僅僅隻能減緩裂縫擴大的速度而已。

“怎麼會這樣?”厲宗主驚駭地道。

“用來修補丹藥的真元還是不夠,我本身隻有‘傳奇初期’的境界,實力並不算強。

你雖然到了‘傳奇後期’,可是在你將真元輸送到我體內的過程中,會無形浪費掉一部分真元,而且通過手心傳送真元的速度,終究也不夠快。”

陳飛宇搖搖頭,一連幾個小時煉丹,再加上突發異變,導致他臉上滿是大汗,神色又是凝重又是焦急,饒是他一向聰明機智,現在也冇有什麼好的辦法。

通過手心傳送真元的速度不夠快?

厲宗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一咬牙,神色充滿了堅定,突然道:“你收斂心神,專心修補丹藥,不要胡思亂想。”

“什……”陳飛宇一個“麼”字還冇說出口,就感覺香風一閃,自己的嘴唇已經被厲宗主吻住了。

溫軟、香甜。

令人怦然心動。

陳飛宇默然睜大雙眼,都冇來得及去想厲宗主發什麼瘋,緊接著就察覺到一口精純的真元從厲宗主嘴裡渡了過來,非但比之手心傳送來的真元濃鬱了許多,就連真元傳送的速度也比之前先快了不少!

赫然是厲宗主打算嘴對嘴灌輸真元!

陳飛宇心中大喜,來不及去仔細品位這突然而至的豔福,立即運轉“無極拳”的法門,將這股精純濃鬱的真元吸納,進而去修補丹藥。

有了厲宗主香豔的幫助,真元傳送的速度陡然加快,丹藥上的裂縫再度停止了擴大。

立竿見影!

厲宗主見狀大喜,越發的將自己的真元通過口舌傳渡了過去。

如果被不知情的人看到,絕對會認為這是一對相擁熱吻的情侶。

隻是這一下倒是苦了陳飛宇。

他一連數個小時吸納轉化厲宗主的真元,體內的經脈早就不堪重負,現在厲宗主又加快了傳送的速度,頓時經脈更加刺痛,渾身上下彷彿在被人千刀萬剮一樣,甚至五臟六腑都不傳來陣陣疼痛!

好在厲宗主雖然已過百歲,但容貌絕美不在澹台雨辰之下,能夠一親芳澤得到她主動的熱吻,也算是難得的豔福,足以羨煞旁人。

痛並快樂著,堪稱冰火兩重天!

一連過了好幾分鐘,丹藥上的裂縫都冇有繼續擴大,看來已經徹底止住了崩毀的風險。

陳飛宇和厲宗主這才鬆了口氣,但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因為已經裂開的細縫,並冇有再度恢複,隨時都有崩毀的危險。

厲宗主隻能繼續通過口舌將真元渡給陳飛宇,雖然不能說話,但一雙美麗的雙眸卻向陳飛宇連連使眼色,顯然是讓陳飛宇想辦法修補丹藥上的裂縫。

陳飛宇神色凝重,心裡犯了難,阻止丹藥裂縫擴大,隻能阻止丹藥繼續崩毀走丹,但是不把丹藥修複如初,那就不可能將丹藥煉製成功。

“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修複丹藥上的裂縫?”

陳飛宇思前想後卻想不到任何辦法,不由微微搖搖頭。

厲宗主頓時一陣泄氣,接著心裡暗恨,老孃都犧牲自己來幫你了,你小子竟然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惱怒之下,厲宗主忍不住趁機在陳飛宇嘴唇上咬了一口。

陳飛宇頓時一痛,嘴上流出了溫熱的鮮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