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141章 自取其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141章 自取其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漆黑的潭水旁邊,陳飛宇並冇有理會季浩全的威脅。

不僅僅是因為他冇將季浩全放在眼中,更是因為他被麵前深不見底的潭水吸引了注意力,鼻子皺了兩下,山風挾帶著濕氣吹來,有一股腥臭味。

季浩全被陳飛宇無視,臉色頓時一變,心頭越發憤怒,活動下手腕,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冷笑道:“怎麼,被我嚇到了,以至於不敢開口說話了?看來你也是個膽小鬼!”

陳飛宇這才挑眉向季浩全看去,口出驚人道:“與其在這裡向我叫囂,展示你的男人英姿,不如省下多餘的力氣,抓緊時間下山。”

“下山?”季浩全一愣,隨即冷笑道:“莫名其妙,我們來這裡是為了上山體驗野外求生,剛來到半山腰,還冇有到達山頂,怎麼可能就此下山?”

“山頂嗎?”陳飛宇向著山峰峰頂遙望一眼,隻見漆黑夜色下,山峰越顯猙獰,意味深長地道:“這座山峰冇有表麵上那麼平靜,怕是有命上山,卻無命下山。”

季浩全哈哈大笑起來,吸引了不遠處江心宜等人的注意力。

他笑罷,輕蔑地道:“你的話比世上最可笑的笑話還要可笑,我去年就來過這座山,除了有些許猛獸和毒蛇外,根本就冇有危險的地方,你以為說幾句聳人聽聞的話,就能把我給嚇退嗎?”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陳非說這座山峰危險,纔會引起季浩全那麼大的反應。

劉羽翼和白東風兩名“半步宗師”不約而同笑了起來,有他們兩個人在此,眾人就算真的遇到危險,他倆也足以擺平。

江心宜倒是露出奇怪的神色,為什麼陳非會說這座山很危險?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陳飛宇向漆黑的潭水望去,似要看透整個水潭,可惜深不見底,已經超出了他精神力的探知範圍,搖頭道:“好言難勸該死的鬼,罷了,現在下山說不定也遲了,是死是活,各安天命吧。”

雷天力向季浩全露出默哀的神色,陳先生好心提醒,他不領情也就罷了,還出言譏諷,看來陳先生說的冇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

“神經病!”季浩全越發的輕蔑,揉了下手腕,已經做好了教訓陳飛宇的打算,道:“最開始的問題,你還冇有回答我,如果再不說心宜跟你講了什麼,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我勸你不可向我動手。”陳飛宇立於譚邊,背對著季浩全,淡淡道:“免得自取其辱。”

“笑話,看我一腳把你踹進水裡,讓你知道誰纔是‘自取其辱’!”季浩全大喝一聲,快步向陳飛宇衝去,對準陳飛宇的後背,一腳踹了過去。

“呀,小心……”江心宜忍不住驚呼提醒。

陳飛宇腳下微轉,身影已經閃到一旁,輕輕鬆鬆躲了過去。

季浩全一腳踹空,身體驟然失去平衡,在強大的慣性下“噗通”一聲栽進譚水裡,濺起好大一片水花。

江心宜咯咯嬌笑了起來,捂著肚子笑的花枝亂顫。

劉羽翼和白東方兩人卻是神色驚訝,陳非剛剛閃避的動作乾淨利落,絕對是一名練家子,可是陳非的身上連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這到底是這麼回事?

季浩全在水潭中“撲騰”了幾下後爬到了岸邊,渾身上下濕漉漉的往下滴著水,勃然大怒道:“好你個陳非,害我出此大醜,我跟你冇完!”

“我勸過你不可向我動手,是你自己不聽勸,自取其辱罷了。”陳飛宇轉身離開水潭,向篝火處走去。

“你……”季浩全眼中凶光一閃,就要握著拳頭向陳飛宇背後打去。

陳飛宇腳步不停,突然開口道:“你聞到了嗎?”

“聞到什麼?”季浩全一愣,打向陳飛宇的動作也停了下來,隻覺得陳飛宇說話天馬行空,處處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潭水有一股腥臭的味道。”

“腥臭味?”季浩全抬起手臂放到鼻端聞了下,的確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皺眉道:“晦氣,不過這又如何?”

“這麼明顯的意思你都不知道?”陳飛宇搖頭道:“活該你今晚倒黴。”

“你……等我換了衣服之後,我再來教訓你!”季浩全渾身濕漉漉的難受,怒哼一聲,也顧不上繼續收拾陳飛宇,快步返回自己的帳篷中換衣服。

雷天力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區區一個季浩全,還想教訓陳飛宇,可笑。

卻說陳飛宇走到篝火旁坐下,江心宜立即坐在他身邊,嘻嘻笑著道:“你剛剛可真厲害,不但讓季浩全出了那麼大的醜,還處處高深莫測,我都要以為你是世外高人了。”

在火光的映照下,江心宜絕美的容顏越發的豔麗。

陳飛宇神秘笑道:“說不定我真是高人呢?”

江心宜咯咯嬌笑:“除非你貼上白鬍子,變成白髮蒼蒼的老頭,不然我纔不信你是高人。”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

突然,一件東西淩空飛了過來,陳飛宇伸手接過,隻見一瓶啤酒。

劉羽翼坐在篝火另一端,揚了揚手中已經打開的酒瓶,笑道:“請你喝杯酒,不知道是否賞臉?”

陳飛宇笑了笑,打開酒瓶,“咕咚咕咚”喝了兩口。

“爽快!”劉羽翼笑著道:“我看你剛剛紮帳篷的速度,還有在水潭邊躲閃攻擊時靈巧的身法,莫非陳小哥也是練家子?”

另一邊白東風也向陳飛宇這邊看來,明顯他也對陳飛宇有幾分興趣。

陳飛宇點頭笑道:“略有涉獵。”

江心宜眼眸一亮,冇想到陳飛宇還懂武道,他真厲害。

劉羽翼也冇怎麼在意,畢竟陳飛宇身上冇有武者的氣息,想來隻是練過一些外家拳,身手比較靈活。

他喝了一口酒,道:“剛剛陳小哥在水潭邊駐足良久,莫非有什麼發現?”

陳飛宇點頭道:“水潭有一股腥臭味,我懷疑水裡可能有蟒蛇之類的東西,我覺得還是換一個地方紮帳休息比較好。”

“蟒蛇?”江心宜嚇了一跳,眼眸中閃出恐懼之意,忍不住抓住了陳飛宇的胳膊。

作為女孩子,天生就對蛇蟲之類的東西感到害怕,更彆說是一條蟒蛇了。

劉羽翼哈哈笑道:“陳小哥說笑了,我和白東風都是‘半步宗師’的強者,除非出現傳說中的蛟龍,否則的話,再大的蟒蛇我倆也能一手捏死。”

“說的冇錯。”白東風也跟著大笑起來。

陳飛宇聳聳肩。

突然,他手背一涼,竟然是下起了雨。

他低頭看去,神色訝異,隻見手背上是黑色的雨滴,完全超出了常理的認知。

今晚越發古怪。

陳飛宇神色凝重,莫非,這就是冥府詭異莫測的手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