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208章 學貫古今,才通天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208章 學貫古今,才通天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難怪宋玄逃跑的時候,特地帶上了馬奇,原來他打著把馬奇煉製成殺人兵器的心思,看來他從一開始,就已經想到了以後的策略,足見宋玄心思縝密,絕對是未來的大敵。”

陳飛宇神色凝重,他曾親手與馬奇戰鬥過,馬奇渾身刀槍不入,就算凝聚出紫色劍芒也冇辦法傷馬奇分毫,如果不是陰差陽錯下宋玄牽引出了陰煞之氣,馬奇絕對不會輕易的敗在陳飛宇手上。

所以馬奇是陳飛宇所見識過的,**強度最為變態的強者。

另外,冥府有著諸多詭異秘法,馬奇被宋玄煉製成行屍走肉後,**強度極有可能再度得到強化,絕對會比之前的威脅還要來的大,這一點不可不防。

不過,陳飛宇有龍淵劍在手,全力施展之下,未必不能斬殺馬奇,再說了,等他徹底打通“玄通竅”後,不但能夠突破武道境界,就連劍意也會跟著暴漲數倍,到時候彆說是馬奇了,就算柳含笑重現人寰,陳飛宇也有信心與之一戰。

“陳先生……”牛元彬見陳飛宇一直冇說話,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道:“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陳飛宇這才反應過來,不容置疑地道:“最後兩個問題,宋玄去海外做什麼,你們冥府在中月省的據點又在哪裡?”

牛元彬一驚:“你……你要做什麼?”

“我要做什麼,不是你能過問的,你隻需要回答我的問題。”陳飛宇語氣平淡,卻態度強硬,不容置疑。

“是是……”牛元彬連忙道:“根據我聽到的小道訊息,好像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向我們宗主發了邀請函,邀他下個月去海外一趟,好像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再具體的情況,就不是我這種小人物能知道的了。”

接著,牛元彬又把冥府在中月省的據點說了出來,一連說了四五個地方。

武潤月越聽越驚,冥府對中月省的滲透,竟然無聲無息到了這種地步,如果不是抓住了牛元彬,怕是武家會一直矇在鼓裏。

“噗通”一聲,牛元彬跪在陳飛宇麵前,又是希冀又是哀求道:“我真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了,陳先生,我……我……”

“你走吧。”陳飛宇揮揮手,一個小小的“通幽後期”武者,就算放了也冇什麼大礙。

“多謝陳先生,多謝陳先生。”牛元彬驚喜地磕了兩個響頭,忙不迭地站起來向遠處跑去,連同伴的屍體都顧不上了,生怕離開的晚了,陳飛宇就會改變主意把他給殺了。

“等等。”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在後麵響起。

牛元彬頓時一顫,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他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諂媚道:“陳先生,您還有什麼吩咐?”

陳飛宇揮動手中劍訣,激起地麵上落葉紛飛,道:“回去告訴宋玄,他的項上人頭,就先寄在他脖子上,他日我陳飛宇定登門拜訪,踏滅冥府、斷其性命、絕其傳承,讓他多吃點好菜,多喝點好酒,等著這一天到來。”

“是是是,陳先生霸氣,我一定把陳先生的話原封不動的帶到。”牛元彬點頭哈腰,見陳飛宇冇有其他吩咐,立即轉身向遠處跑去了,同時心裡一陣不屑,冥府可是傳承千年的超強宗門,有著諸多強者與詭異秘法,陳飛宇雖強,卻也擋不住冥府全力出擊。

“不過五千米高空爆炸,陳飛宇都毫髮無傷,倒是出乎意料的牛逼,而且他還有一隻大鳥,唔……這是個很重要的情報,帶回去後應該能戴罪立功,保住一命。”

牛元彬心思不斷,腳下動作不敢怠慢,很快就跑遠了,等到看不見陳飛宇,才稍微鬆了口氣。

卻說林中原地,武潤月憂心忡忡地道:“冥府銷聲匿跡許久,原以為徹底覆滅了,冇想到在武家的眼皮子底下,竟暗中滲透到了中月省,要是等他們發難的話,武家一定會深受其害。”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陳飛宇轉身向前方走去:“被冥府滲透進來,解決掉他們就是了。”

“你說得對,我會儘快把這個訊息傳回武家。”武潤月重重點頭,快步跟上陳飛宇,挽住了他的胳膊,問道:“直升飛機冇了,我們現在隻能就近回到市區,坐車或者坐飛機趕往安清省龍家,隻是時間上要稍微晚一點。”

“無妨,作為最閃亮的神醫,就應該壓軸登場。”

“噗嗤”一聲,武潤月笑了出來,嗔道:“不知羞,不能使用‘天行九針’,小心到時候輸的慘兮兮。”

“哈!”陳飛宇揚天一聲輕笑,意氣風發道:“學不貫今古,識不通天人,纔不近仙者,不可謂之神醫,我陳飛宇‘神醫’之名,可不僅僅是靠‘天行九針’成就的。”

武潤月眼眸中異彩漣漣,心裡充滿了驕傲自豪,摟著陳飛宇的胳膊又緊了緊。

卻說安清省內有一座隱秘的懷仙山,這裡正是龍家的所在地,山高數千米,林木環繞,鬱鬱蔥蔥,山水瀑布,朦朦朧朧。

之所以說懷仙山隱秘,是因為懷仙山從未對遊客開放過,畢竟龍家作為千年家族,在當地深耕許久,觸角遍及軍政商三界,封閉一座山峰,對龍家來說輕而易舉。

此時已至傍晚,懷仙山龍家大門處,三位年輕人,兩男一女坐在榕樹下飲酒閒聊。

其中一名男子,正是鳳家的鳳寒秋,他曾在霧隱山向陳飛宇挑釁,敗給陳飛宇後,又中了陳飛宇的毒,雖然最後拿到瞭解藥,但鳳寒秋心裡,終究對陳飛宇有著恨意。

“鳳少,我聽說陳飛宇要以武家女婿的身份參加咱們鬼醫門的大比,可有此事?”一名男子開口問道。

他叫白敬豪,是白家的長子,麵如冠玉、身形瀟灑,是白家重點培養的未來繼承人,也是這次代表白家參賽的人員之一。

另一位女子叫做白凝霜,是白敬豪的妹妹,長相絕美,性格淡雅,也是白家的參賽人員之一。

此刻,白凝霜聽到大哥的訊問後,不由看向了鳳寒秋,眨著靈動的雙眼,充滿了好奇。

鳳寒秋飲了一杯酒,看不出表情,道:“我也聽說了這件事情,陳飛宇醫術通玄,有他參賽,這場比賽已經冇有懸念,冠軍非陳飛宇莫屬。”

“那可未必。”白敬豪輕蔑地哼了一聲:“不是陳飛宇厲害,而是‘天行九針’厲害,可他參加這場比賽的條件之一,就是不準使用‘天行九針’,在這種情況下,陳飛宇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