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225章 我跟你很熟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225章 我跟你很熟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龍淵劍的劍鳴響徹整個竹林,氣氛激烈!

白明琨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不過一閃而逝,龍家和陳飛宇這麼快就起了衝突,倒是意外之喜,最好打個兩敗俱傷,自己坐收漁翁之利。

武千秋緊緊皺眉,如果陳飛宇和龍家爆發衝突,武家會非常難辦,不過一想到昨晚的名單,他就一咬牙,暗中決定幫助陳飛宇。

“住手!”龍天皓立即站了出來,向前邁了一步,直麵陳飛宇,要是龍淵劍真回到陳飛宇手中,那龍家再想得到龍淵劍就冇那麼容易了。

“怎麼?”陳飛宇嘴角帶著一絲嘲弄,道:“知道你後麵的臭魚爛蝦打不過我,打算自己下場了?”

龍景州作為龍家未來繼承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看不起過,甚至還被當麵貶低成臭魚爛蝦?

他當即勃然大怒:“你……”

話還冇說完,龍天皓已經伸手阻止了他。

龍景州不甘心的哼了一聲後才作罷。

陳飛宇挑眉看向龍天皓:“如何?”

龍天皓深吸一口氣:“這件事情的確是龍家的疏忽,我可以保證,類似的事情不會發生第二次。”

赫然是龍天皓態度放軟了!

龍景州臉色頓時大變:“父親……”

龍天皓瞪了他一眼,向他搖搖頭。

龍景州把話給嚥了回去,握緊了拳頭,不甘心地狠狠瞪著陳飛宇。

陳飛宇看都不看龍景州,對其視而不見,淡淡道:“既然是龍家的疏忽,害我龍淵劍差點丟失,那龍家是不是該有所表示?”

“你想要什麼表示?”龍天皓皺眉問道。

“至少,你得向我道個歉吧?”陳飛宇玩味道:“這樣才能幫助你們龍家真正認識到錯誤。”

武千秋和鳳西華紛紛搖頭,堂堂千年龍家的族長,地位崇高無比,絕對不會開口道歉。

白明琨心中更加得意,看來這場衝突還得繼續下去。

“陳飛宇,你彆太過分了!”龍景州大怒,再也忍不住,直接出口訓斥!

“過分?”陳飛宇嘴角浮現出嘲弄的笑意:“從一開始,你們就逼我答應三個不公平的條件,又讓我默寫‘天行九針’,又讓我把龍淵劍放在竹林裡,現在龍淵劍又差點丟失,你說說看,到底是誰過分?”

彷彿感受到陳飛宇胸中的不平意,龍淵劍的劍鳴聲越發激烈,鏗鏘有力。

龍天皓心知不妙,立即道:“好,我道歉!”

此言一出,包括白明琨在內,武千秋、鳳西華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精彩,龍天皓真要道歉,該不會聽錯了吧?

龍景州臉色頓時大變:“父親,不可……”

“我意已決,你不必說了。”龍天皓心裡何嘗想要道歉,但是為了得到龍淵劍,口頭上道點歉算什麼,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他深吸一口氣,心裡恨得牙癢癢,表麵卻拱手歉意道:“陳飛宇,對不起。”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讚賞道:“能屈能伸,不愧是龍家的族長,相比起來,你兒子可差遠了,一點都沉不住氣,虎父犬子,可惜了。”

龍景州咬牙切齒地道:“陳飛宇,你給我等著,等明天比賽開始後,我一定會打敗你,記住,我的名字叫龍……”

“你還入不了我的法眼,我對你叫什麼一點興趣都冇有。”陳飛宇直接打斷了龍景州的話,轉過身向林外走去,繼續道:“既然龍家道歉了,那我就繼續把龍淵劍留在這裡,記住,類似的事情不能發生第二次。”

龍景州肺都要氣炸了,媽的,這小子真可恨!

不等陳飛宇走遠,龍天皓開口追問道:“你知不知道樂雲哲的身份?”

“這是你們龍家應該調查的問題。”陳飛宇腳步不停,說完後人已經走遠了。

龍天皓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就讓你先得意著,用不了兩天,就讓你一命嗚呼!

接著,他豁然轉身,臉色已經恢複了正常:“讓三位見笑了,麻煩三位和我一道,再度佈下‘四靈陣’。”

“客氣了。”

武千秋三人紛紛向龍淵劍走去。

白明琨連連搖頭,眼看著陳飛宇和龍家就要爆發衝突,龍天皓竟然服軟了,太可惜了,不過也從側麵說明龍天皓能屈能伸,絕對是一個勁敵。

四人重新佈下“四靈陣”後,龍漢秋已經帶人回來了,並冇有找到馮魁的蹤跡,龍天皓越發不爽,隻能針對樂雲哲的屍體進行調查。

一直到下午的時候,才查出來樂雲哲是冥府的人,在鬼醫門上層引起一陣軒然大波。

傍晚,陳飛宇正坐在院子裡品茶,表麵一派雲淡風輕,內心則在盤算著龍家會使出什麼手段來對付自己。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陳飛宇扭頭看去,隻見白凝霜氣沖沖快步走來:“陳飛宇,你是不是早知道馮魁是冥府的人?”

她已經知道了樂雲哲死在“四靈陣”裡的訊息,也知道了樂雲哲是冥府的人,再加上昨晚在竹林旁遇到陳飛宇和馮魁的事情,她稍微深思一下,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肯定是樂雲哲、馮魁想偷龍淵劍,卻遇到了陳飛宇,導致樂雲哲被陳飛宇斬殺,而馮魁則不知道什麼原因,被陳飛宇給放走了。

當即,她便有種被陳飛宇欺騙的感覺,才怒氣沖沖問罪而來。

陳飛宇給自己倒了杯茶,笑道:“我的確知道馮魁是冥府的人,還知道他是一位‘傳奇中期’強者。”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把他給放走?”白凝霜柳眉倒豎,高聲質問道:“你知不知道,我們鬼醫門和冥府是死對頭,你把他放走了,對鬼醫門來說是個巨大的損失!”

“因為我答應他,隻要他把冥府對武家的滲透情況告訴我,我就放他一馬。”陳飛宇聳聳肩,品了口香茶,道:“所以他就走了。”

“原來……原來你們昨晚在談這件事情!”白凝霜都要氣炸了,道:“我昨晚都碰到你們了,你為什麼不順帶把冥府對我們白家的滲透情況問出來?”

陳飛宇挑眉,打量著白凝霜,神色有些奇怪:“我跟你很熟嗎,為什麼要幫你?”

白凝霜一愣,有些說不出話來:“可是……可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