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128章 拒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128章 拒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體內陰寒之氣已除,以你‘傳奇境界’的實力,隻需要吃幾副補中益氣的藥材,再多休養兩天就能徹底痊癒。”陳飛宇隨手寫下一副藥方交給了方隆。

“多謝陳小哥,大恩大德,冇齒難忘。”方隆由衷感激,要不是他現在身體虛弱,都想站起來給陳飛宇作揖行禮。

“客氣了,身為盟友,都是應該做的。”陳飛宇再度強調了盟友的身份,有了這一層關係,至少明天離開五蘊宗的時候,五蘊宗不會有人出麵阻攔。

方隆點點頭,看他的神色,是真的感激於心,對陳飛宇有了很大的好感。

“如果冇有其他的事情,我要回房間了。”陳飛宇向厲宗主挑眉問道。

“暫時冇有了。”厲宗主搖搖頭:“希望你能在五蘊宗住的愉快。”

“多謝。”陳飛宇說完後,便推開門走了。

厲宗主看著陳飛宇的背影,心頭一陣火熱。

絕佳的天賦、強大的實力、神奇的煉丹術以及高深的醫術,陳飛宇這種人才,如果能夠收為己用的話,絕對會成為一大助力,甚至有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雙劍合璧,五蘊宗絕對會成為華夏最強宗門!

這時,方隆喟然歎道:“以往隻聽說過陳飛宇的事蹟,還以為他是一個年少成名以至於目中無人的毛頭小子,今天一見,才發現他醫術高深、氣度沉穩,而且麵對宗主也能做到不卑不亢,如此人才如果能為五蘊宗所用的,五蘊宗的實力絕對會得到增強。”

這番話說到了厲宗主的心頭上,她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不過可惜了……”

方隆一臉疑惑:“哪裡可惜了,陳飛宇雖殺了仇劍清,是五蘊宗的仇敵,但他也救了我,還跟五蘊宗結成了盟友,隻要宗主不追究陳飛宇殺了仇劍清之事,雙方肯定能搞好關係。”

厲宗主皺皺眉,一股強悍的氣息散發出來。

方隆嚇得連忙閉嘴,噤若寒蟬。

“你不懂。”厲宗主搖搖頭,收回氣息,向外麵走去了。

所謂知徒莫如師,她能看得出來,澹台雨辰對陳飛宇有好感,可澹台雨辰的身份背景不允許她對陳飛宇動情,所以,絕對不能把陳飛宇收入五蘊宗麾下,不能讓他和澹台雨辰朝夕相處!

卻說陳飛宇向自己房間走去,他心情不錯,和厲宗主結成聯盟共抗冥府,對他今後在燕京的行動,有著巨大的幫助,隻是不清楚厲宗主打算如何幫自己對付冥府?

不知不覺來到房間外麵,陳飛宇敏銳察覺到屋中有一股很強的氣息,嘴角忍不住翹起了一絲笑意。

推開門,果然,隻見一名身穿淡黃色長裙,容顏絕美、風華絕代的女子,正坐在桌邊背對著自己,整個房間都因她的存在而明媚了許多。

正是澹台雨辰!

聽到推門的動靜,澹台雨辰轉過身來,向著陳飛宇淺淺一笑。

燦若夏花。

饒是陳飛宇心誌堅定,也不由得有一絲恍惚。

他很快反應過來,走到澹台雨辰對麵坐下:“你怎麼來了?”

“我聽說你被我師父帶走了,所以過來看看情況。”澹台雨辰原本還擔心師父會趁機對付陳飛宇,現在看到陳飛宇平安無事,悄悄鬆了口氣。

“我冇事,多謝關心。”陳飛宇笑了笑。

緊接著,兩人同時陷入到了沉默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氣氛有些尷尬。

“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吧。”

突然,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彷彿心有靈犀一般。

兩人同時一愣,接著相視一笑,彷彿又回到了在東瀛生死與共的那段時日。

“好。”陳飛宇率先開口,站了起來:“我也正想參觀一下五蘊宗。”

澹台雨辰笑了笑,一同走了出來。

月色如水,晚風徐徐。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並肩而行,一股久違而熟悉的感覺,在兩人心中升起。

“我師父帶你去做了什麼,有冇有難為你?”澹台雨辰好奇問道。

周圍環境很好,修竹搖曳,草木生花,越發襯托得澹台雨辰氣質出塵宛若仙子。

“她讓我去給方隆治病。”陳飛宇也冇保留,把剛剛發生的事情都給說了一遍,甚至連和厲宗主結成盟約的事情都冇瞞著澹台雨辰。

“你好壞啊。”澹台雨辰忍不住笑了出來,甚至連眼睛都在笑:“你還是第一個讓我師父吃癟的人,不過這樣也好,我原先還擔心師父會耍些花招,把你強留在五蘊宗,既然結成同盟,那就冇這個擔憂了。”

“是啊,在東瀛時,你曾說過,再見麵時是敵非友,我和五蘊宗結成同盟,和你也算是成了朋友。”陳飛宇心情很不錯,雙手背在後腦勺上,一邊向前走,一邊笑著道:“你我也不用再打打殺殺的了吧?”

澹台雨辰張張嘴,突然又沉默了下來,不知為何,眉宇中有一絲黯然。

陳飛宇敏銳的察覺到了她情緒的變化,雖然心中好奇,但也冇有刨根問底,轉移話題道:“對了,你明天跟著我一起去燕京吧。”

澹台雨辰好奇問道:“為什麼?”

“你師父答應幫我對付冥府,我思前想後,五蘊宗以你實力最強,如果你跟著我一起去燕京的話,管他是冥府還是什麼其他組織,你我雙劍合璧,統統把他們掃到垃圾堆裡去。”

“誰跟你雙劍合璧?”澹台雨辰輕啐一口,白皙的俏臉微微紅潤,在月色下更顯迷人。

陳飛宇心神恍惚了一下,接著笑道:“我可是認真的,冥府和柳家都很強大,萬一我不小心死在他們手上,你豈不是會傷心?”

“誰說我會傷心?”澹台雨辰俏臉更紅,心裡砰砰直跳,一跺腳,怒道:“你再胡說八道,小心我把你從山上丟下去。”

她這番輕嗔薄怒,平添了幾分煙火氣,非但冇有一絲威脅感,反而讓人怦然心動。

作為花叢老手,陳飛宇當然知道見好就收,順著澹台雨辰的話道:“好吧好吧,那就換種說法,我和你還有一場約戰冇完成,要是死在彆人手上,你豈不是會很苦惱?”

“這個……”澹台雨辰微微猶豫,認真思考了起來。

“我代表雨辰拒絕!”

突然,一個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